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170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

    圣罗兰的九月一日对于庄明歌来说,是一个大晴天,明媚的阳光如同庄明歌此刻的心情,灿烂的光芒从天空洒落,照亮了整个圣罗兰,斑驳的光影,温暖的光芒,高楼林立的阴影和泊油路的地面交错。

    推开窗户,庄明歌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气。

    “清晨的空气果然很新鲜啊。”

    他略带陶醉了笑了起来,度过了半个学期外加一个暑假的时间,他终于可以脱下自己身上厚厚的衣袍,穿着清凉的夏装,呼吸着圣罗兰早晨的空气。

    随手将披了几个月的长袍扔在沙发上,庄明歌靠着窗户,一边享受着新鲜的空气,一边轻快的喝着歌谣。

    “曾经真的以为人生就这样了,平静的心拒绝再起浪潮,斩了千次的青丝却断不了,百转千折它将我围绕,有人问我你究竟是哪里好,这么多年我还忘不了,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

    哗啦!

    一堆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庄明歌不由停了下来,转头望过去。

    学生会办公室的大门口,卡琳.席格兰呆呆的站在门口,脚底下是一对散落的资料,刚才的声音就是资料落地时发出来的声音。

    “会……长……”

    “哟,早上好,卡琳!”

    庄明歌微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早上好。会长。”

    突然间,卡琳淡淡一笑,如同百花齐放,美丽不可方物,留着一头长度及腰的丰盈长金发。皮肤宛如新雪一般白净无瑕,柳眉下方的眼尾像流水般蜿蜒细长,一双蓝色的瞳孔深邃无垠,搭配形状姣好的淡樱色嘴唇,五官和轮廓总和起来构成堪称完美的黄金比例。

    纤细的身躯虽然没有半点赘肉,却仍保有女性独特的魅力。像她这样用完美还不足以形容的人物。不管身处何地,都能让现场变成一幅优美的画作顿时惊艳了庄明歌。

    她看也不看地上的资料,走到庄明歌的身边轻轻的抱住了他。

    “恭喜你,会长。”

    “嗯,让你担心了,卡琳,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庄明歌知道自己自从穿上了黑色的衣袍将自己遮掩的严严实实,甚至学生会大白天也拉着窗帘。将所有的阳光都隔绝在窗外,让卡琳非常的担心,并且没日没夜的在图书馆找到能够让自己恢复的资料。

    现在自己恢复正常,估计她是最开心的一个人,要不然刚才也不会失态。

    庄明歌随手一招,散落在地面的资料顿时飞了起来。整整齐齐的落在办公桌上,工工整整的分成三列。

    “早上好会长,那个,我打扰你们了吗?”

    就在庄明歌和卡琳静静的享受着彼此熟悉的气息,淡淡的安宁感时。一个鲁莽的声音突然从外面穿了进来。

    穿着风纪委员的蓝色制服,留着一头乌黑浓密短发的游离子从外面走了进来,脸上还带着狭促的笑容,“如果我不小心打扰你们的话,我马上离开好不好。”

    说着,就转身作势向外走。

    庄明歌尴尬的从卡琳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刚才和谐安静的气氛瞬间被游离子杀死了。

    “游离子……”

    卡琳用平静如同汪洋大海的眼神盯着学生会的风纪委员,招了招手,“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讲。”

    “什么?”不知死活的游离子走了过去。

    接下来的内容因为太过于惨烈和血腥,所以停止放送,十几分钟之后,卡琳对着狼狈的游离子问道:“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不,我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都没有看到。”

    游离子噤若寒蝉,急忙摇头。

    “那就好!”

    卡琳满意了点了点头。庄明歌看的恶寒无比。

    就在这时,学生会最后一名成员,林夕一路小跑了进来,“抱歉抱歉,我迟到了,我有些睡过头了,请原谅,我下一次一定不会了。”

    “不,刚刚好。”

    神清气爽的卡琳大度的饶恕了林夕迟到了几分钟的事实。

    因为现场的气氛太过于古怪,林夕不由怯声的问道:“那个,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游离子一个激灵,摇着头大声的说道:“没有,什么都没有!”

    林夕顿时愕然。

    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庄明歌的身上时,不由惊叫了起来,“会长你的病好了!!!”

