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274

    轻轻松松的干掉了两个一年级后,黑影露出了一连串阴冷的笑意,转身离开。

    第二天天亮,一位路过的男子突然闻道了轻微的血腥味,当他顺着血腥味走到丛林伸深处时……

    “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求救声回荡于九天之上,惊动了附近的所有人。

    于是,圣罗兰动乱了。

    具体来说,大概是一年级动乱了吧,因为惨不忍睹的局面出现了,如果不是抢救的时机,那两个人已经死掉了吧。

    “太过分了,简直太过分了!”

    “好惨,肩膀已经完全碎掉了。”

    “这个也是亡灵的复仇吗,太可怕了,学生会到底在做些什么,为什么不管管。”

    医疗室内议论纷纷,庄明歌走过来的时候,听到了大家的议论,不由露出了一丝苦笑,随即走到一间寂静的医疗室前,推开门走了进去。

    “怎么样。”他向室内唯一的女孩子,玛琪询问。

    “抱歉,昏迷不醒。”

    玛琪摇了摇头,看着躺在两张病床上的威廉姆,以及维托,苦涩的说道。

    “一切都会好的。”庄明歌沉默,最终空荡荡的说了这一句。

    “嗯。”玛琪轻轻的点了点头,纤细的脖颈暴露在庄明歌的面前,优美的弧线荡漾出狐媚的姿态,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如同画中的女子。

    阳光从窗外照耀进来,洒落在玛琪的身上。如同一副绝世名画。

    庄明歌叹了口气,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如果不是自己提议的话,威廉姆和维托也不会昏迷不醒。今天早上大家汇合的时候,大家意外的发生维托和威廉姆并没有按时出席。

    于是四处寻找,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发现了被人打昏过去的维托和威廉姆,于是大家连忙将维托和威廉姆抬起来。送到了治疗室,虽然已经过了全身检查,受伤的部位已经愈合。却始终昏迷着,没有苏醒的趋势。

    经过一番折腾后,已经是早上十点左右。庄明歌将大家劝说回去。打算一个人照顾昏迷的两人,但玛琪却强硬的留了下来。

    “玛琪。”

    “什么,副社长。”

    “你恨我么。”

    “为什么这么说。”低头照顾威廉姆的玛琪抬起头,清澈的目光直射着庄明歌,没有从里面发现出一丝不悦,“副社长希望我很你吗?”

    “当然不是。”

    “副社长觉得威廉姆的昏迷全部都是因为你的提议,所以我应该恨你么。”

    庄明歌无言。

    “你想太多了,副社长。”玛琪摇了摇头,“你真的想太多了。”

    庄明歌长长的松了口气,虽然知道大家不会因为这样的小事记恨自己。庄明歌还是觉得有些内疚,所以才会这么问出来。

    现在知道答案的庄明歌开心的笑了起来。

    相互添麻烦的才是朋友,但是麻烦太大的话,朋友也会变成仇人,庄明歌可不愿意让他的朋友变成自己的仇人。

    但庄明歌并不知道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围绕着他的想法运转。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如同意料中的进行,意外往往会来的很突然,令人措手不及,甚至如同滔天巨浪一样,无力防御,也无法防御。

    下午四点十二分。庄明歌和玛琪两个人在治疗室内睡着了。

    庄明歌靠着墙壁假寐,玛琪则趴在床边,沉沉的睡了过去,就在此时,威廉姆轻哼了一声,缓缓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水……”

    轻微的叫声立即惊动了假寐的庄明歌,他轻轻的一招手,水杯里的凉水立即飞了起来,变成长长的纤细水条,一点点的进入了威廉姆的嘴里。

    “副社长……”

    “醒了就好,先休息,不需要急着说话。”庄明歌安慰道。

    威廉姆点了点头,感觉到自己的精神似乎很萎靡,闭上眼修养,一直到下午五点五十多,在此睁开眼睛的威廉姆已经精神了很多。

    他睁开眼想要坐起来,不小心弄醒了睡在他床边的玛琪。

    “威廉……你醒了!”

    “嗯,早醒了。”威廉姆说道。

    “太好了,副社长,威廉姆醒了,威廉姆醒了。”

    庄明歌也笑了起来,“啊,我知道了,他已经醒了。可是……”庄明歌看了另一张病床上,维托依旧安安静静的躺在上面,如同童话中的睡美人。

    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威廉姆扭头也看到了昏迷中的维托,“维托怎么了。”

    “和你一样,被人打昏了,直到现在还没有醒来,大概是中了精神魔法,我们对这方面并不熟悉,治疗师说这个时候应该安静的修养,时间到了自然会醒来。”

    庄明歌解释完了,问了一句,“威廉姆,你和维托到底遇到了什么?”

