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138

    令庄明歌感到奇怪的是,即使到了第二天,他丢脸到家的事情依旧没有暴露,对方似乎偃旗息鼓,没有打算继续追查下去。

    可能么?

    庄明歌想不通答案,干脆打电话问学院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什么事情?”什么事情也没有。”

    学院长索菲娅.夏尔斯提亚以愉快的口吻告诉庄明歌不需要再为这种事情发傻,干脆返回圣罗兰娶了她怎么样。庄明歌理所当然的以“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没有做完”这种非常烂的借口拒绝了,在对方生气之前挂掉了电话。

    但当他刚要转身走开的时候,电话毫无预兆的响了起来。

    打电话过来的自然是刚刚通话的学院长。

    “如果再敢挂我电话,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你信不信?”

    对于这种威胁,庄明歌丝毫不放在眼睛里,自从盗取了冥神哈迪斯的力量,他已经可以逆转生死,比起杀掉自己,打碎太阳来的更实际一点。

    不过他可不认为索菲娅特意打回电话是为了威胁自己,果然,下一刻她就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这里有一件比较辣手的事情需要你去完成。”

    “什么事情?”

    “和纳克特抄本有关,埃斯哈尔学者昨天向我们圣罗兰寻求帮助,希望我们圣罗兰派遣出一位保镖,保护他的安全,他最近全力研究纳克特抄本。似乎被什么组织盯上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向我们圣罗兰寻求帮助,为什么?”庄明歌有些奇怪,魔法界的大组织多的数不胜数,有实力的除了王冠十三家之外,还有魔法议会,奥克斯集团,甚至本土的第三统战部也可以,为什么偏偏选上了圣罗兰?明明比起圣罗兰而言,其他的势力更加专业。

    不过学院长的回答令人信服,“很简单。因为埃斯哈尔学者曾经是我们圣罗兰的学生。”

    庄明歌顿时恍然,不过还是有些犹豫,“话说,我去适合吗?”

    “很合适。”

    “我可不这么觉得。”

    “说到底你只是怕麻烦吧。”索菲娅不耐烦的揭穿了庄明歌的心思。庄明歌心里一虚,“怎么会,学院长你太敏感了。”

    虽然多多少少有这么一点理由。

    “好吧,我会去保护埃斯哈尔学者,毕竟是学长嘛。”虽然已经不知道是多少届之前的学长了。不过从圣罗兰走出去的学生都会互相帮助,即使双方并不认识,一旦知道对方是圣罗兰毕业的学生,也会力所能及的帮助对方。

    这样一来,就织成了一张庞大的关系网,这种关系网也是圣罗兰位列魔法界顶尖势力的一个象征和后台。

    想要动圣罗兰的人。多多少少都会顾忌这张网。

    “我什么时候向埃斯哈尔学者报道。”

    “自然是越开越快,如果现在没有什么事情的话,现在就去吧,拿上我给你的介绍信,你会发现,埃斯哈尔学者其实是一个非常风趣的老人。”

    “我知道了。”

    埃斯哈尔现在正住在临海市博物馆专门为他准备的房间,这是魔法界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和他一起住的人,包括了其他十几位世界顶尖的语言学家。

    只不过这些人并不知道埃斯哈尔其实是魔法师这样的事实。

    临海市的博物馆距离庄明歌并不远,走路的话大约需要二十分钟的路程。打车话仅仅是几分钟就到了。

    临海市博物馆修建的十分雄伟,是近几年修建而成的,所以从外观上而言,风格偏向西方博物馆,白色的大理石为基调。高台阶,大廊柱。内部并不奢华,比起外观而返十分内敛,但非常的别致,新颖。

    庄明歌抵达博物馆的时候,博物馆还没有开门,几个守卫在外面站岗,一丝不苟,目视前方,腰间上还挎着手枪。

    庄明歌当然不会以为那是什么玩具,而是真正的手枪。不过对于魔法师而已,手枪对他来说,仅仅是好看的玩具,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他的出现自然引起了守卫们的注意,几个守卫相视了一眼,脸上都浮现出警惕的神色。

    嘛啊,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毕竟庄明歌的穿着十分怪异,现在已经是暑假,进入了炎热的夏季,即使是早上,火辣辣的太阳也散发出不同以往的温度,几个守卫都穿着凉快的夏季军装,只有他一个人穿着黑色的衣袍,将全身包裹起来。

    想不让人怀疑和警惕也不行。

    实在是太可疑了。

    庄明歌也知道自己打扮非常容易招人怀疑,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也没有接近博物馆的大门,站在距离守卫还有十几米外的平台上大声喊道:“我是来找埃斯哈尔博士,麻烦你们通报一下。”

