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255

    校园内的谣言一直都是庄明歌心中的痛,握手就会怀孕这种不科学的事情怎么可能相信啊,要是放在普通的世界,准被人啐你一脸。

    但这里是魔法界。

    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

    连物理法则都可以随意无视的地方,即使握手怀孕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别说握手了,就是瞪你一眼都有可能怀孕的不科学到极点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总之,庄明歌很忧郁,因为这种事情。

    他已经快要成为女性的敌人,不,不如说公敌比较恰当,现在所有的女性见到他的时候都会绕着他走,打死也不会靠近两丈内范围内。

    因为还有一则谣言说的是如果靠近庄明歌两丈范围内,就会被玷污。

    庄明歌:……

    这他喵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是那个混蛋传出来的谣言啊,我要灭他九族有木有。

    神清气爽的和麦亚大叔唇枪舌剑了一翻后,没有吃早餐的庄明歌决定忍到中午一起解决,于是他快快乐乐的出门了。

    一年级的学区和两年级的学区有着很大的差异,不过几天下来,庄明歌也熟悉了这里,两边的树木健康挺拔,路边的花草郁郁芊芊,散发着迷人的芳香。

    阳光洒落,光影交错,斑驳的碎片一路扑到视界的尽头。

    啊啊啊,虽然快要寒假了,不错还真是一个好天气。

    说起来自己这个学期都没有享受就要说拜拜了。一切都是因为巴别塔以及那个千幻之王的错啊。如果不是那个死掉的王,自己怎么可能在不落之门那种诡异的地方度过这么长的时间,久违的学院生活,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庄明歌很想指天叉腰,哈哈大笑几声,但这种嚣张的动作不适合他,所以还是放弃吧。

    “跪下,给我添!”

    庄明歌离开第二学区,走在大街上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是从刚刚路过右侧一条狭窄的死胡同里传来了。

    “叫你跪下啊,混蛋!”

    并不是错觉,而是真真切切的声音。

    因为声音太过于微弱,所以除了庄明歌之外,路上的其他人似乎没有听到,坐着各自的事情。

    庄明歌向后退了几步,转身走进死胡同。

    死胡同很长,大约有十几米。因为两侧都是高楼,所以阳光无法直射进来,导致死胡同的光线较暗,虽然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不过三米以外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庄明歌越往里走,声音越清晰。

    好像是几个男子在围殴一个人。并且用跪下,添,混蛋,傻瓜等等侮辱性的单词,偶尔还会传来拳打脚踢的声音。

    没有使用魔法。大概是害怕魔力的波动被路过的其他人察觉吧。

    “你们在做什么!!”

    庄明歌走了过去,出声制止了这种行动,圣罗兰太大,三十万学生之间彼此亲如一家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混血儿和混血儿,纯血统和纯血统之间都会有各种各样的矛盾,彼此打人。报复,群殴,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而为了维护学院的秩序,维护学生们的利益,风纪委员和执行部就是因此诞生的。

    庄明歌作为的学生会长,虽然停职了,也不会做事这种事情发生不理。

    等他走到死胡同的尽头。发现四个高年级的男性围绕着一个低年级的男子殴打,低年级的男子抱着自己的头躺在地上,巧妙的护住了身体的重要部位。

    这让庄明歌稍微松了口气,至少都是皮外伤,所以不需要太担心。

    他有些恼火,虽然一直闭着眼睛,但身上却散发出宛如恶鬼一样的气势,死死的压着四个高年级的男子。

    “四个二年级的学生联合起来欺负一个一年级的新生,你们还有脸吗?”

    庄明歌面无表情的说道。

    四个二年级的男子不停的后退,其中一个踩在一个垃圾罐上,脚下一滑,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虽然是二年级生,但比起庄明歌简直弱爆了,身经百战的庄明歌所散发出来的气势足以压制的他们无法喘气。

    “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要欺负低年级生!!!”

    被庄明歌一喝,几个男子几乎不分先后的瘫坐在地上,庄明歌上前扶起趴在地上的低年级生,顿时露出了意外的神色。

    “维托,是你!”

    庄明歌没有想到遇到一个被欺负的人,居然会是混血社的新入后辈,那个内向的维托.哈里森。这让他越发恼火,狂暴的气势几乎将四个欺负人的男子压成碎片、

    “副社长……”

    维托虚弱的叫了一声,让庄明歌微微回神,收敛了一下气势,转头面向自己的后辈,“维托,这四个人你打算怎么处置他们。”

    “副社长,可以送我去医疗室吗?”