    威廉姆皱了一下眉头,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我……我被偷袭了,就在去找维托的时候,被人偷袭了。”

    “你们分开了。”庄明歌轻声问道。

    “嗯,不过距离并不远,就是一分钟路程,所以……”威廉姆越说越小声,不敢去看庄明歌难看的脸色。

    当初之所以分队,两人一组,就是为了让他们不离不弃,相互照应,没有想到维托居然和威廉姆分开了。

    庄明歌又气又怒,一时间不知道是训斥他们好,还是安慰他们好。

    “你们啊……”

    “抱歉,副社长,我们给你添麻烦了。”威廉姆低声说道。

    “这不是麻烦,是不负责任,分队的原因就是让你们……现在到后,让人家一锅端了。”

    “抱歉!”

    “不需要抱歉,这也不是你们的缘故,你知道是什么人偷袭你们吗?”

    “这个……”威廉姆露出了为难的神色,玛琪看到不对,问了一句怎么了,为什么不回答,让威廉姆更加尴尬。

    “说啊,你看到了什么?”

    “我……我什么都没有看到。”看到庄明歌一脸惊讶的样子,威廉姆鼓起勇气全部都说了,听的庄明歌眼角连连抽搐。

    “你说你连对方的面都没有看到就被偷袭了?仅仅是一下就把你给收拾了。”

    “是……的。”威廉姆羞涩的恨不得立即找一条细缝钻进去。

    庄明歌深吸一口气,“你告诉我,我现在应该什么表情,微笑可以么?”

    玛琪看到威廉姆羞愧的表情终于忍不住了,娇嗔的喊了一句副社长,威廉姆都快要被你吓的把头缩进脖子里了。

    威廉姆更加尴尬了。

    砰砰砰……

    突然间,敲门声响起。

    庄明歌皱着眉头打开门,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男孩子,穿着一年级的制服,一双眼瞳如同天空般深邃,是一位难得的帅哥,最令人深刻是他一头白色的短发,根根倒数。

    尤其是他的脸庞,没有一点点的秀气,菱角分明,坚毅的如同军人,是那种即使被人硬生生砍上一刀也绝对不会喊疼,皱眉的硬气角色。

    “你是那位?”

    “一年级新生,杰里.丹尼,见过学生会长!“新入生保持着对学生会长的敬意,行了一个魔法礼。“实际上我有事情找你,学生会长,如果可以的话,能够和我们单独聊一聊吗?”

    “抱歉,我现在没空。”庄明歌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学生会长,我认为这件事情紧急万分,必须和你当面交谈。”

    庄明歌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新入生,他虽然紧闭着眼睛,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脸皮,眼神,心跳,魔力的运转……

    没有丝毫的变化,是一个言行如一的男子。

    庄明歌打开门,“进来聊吧。”

    “失礼了。”

    对方也没有坚持单独聊聊,淡淡的说了一句,走了进来,目光环视了室内一眼,落在了威廉姆的身上。

    “你找我有事情吗?”庄明歌客气的问。

    “是的,实际上我是代表一年级全体纯血统来拜托学生会长一件事情。”

    “什么?”

    “请将复仇的亡灵抓住吧。”对方底下了脑袋说道。

    庄明歌不由再次皱起了眉头,说道:“这种事情应该是学生会管,我虽然是学生会长,不过如你所知,我现在已经停职了,你应该去找代理会长,卡琳.席格兰。”

    “是的,我们已经派人联系上了代理会长,不过我觉得在此之前必须和学生会长好好的谈谈。”

    杰里与其说是冷静,不如说是面无表情,他淡淡的说道:“昨夜被袭击的两位纯血统刚刚已经苏醒,他们已经供出了到底是什么人袭击了他们。”

    庄明歌心头一跳,并没有欣喜的跳起来,反而有了不好的预感。

    “据他们所说,袭击他们的人是一位叫做威廉姆的学长,以及他的同伙!”

    “这不可能!”

    庄明歌还没有说话,玛琪就跳了出来,大声的反驳道:“这不可能,绝对不是威廉姆,威廉姆和维托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威廉姆激动的抓着床被,但随即又松开了,“你说的两位被袭击的纯血统,其中一个拿着一袋子的布丁,对吗?”

    “是的。”杰里点了点头。

    威廉姆不由自主的苦笑起来,他被人栽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