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441

    男子勃然sè变,但在庄明歌的目光下,还是卸去了伪装……露出了一个中年大叔的形象,台下的人群顿时发出了惊呼。

    “你是真没看出来的。”他问。

    “我说直觉,你信吗?”庄明歌反问。

    魔法界最忌讳的事情就是探听别人学习的魔法,秘技,以及实力,因为这是属于个人的东西,做得过分的话,就算因此开战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大部分人会在这方面再三缄口。

    中年男人被庄明歌不软不硬的顶回来后,立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道歉:“十分抱歉,因为在下非常自信自己的变形魔法,一时间被揭穿后才会如此失态,真的十分抱歉。”

    “嘛啊,也没有什么了。”对方诚恳的道歉,庄明歌一时间也不好意思起来,不过因为喝酒的关系,脸sè本来就红的可怕,所以也没有人看到他不好意思的样子。

    中年大叔下台之后,台下的观众们再次掀起了巨大的欢呼,为庄明歌的表演献上了最疯狂的祝福。

    十分钟之后,小小的游戏环节终于结束了。

    上台的一百个观众被庄明歌一一点出是否是圣罗兰的学生,居然没有一个弄错,这让庄明歌赢取了巨大的掌声。

    “真是有趣了。”

    坐在庄明歌身边的转生恶魔第二统领阿南塔笑嘻嘻的说道:“呐,学生会长,我想要跟你玩一个游戏,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玩。”

    “好啊。”庄明歌爽快的说道:“老规矩,如果你们赢了,三天内我们不向你们发起任何攻击,如果我赢了,三十个成员退出这次表演,如何?”

    “哼哼哼,好大的胃口,你就这么肯定自己会赢吗?”

    “要是我肯定的话,就不会赌三天以及三十个成员,而是一把定输赢了。”庄明歌瞥了她一眼,轻佻的说道。

    阿南塔惊讶的捂着嘴巴,咯咯的笑了起来,“一把定输赢吗,好像很有意思,呐,我删

    “阿南塔。”第一统领苏拉尔西索斯突然说遂“我有些喝多了,准备休息一下,你要不要送我回去。”

    “不要。”

    “那我自己回去了。”苏拉尔也不生气,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意味深长的看了阿南塔一眼,转身就走,摇摇晃晃好像醉的十分厉害,不过庄明歌可以看出,他只不过是喝的真好,一点也没有喝多的迹象。

    苏拉尔西索斯离开后,阿南塔不爽的啧了一声,再也没有提游戏的事搏,一个劲的喝着闷酒,庄明歌觉得自己也喝得差不多了,于是说道:“我也该走了。”

    “你不准走。”阿南塔说道。

    “哎,什么意恶

    “你不准走,你要是敢走,我就把下面的人全部杀光,你知道的,我做得出来。”

    庄明歌脸sè刷的变的铁青,死死的盯着阿南塔,对方毫不示弱的盯着庄明歌,深吸了几口气,庄明歌没有起身,端着酒杯喝了起来。

    阿南塔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对,还有,我今天喝了多少杯酒,你就必须喝多少杯酒,如果你少喝一杯,我就杀一百个人类,如果你少喝十杯,我就杀一千个人类。”

    庄明歌端着酒杯的手轻轻的抖了一下,溅出几杯酒,洒落在手上!”你别太过分了,你要是敢杀人类,我就把所有的转生恶魔都留在人间。”

    “无所谓。”阿南塔毫不在乎的说遵:“反正我和他们不熟。”

    “你这个疯子。”

    “多谢夸奖。”

    阿南塔的眼神中闪烁着疯狂,眼瞳颤动,仿佛可以将世界一切全部毁灭也不会犹豫,不管是作为人类,还是作为恶魔,她都是可以为了一己之私而挑起世界大战的那种人。

    只为了满足自己,可以毫不犹豫的让艳人出手。

    这榫家伙,可以说是世界上最自私的家伙。

    庄明歌几次三番想要一巴掌把她拍死,但对方好歹是第二统领,实力深不可测,如果一巴掌没有拍死,接下来死的可能就是台下的观众了。

    庄明歌不敢冒险。

    “真没意思,你这样也算是勇者吗?”看到庄明歌强硬着怒火冷静下来,阿南塔流落出一种非常失望的身上,靠着椅背玩弄着手中的酒杯。

    “我还以为你会立即杀掉我。”她说。“别束缚的勇者还是勇者吗?”

