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139

    庄明歌可以确定眼前这个叫做拉赫曼的埃及人是普通人,没有魔力种子,没有魔力,是彻彻底底普通人。

    他大脑内的魔法印记大概是其他的魔法师偷偷的放进去的。

    目的的话,百分之九十以上是为了监视纳克特抄本的破解情况。

    和对方分别后,庄明歌把自己的发现高速了埃斯哈尔学者,于是对方笑着说道:“没错,实际上不光是拉赫曼,在这里居住的每一个语言学家的大脑都被不同势力的魔法师下了相似的魔法印记。”

    庄明歌这才发现原来很多人都十分关心所谓的纳克特抄本。

    嘛啊,不管怎么说,纳克特抄本也是世界上所有魔导书的原型,最古老的魔导书。

    具有不可想象的力量,超越了人类所能够知道的魔法,和至今为止任何流派都不同的魔法,伊斯之伟大种族的魔法。

    古代文明,对于魔法界也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庄明歌问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埃斯哈尔告诉庄明歌现在不需要担心什么,纳克特抄本的研究现在已经陷入了僵局,以现在的手段完全没有办法解开纳克特抄本上面记载的内部,所以现在就算是得到了纳克特抄本,也只不过是一个废品而已。

    所以他们只需要静观其变就好。

    庄明歌点头同意。

    “救救我……”

    突然间。奇怪的声音在庄明歌的脑海里响起。

    “怎么了。”埃斯哈尔奇怪的问道。

    “额。学长,刚才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吗?”

    “奇怪的声音?没有啊。”

    埃斯哈尔侧耳倾听,最终摇了摇头,庄明歌摸着自己的鼻子苦笑起来,“抱歉,大概是我听错了吧。”

    “听错了,你听到了什么?”埃斯哈尔笑着问道。

    “救救我之类的求助?”庄明歌也不确定自己听到的究竟是不是这些,因为声音很模糊,就连他也认为自己听错了。

    埃斯哈尔若有所思,突然拉着他的手转身就走。“你跟我来。”

    “来,去哪里?”

    埃斯哈尔带着庄明歌重返博物馆,进入了一个偏厅,偏厅大约有几十平方米。内部放着一个展览台,周围用红线隔开,展览台的上面放着一本古老的书卷。

    书卷用的不是纸张,也不是羊皮纸,而是石块。说是纳克特抄本,不如说它是一块刻着密密麻麻的看不懂的图案雕成的石块比较恰当一点。

    “这是……纳克特抄本?”庄明歌觉得和想象的不同。

    埃斯哈尔点了点头,“没错,你上前,看着它,说说你的感觉。”

    庄明歌不明所以的走上前。弯下腰隔着玻璃盯着展览台内部的纳克特抄本,死死的盯着,死死地盯着……

    十分钟后。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没有。”埃斯哈尔关切的问道。

    “不,什么都没有。”庄明歌眨了眨有些酸痛的眼睛,长时间盯着纳克特抄本看,一眨不眨,他的眼睛很生涩。

    埃斯哈尔失望的看了纳克特抄本一眼,叹了口气。

    “学长,你刚才是……”

    埃斯哈尔冷静的说道:“实际上我一直怀疑纳克特抄本和现在的魔导书一样。拥有智能,也就是魔导精灵,人类的魔法发展到现在,每一本魔导书内都会设置魔导精灵,让他们引导看书的人。了解里面的内容,纳克特抄本是一切魔导书的原型。应该具有类似的功能才对。”

    “所以学长认为刚才我听到了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声音,其实是纳克特抄本的魔导精灵发出来的求救信号?”

    庄明歌猜测道。

    埃斯哈尔点了点头说道:“嗯,我确实有这样的想法,不过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我们走吧。”转身走开。

    庄明歌跟在他的身后,踏出偏厅的大门时,特意回头望了一眼,纳克特抄本的石板静静的躺在展览台内,在灯光下闪烁着光辉。

    庄明歌叹了口气,转身走开。

    没有人注意到,纳克特抄本石板上的字体突然发生了改变,这些字体如同蝌蚪一样快速游动,最后竟然变成了一行奇特的中文。

    “求求你,救救我吧!”

