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100

    在魔王的眼睛里,人类无疑是渺小的象征,是蝼蚁,是吹口气就可以让他们陷入灭绝之地的脆弱生物。

    广阔的地狱之中,数以亿万计的种族,比人类强大的比比皆是。

    如果将这些种族分为四个等级的话,恶魔毫无疑问是最上等的种族,而人类,是第三等偏下,接近第四个等级的存在。

    仅仅比炮灰强一点的种族而已。

    但即使是这样的种族,也不断的涌现出了一大批令恶魔也为之刮目相看的存在,这些人往往会被冠以英雄,豪杰,枭雄,大帝,王者,智者,圣者,勇者……

    这些人毫无疑问是人类之中杰出的存在。

    在魔王的眼睛里,在这些存在之中,只有四种杰出的人类才能够让他们刮目相看。

    英雄,勇者,圣人,贤者。

    英雄带着的含义非常的广泛,在陷入了绝境之中能够挺身而出的就是英雄,无关事情的大小,和人类的事情也没有关系,仅仅是有着向着目标前进,遇到任何困难也不会退缩,可以克服的人,就是英雄。

    勇者看起来和英雄十分相似,但确实完全不同的两种人。

    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英雄的背后,会有一群支持他的人,他保护的人。

    而勇者,只是区区一个人而已。

    跋山涉水,翻天覆地,以一己之力镇压乾坤,扭转天地的人,就是勇者。

    在暴食魔王的眼睛里,索菲娅.夏尔斯提亚毫无疑问是勇者,她拥有着挑战魔王的勇气,就是担当的起勇者的称呼。

    那种就算是死掉也要封印自己的勇气和信念。就算是暴食魔王也会夸耀。

    而那个少年……

    只有经历过苦难,才知道幸福,只有尝到过苦涩,才知道甘甜,只有面临过绝望,才知道生命的可贵,希望的灿烂。

    作为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魔王,贝鲁赛巴布当然知道浴火重生之后的人类。是多么的可怕。哪怕是一个胆小鬼。经过了全新的蜕变之后,也会爆发出令人心惊的勇气。

    那个少年拥有一双和他的王相似的眼神。

    正是那个眼神,吸引了自己。

    才会做出那样的游戏,一方面是想要看一看少年到底可以做到什么地步,另一方面就当做是在打发时间。正是因为拥有无尽的生命,岁月和时间在他的面前失去任何意义,魔王才会做出各种各样的事情来打发自己无聊的时间。

    魔法界现在之所以流传出勇者斗魔王的传说,和这些无聊的魔王不无关系。

    “勇者吗?真是令人怀念的称呼啊,我还记得自己在闲着无聊的时候,培养过一些勇者来挑战自己。只不过后来的事情越来越无聊了,所以放弃了养成勇者的游戏。”

    撒旦一边笑着说道,一边问道:“然后呢,你和勇者玩了什么游戏。”

    “很可惜,我原本是想要让那个勇者堕落,然后跟我一起站在地狱,嘲笑那些高高在上的神祗和天使。不过她很不愿意,已经死在了我的手上。”

    暴食魔王摊开自己的双手。叹了口气说道。

    撒旦也觉得有些可惜,一个天然的勇者就这么死掉了。“这么有趣的人类应该多花费一些时间调教才行,居然就这么轻易的死掉了,你还真是暴敛天物啊。”

    对于魔王而言,他们是站在了三界顶端的存在。

    拥有无尽的生命,无尽的财富,不管是什么东西都唾手可得,这样的生活让他们感觉到十分无聊,于是就想尽办法为自己找乐子。

    人类,这种善变多动,时而善良,时而邪恶,十分矛盾的物种就成为了他们解闷的方式之一。

    “没关系,虽然勇者死掉了,不过我已经找到了一个更加有趣的玩具。”

    “比勇者还要有趣吗?”撒旦问道。

    “大概吧。”

    “那就召集其他的人吧,把路西法,该隐,阿斯蒙帝斯他们全部叫过来,原本还以为莉莉丝的事情可以给我们解闷,没有想到居然会碰到这种事情。”

