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285

    说到底,庄明歌之所以会让维托和威廉姆一直在治疗室修养,目的只不过是为了让他们避免外界的侵袭和流言碎语。

    体会过流言和谣言的可怕,庄明歌才知道那种可怕的压力。

    千夫所指,流言不断。

    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会有人指着你碎碎语,碎碎语,微妙的表情加上微妙的语句,仿佛如同躲灾难一样避开你,躲开你,让开你,看不起你,鄙视你,俯视你,那种滋味绝对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表达明白。

    压力山大。

    庄明歌一心认为如果是在治疗室的话,维托和威廉姆大概就可以躲开这种气氛。

    看样子是自己想当然了。

    和随后赶来的西昂商量一下,几个人随即决定转移地方。

    办理了出院手续后,大家一起转移到了混血社的活动室。

    “接下来的几天,你们就住在这里吧。”

    庄明歌在地板上轻轻跺了一脚,地板分裂,重组,快速形成了两张单人床,安静的落在墙角,单人床上面的床套床被齐全。

    看到自己的的杰作,庄明歌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仅仅是炼金术的基础应用,不过已经如此熟练,显然有了长足的进步。

    说起来庄明歌也是在不落之门看到了炼金术的十二成果之一的血脉进化后,才疯狂的练习炼金术,短短近一个月的时间能够有这样的进步,足以欣慰了。

    “副社长。我们……”

    “什么,有话直说?”

    看到维托和威廉姆对视一眼,欲言又止的表情,庄明歌鼓励道。

    维托鼓起勇气说道:“我们想要帮助副社长一起抓到犯人,然后洗刷自己的污点,我们想要用自己的手来证明自己不是犯人。”

    “这个……”庄明歌有些犹豫。

    “这不是很好嘛?”西昂赞同的点了点头,“用自己的手来洗刷自己的耻辱。还有什么比这一点更加激动人心的。”

    “但是……”

    庄明歌首先想到的是流言,只有他本人清楚流言的可怕。

    即使是西昂也不会明白。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西昂打断了他的话,“不过啊明歌。你要相信自己的伙伴,他们可不是你翅膀底下的雏鹰,而是能够飞翔于天空的幼鹰。虽然还很稚嫩,但确实可以用自己的翅膀飞翔。”

    “拜托你了,副社长。”

    威廉姆突然低下头哀求道。维托有模有样的学着威廉姆的样子,“我也拜托你了,副社长,我们真的很想用自己的双手来证明自己。”

    庄明歌微微苦笑起来,“如果你们执意如此,我还能说些什么。”

    耶!

    维托和威廉姆用力对击一掌作为庆祝,两个人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就这样决定了,今夜集合。距离学生会给出的时间还有三四天,一定要抓到那个混蛋才行。”西昂笑着说道。

    干劲满满的众人一起大呼,约定了今夜一起行动,众人随即分开,庄明歌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前往图书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于是,到了夜晚。

    众人再次聚集一堂时,玛琪高高兴兴的抱着威廉姆和维托,欢迎他们的归来,诺亚,葵小姐等人也笑着和对方拥抱。

    庄明歌拍了拍手说道:“好了。到此为止,今夜我们稍微换一下,维托,你和葵小姐一组,威廉姆你和诺亚一族,玛琪你和西昂一组,我和岚雨琪一组,有没有问题?”

    众人微微摇头,维托和威廉姆虽然有些意外,但还是跟着众人一起摇头。

    “很好,出发吧。”

    庄明歌作为学生会长,已经习惯了发号施令,西昂也没有任何的不悦,两个人当初创立混血社的时候,副社长和社长的职位虽然不同,但地位相等。

    虽然庄明歌已经脱离了混血社,成为了学生会长,不过他的地位依旧不容撼动。

    庄明歌和岚雨琪出发后,迈着如同被尺子量过的步伐,一路悄无声息的画着魔法阵,再有一夜,魔法阵就可以完成,到时候敌人想跑也跑不了。

    夜风如刀,和前几夜比起来,今夜的风似乎格外的肆虐,如同一把把锋利无匹的刀,吹在脸上如同割肉一样。

    庄明歌抬头,突然发现漆黑的夜空下,一朵朵洁白的雪花飘然而至。

    “啊,下雪了。”

    岚雨琪惊讶的叫了起来,伸出手,雪花落在温暖的手掌心,很快就融化成一点水迹。

    庄明歌也有些惊讶,说起来这应该是来到圣罗兰之后,第二次看到雪了吧。

    圣罗兰被巨大的结界笼罩,一年四季温暖如春,不被外面的严寒酷暑所影响,但并不代表着圣罗兰没有春夏秋冬之下。

    虽然一年四季大部分都是春光明媚的日子,但偶尔也会变成夏季,或者冬季。

    去年圣罗兰天降大雪,一连下了几天几夜,将绚烂的圣罗兰染成了一片洁白,洁白的没有一丝杂色。

    庄明歌没有想到圣罗兰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改换季节。

    “呐,副社长,这个也是魔法吗?”

