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362

    庄明歌真心不明白一个魅魔,为什么要用玛利亚的名字作为自己的姓氏。

    这就好像一个人类用“狗屎”作为自己的姓氏,除了纯粹的傻逼之外,大概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点了吧。

    但不管怎么看,罗莎.玛利亚都不是一个蠢货,纯正的傻逼。

    相反,她不但冷酷,而且善战,有着纯粹的忠心,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手下。

    这一点,从她毫不犹豫的对自己出手就可以看出来。

    仅仅是北王的一句话,她没有丝毫犹豫迟疑,甚至连停顿都没有,拔出剑就要杀掉自己,好歹自己也是一个摄政王,脱毛的凤凰不如鸡,但自己起码还是凤凰吧。

    结果在她的眼睛里,自己好像和路边的阿猫阿狗没有什么区别,一点也不避讳的杀掉自己,这简直就是在打脸啊,赤裸裸的打脸啊。

    “摄政王大人对我的副官有兴趣吗?”

    见到庄明歌上下打量着罗莎.玛利亚,北王问道。

    “有一点吧。”庄明歌不加掩饰的说道。

    “很好,那么佐为赔罪,罗莎就交给你了,罗莎,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摄政王大人的贴身侍卫,任何命令都不得违抗,明白了吗?”

    “是的,亚尔蒂娜大人。”

    罗莎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然后对庄明歌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至高无上的主人,摄政王大人。你的任何命令,我都会毫不犹豫的执行。”

    执行你妹,不就是一个内奸吗,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对于北王居然堂而皇之的在自己的身边安插这样一个间谍,庄明歌十分不爽。

    “我们人类有一句话,君子不夺人所爱,这位罗莎小姐既然是你的副官。我绝对不会染指,亚尔蒂娜公爵,请收回你的命令。”

    庄明歌不软不硬的说道。

    北王脸色不变。长期杀戮果断的生涯让她绝对不会就此退缩,“我的命令是绝对的,送出去的东西绝对不会回收。”

    庄明歌皮笑肉不笑的看了北王几眼。对于她的强势有了几分了解,低头对还跪在自己面前的罗莎说道:“我的命令你绝对不会违背,对吧。”

    “是的,摄政王大人。”罗莎说道。

    “那好。”庄明歌点了点头,脸色一冷,快速说道:“亚尔蒂娜公爵企图刺杀本王,罗莎,干掉她!”

    庄明歌故意说出这样的命令,就是想要看她惊愕为难的表情,然后把这个间谍退回去。但罗莎居然一转身,手中的剑犹如毒蛇般刺向亚尔蒂娜的咽喉,快如电光火石,即使是在庄明歌下达命令的一瞬间就行动起来。

    条件反射,没有丝毫迟疑。

    庄明歌也忍不住狠狠的吃了一惊。因为罗莎的行动简直太快捷了,完全听从了自己的命令,如同她刚才听从了北王的命令一样。

    这一击刺杀,拼尽了所有的力量,没有一点的犹豫和保留。

    嗖!

    一道雪白的剑光刺破空气,撕裂空间。眨眼间就要贯穿亚尔蒂娜的咽喉,她手中的魔剑却自动跳了出来,碰的一声击打在罗莎的胸口,将她击飞了出去。

    庄明歌眼睁睁的看着罗莎吐血倒飞出去,洒落的鲜血染红了地面,倒在地上后一动不动,要是演戏的话,未免太逼真了一点吧。

    “真是好险呢,亚尔蒂娜,差一点就死在了自己训练出来的士兵手里。”魔剑鲜血渴望者击飞了罗莎后,并没有立即回到剑鞘里,反而开口说话了。

    真正的魔剑拥有自己的思想和生命,甚至可以左右手持魔剑的人的思想,魔法界盛传的三把魔剑都拥有这样的能力。

    但开口说话的魔剑庄明歌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太厉害了。

    庄明歌赶紧派人将失去了反抗能力的罗莎抬起来,送到王国第一炼金术师莉莉的手里,免得她死在这里。

    对于罗莎,庄明歌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变成这个样子显然是因为听从了自己的命令,但正是因为这样,庄明歌才会有所犹豫,因为罗莎执行自己的命令,太彻底了。

    哪怕她有丝毫的犹豫,庄明歌也可以看清楚她就是间谍。

    但刺杀原本的主人,罗莎.玛利亚一点犹豫和迟疑都没有,而且一出手就是全力以赴,生死相搏,这种行为不管怎么看,都不正常啊。

    要知道她可是北王的副官啊。

    历史上还没有几个身居高位的人敢用对自己敌意满满的副官吧。

    似乎看出庄明歌的疑惑,北王难得的解释道:“罗莎是一个好工具,要适当的珍惜一下才行,摄政王大人。”

