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278

    “我不明白,如此厉害的天骄,为什么不直接击溃易.巴雷特,偏偏还要做这么多的小动作。”戴斯.格朗恩疑惑的问道。

    马尔修斯冷笑着说道:“别忘了,天骄数百年的实力才出现了三位王,而巴雷特的身后却站着四位王啊,而且,你真的以为天骄没有直接出手对付巴雷特吗?”

    除了禁忌魔女,其他人面面相觑。最终渴望的看着马尔修斯,希望他可以给自己几个人一个满意的解释。

    马尔修斯起身为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天骄的每一位都是纯血统,绝对不会吸纳混血儿,无论他如何出色,也不可能,而且在圣罗兰的历史上,几乎每一位学生会长都是天骄的成员。”

    顿了顿,他看到众人消化了这个信息后,继续说道:“你们还应该记得吧,学生会曾经有一个非常耻辱的岁月,因为会长的无能,导致了青铜狮心会一度压过学生会,甚至想要取缔学生会……”

    那可是圣罗兰历史上少有的大事情,在场的众人都非常的清楚。现在听马尔休斯这么一说,再联系到几乎每一位学生会长都是天骄的成员这种说法……

    “你的意思是,那位让学生会饱尝耻辱的会长不是天骄的成员?”基摩问道。

    “准确的来说,是他拒绝了天骄的招揽,受到了天骄的打压,否则耸立圣罗兰数百年的学生会怎么可能会受到一个社团的压迫!”

    “他们居然有能力打压学生会?”

    “他们的能力大的你无法想象。”马尔修斯说道。

    “这太可怕了。”

    众人纷纷对天骄底蕴和实力产生了一定的恐慌。

    “等等等等……”戴斯发现了一丝微妙的地方。“圣罗兰几乎每一位学生会长都是天骄的成员,那么说,被巴雷特赶下台的……”

    说到这里,他忽然发现自己说的太过于直白,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禁忌魔女。

    禁忌魔女眼神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寒芒,冷漠的说道:“不错,我的未婚夫曾经确实是天骄的一员。”

    “我不明白,既然天骄如此厉害,为什么他的成员还会被巴雷特赶下台。”

    “因为这是大势所趋。”马尔修斯比任何人都要看的的明确,为什么上一任学生会长。天骄的成员之一,会被赶下台。

    “天骄的实力强大,底蕴可怕,但他们也有短板,别忘了,当初巴雷特是用什么样的方法将他赶下台的。”

    “重新选举!”

    “全院学生的投票。”

    仔细想想的话,这些人就恍然大悟了,天骄厉害。底蕴十足,但终究是十个人,不可能左右三十万学生的思考和自由。被庄明歌赶下台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

    “对于天骄来说,这就是奇耻大辱,自己的成员被一个混血儿从学生会长的位置上赶下台,所以从那个时候。就决定将庄明歌打垮,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巴雷特居然会成为学生会长。”

    马尔修斯冷笑着说道:“虽然传承了数百年,依旧逃不过自大,傲慢,七原罪就是人类最恶劣的本性啊。”

    禁忌魔女看到其他人不太理解。于是补充道:“如果学生会长选举的时候,天骄出手,完全可以推举另一个成员学生会长,但他们却没有这么做,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其他几个人摇头的时候,戴斯却想到了什么。试探的问道:“难道是因为她吗?”

    “没错,就是她,圣罗兰之剑,无人触及的高岭之花,卡琳.席格兰,他们以为让卡琳参加学生会长的选举,可以轻轻松松的夺冠,成为新的学生会长。”

    结果几乎每一个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的学生都知道了。当初呼吁声最高。几乎每一个人认定的卡琳.席格兰失败了。

    巴雷特逆袭了卡琳.席格兰,夺取了学生会长的职位。

    这种行为好像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天骄的脸上,打的他们面色无光,痛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巴雷特死掉才好。

    “卡琳.席格兰难道也是天骄的成员?”欧尔梅斯问。

    “她不是。不过卡琳的优秀并不逊色于任何一位天骄的成员,如果不是天骄已经满员的话,大概也会吸纳卡琳成为其中的一员。”

    禁忌魔女说道,随即笑的越发凛冽。

    “正是因为卡琳如此的优秀,他们才一厢情愿的认为卡琳会是冠军,正是因为他们的自大和傲慢,完全没有将巴雷特放在眼睛里,才使得巴雷特逆袭成功,成为了学生会长。”

    蕾垭似乎对天骄没有什么好的印象,说这些话的时候掩盖不住语气中的幸灾乐祸。

    “当他们重视巴雷特的时候,巴雷特已经成长,成为了他们也无法撼动的存在,而且为了对付巴雷特,他们付出了你们难以想象的代价。”

    禁忌魔女越说越兴奋,幸灾乐祸也越发明显。

    “代价,什么代价?”

