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93

    “吞噬了吗,真是可怜,这样一来不久连天堂和地狱都进不去了吗,更不用说冥界了,啊啊啊,可怜的娃啊。”

    艾莉拉虽然这么说着,但满脸幸灾乐祸的表情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恶劣。

    “总之,先给我科普一下吧,这个黑暗五王器到底是什么?”

    庄明歌在一边举手说道。

    “可以哟,只要小弟开口,不管是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即使到了现在,艾莉拉也不忘记刷好感,咳嗽了几声开始演讲。

    “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

    “请长话短说。”庄明歌打断道。

    “真是过分啊,小弟,我会哭的哟。”

    “算了,学院长,请告诉我黑暗五王器到底是什么吧。”庄明歌已经对这个变态绝望了。

    “好吧好吧,我长话短说。”

    艾莉拉摆出一副幽怨的样子,恨恨的瞪了庄明歌几眼说道:“还记得我给你的恶魔棋子吗,那其实是我做出的魔器,很可惜,那只能对地狱领主以下级别的恶魔才会发挥出用途,而地狱七君主所作出的魔器,会无数恶魔垂涎,为了和一般的魔器区分,被称为王器。”

    “也就是说这个黑色石柱其实是地狱七君主制造出来的东西。”

    庄明歌不动声色的退后了几步,和石柱拉开距离,不知者无畏,现在知道了这种东西代表着什么,庄明歌恨不得转身就跑。

    “没错,这个黑色石柱被称之为血肉之柱,是代表着暴食的魔王制造出来的王器。”

    艾莉拉围绕着黑色石柱转了几圈,叹了口气说道:“已经被那个笨蛋启动了呢,有足够的血肉堆积的话。圣罗兰就完了呢。”

    庄明歌被吓到了。

    “喂喂喂,真的假的,黑暗五王器都是真么可怕的东西吗?”

    索菲娅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没错,黑暗五王器每一件都是惊天动地的存在,就算是我们这些人也不能掉以轻心,不过不要太担心,现在的血肉之柱仅仅复苏了一丝,还有封印的可能。”

    她嘴里的我们这些人。指的当然是魔法界的七王权。也就是七位王了。不过话说回来,她嘴里的封印确实让庄明歌吃惊了不少。

    “这可是地狱七君主制造出来的东西,真的能封印吗?”

    艾莉拉自信满满的说道:“没问题,虽然是地狱七君主制造出来的东西,但只不过是他们随手制造出来的小玩意。如同玩具一样的存在,如果方法得当的话,我们两个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成功封印,只不过……”

    “不过什么?”

    索菲娅解释道:“这是地狱七君主制造出来的王器啊,就算是玩具,我们只要实施封印的话。就说明是在挑衅地狱七君主啊。”

    “也就是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吗?”庄明歌喃喃道。

    “没错,正是如此,血肉之柱在我们来之前已经复苏,现在地狱里那位大人应该已经感觉到了吧,毕竟是他制造出来的东西。”

    索菲娅有些无奈的说道,脸上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

    “那怎么办。就这么放着不管?”

    “怎么可能。”

    索菲娅指着庄明歌的鼻子说道:“这里可是我们的学院哟,圣罗兰可是我们的梦想之地。放着不管,真亏你能说出这样的话,你想要放弃自己的学院,自己的家吗,我很不满意。”

    “我也很不满意啊,而且你明明知道我根本不是这个意思。”

    庄明歌被劈头盖脑的指责了一翻,气鼓鼓的说道:“你能不能别这么断章取义啊,学院长,我的王。”

    “哼!”

    艾莉拉笑咪咪的看着闹翻的两人,说道:“自从天堂和地狱发生了那种战争之后,天堂和地狱就放弃了人间,就连普通的恶魔都无法进入人间,更何况地狱七君主级别的存在,他们只要稍微露出这样的意思,估计就会引起天堂和地狱的全面战争。所以……”

    “所以?”

