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425

    突然出现的男子穿着世界名牌的衣服和鞋子,有点小帅,一头棕色的短发,中等身材,琥珀色的眼瞳闪烁着无比的愤怒,仿佛被心爱的东西被人夺走,从心底涌出来的怒火,要将眼前这两个人杀死。

    “杀了你们。”他说道:“触碰圣树的人都应该死。高贵的圣树不允许人类所触碰,触碰的人必须死,去死吧。”

    他的全身燃起了橙色的火焰,然后开足马力冲向了快要腐朽的老人和美丽的女士。

    碰!

    一层半透明的结界在老人的面前展开,冲上来企图将他们杀死的男子狠狠的撞击在结界上,并没有如同老人预料中的被弹飞出去,反而和结界僵持了起来。

    嗤嗤……

    男子和结界的碰撞,诞生出的气流将周围的环境破坏的一塌糊涂。

    老人不由轻轻啊咦了一声,他身边的女士轻声说道:“团长……”

    但老人伸出手,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

    “这种脆弱的结界,真的可以阻止我吗?别太小看人啊。”

    男子看到一脸轻松的两人,身上的橙色火焰突然暴涨,挣扎着继续前进,由无数六角形组成的结界璧开始扭曲,崩溃。

    “这种脆弱的结界,根本不堪一击啊。”

    男子狰狞的举起自己的拳头,朝着老人一拳打了过去,他拳上燃烧的火焰将空气蒸发,扭曲。烧出了一条白色的烟雾轨迹。

    这样的拳头,足以将钢铁都融化成铁水吧。

    但是……

    当男子回过神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躺在了地上,脸部深埋在森林的泥土里,快要腐朽的老人和女士站在圣树下,而自己却距离两个人整整二十米远。

    啊咧,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男子摇摇头站了来。疑惑的看着远处的两个人类,他发现那个老人触碰了圣树,想要杀死他。但突然出现的结界挡住了他的去路。虽然结界出乎意料的强大,但他还是撕裂了结界,走到了老人和女人的面前。要杀死他们的挥出了自己的拳头。

    然后……完全不记得了。

    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距离躺在距离他们二十米远的地上。

    这种事情太超乎男子的想象了,他并没有立即冲上去,反而谨慎的看着老人和女士,从刚才自己不知不觉就被轰飞出去,可以察觉他们的强大。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男子收敛了心头的暴怒,但杀气却没有减少一分。

    “我们并非人类。”腐朽的老人和蔼的看着男子,但随即被男子粗暴的打断,“说谎,你们身上人类的气息很浓郁,不可能是异类。“

    老人失笑。说道:“我们确实不是人类,虽然拥有着人类的身体,但却是用秘法夺过来的。”

    男子哦了一声,眼睛中的杀气越发炽烈了。

    ——使用秘法夺取人类的身体,这些该死的异族真应该死掉。全部死掉才好。

    “我们曾经在很久以前来过这里,现在回来仅仅是想要看一下当年的景色,仅此而已。”老人轻松的说道。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男子一脸的不信任,不过异类比人类的身体还要长,是魔法界的公理,许多人类为了活命。甚至将自己的身体改造成异类。

    许多奇奇怪怪的种族,就是因此诞生的。

    “信不信无所谓,我已经看到了我想要的,现在也应该离开了。”腐朽的老人一边说着,一边冲身边的女士点了点头,“走吧!”

    女子搀扶着老人的手,迈开脚步。

    “什么,等等……”男子大吃一惊,随即一咬牙想要阻止他们。

    ——怎么可能就让你们这样离开啊。

    但是女子迈出脚步的一瞬间,两个人突然消失了,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男子惊讶的看向四方,身上橙色的火焰突然化作一只只火焰小鸟,飞向四面八方,想要探查两个人到底在哪里。

    高空之上,老人和女士淡然的看着下方,森林中不断寻找他们踪迹的男子。

    女士微微笑着说道:“橙色的火焰呢,这种火焰很稀少呢,我记得团长你好像用的就是这种橙色的火焰吧。”

    快要腐朽的老人点了点头,“虽然已经很不纯粹了,不过确实是我的后代。”

    “人间居然还有焰之雄狮的后代,如果让地狱的恶魔知道,大概会让整个地狱都发生难以想象的震动吧。”女士,不,应该说七十二柱军团的副团长,梅拉.妮西亚斯说道。

    “说不定会有恶魔冒险来到人间,吞噬你的血脉呢。”