    马尔修斯说道:“刚才你问我,既然天骄如此强大,为什么不从正面击溃巴雷特,我的回答你还记得吧,戴斯。”

    戴斯.格朗恩点了点头,说道:“你告诉我,你这么知道他们没有出手。”

    “没错,他们已经出手了。”马尔修斯说道,“而且是狠手。”

    “可惜他们失败了。”禁忌魔女和马尔修斯一唱一和的说道:“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代价,别卖关子了,快一点说吧。”

    在场的众人已经迫不及待了想要知道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就好像有一百个猫爪子不停的挠啊挠的,痒死了。

    马尔修斯又为自己倒了一杯水,很干脆的一饮而尽,缓解了一下口渴说道:“天骄的历史上,一共出现过三位王,而且这三位王都已经死掉了。”

    禁忌魔女说道:“第一位王死在魔法界最黑暗的时期,和教廷的人同归于尽。第二位王死在了工业革命初期,安然长逝,第三位王死在几个月前!”

    “几个月前?”

    众人微微一呆,一瞬间头皮发麻,全身骨头都软了下来。

    几个月前,魔法界发生了超恐怖的大事件。

    五王之战。

    深渊之王,雷电之王,海洋之主和一位不知名的王围攻了千幻之王,大战一夜,将千幻之王钉死在了巨大的十字架上,几乎将一片岛屿打沉,震惊了整个魔法界。

    这是魔法界近年来最严重的战斗,也是令魔法界几乎重新洗牌的战斗。

    庇护在千幻之王底下的势力找到了严重的打击,几乎被连根拔起,一夜之间无数组织,结社,甚至的家族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无数人因此丧命。

    当人们惊骇于千幻之王的死亡,和魔法界的势力洗牌时,很少人去探究求根,为什么千幻之王会把庄明歌送进魔法界最大的监狱……不落之门。

    谁也没有想到,这里面居然有这样的原因。

    即使是千幻之王大概也没有想到吧。

    自己居然会因为这样的原因丢掉了性命,天骄也因此吃了一个大亏,几乎因为这一次事情全盘崩溃。

    一位活着的王死了,说他们元气大伤也是轻的。

    尤其是庇护在千幻之王下面的组织和势力,几乎是天骄成员一代代努力而建立起来的,结果却因为这种事情被连根拔起。

    几百年的底蕴到底损失了多少,只有天骄的成员才清楚。

    禁忌魔女一边冷笑着一边说道:“巴雷特是深渊之王的骑士,雷电之王的弟弟,魔法界几乎所有人都清楚,他的身后有两位王,所以几乎没有人敢对他动手,尤其是他在巴别塔展现出恐怖的潜力,假以时日就是魔法界的第九位王,天骄的人坐不住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纯血社的其他人惊骇无比,谁也没有想到里面居然还有这样的原因。

    “千幻之王的目的很简单,将巴雷特扔进魔法界的最大最凶恶的监狱,一了百了,以他的实力和人脉,即使被两位王夹攻,也可以从容逃走,这大概就是他敢对巴雷特出手的原因吧。”

    魔法界谁都知道,王要逃跑,就算是集合其他几位王,也未必可以拦得住。

    如果不死磕,想除掉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当初魔法界的人都知道两位王或许会发飙,或许会有王战,但绝对不会想到王会死掉。

    圣罗兰的学生不会想到这一点。

    王冠十三家也不会想到这一点。

    奥克斯集团的人也没有想到这一点。

    魔法议会同样没有人想到这一点。

    结果当所有人都认为深渊之王和雷电之王吃下了这个哑巴亏的时候,她们却联合了另两位王,花费了数个月时间的精心策划,然后直接斩杀了这位王。

    于是,天骄的王死了,底蕴被摧毁了。

    这也让天骄和庄明歌之间几乎变成了一种难以洗刷的仇恨。

    尤其是当他们认为庄明歌已经被铲除的时候,对方却从魔法界最大的监狱,号称连王都没有办法跑回来的监狱内回来了。

    天骄内的成员几乎全部都吐血了。

    我花费了这么大的时间,精力,付出了如此极端的代价,你居然还活着。

    太不科学了。

    和庄明歌死磕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