    “嗯,是魔法。”

    结界内的四季变化,都是魔法控制着,听到岚雨琪这么问,庄明歌点了点头回答了。

    “好厉害!”

    “我也感觉很厉害!”庄明歌说道:“这是我第二次见到圣罗兰的大雪了,去年的大雪我依旧还记得,那可真是白啊,如同北极一样,被冰雪覆盖的圣罗兰,在阳光的照射下,那种绚烂的美丽。”

    足以媲美夏季天空的火树银花不夜天。

    岚雨琪高兴的说道:“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圣罗兰的大雪,平常偶尔也会幻想啦,圣罗兰的大雪是什么样子,圣罗兰的冬天是什么样子,圣罗兰的雪景是什么样子,副社长,我突然觉得,能够来到圣罗兰真的是太好了。”

    “我也是。”庄明歌开心的说道:“我觉得自己能够和圣罗兰邂逅真的是太好了。这里真的有许许多多有趣的人,有趣的事情,有趣的日常,有趣的生活,所以我决定不会允许有人来破坏这里,不管对方是什么人?”

    即使是天骄,即使是王,也绝对不允许。

    圣罗兰的大雪飞扬,清冷的夜空下,美丽的雪花不停的洒落,随风飞舞。

    可惜,能够欣赏到这幅美丽景象的人不过区区几个而已,大雪很快就在地面铺上了一层淡淡的雪层,透过薄薄的雪层,还可以看到地面的颜色。

    踩上去,仅仅有一个薄薄的脚印。

    啊!

    岚雨琪突然惊叫起来,庄明歌闪电扭过头,发现对方缩着脖子不好意思的看着自己,“有雪花进去了,脖子里。”

    庄明歌微微一愣,不由笑了起来,真是一个迷糊的女孩子啊。

    他招了招手,岚雨琪犹豫了一下走过去,庄明歌打了一个响指,撑起一个结界,将所有的雪花全部挡在了外面。

    寒风如刀,如同咆哮的洪流冲击在岿然不动的礁石下,被分成两半,从礁石两侧奔流一去不复返。

    “谢谢。”

    “不用客气。”庄明歌很喜欢携带后辈。

    当时他之所以能够赢取学生会长的位置,大部分就是靠自己耐心,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一个的邀请,整个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三十多万的学生,每一个都受到了他的邀请。

    不管是作秀,还是真心,他的行为让无数人为之喝彩。

    因为圣罗兰的历史上,从来都没有这样一个学生会长,能够放下脸皮的一个一个的邀请所有的学生。

    嘲讽也好,辱骂也罢,从来都没有动摇过庄明歌的决心。

    他一步一个脚印,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耐心,信心,以及魅力击败了所有的竞争者,甚至连呼吁声最高的卡琳.席格兰都被他所击破,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位混血儿学生会长。

    别看他现在身陷流言之中,女性公敌,史上最可怕的色狼什么的头衔一个又一个的往他的身上扔,但如果有人提出重新选举,绝对不会有超过十分之一的人同意。

    并不是说他的威望已经如此耀眼,让无数人甘拜下风。

    而是他的行为,他的学生会,做出了许许多多的贡献,让无数人体会到了学院的美好。

    一夜过去之后,庄明歌刻画的魔法阵已经完成了九成以上,还有一个夜晚就可以彻底的完成了。

    早上的时候,下了一夜的大雪将圣罗兰染成了白色。

    这一夜,大雪飞扬,冰雪封天,圣罗兰的气温遽然降到了零度以下,出门一望,天地间一片苍白。

    庄明歌和几位同伴聚集在一起,各自交流了一夜的收获,如同庄明歌所想象的一样,没有任何异常。

    庄明歌看到大家都有些沮丧,于是安慰道:“我们还有时间,虽然不多,但我和西昂之间已经有了办法,大家不要太沮丧,不到最后,谁也不清楚赢得是谁?”

    西昂美丽的倾世容颜上有了一丝的笑容,“嗯,和明歌说的一样,不到最后,胜负还不能揭晓,大家要打起精神来。”

    虽然这么说着,但大家的兴致似乎不高,庄明歌和西昂也无奈,说了几句,解散了队伍,让大家回去好好休息,争取在今夜有所突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