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379

    如果持续下去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内脏会被破坏,神经会断裂,身体会粉碎,意志会被摧毁,然后在无可奈何的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的死亡。

    这就是……学生会长?

    沙夏.龙曾经听说过这位嚣于尘上的学生会长,虽然有着未来的白骨之王的称呼,但实际上最可怕的不是他的实力,而是后台。

    深渊之王的学院长是他追随的王,雷电之王是他的姐姐,海洋之主是他的朋友,神秘的王和他关系匪浅。

    魔法界近一半的王站在他的身后,充当他的后台,所以很多魔法师对这位学生会长充满了不屑,什么未来的白骨之王,只不过是看在他有这四位后台的份上,众人的恭维而已,只不过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孩子。

    一个被宠坏的小孩子没有任何惧怕的地方。

    魔法界弱肉强食,如果连鲜血都害怕,这样的家伙不是小孩子是什么。

    快一点躲到妈妈的怀里哭泣吧。

    十几秒钟之前,沙夏还是这样的想法。

    但是……谁他妈说学生会长只不过是一个宠坏的小孩子,仗着学生会长的权力乱来的小鬼啊,混蛋!坑死本大爷了啊。

    虽然因为学生会长还没有出手,自己就趴下来这种事情感觉到一阵阵的耻辱,但沙夏.龙明显察觉了,学生会长那恐怖的力量。

    庄明歌虽然压制了沙夏.龙,但也只是让他乖乖的听话一点。并没有杀掉对方的打算,所以恐怖的压力很快就被收了回去。

    即使首当其冲的是沙夏.龙,但其他人还是被波及到了,游离子活动了一下酸麻的肩膀,抱怨起来,“会长,你想要我也出丑吗?”

    “对不起!”

    “会长又变强了呢。明明上一次还没有这种可怕的压力。”卡琳站在一边心悦诚服的说道。她所追随的这位男子变强,是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都值得高兴的事情。

    所以才会一脸微笑的说出这样的话。

    因为沙夏.龙是男人。所以庄明歌只好拜托麦亚大叔清洗一下他本人身上的血迹。

    十分钟过后,一身清爽的沙夏.龙出现在庄明歌的面前。

    因为身上的血迹已经被彻彻底底的清洗,一点也没有留下。庄明歌也就睁开了自己紧闭的眼睛,死灰色的眼瞳令沙夏.龙的寒毛瞬间倒立起来,仿佛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上了,仅仅是被看了一眼,死亡的阴影就降临到了他的头上。

    恍惚间,沙夏.龙似乎看到了庄明歌的背后站着一位手持镰刀的死神,对着自己狞笑。

    “那么废话就不多说了,询问正式开始吧,沙夏.龙同学,你曾经在某一天夜晚。和一位叫做史杜德的男子出去过,对吧。”

    “哈啊?史杜德,那是谁,我才没有见过那样的人。”沙夏.龙掏着耳朵说道。

    “没有关系。”庄明歌对卡琳点了点头,站在他身边的卡琳上前几步。掏出了一张照片放在沙夏.龙的面前。

    沙夏.龙仔细看了几眼,突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如此,是这个人啊,没错,我见过这个人。”

    “你找这个人有什么事情吗?”庄明歌精神大振。追查了好几天,这件事情终于要有一个结果了,也许很快就可以揭开分手事件的真相了。

    身为最关键的人,米琪站在一边不说话,依照庄明歌等人的要求,无论听到什么事情也不会打扰审问,所以只能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衣服,强行忍耐着。

    “你说错了哟,学生会长,不是我找这个人,是这个人在那天晚上找到了我。”

    突如其来的答案令庄明歌,游离子,卡琳,林夕几人稍微吃了一惊,但沙夏.龙的表情又不像是在说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史杜德会找到沙夏.龙。

    “你们以前认识?”

    “怎么可能,我甚至连这个家伙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认识他。”沙夏.龙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扑哧笑了起来。

    事情越来越奇怪了,游离子忍不住问道:“他找你,他为什么要找你。”

    “还能是什么,国王游戏啊。”

    “国王游戏?”大伙不由齐声叫了起来。卡琳问道:“那是什么,是你跟我在地下擂台玩的那个游戏?不是一个开头的约定吗?”