    几个守卫面面相觑,其中一个人大胆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易.巴雷特,埃斯哈尔博士曾经的学院的后辈。”

    几个守卫商量了一下,其中一个对着庄明歌点了点头,告诉庄明歌在这里等着,他去通报一下。

    庄明歌点点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守卫一溜烟的跑进博物馆内部,过了七八分钟,一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圆眼镜,打扮的十分轻便,面色红润,将一头花白的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的学者从博物馆内走了出来。

    庄明歌见过他的照片,一眼就认出是埃斯哈尔学者没错。

    老人的目光仿佛蕴含着世界万物的真理,一双沧桑的眼瞳看透了世界的一切,好像任何人,任何事情,在他的眼睛都没有秘密可言。

    “初次见面,埃斯哈尔.冯约.克拉姆学者。”

    因为是第一次见面,庄明歌也不好意思称呼对方的名字,索性称呼了对方全名。

    “初次见面,巴雷特会长。”

    埃斯哈尔的称呼让几个守卫瞪大了眼睛,诧异的大量着庄明歌、

    虽然这个世界什么会什么会太多了,会长什么的也不值钱了,不过既然从世界著名学者,语言专家的嘴里喊出来的会长一定具有可怕的含金量,但打死他们也绝对想不到庄明歌只是一个学生会长而已。

    “我奉王的命令,这一段时间,由我负责你的安全。”庄明歌有话直说,表示自己一定会尽心尽力。

    埃斯哈尔是一位风趣的老人,丝毫没有在意庄明歌的严肃,笑呵呵的说道:“叫我学长就行了,或者说我这个七老八十的人没有资格做你的学长?”

    “怎么会……”

    “都是一个学院里出来的,叫学长亲切一些,我可是等你等的好幸苦。”

    庄明歌不明所以。

    埃斯哈尔也没有解释,拉着庄明歌走进了博物馆,守卫们并没有阻拦,埃斯哈尔有这个权利,虽然他不是这个国家的人,但名头实在是太响了。

    博物馆的展厅一共有三层,第一层是一些古文物,第二次是一些古艺术品,第三层则是一些特殊的物品。

    庄明歌取出了索菲娅交给自己的介绍信,递给了埃斯哈尔证明自己的身份。

    实际上这封信给不给无所谓,埃斯哈尔说自己已经接到了索菲娅的电话,知道他要来,介绍信大致看了一眼,就收了起来。

    两个人并肩而行,穿过大厅,来到了博物馆背后的宿舍,大部分的学者都被安排在这里,一路上庄明歌还遇到了几个来自不同国籍的学者。

    “早上好,埃斯哈尔。”

    “早上好,拉赫曼。”

    和埃斯哈尔打招呼的是一个来自埃及的学者,庄明歌依稀记得世界上最古老的四个国家分别是古中国,古印度,巴比伦,古埃及。

    埃及和中国一样,也拥有着璀璨的文明,以及各种各样的神话故事,他们的历史也非常的古老。在圣罗兰,一些来自于埃及的魔法师似乎最喜欢的就是诅咒魔法。

    可惜的是眼前这位学者毫无疑问是普通人,庄明歌没有在他的身上感觉到半点魔力的波动。

    不过埃斯哈尔并没有因为自己魔法师的身份,就看不起或者怠慢这位学者,两个人愉快在宿舍前的花园里交谈起来。

    庄明歌无所谓的站在他的身边,对于他们之间的交谈侧耳倾听,没有插嘴。

    两个人交谈的都是和纳克特抄本有关的内容,交谈之中庄明歌发现他们两个似乎都认定那个古书卷就是传说中的纳克特抄本无疑。

    但对于里面的文字,却有了截然不同的分歧。

    这种涉及了专业的领域,庄明歌没有任何插嘴的余地。而且里面牵扯到的专业术语太多了,庄明歌听了一会就头大无边。

    好在两个人没有继续讨论下去,就此打住,这时拉赫曼这个埃及人才注意到了庄明歌的存在。

    “这个人是谁?埃斯哈尔。”

    “我的学弟。”埃斯哈尔笑呵呵的说道。

    拉赫曼恍然大悟的上前和庄明歌拥抱了一下,庄明歌也没有拒绝,但拥抱的刹那,庄明歌却发现在他的身上发现了非常奇妙的事情。

    这位叫做拉赫曼的学者的大脑内部,有一个怪异的魔法印记,如果不是肌肤接触,庄明歌几乎没有发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