    撒旦不由微笑起来,向地狱的其他巨头发出了邀请。

    不一会,一个个随便抖一抖,就可以让地狱发生山崩地裂般灾难的存在就汇集一堂,一窝蜂的涌进了暴食魔王的大殿。

    其中最显然的是一个有着六对洁白羽翼的男子,眼如星辰,浑身上下散发着难以言喻的高贵和神秘,宛如神秘的星空,不可知,不可测,不可直视。

    他就是曾经的晨曦天使,神之下,地位还在米迦勒,加百列之上,如今的堕落天使,带着三分之一天使反叛,如今身处地狱的路西法。

    他是傲慢的象征,是地狱的魔王之一,但本身并没有堕落,即使是在地狱之中,也可以放射出属于自己的光芒。

    他依旧是明亮之星,晨曦天使。

    他在地狱之中建立了类似于天堂的新世界,带着属于自己的天使,仰望天堂。

    在地狱的巨头之中,他不论是个人的实力,还是身后的势力,都是数一数二,能够和他媲美的除了撒旦之外,再无他人。

    众魔王齐聚一堂,围绕着暴食魔王贝鲁赛巴布遇到的事情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即使是魔王,也只是就事论事,没有凭借自己的喜好去干扰贝鲁赛巴布要做的事情,应为以他们的骄傲,是不允许其他人来指挥自己做事的。

    不过并不妨碍他们打听接下来事情的发展。

    “那么,你打算这么做呢,贝鲁赛巴布。”率先问出这句话的是撒旦。

    “当然是杀掉所有的人类,留下他一个人。”

    暴食魔王想也没有想就说出了早已经想好的答案,“毁掉他所重视的东西,让他在痛苦之中逐渐成长,我很期待,这个少年到底会成长成为什么样的人。是维持着心灵光芒,发愤图强成为光芒四射的勇者,还是被漆黑的绝望所吞噬,堕落成一位不择手段的恶魔。”

    “是吗,我倒是认为这个少年既不会成为勇者,也不会堕落成恶魔,应该会一蹶不振,浑浑噩噩的度过余生。”

    嫉妒魔王发表出了不同的看法。

    “我打赌这件事情之后,他会封闭自己的心灵,逃避这次的灾难,然后远走他乡,开始新的生活。”愤怒魔王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我觉得最有可能的事情应该是少年会自杀吧。”该隐冷笑着说道。

    欲.望魔王却有不同的看法,“不不不,我觉得他说不定会成为了一个充满了仇恨的人呢,疯狂的报复一切,最后死在自己的手里。”

    “是吗,我倒是觉得他会立即逃走,躲避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懒惰魔王懒洋洋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魔王们各抒己见,明明是已经看透了世界万物的魔王,却在这件事情上有着不同的看法。

    这才是他们感觉到有趣的事情。

    因为以上的情况,那一种都有可能啊。

    正是因为有着太多太多的未知性,他们才会举得人类实在是太有意思了,恶魔残忍狡诈,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就在此时,撒旦却说道:“你们有没有想过最不可能的可能。”

    魔王们纷纷愣了一下,随后集体摇头。

    他们都十分清楚撒旦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路西法用一句话对撒旦的发言作出了回应,也说出了所有魔王的心声。

    “人类不可能战胜魔王!”

    ……

    “人类不可能战胜魔王,你醒醒吧,小弟!”

    艾莉拉第一次打了庄明歌,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将他打倒在地,半边脸都肿了起来,即使如此,她依旧没有从庄明歌的眼睛里看到一丝的沮丧,放弃。

    不禁气闷万分。

    “到底要我说多少次,你才明白,人类不可能战胜魔王的啊,小弟!”

    “我知道,人类不可能战胜魔王。”

    庄明歌抱着索菲娅已经彻底冷掉的身体,紧紧的搂在自己的怀里。

    “那你还在犹豫什么,立即跟我离开,走,我们马上带着西莉尔离开这里。”

    艾莉拉伸手想要去拉庄明歌的身体,却被庄明歌轻轻的躲开,她的手僵硬在半空中,眼睛死死的盯着庄明歌。

    “好,我知道了,我说不过你,我就西莉尔来说服你。”

    丢下这一句话,艾莉拉转身就走。

    庄明歌抱起索菲娅的身体,她被魔王的长剑斩成两截的身体已经愈合,但现在只是一个空壳而已。索菲娅已经死了。被暴食魔王杀死的。

    “你已经决定了吗,少年!”说话的是十二星座唯一留在这里的处女座星灵,这位汉服羽衣,仿佛仙子般的少女用清冷的眼神盯着庄明歌。

    “是的。”

    “你会死的。”

    “是人都会死的。”

    “你拯救不了所有人。”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拯救所有人,我不是英雄,不是勇者,不是贤者,更不是圣人,我只不过是一个魔法师而已,一个卑微的,看到魔王就会吓的跪倒在地的人类而已。”

    处女座的少女说道:“人类正是因为自己的渺小,才会看到星空的伟大。”

    于是她上前吻了庄明歌。

    湿热的嘴唇轻轻的触碰在庄明歌的脸蛋上。

    “这是我能为你,为索菲娅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少年,处女座的祝福,它会替你死亡一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