    “所以就算我们封印了血肉之柱,只要不进入地狱,就算是那位大人也奈何不了我们。”

    庄明歌顿时松了口气,“那你们还犹豫什么,为什么不马上封印。”

    “现在封印的话,那位大人估计会直接出手干预也说不定。”

    这才是索菲娅最担心的地方,她告诉庄明歌,历史上血肉之柱每一次出现,都会引起腥风血雨,如果没有足够的血肉来浇灌这件王器就贸然封印这件王器,很容易引起那位大人的恼怒。

    从而通过这件王器,进行激烈的反抗。

    虽然身处地狱,但地狱七君主哪一个不是手腕通天之辈,就算是跨越地狱和人间,利用王器来反抗,所散发出来的力量也足以秒杀白银,对抗王。

    “那历史上血肉之柱是如何封印的。”庄明歌好奇的问道。

    “当然是利用大量的血肉和灵魂当做肥料,满足了血肉之柱后,才顺利把它封印了。”

    索菲娅对这些发生过的事情了若指掌,随口就来。

    艾莉拉苦笑着告诉庄明歌,“实际上血肉之柱只不过是那位大人为了品尝人类的血肉和灵魂,制造出来的一个小玩意而已,这根黑色的石柱当然不会吞噬人类的血肉,而是将人类的血肉收集起来,打通地狱的道路,将这些血肉送往地狱,供那位大人品尝。”

    艾莉拉说道这里,微微叹了口气,“说白了,血肉之柱在那位大人的眼睛里,就是一个餐具,如同你们人类盛饭用的碗,随手制造出来的东西,想的话,制造出几千个,几万个,也不过是一个念头是事情。”

    庄明歌苦笑不止。

    他们现在十分纠结的王器,在制造者的眼睛里只不过是一个餐具,庄明歌对于地狱七君主到底强到什么地步,已经无语了。

    以自己贫乏的想象力,估计根本不可能想象出他们到底会强大到什么地步吧。

    “那现在怎么办,用血肉来满足这个王器,不可能的吧。”

    “当然不可能了。”

    索菲娅.夏尔斯提亚理所当然的拒绝了这个提议,“你知道每一次满足血肉之柱需要多少人命来填吗?”

    “一百,还是一千?”庄明歌试探的说道。

    “是一万,至少一万!”

    索菲娅说出了非常耸人听闻的数字,魔法界几次浩大的战争,都有血肉之柱的影子,就连普通世界的战争,血肉之柱都会出现,战争意味着死亡,大量的骸骨和血肉都会被血肉之柱吞噬,这才能够满足血肉之柱。

    不管是庄明歌,还是索菲娅,都不可能拿出一万的生命来满足血肉之柱。

    “也就是说,必须要和那位大人硬碰硬了吗?”

    庄明歌的脸色非常难看,不过更难看的是索菲娅的脸,虽然身为王,但如果可以的话,她实在不想要和那位传说中的人物交手。

    就算是最疯狂的战斗狂,也不愿意。

    “可恶,早知就刚开始就应该阻止那个家伙了,结果给自己出了这么大的难题,可恶可恶可恶,杀光你们,一定要杀光你们!”

    她愤愤不平的宣泄着自己的怒气。

    庄明歌看了她一眼问道:“早知道是什么意思,说起来你为什么知道这里有血肉之柱,你看到了,你把一切都看到了吧。”

    “没错!”

    “这么说,有人启动血肉之柱的时候你也看到了。”

    “嗯,从头到尾都看到了。”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

    庄明歌没有指责索菲娅,不但是因为她是王,自己是骑士,更是因为接下来的封印中,她所要面对的危险。

    如果不是有什么意外,她不可能放任敌人启动血肉之柱。

    “这有什么办法,最开始我不知道啊。”

    索菲娅恨恨的咬着自己的指头说道:“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其他的东西,所以就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结果那个家伙启动了血肉之柱,被吞噬了之后,我才明白这是黑暗五王器之中的血肉之柱,不过为时已晚。”

    艾莉拉顿时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自作自受啊,索菲娅。”

    “闭嘴,你这个梦魔。”

    索菲娅虽然明白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恶趣味造成的,但对于艾莉拉的指责恶语相向,在她看来,没有人可以指责自己,因为自己是王。

    “吵架的话就等一下,现在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一下吧。”

    庄明歌连忙站出来,走到两个人的中间。

    “既然是小弟说的话。”艾莉拉微微一笑,不在争论什么。

    索菲娅冷哼一声说道:“从现在开始我就要封印血肉之柱,艾莉拉,你帮我设立结界,我可不想让圣罗兰所有人都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

    艾莉拉满口答应了下来,“你欠我一个人情哟,索菲娅。”

    “随你喜欢!”

    索菲娅没好气的丢出一句,围绕着血肉之柱开始转动起来,她每走一步,脚底下的草坪就会多出一个奇妙的魔法。

    与此同时,艾莉拉开始布置结界,方圆一公里内,全部被隔绝,不管是光芒,声音,还是魔力,都被封锁在这片天地,无法传播出去。

    索菲娅围绕着血肉之柱一共走出了十二步,十二个小型魔法阵联合缓缓扩大,彼此融合,交汇,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

    庄明歌快速后退。

    封印,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