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259

    “所有的资料都在这里了。”

    进过一翻调查,这四个不良学生曾经欺负过的学生们的资料全部摆在了庄明歌的面前,而所用的时间也不过一个上午而已。

    厚厚的大约有一人高。

    “这四个家伙是特意来拉仇恨的吗?”

    庄明歌翻了翻少说也有一百多个人的资料,情不自禁的吐槽了。

    游离子骂了一句混蛋,愤怒满满,大概是因为在自己的管理下还有这么多学生被欺负,对于他们的所作所为,以及自己的失职十分不满吧。

    “嘛嘛嘛,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你也不要太在意了。”

    庄明歌只好拍着她的肩膀安慰他。

    经过一下午的检查和对症,大约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学生有着完美的不在场证据,所以被排除了,剩下来的只有三个人。

    维托.哈里森,一年级生,混血社的后辈。

    摩奇.克鲁米,这四个人渣的同级生,而且还是同班同学,一直饱受这四个人渣的欺负,要说动机的话,大概是最有可能的一个人了。

    温莉.李克兰,一位娇小的女性,好像有什么奇妙的把柄落在了这四个人的手里,所以一直受到他们的无止境的威胁,说起来这位女孩子也有足够的动机,而且实力的话,位于二年级的前三十名左右,有足够的能力。

    “这么说不是摩奇就是温莉了。”

    游离子这么说着,翻开两个人的资料。至于维托.哈里森,已经被他扔到了一边。

    实力弱小,性格内向,而且打不还手的维托在她的眼睛里,似乎没有如此报复他们的动机了,嗯,也没有足够的实力。

    从他们的优势来看。战斗的局面显然是一面倒。

    维托没有这样的实力。

    所以排除。

    “这可说不准。”卡琳用手支撑着自己的脸腮,若有所思道:“逆向推理的话,也许往往最不引人注意的那一个。才是真正的犯人。”

    “真的假的。”游离子拿过维托的资料看了几眼,不管怎么看都不像啊。

    “具体来分析一下吧。”

    “好的。”

    游离子坐直了身体,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卡琳是圣罗兰之剑。无人触及的高岭之花,不但实力强大,而且头脑也是一等一的聪慧,看待事情往往可以看到许多人没有看到的地方,比如……

    “先说摩奇.克鲁米吧,他是最有动机的一个人,因为已经被欺负了很多次,但根据我们的调查,他并不是一位有仇必报的人,而且被欺负了一年。为什么事到如今突然报复了几个人,是机会来了吗?”

    显然不是,根据调查,最近四个人渣欺负他的时间似乎减少了,或者说重心已经不在这里了。

    “那么。为什么他要下这样的狠心,从我们的调查看来,他似乎是一位很在乎学分,循规蹈矩的学生,是什么样事情让他突然间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冒着退学的危险袭击了这四个受害者。”

    游离子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深思。

    庄明歌已经多次看到了卡琳现在这个样子。威风凛凛,充满了智慧,其风姿足以让任何人倾慕,跪在她的脚下唱征服,其中包括庄明歌在内,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虽然卡琳确实很优秀,不过庄明歌纵使会将她和西昂不经意的比较一下,发现西昂的智慧并不逊色于卡琳,而且容貌更是倾绝天下。

    说是绝艳无双也毫不为过。

    夜魅家族的传人,似乎比想象中的更加的美丽。

    “而且我们再来分析一下温莉.李克兰,毫无疑问,她是二年级的优等生,实力也足以击溃四位受害者,因为长期的被勒索,所以有了报复的动机,这一点我不否认,不过仔细想想的话,就会发现其中很微妙的地方。”

    “微妙?”游离子歪着头,她并不善于动脑经,比起脑力活,她更加善于行动。

    将心中所想的事情通过自己的行动表达出来,是一个行动派。

    “没错,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温莉是因为有有一些把柄落在了四个受害者的身上,所以才会被屡次敲诈,在这个把柄没有取回来之前,她就贸然袭击了四个受害者,这太不合理了。”

    “也许是四个人渣手中的把柄已经被对方拿回去了,或者已经失去了作用呢。”

    游离子问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迫不及待的袭击了对方,那未免太愚蠢了吧,这不知明白的告诉我们,这件恶劣的事情就是她做的吗?”

    “这个……”

    游离子一时语塞,嘛啊,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善于动脑经的人,所以庄明歌也劝她放弃吧,就算是看一百遍福尔摩斯,也不可能学会推理,智商是硬伤啊。

    “啰嗦!”

