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305

    迷途森林很大,而且内部镶嵌了非常奇怪的魔法,一旦走进来的人就会失去方向感,但幸好有西昂在前面带路,虽然路上有点暗,但这样还算不上什么。

    穿着球鞋实在是不方便走路,不过庄明歌仍旧急切地向前赶着。

    然而,森林接下来的道路变得非常的糟糕,越往里走,太阳的光芒似乎开始减弱了。

    从头顶降下的那片黑暗,让庄明歌的视界变为了一片漆黑,事物的轮廓也变得难以判断起来——就连伸出去的手,也像是被怪异的黑暗所吞没了一样。让人觉得像是太古的夜晚一般的漆黑,现在正降临于这森林中。

    庄明歌皱起了眉头,不管面向哪边全都是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清楚。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西昂的带路,还真的会彻底迷失啊。

    学院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才建立这座迷途森林的啊。

    庄明歌百思不得其解。

    有时会有下垂的树枝划上了他的脸颊;有时会有藤蔓垂在他面前,让庄明歌以为是蛇而吓了一大跳;有时地表上突出来的树根会绊倒他的脚下——说实话,这种麻烦的道路还真是容易让人崩溃。

    但令庄明歌意外的是,西昂仿佛轻车熟路一样,一点也没有被这些东西所阻碍。

    感觉就好像是阔别多年的游子突然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又如同被困的蛟龙流入的大海。非常的自由。

    所以,就算是磕磕碰碰,但如果没有更丢西昂的话,庄明歌依旧可以前进。

    但是……祸不单行的,迷途森林突然下起了雨,这场来的非常突然的雨,让迷途森林的路变得更加的难走了。

    脚下的地面也越发泥泞,眼前能够看到的东西也更加模糊了。坠落的雨点声让庄明歌的听觉也变得混乱起来。湿透的身体渐渐冰冷。

    喉咙就像是被勒紧了一样,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心脏像是要破开了。

    这种难受令庄明歌很想用魔法把雨隔开。但如果这样做的话,很有可能惊动前方的西昂,所以庄明歌忍耐着。

    冰冷的雨水划过他的皮肤,有时树顶上的积水还会像瀑布一样浇在他的身上。

    就在此时,头顶闪过一道亮光,忽然照亮了漆黑的丛林,接着传来了轰鸣的声音。

    打雷了!

    接着突然出现的闪电,庄明歌勉强的发现自己已经走出了很远。自己的身体已经湿透了,裤子上到处都是飞溅的泥水。

    不过一说起打雷,庄明歌突然想起了雷神宙斯的诅咒。

    雷声如同爆炸一样的响彻他的耳边,庄明歌的身体不由轻轻颤抖着缩了起来,诅咒开始发作了。

    雷雨天,庄明歌就会受到巨大的折磨。体内宙斯的力量开始造反,化作一道道雷电开始肆虐,啊啊啊啊啊啊的大叫好想吐出来,但是不可以,庄明歌还在跟踪西昂。所以一定不可以大叫起来。

    他闷声哼着,忍耐着身体剧痛和折磨,不紧不慢的跟着西昂。

    但他还是小看了咒诅的折磨。

    雷电越来越暴虐,从他身上的毛孔内迸溅了出来,雨水和地面上的积水瞬间被蒸发的干干净净,庄明歌一个趔趄。撞在一颗大树上,澎湃的雷劲瞬间贯穿了大树,轰的一声,将大树打成了粉碎。

    啊啊啊,好痛苦,好痛苦,真的好痛苦。

    不行了,想要死。谁来……谁来杀掉我,我真的不想活了,求求你,不管是谁都好,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

    诅咒的可怕让庄明歌死去了活下去的意志,脆弱的五脏六腑受到了雷电的折磨,其痛苦是言语难以形容其万分之一。

    闪亮的光芒同轰鸣的雷声一起从空中降落下来。被照亮的无数的树木,就像是嘲笑着庄明歌的妖怪们一样。能够听见的声音,只有狂雷、暴风、骤雨的声音。

    好痛苦,好痛苦,真的好痛苦。

    庄明歌咬紧了牙齿,就像是太阳穴也要冲破了一般绷紧了神经,靠着闪电那瞬间的光芒,继续前进着。

    就在这呼吸混乱的庄明歌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光点。

    虽然快要像死了一样,不过庄明歌还可以动弹,还可以跑步,还可以前进,一步步向着光的地方前进,在那里他感觉到了西昂的气息。

    庄明歌拼命的追了上去。

    当庄明歌靠近那个光芒的时候,发现居然是一座奇妙的发着光的湖,到底是什么湖完全不清楚,但湖的表现散发着迷人的光芒,将清澈的湖水照耀的亮丽。

    周围展开了一层结界,将风雨全部隔绝在外面。温暖的白色光芒,从树木的枝杈间透了过来。

    随后,维托,岚雨琪,以及西昂,全部出现在庄明歌的眼前。双手垂在身边,被雨淋了个湿透站在结界外的庄明歌,直直的盯着表情各异的三人。

    雷声还在继续,折磨还在继续,庄明歌全身颤抖着,期望滂沱大雨快一点停止,但是雨势却一点都没有变小的感觉。

    “社……长……”