    “可以。”庄明歌点了点头,扶着维托,“你打算放过他们吗?”

    “我……我……”维托低下头,不敢去看庄明歌的脸。

    庄明歌叹了口气,这个内向的孩子似乎并没有打击报复的念头,所以他劝说道:“维托,太软弱了容易受到欺负,魔法界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我们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虽然没有将外面的法则带进来,但多多少少会受到一些影响。”

    维托依旧低着头,不说话。

    庄明歌也很无奈,说道:“既然你不打算报复他们,我也不好说什么,不过聚众斗殴这件事情我会反应到风纪委员那里,到时候由他们出面,给你一个交代,这样总可以了吧。”

    “谢谢……副社长……”

    “不用不用。”庄明歌笑呵呵的说道。

    医疗室内。

    经过简单的治疗,维托身上的伤瞬间痊愈,如同庄明歌判断的一样,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势,都是一些皮肉伤,很容易治愈。

    令庄明歌有些感叹的是治疗师似乎对维托很熟悉,一边数落着他为什么总是受伤,要坚强一点,一边替他治疗。

    “那个,请问一下,维托经常受伤吗?”

    趁着治疗师离开病房取药的时候,庄明歌追上去问道。

    “你是谁……”

    又是一个不认识自己的人,庄明歌发现自己并不如想象中的出名,“我是维托的前辈,我们是一个社团的。”

    治疗师恍然的点了点头,说道:“嗯,那个孩子似乎很内向,这样的性格很容易被人欺负,一个星期总有三四次被人打伤,既然是一个社团的前辈,为什么不帮助他。”

    “这个……”庄明歌理屈词穷。

    他并不是善于辩解的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过治疗师善解人意的说道:“我也知道如果维托不坚强起来,这种情况是不会改变的,你们虽然是一个社团的人,但也不会二十四小时跟在他的身边,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有时间可以多陪陪维托,改变他的性格,至少让他坚强一点。”

    庄明歌点了点头,“我会的。”

    “好了,跟我来吧。”治疗师说着带庄明歌走进了药方,取出了一些治疗外伤的药品,“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嗯,就是这些吧。”

    她把三四样药品塞进庄明歌的怀里,“以后维托被人欺负了,如果没有太大的伤势,和今天一样都是皮外伤,喝了这些药就会痊愈,不需要每一次麻烦的来医疗室。”

    “谢谢。”

    “嗯,对了,这些药一共三百零四个学分,既然是一个社团的前辈,那就替维托付了吧,等他挣到学分还给你。”

    庄明歌爽朗的笑了起来,“这是应该的,即使不还也没事,都是一个社团的,相互帮助也是必须的。”

    治疗师满意的看了庄明歌一眼,“说起来你还蛮有趣的,三百多学分眼睛都不眨一下,今天晚上有没有空,我请你吃饭。”

    庄明歌愣了一下,这就是所谓的搭讪吗?自己居然被人搭讪了?

    “虽然我很想,不过大概不可能吧。”

    “今晚没空。”

    “不是,我随时都有空,只不过我的名声不太好,如果真的和你吃饭,可能会引起很大的喧哗,对你的名誉也不太好,我看还是算了吧。”

    治疗师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这是我听到的最具有个性的拒绝方式。”

    “我说的是真的?”

    “怎么可能。”

    “别不相信,如果我告诉你,我就是那个被停职的学生会长呢。”

    治疗师神色顿时一僵,刷的一下退后到墙角,“学生会长,那个闯入女生浴室的,入侵到两丈范围内就会被玷污的,握手就会怀孕的,哦,天啊!”

    她每说一句话庄明歌就点头一次。

    治疗师崩溃了,“出去,立即给我出去!”

    庄明歌意外的发现原来这个谣言并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付了帐,带着手里这些药品返回病房时,庄明歌把这些药全部都塞进了维托的怀里,“这些药是为你准备的,不过我希望你最好不需要他们,服用的方法有说明书。”

    “谢谢。”

    “不客气。”庄明歌微微一笑。“我们走吧。”

    两个人离开医疗室的时候被没有发现有人盯着他们,蕾垭.拉朵因.特莱克瓦兹,学院的禁忌魔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