    “什么意思?”庄明歌反问。

    “在我的眼睛里,所有的士兵都是我的工具,好的工具以及坏的工具,我的士兵不需要个人的思想,因为他们是工具,所以听从命令就可以了。”

    北王的思想简直太极端了,听的庄明歌一身冷汗。

    “工具没有思考,只会听从主人的命令,先前她的主人是我,现在是你,摄政王大人,我之所以让罗莎成为我的副官,是因为在我所有的工具里,只有罗莎是最好用的,现在我把这个工具交给你,希望你可以善加利用,可不要让这个难得的工具坏掉了。”

    北王这么说着,但她手底下的士兵不但没有愤怒,反而面无表情,仿佛北王说的和他们毫不相干。

    工具吗?

    怪不得北王在北部拥有如此大的威望,经营的北部铁桶一块,连禁区的魔物都不敢跨越雷池半步,原来是因为这种危险的管理方式。

    因为所有的士兵都是工具。所以战斗的时候也不需要心疼工具,坏了还可以再修,修不好的就重新买,所以才会屡次打出胜仗。

    这种洗脑式的管理方式,也只有北部那种地方才可以推行。

    每一个上位者,都喜欢用这种工具,省钱省力省心。而且不需要顾及的随意使用,还不用担心背叛,简直就是完美的工具。

    “不知道亚尔蒂娜公爵这一次来到王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庄明歌抛开心头的困扰,转化了话题。

    北王毫不避讳的点了点头,说道:“我这一次回来。一共有三个目的,第一,见证新女王的诞生,第二,现任女王谢古蕾妲我要带走,第三,不说也罢。”

    庄明歌没有问下去,他也不是笨蛋,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第三个目的就是干掉自己。干掉自己可以勉强用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解释。但为什么要带走谢古蕾妲?

    想要带回去加以折磨?不可能,就算有魔剑鲜血渴望者在手,北王顶多保持不败,未必可以赢得了谢古蕾妲。

    那么,她究竟处于什么样的目的。想要带走女王。

    庄明歌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比起第二个目的,庄明歌更加关心的是她的第一个目的——简直新女王的诞生。

    她想要做什么,是什么都不做,看到新女王的诞生,还是支持某一个女王候补,以她的势力将那位女王候补推上台。成为新的女王?

    庄明歌心里思考起来,以摄政王的身份带着北王在王宫里转悠起来,并且时不时的用一些言语探查北王的底线。

    “看好哪一位女王候补?当然是雪莉。她是谢古蕾妲姐姐的女儿,拥有纯正的王室血脉,同时也是反抗军的首领,很适合这个位置。”

    “其他人?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我觉得没有人可以威胁到雪莉的地位,就算是有,也必须问过我的魔剑。”

    “这个国家不允许分裂,任何敢分裂这个国家的人,必须死。”

    “我为什么要怕,哪怕和这个国家所有人为敌,我都不怕,为什么要怕那些跳梁小丑,简直太可笑了。”

    北王似乎压根就没有打算隐瞒什么,和庄明歌对话中,将自己心中的想法一一直白的说了出来。

    当庄明歌听到北王支持的女王候补是雪莉时,顿时松了口气。

    至少她不会和自己唱反调了。

    有了女剑神和北王的帮助,雪莉成为女王的几率纵然不是百分之百,也是百分之九十九,几乎没什么差别。

    ……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

    与此同时,在距离王宫不远处的另一座宫殿,公主殿的宫殿内,紫发马尾辫剑少女焦急的大喊着失踪的某位公主,匆匆走过一条宽阔的走廊。

    在紫发马尾辫剑少女宛如一阵旋风消失在走廊内后,她所走过的地方,天花板上,突然垂落下一条细绳,娇小的女孩子,公主露蒂顺着绳子滑落下来。

    “总算甩掉格利沙尔塔了,现在……”

    她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副地图,上面是一副公主殿的地图,并且用醒目的红线划出了一条路线。

    “等着我啊,母亲,我一定回去救你的。”

    “公主殿下,你要去哪里啊!”

    就在公主露蒂热血沸腾的时候,紫发马尾辫剑少女的声音突然从她的背后传来。

    公主露蒂被吓的身体一僵,如同坏掉的机器咔嚓咔嚓的把头扭回去。

    “格利沙尔塔……你不是离开了吗?”

    “我只是暂时离开而已,现在又回来了,总之公主殿下,请不要让我我们为难,跟我回去吧!”

    “好……好吧!”

    在武力上,自己绝对不是这位贴身女侍卫的对手,所以明智的选择了投降。

    “您能明白事理真是再好不过了。”(未完待续。lw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