    维托涩涩的声音传进了庄明歌的耳朵里,西昂微微点头,用嗯的一声回答着他。维托一副有点害怕的样子看着西昂,轻轻缩了缩脖子,

    “还是不行吗,社长……我只是想要……”

    轰隆!

    闪电突然划破长空,雷电轰鸣,震得庄明歌的耳朵快要破裂了,没有听清楚维托到底说了什么。

    雷声过后,维托的声音才缓缓钻进了庄明歌的耳朵里。

    “求求你,社长,答应我吧,社长你一向照顾我的,为什么不肯答应我啊。”

    “只有这件事情我无法答应你。”西昂决然的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我也是受害者啊,为什么不肯答应我,是我做错了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做错,做错的不是我,是他们啊。”

    维托不甘心的大吼起来。

    西昂淡淡的说道:“错没错,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你已经做了很多错事了,立即放开雨琪,跟我回去!”

    “不行,我绝对不会回去的,死也不会!”

    西昂皱起了眉头,他美丽的脸孔上写满的不悦,如果是女孩子的话,应该会有无数的护花使者蹦出来为他解决哀愁和麻烦。

    “维托,你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吗?”西昂保持着站立,双手垂落的姿势,死死的盯着维托,似乎强行忍耐着什么。

    “我看到了你的流言,催眠了明歌独自和你见面,结果你却只关心自己,完全没有关心过混血社,完全没有关心过昏迷的副社长,只顾着你自己……”

    “你这样的人,究竟要愚蠢到什么时候啊。”

    西昂终于无法在忍耐了,所有的怒火化作实际的行动,如同一只凶暴的狂狼,带着可怕的气势,铺天盖地的冲向了湖边的维托。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七八步左右,西昂几乎是在抬步的瞬间就冲到了维托的面前,他的眼瞳放射出可怕的光芒,如同吃人的妖魔,这是庄明歌第一次看到如此可怖的西昂,仿佛脱离了人类的概念,化身成为另一种生物。

    维托到底要西昂做什么,西昂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愤怒?

    庄明歌不明所以,但没有立即冲出去,反而寂静的呆在结界外,忍受着暴风雨的清洗,他现在的身体不适合战斗。

    诅咒已经发作,完全没有过去的趋势。

    庄明歌时刻忍耐着可怕的折磨,皮肉,内脏,器官,骨骼,血管,细胞,每一个地方都忍耐着可怕的雷电冲击。

    仿佛有人拿着一千把刀,一刀一刀的切割着庄明歌的身体,比起凌迟更加痛苦的惩罚,伴随着雷电的轰鸣,越来越大,越来越可怕。

    庄明歌似乎感觉到自己已经失去了动弹的力量,如同一滩烂泥躺在地上。

    可恶,为什么是这种时间。

    可恶,可恶,可恶……

    庄明歌好想死,好像冲上去让人一拳打死,一巴掌拍死,这种折磨简直太难受了,宙斯不愧是希腊神话中最暴虐的神王,下达的诅咒也是最可怕的诅咒。

    庄明歌感觉到自己再也无法承受这种折磨了。他爽快的咬断自己的舌头,咬舌自尽了。

    但他死后,生死逆转自动开启,庄明歌在此回魂,原本因为庄明歌死掉后,有些溃散的雷电再一次聚集起来,以比刚才还要可怕的力量冲击庄明歌的身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剧烈的痛楚让庄明歌再也无法忍耐,放声的咆哮起来,凄厉的声音穿透了结界,回荡在迷途森林内。

    西昂和维托几乎同时停手,对峙而立,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声音发出的方向。

    庄明歌挣扎着,狼狈的滚进了结界内。

    轰隆!

    雷电轰鸣,庄明歌的身体表面立即飙射出一道道雷电,扩散向四面八方,周围的一切瞬间受到了毁灭性的攻击。

    地面仿佛被烧焦了一样,不远处的树木被折断,断口处燃烧其大火,但很快就被西昂扑灭。

    庄明歌翻滚着站了起来,满身泥泞,脸上,头发上,手上,脚上,都是泥水落叶,看起来狼狈不堪,但每一个毛孔散发出的雷电却让他如同雷神降临,震慑着在场的所有人。(未完待续。lw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