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371

    结果到了现在为止,庄明歌也没有弄明白,七叶花对于魅魔王室到底有什么样的作用,不过它能够治疗魔痕病,是已经被证明的事情。

    正是因为七叶花的稀少,所以魔痕病才会成为魔法界的死亡率最高的疾病之一。

    当庄明歌穿过崩坏之路,返回魔法界的时候,已经是几天之后的事情了。

    百慕大三角形的夕阳很美,红火的太阳将海面照耀的一片橘红,仿佛快要燃烧起来了一样,如同轮盘般巨大的太阳从海平线缓缓下坠,将整个天际染成了一片火红的颜色。

    魔痕病从发病到死亡,大概要经历三到五年的时间,所以庄明歌一点也不担心蜜丝法.巴雷特会突然死掉什么的。

    但他还是马不停蹄的从百慕大三角洲离开,然后在太阳完全消失之前,返回了巴雷特家族。

    当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消失不见,黑夜彻底的主宰了整个大地时,庄明歌已经推开了蜜丝法.巴雷特的房门,抱着怀里的七叶花走了进去。

    蜜丝法夫人正在睡觉,静静的躺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眉宇纠结在一起,似乎在担心着什么。

    是自己的身体,还是自己的儿子?

    或者两者都有吧。

    庄明歌轻轻的将七叶花放在她的床头,转身悄然离开。

    对于蜜丝法夫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庄明歌也不太清楚。有把她当做是自己的母亲吗?不可能的吧。

    庄明歌虽然从小的时候就失去了自己的母亲,但母亲的感觉却从来都没有消失过,他站在走廊上,抬头看着窗外的明月,右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脸。

    在他的记忆里,母亲是什么样子已经迷糊了,但唯一可以记得的是那双温软的手。每当自己淘气的时候,母亲的手总会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脸蛋,温柔的说:“下一次不准这样了。听到了吗。”

    这大概是自己对母亲唯一的记忆吧,非常温暖的记忆。

    回忆是什么?是一丝喜悦,一缕悲伤。一种思念,一方净土,一种气息,一份守护,庄明歌守护他的回忆,禁止任何人踏入。

    他的母亲只有一个,虽然已经忘记了脸孔,但永远也不会忘记那种温暖。

    所以认一个并不认识的女性当做自己的母亲,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做得出来啊。

    之所以会为了蜜丝法夫人前往妖魔界,目的也非常的简单。仅仅是偿还一份恩情罢了,一份自己占据了他儿子身体的恩情。

    天亮之后,七叶花就会开放。

    七叶花是世界上最奇妙的花朵,遇到阳光就会开放,阳光消失就会合拢。绽放之后的七叶花拥有神奇的力量,可以治愈魔痕病。

    在巴雷特家族的客房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庄明歌就悄悄的离开了家族。

    “要走了吗,易大人。”

    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姐姐西莉尔的专属女仆,她在门口拦住了庄明歌。

    “嘛啊。因为有一点点事情,对了,我姐姐呢。”庄明歌岔开话题。

    女仆恭敬的回应道:“西莉尔大人已经回到了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吩咐过我,如果易大人回来的话,请务必呆在这里的家里,安慰蜜丝法夫人几天,自从你离开之后,蜜丝法夫人很担心你,以至于到了茶不思饭不想的地步。”

    女仆说道:“如果没有女仆的精心护理,现在应该已经病倒了吧。所以易大人,请务必留在这里,哪怕一天都可以。”

    庄明歌愕然,不过既然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如果在坚持离开的话,未免太不近人情了,而且听到蜜丝法担心自己快要病倒,庄明歌也被感动了一下下。

    “好吧,我就在留一天吧。”

    “十分感谢易大人,那么今天的早餐,易大人想要吃些什么,我会吩咐厨房的人准备。”

    “什么都可以。”

    庄明歌说完这句话,就转身向回走。

    庄明歌回到巴雷特家族的别墅,推开门走进去时,看到了蜜丝法一边叫着易一边焦急的从楼上跑了下来,又快又急,仿佛失去了孩子的母亲。

    易,易,易你在什么地方,易你在哪里……这么不停的叫着。

    “我在这里。”

    “易!”

    庄明歌刚出声,蜜丝法就飞扑了过来,紧紧的搂住庄明歌的身体,十分用力的搂着,难以想象这样虚弱的身体居然在一瞬间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让庄明歌也感觉到了丝丝的痛楚。

    就好像,就好像一松手庄明歌就会消失,从而将庄明歌彻底的融入自己的身体一样。

    “不要离开母亲,易,现在我只剩下你一个人了,母亲只有你一个人了,易。”

    庄明歌叹了口气,冷静的说道:“是的,我在这里,哪里都不会去。”

    “真的吗?”蜜丝法担心的问道。

    “真的。”庄明歌点了点头。

    “真的是真的吗?”