    老人面无表情的说道:“不会有人知道的,就算有人知道,能不能保住自己的血脉是他们的事情,于我无关。”

    “真是薄情呢,团长。”梅拉.妮西亚斯意外的看了他一眼,不过恶魔向来都是这样,也没有什么好指责的地方,而且她也没有想要指责自己的军团长。

    快要腐朽的老人说道:“我所爱的并不是这些后代,而是他们的祖先,他们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拥有我血脉的人类,除此之外,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梅拉好奇的说道:“我也很想要见识一下,能军团长爱上的人类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

    “并不是漂亮的女人,只不过是趁虚而入罢了。”

    不知道是不是回到了这个令人难忘的地方,老人的话也多了起来,“当年的我硬生生的将米迦勒阻挡在地狱大门外三天三夜,受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几乎快要陨落,坠落到了人间,回头想想,如果没有那个女人的话,我大概已经死掉了吧。”

    “那个女人发现了重伤的我,把我带回家里细心照料,好的环境和恶魔天生的治愈力,让我活了过来,不过因为和米迦勒的大战,我失去了记忆,忘记自己是恶魔,把自己当做是人类,然后和那个女人结婚,生子,过上了属于人类的生活。”

    梅拉.妮西亚斯静静的听着,有关军团长的过往,她也是第一次听到。

    “……后来我的儿子在七岁生日的那一天突然觉醒了橙色之火,我同时也恢复了自己身为恶魔的记忆,不过却贪图这些年的安逸生活,外加身上的伤势还没有痊愈,并没有立即返回地狱,反而留在了人间。”

    “几十年后,那个女人终究还是死了,我很犹豫要不要把她转生成为恶魔,要她和我永远的在一起,但是……”

    “但是?”梅拉问。

    “那个女人拒绝了,那个愚蠢的女人。”老人说话的时候一脸无表情的摸样,但眼角似乎有泪光闪过,“那个愚蠢的女人说第一眼发现我的时候,就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我的身上燃烧着熊熊不灭的橙色火焰,是恶魔的最好证明。”

    他指着森林下方的世界树碎片,“那个碎片是她亲手种下的,是我留在这里的唯一证明。她说只要有这棵树在,我就不会迷失回家的道路,真是愚蠢的女人,身为恶魔的我离开之后,还会回来吗?”

    “但军团长现在就在这里哟。”梅拉笑着说道。

    “哼,只不过是一场意外而已,如果没有魔王大人的命令,我是不会回来的。”

    梅拉轻笑起来,服侍了这位军团长这么多年,她十分清楚军团长这位口不对心的恶魔究竟便扭到什么程度。

    “呐,军团长,你爱这个女人吗?”

    老人沉默了下来,最终呢喃的说道:“那是我一生中,唯一的爱。”

    一直漆黑的乌鸦从天空飞来,看样子似乎飞出了很远的地方,缓缓落在了梅拉的肩膀上,轻轻的在她耳边诉说着什么。

    梅拉一边听着,脸色慢慢的沉了下去,身上散发出一股阴冷的气息。

    “是苏拉尔吗,他说了什么。”老人问道。

    “学园祭的第一天,我们七十二柱军团的恶魔已经损失了一个队的成员,虽然有一只地狱冥凤插手,但起码有三分之一的成员输在了人类的手里。”

    老人冷笑起来,“一群腐朽的家伙。”

    梅拉轻声说道:“要让阿南塔出手吗,再一次大清洗。”

    “不需要,那个家伙上一次做的太过分了,我只是向她适当的警告一下,没有想到她居然杀了一半的军团成员,这一次让她出手,指不定会全灭。”

    老人阻止了这个想法,问道:“苏拉尔怎么说。”

    “苏拉尔向我们保证,接下来绝对不会输的这么惨。”

    “那就让他为自己的话负责,如果有一个恶魔输了,就让他在七十二柱军团的囚牢里呆十年,如果这一次的战斗输了,就革除他的第一统领职位,发配到后勤。”

    “是的。”

    梅拉.妮西亚斯点了点头,对落在自己肩膀上的乌鸦说了几句,乌鸦发出难听的叫声,对梅拉点了点头,飞走了。

    “那么,军团长,我们现在去什么地方。”

    “回去,我有些不放心,这一次的表演一定要让魔王大人满意才行。”老人想了想,不动声色的看了下方的世界树碎片一眼,转身走掉了,身体突然变得透明,眨眼间消失在梅拉的面前。

    短短几分眨眼间,他已经走出了几千米。(未完待续。lw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