    “喂喂喂,真的假的,身为学生会的你们,居然连国王游戏都不知道,啊,我明白了,一定是有什么人特意向你们隐瞒了这个消息,所以学生会的成员才不知道。”

    沙夏.龙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所以说,国王游戏到底是什么?”庄明歌追问。

    “没有办法,那就让我来告诉你们吧,因为这样比较好玩一点,开发国王游戏那样的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我也想要知道呢。”接下来,沙夏.龙毫不忌讳的告诉了庄明歌一行人,隐藏在圣罗兰下面的一个巨大的阴谋。

    国王游戏,那是在寒假结束后,开学的第一天突然兴起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游戏。

    实际上有关国王游戏,大家并不陌生,因为许多人都和自己的朋友玩过,一群人聚集在一起,以抽签或者打牌的方式,选出一位国王,而国王可以向自己的臣民,也就是其他几个同伴发布任何命令,其他人不允许违背。

    因为……国王的命令是绝对的。

    但实际上这也只不过是朋友们聚集在一起,为了热闹起哄而诞生的小游戏而已。

    但这所学院内,有什么人以这个国王游戏为核心,开发出了一个奇特的术式,形成了真正的国王游戏。

    “看到了这个吗?”沙夏.龙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枚金币。不同于普通的金币,是一枚刻着不知名国王头像的金币。

    他把金币弹向空中,半空中翻了几圈后,落在他的手里,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这个就是国王游戏的核心了。只要将魔力输入这个金币内,金币就会自动生成一个领域,然后在这个领域内,双方决定了以什么游戏来分出胜负,胜者就是国王,可以随意的提出一个命令,而败者不允许拒绝,也无法拒绝。”

    “无法拒绝是什么意思?”庄明歌问。

    “我不是说的很明白了吗,这就是国王游戏,国王的命令是绝对的,所以一旦败北,就会失去了自己的一切,成为对方的臣民,听从对方的要求,无论什么样过分的要求,都不能拒绝,嗯,你就当做败者会被洗脑吧。”

    他看着卡琳说道:“当时可真遗憾呢,如果比赛是我赢了的话,我就让你脱离学生会,今生今世和学生会势不两立。”

    “是吗……”

    卡琳风轻云淡的看了沙夏.龙一眼,那俯视的目光让他的自尊心被狠狠的刺激到了。

    “不论什么样的命令都不可能实现,向你这样的家伙根本不是我的对手,野鸡永远不可能如同凤凰飞翔于高空,你想得太多了。”

    沙夏.龙脸色狰狞,被气的浑身发抖,“你这家伙……”

    庄明歌没有等他发飙,冷冰冰的说道:“回归正题吧,史杜德也参加了这样的国王游戏吗?”他说话的同时,目光不由自主的扫了站在角落的米琪一眼。

    沙夏.龙用凶狠的目光盯着庄明歌几秒钟,随后双手交叠在脑后,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翘着二郎腿说道:“嗯,那个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国王游戏,所以来找我,希望可以和我进行国王游戏,不过那个家伙太弱了,所以我压根就没有兴趣和他进行国王游戏。”

    “那个家伙不死心,非要和我进行国王游戏,我嫌他烦,想要赶他走,但那个家伙死皮赖脸的缠着我,宿舍又不允许战斗,为了把他赶走,我带着他离开宿舍,把他揍了一顿,扔到了宿舍附近的水池里。”

    “你没有和史杜德进行国王游戏吗?”庄明歌问。

    “当然没有,因为那个家伙太弱了,所以根本赢不了我,和这种人有什么好玩的,我只是揍了他一顿,把他扔进了水池里,然后我就离开了,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可不知道。”沙夏.龙不耐烦的解释道。

    真是头疼啊,如果史杜德没有和沙夏.龙进行国王游戏,那为什么突然和米琪分手,庄明歌觉得他大概是和什么人进行了国王游戏,然后输掉了,被对方命令和女朋友分手,造成了今天这样的结果。

    那个人不是沙夏.龙,又是什么人?

    “呐,知道国王游戏的人,到底有多少个。”卡琳突然这么问道。

    “天知道,知道国王游戏的人应该不多,要不然学院早就大肆传开了。”沙夏.龙回应道。

    “你是从什么地方知道国王游戏的。”

    “当然是我从一个家伙的手里抢来的,那个家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到了这枚金币,然后想要和我进行国王游戏,然后他输掉了,我就从他的手里抢到了这个金币。”

    沙夏.龙的答案对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的帮助。

    庄明歌想了想,问道:“你知道几个人手里有这样的金币,史杜德到底是和什么人进行国王游戏。”(未完待续。lw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