    最终,沉寂的大厅无人相应,所有的字体快速解散,恢复了原状。

    接下来的几天,庄明歌和埃斯哈尔形影不离,不管是吃饭,睡觉,研究纳克特抄本,二十四小时都在一起。

    幸好埃斯哈尔是一个风趣幽默的老者,并且博学多才,不管是对普通世界的知识,就算是魔法界的一些隐秘也了如指掌,和他在一起,不但不会无聊,反而会觉得很有趣,无形之中,庄明歌吸收了很多有趣的知识。

    令庄明歌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发现埃斯哈尔嘴里说的,那个企图对他动手的魔法组织。

    埃斯哈尔本人也不太清楚自己究竟是被什么人盯上了,他只是感觉到自己被巨大的恶意所窥视,那是令他无法抵抗的巨大恶意,所以才会向自己的母校求助。

    不向其他的势力求助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他不相信其他的势力。

    也许窥视自己的就是这些巨大的势力其中一个,他所能够相信的,只有自己的母校——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

    对此,庄明歌表示十分荣幸。

    一个星期过去了,纳克特抄本的研究依旧没有任何进展,那些经验丰富的语言学家全部被纳克特抄本上面的奇特文字难倒。

    甚至一些语言学家认为他们的研究方式是错误的,石板上的根本不是文字,而是其他的东西,比如图案,画像,甚至数字等等。

    应该召集更多的人来研究他们,包括数学家,画家……等等。

    临海市博物馆的负责人张松博士向上面汇报了这个情况,汇报过后的第三天,一群新的学者抵达了临海市博物馆,其中包括世界著名的数学家,画家,图案研究者,象形文字专家等等在内,一共三十二人。

    再加上最开始的几十位语言专家,研究纳克特抄本的专家学者,一共六十五名。

    已经算得上是一个大的团队了。

    这些专家学者都是世界知名人士,比起那些水分专家,不知道强大多少倍,一个个含金量十足,失去任何一个,都是世界的损失。

    普通人不太清楚纳克特抄本的关键性,但里世界的人却十分清楚,所以为了保护这些专家学者,上面也特意派遣了一些具有特殊能力的人来充当保镖。

    第三统战部。

    领队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庄明歌的青梅竹马楚青丝。

    如果可以的话,庄明歌真不想和她在这种情况下见面。

    在为这些新来的专家学者接风的宴会上,庄明歌就看到了一身黑色西装打扮,梳着马尾辫,但一脸寒霜,生人勿进的青梅竹马。

    已经是暑假刚刚开始的七月份上旬,星期六的晚上。

    大家都聚集在一起,宴会上音乐动人,但气氛不足,比起上流社会的宴会,这里的更像是一个讨论会,而不是宴会。

    楚青丝一脸寒霜的盯着坐在椅子上喝着饮料的庄明歌,庄明歌自然躲开了她的目光。

    对方走了过来,“巴雷特学生会长。”

    庄明歌只好站起来笑着说道:“晚上好,楚青丝小姐。”

    “你不觉得应该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吗?”楚青丝气势十足。

    “抱歉,是我的不对。”

    “我一点也看不到你的诚意。”

    庄明歌苦笑起来,但又不能敷衍的应付对方,作为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青梅竹马,庄明歌十分了解对方的性格,如果在对方占理的情况下海耍无赖的话,可能会引起可怕的国际纠纷时间。

    初中的时候,庄明歌就听说过,还在上学的楚青丝被老师纠缠,毫不客气的拒绝之后,老师以学分来威胁楚青丝,结果被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好吧,如果不是这件事情曝光,引起了社会巨大的反响,楚青丝现在大概已经被警察拘捕,关押在监狱里面了。

    对于这个占据理由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人来说,耍无赖的结果比想象的还要凄惨。

    尤其是有了白骨女帝这位顶尖的师傅撑腰,楚青丝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几个部长级别高官的儿子的第三条腿,虽然他们都是咎由自取,但楚青丝的强势和野蛮,已经成为了这个国家上流社会最热闹的话题之一了。

    庄明歌决定诚恳的道歉。

    “如果不介意的话,楚青丝小姐,我可以请你最喜欢吃的红烧肉作为赔礼。”

    庄明歌拿出了十二分诚恳的心态说道。

    楚青丝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狠狠的揍那些明明理屈,还胡搅蛮缠的人,事实上她也准备对面前这个男子出手了。

    如果他还打算抵赖的话,不管这里是什么场合,不管对方身后有什么人,不管他的实力如何,自己都会狠狠的教训对方一顿。

    但庄明歌突然诚恳的道歉,让她蓄势待发的一击挥空,说不出的难受。

    尤其是以自己最喜欢吃的红烧肉作为赔礼。

    这种感觉非常的奇怪。

    自己的资料中确实写着自己非常喜欢红烧肉,但却从来都没有人得罪了自己之后用红烧肉作为赔礼……不,曾经有一个人喜欢这么做。

    不过他已经死掉了。

    死在……魔法师的手里。

    一想到这里,楚青丝蕴含的杀气轰然爆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