    “嗯,是真的。”

    “真的是真的是真的吗?”

    “你是小孩子吗?”庄明歌满头黑线,“不要耍小孩子脾气啊,母亲大人!”

    庄明歌抓着她的肩膀忍不住当面训斥了一句,但对方却露出了惊人的笑容,安心,惊讶,欣喜,所有的感情全部融化在这一个笑容中,眼神的温柔让庄明歌心颤。

    “太好了,易。”

    “什么意思。”

    “因为易虽然在我的身边,但我却感觉易距离我好远好远,易一直都用蜜丝法夫人,你,这么称呼我,所以我在担心,是不是自己最开始的行为让易受伤了,因为我的愚蠢,让易无法接受我这个母亲。”

    蜜丝法双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一想到这里,心就好痛,痛的要命,自己居然怀疑自己的儿子,如果易无法原谅我,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果然好痛,真的好痛,易会不认我,会离开我,每次想到这里,心就好像被撕开了一样,痛的连呼吸都无法进行。”

    庄明歌愕然,因为他有属于自己的母亲,母亲带给自己温暖的记忆让他无法将眼前这位蜜丝法夫人当做是自己的母亲,所以行为和对话之间就有着微妙的隔阂。

    但他却忘记了,这个身体是她的儿子。

    是蜜丝法唯一的亲人,在失去了丈夫的情况下,如果连这个相依为命的孩子都失去了,这位蜜丝法夫人可能就会如同一朵美丽的花,慢慢枯萎。

    因为一直担心自己的事情,所以忘记了其他人的想法了吗?

    “好吧,我会呆在这里,哪里也不会去,所以在此之前,先把你的魔痕病治好,母亲……母亲大人。”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虽然对西莉尔姐姐的女仆说停留一天,结果在蜜丝法夫人的纠缠下,庄明歌不得不在这里待上一个星期左右。

    也许是因为自己在和庄明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表现的太过于冷漠的缘故,为了弥补当时造成的伤害,蜜丝法夫人在和庄明歌接下来相处的日子里,表现的十分粘人。

    不管是庄明歌走到什么地方都会跟着,生怕庄明歌一转眼就消失。

    如果在十分钟内没有看到庄明歌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就会大吵大闹。

    混蛋,你是小孩子吗?

    吃饭的时候不允许庄明歌用手,会如同情人一般让庄明歌啊的张开嘴,然后将食物放进去……

    混蛋,我不是小孩子啊。

    如果庄明歌这个时候不同意,她就会按着自己的心口喊好痛啊,易讨厌我这个母亲,所以心口好痛啊什么的。

    庄明歌感觉自己掉入了一个母亲地狱。

    任何事情,任何动作都会受到蜜丝法夫人的干扰。

    对方美名其曰,为了尽快让易想起我这个母亲,所以就从小孩子开始吧。

    顺便说一下,从小孩子开始的意思就是把庄明歌当做一个刚刚断奶的婴儿对待,让庄明歌感受到什么叫做母爱。

    哈……哈哈……哈哈哈哈……

    庄明歌已经快要被这个笨蛋玩死了啊,他已经在心底不知道翻桌子多少回了啊。

    为了保护庄明歌的皮肤不被烫伤,蜜丝法会替庄明歌调节洗澡水的温度,因为婴儿是不会自己洗澡的,所以蜜丝法夫人会和庄明歌共浴。

    这种事情庄明歌是绝对不会同意……也不行啊。

    你在里面洗,她在外面哭:易不要我了,易还不会洗澡该怎么办,易你就让母亲进去吧。

    你还洗个球啊。

    女人你到底是肿么了,到底肿么了。

    既然连洗澡都在一起了,那么睡觉自然不会分开,两个人睡在一张大床上,每天睡觉的时候蜜丝法夫人都会唱一段摇篮曲。

    这也是庄明歌唯一认可的一点,她的声线很好,音感也很厉害,所以一点也不逊色于大歌星什么的。

    连续在家里待了一个星期后,庄明歌终于受不了蜜丝法粘人的行动,坚决要离开。

    说什么也要离开。

    就算她哭着拉着庄明歌的手,庄明歌也不会同意继续留下来。

    “总之,我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所以不能够在这里继续陪你玩了,你也不愿意自己的儿子将来是一个离开什么就什么都做不了的废材吧。”

    经过一番艰苦的谈判后,庄明歌终于离开了巴雷特家族,返回了圣罗兰。(未完待续。lw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