    结果庄明歌被对方狠狠的踢了一脚。

    经过一番讨论,几个人也没有得出什么结论,突然间,一直沉默不语的学生会会计林夕开口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在等等。”

    哎?庄明歌茫然的将目光转向了林夕,说起来如果不是他开口说话,庄明歌几乎遗忘了这个能干的学生会会计,大概是存在感有些薄弱吧。

    “林夕,你有什么想法吗?”卡琳意外的看了他一眼,这位喜欢穿女装,看起来如同美少女,但可惜是男孩子的学生会会计一般从来都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发言,他更加喜欢学生会会计的工作。

    默默无言的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

    结果今天突然插话,不止庄明歌,就算是她以及游离子都有些惊讶。

    “这件事情很蹊跷,所以我……我建议在等一下。”林夕看到三个人将目光集中在自己的身上,不由缩了缩脖子,怯怯的说道。

    “为什么?”游离子问。

    “我……我刚才听你们说了,如果这三个人都不是的话,凶手自然另有其人了,那么凶手为什么要袭击四个受害者,是报复?还是其他,如果是报复的话,这件事情就可以到此为止了,如果是其他的话……说不定还会有人受到袭击。”

    卡琳和游离子微微一震,相互对视了几眼。

    庄明歌抚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我们似乎有些太过于纠结这三个人了,也许他们确实是凶手,也许他们真的不是,卡琳,今天晚上让执行部的人加个班,夜晚巡逻一下,可以吗?”

    “喂,那边那位学生会长,对了,是停职的,现在你已经停职了,这件事情不应该你管吧。”游离子不客气的指出了庄明歌的语误,“别忘了,你也是犯人一个,该不会以为和我们坐在一起,就可以摆脱嫌疑了吧。”

    庄明歌苦笑不止,向卡琳道歉。

    卡琳微微笑了一下,说自己毫不介意,不过转眼就派人把庄明歌关进了禁闭室,“这也是为了替会长洗脱嫌疑,所以就在这里委屈一夜吧,会长。”

    “是停职的。”游离子在一边补偿。

    ……

    于是,夜晚。

    自动昨天的事情过后,维托就一直没有睡好,满脑子都是四个欺负自己的家伙倒地惨叫哀嚎的声音。

    简直太美妙了,太令人激动了。

    那些高傲欺负自己的混蛋们跪在自己的脚下痛哭流涕,让自己放过他们,这种感觉太痛快了,如同吸毒一样令人欲罢不能。

    放过你们,开什么玩笑,开什么国际玩笑。

    你们放过我了吗,你们没有放过我啊。

    所以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哀嚎吧,痛哭吧,跪在我的脚下忏悔自己做下的错事吧。

    夜晚在宿舍的食堂用过晚餐后,维托趁着没有人注意偷偷溜出了宿舍,这种如同吸毒一样的畅快淋漓的报复感时刻催促着他,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起那种惨叫,迫不及待的想要听到那种惨叫。

    目标纯血统,出发!

    为了避免自己被认出来,维托特意打扮了一下,他穿着一身漆黑的斗篷,将面孔隐藏在连衣帽内,戴上了手套,甚至连脸部都带着了白色的面具。

    是一个又哭又笑的小丑面具,这是一个拥有着魔力的小丑面具,可以隔绝其他人的窥视,就算使用魔法,也没有办法看穿维托的真面目。

    在漆黑的学院内,他悄无声息的行走着,而且专门挑选那些偏僻的小角落,很快就锁定了一对情侣。

    在这种无人的角落,这对狗男女显然正在热吻,男子把手放在了女孩子的衣服里,肆意的揉搓着,因为都是一年级的学生,维托并没有畏惧,反而偷偷的靠近,施展了一个昏睡魔法。

    等热吻的男女发觉不对时,已经中招了,扑通扑通的摔倒在地上。

    维托不由冷酷的笑了起来,他走过去,拿着球棒对准男子的头部,狠狠的砸了下去。

    他所不知道的是,在不远处,一位男子正在纪录眼前发生的事情,并且发出了“老实人真可怕”的感叹。

    “这种内向的人居然会在反抗后变得如此扭曲,人类还真是可怕的动物呢。”

    昏迷的男子很快就被剧烈的痛楚疼的醒了过来,几次反抗无果后,立即哭喊着求饶,但这种凄厉的哀嚎显然让维托越发的愉快,脸色的笑容越发扭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