    学园祭的时候,林夕还不是学生会成员,并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于庄明歌整天穿着黑色长袍,也仅仅是知道庄明歌得了一种很难治的病。

    “嗯,昨天刚好。”

    庄明歌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乐呵呵的笑的比花还要灿烂。

    ……

    学生会今天的工作刚刚展开,游离子就找了一个借口跑出去巡逻了,林夕依旧在为自己的工作努力。

    卡琳也在处理自己的事情,不过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抬起头对着正在奋笔疾书的庄明歌问出了想问很久的话。

    “会长?”

    “什么。”庄明歌停下手中的笔,抬头和卡琳的目光对视在一起。“有什么是吗,卡琳。”

    “是的,我听其他人说,会长昨天和巴雷特家族的天才发生了一些不愉快,对吗?”

    “哦,那件事情啊,也不是不愉快啦,在我看来,这位巴雷特家族的第一天才只不过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孩子,行事肆意妄为,所以我扣掉了他一大半的初始学分作为警告,希望可以借此改变一下他的行事和脾气。”

    庄明歌十分平静的说道。

    “是吗。”

    卡琳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想着什么难以开口的事情,脸色变幻不定。

    “会长……”

    过了一会,她终于开口说道:“我曾经跟你说过,我的暑假一直都在父亲的威逼下相亲,而最终的结果就是我被自己的父亲卖给了巴雷特家族的这位天才,成为了他的未婚妻。”

    庄明歌的眉头不由自主的挑了起来,在他看来,在那位任性的天才没有改掉自己的怪脾气和恶劣的性格之前,完全配不上眼前这位少女。

    即使是他是天才,也不行。

    “卡琳,你想要我帮助你,对吗?”

    “是的,我相信如果会长亲自出马的话,可以让我目前的局面变得更加自由一点,会长也许不知道,今天早上,巴雷特家族的那位天才突然出现在我们女生宿舍的楼下,并且以未婚夫的身份让我提出了一些过分的请求……”

    “过分的请求?他说了什么。”庄明歌的脸色不由自主的沉了下来。

    “他要求我立即提出学生会,我理所当然的拒绝了他的请求,不过他却以父亲大人的命令为理由,让我马上退出学生会,所以我希望会长可以帮助我。”

    卡琳.席格兰很清楚,自己如同开口的话,面前这位男子会毫不犹豫的帮助自己,但如果因为自己的事情让对方变得麻烦起来,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尤其是在这位少年还带着众神的诅咒时。

    所以卡琳准备妥协了。

    但少年却突然摆脱了可怕的诅咒,让卡琳的心又蠢蠢欲动起来,并且发出了求援。

    “我知道了。”庄明歌点了点头,“我会让他停止对你的骚扰。”

    身为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的学生会长,他有权力这么做。

    尤其是在接到了卡琳的求助下,无论如何,庄明歌都不会放着不管,这不是他的性格,卡琳是自己的朋友,为自己的朋友做事,庄明歌从来都不会犹豫。

    不过令他有些不解的是卡琳的态度很奇怪。

    “你很怕自己的父亲吗,卡琳?”

    “不,我并不惧怕我的父亲。”卡琳虽然口口声声的喊着我的父亲,但庄明歌从卡琳的语气中听不出一丝尊敬或者爱慕的异味。

    反而像是在说另外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

    “会长,我虽然是父亲大人的女儿,但在那个人的眼睛里,我的天分也好,我的自由也好,统统不输于自己,而是属于我的父亲大人,我在对方的眼睛里,只不过是一件物品。”

    卡琳开始诉说自己的故事。

    “我可以不遵守我的父亲的命令,我也可以终止这个无聊的婚约,随时抽身而退,但是,我却不能丢下我的母亲。”

    “她是我的父亲大人的第十三位夫人,从心眼里爱着我的父亲大人,但是在我的父亲的眼睛里,我的母亲只不过是他的工具而已,我表现的越发优秀,我的母亲就会受到父亲大人的宠爱,如果我有一丝的违逆,我的母亲就会失去父亲大人的宠爱,成为一个一文不值的傻女人。”

    “她是一个传统的女人,跟对了男人,就可以幸福一生,如果跟错了男人,就会半生不幸,雨打飘零。我不能够放着那个傻女人不管,我也无法放下那个傻女人,所以我在自己的父亲大人面前扮演者合格的女儿,听话的女儿。”

    “我一直一来,都扮演者合格的女儿,优秀的女儿,因为我的父亲大人知道,我越是优秀,他将来得到的越多,所以灌输在我母亲身上的宠爱就越多。”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佐亚.巴雷特的出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