    “我不是你这样的疯子。”

    “没错,你比我更加疯狂,居然向魔王大人发起挑战,这可是三界内顶尖强者才敢做出的事情,区区人类就敢做,真想要看看你那疯狂的一面啊。”

    庄明歌冷笑起来,没有答话,一杯又一杯的喝着。

    “无聊。”阿南塔喝完一杯酒,放下酒杯,端起另一杯酒,转头向坐在旁边一直静静喝着美酒的恶魔公爵,莫尔加纳问道:“呐,公爵大人,你见过吗,勇者疯狂的一面。”

    恶魔公爵莫尔加纳微笑的放下酒杯,说道:“很遗憾,我也没有见过。”

    “是吗?”

    “不过我曾经听撒旦大人提起过,勇者在骨子里拥有一种可怕的疯狂,你最好不要挑衅勇者的底线,如果真的让他疯狂,你可能会被撕成碎片。”

    阿南塔微微一愣,一双疯狂的眼瞳盯着庄明歌看,“被撕成碎片吗,那可真是可怕。”不过庄明歌从她的眼睛里找不到一点害怕的痕迹。

    “那么,到底怎么才能够让你疯狂呢。”她仿佛在质问庄明歌,又彷佛在自言自语。“杀光底下这片人类,会不会让你疯狂呢。”

    一股锋利的魔力从热的身上泄露出来,周围的地面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个个密密麻麻的针孔,从她身上泄露出来的魔力可以轻易的shè穿人类的结界,击碎人类的大脑。

    庄明歌眼瞳剧烈的收缩起来,把手中的半杯酒泼在了对方的脸上。

    冰冷的美酒扑面而来,水花在阿南塔的脸上溅开,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成冰,形成了一副诡异的冰雕面具。

    “冷静一点了吗,你这个疯子。”庄明歌冷冰冰说道。

    咔嚓!

    冰雕面具瞬间碎裂,化作漫天的冰屑落在地面,阿南塔用锋利的眼神扫过庄明歌,“刚才的那个,可以算是玫击吗这样我就可以反击了吧。“

    “那只不过是一个提醒而已,别再这里给我发疯。”庄明歌说。

    “好可怕,你要杀掉我吗?”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庄明歌灰sè的眼瞳流露出死亡的气息,没有一丝杂质的纯正死气,纯净的令人窒息,令恶魔惊惧。

    “怎么可能,这种纯正的死是……

    恶魔公爵莫尔加纳震惊的看着庄明歌眼瞳内的死气,阿南塔微微眯起眼睛身体却违背了她的意志不停的颤抖起来。

    “你盗取了哈迪斯的神力。”恶魔公爵莫尔加纳只是听魔王抬起过勇者只言片语并没有想到庄明歌居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一时间惊讶万分。

    当年人类的黄金时代,他身为恶魔公爵,怎么可能不知道。

    普罗米修斯将神力的火种带入人类,建立了最繁华的黄金时代,但是就算是在那个黄金时代,盗取冥王哈迪斯的神力,也是禁忌中的禁忌。

    触犯禁忌的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下场他一清二楚。

    “你这个疯子!!!”

    他可不认为庄明歌不知道盗取了哈迪斯神力的下场,既然知道这种已经湮灭在历史里的神力火种,就知道盗取了哈迪斯神力的下场是何等的凄惨。

    对于盗取了其他神祗力量的人类来说死亡就是结束。受不了众神的诅咒因此自杀的人数不胜数。

    但是,对于庄明歌而言,无法死亡才是他们最大的惩罚。

    恶魔公爵莫尔加纳清楚这一点,第二统领阿南塔似乎也清楚这一点,意外的看了庄明歌几眼,终于收敛了自己一贯的疯狂。

    盗取了冥王哈迪斯神力的人都是疯子,而冥王又是玩弄灵魂的高手,三界内能够在这方面胜过哈迪斯的一个也没有,就算是魔王,在这方面也不行。

    阿南塔在疯狂,也不想把自己坑进去,灵魂被庄明歌玩弄于鼓掌之间。

    庄明歌也满意自己的威慑,心想早知道老子就早一点把自己的底牌露出来,何必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

    “出局!”主持人突然大声的说道:“很遗憾,学生会长,你出局了。”

    “哎,发生了什么?”庄明歌茫然不知。

    主持人耐心的解释,千杯不醉现场静止使用魔法和魔力,一旦使用就代表着出局,因为魔法千变万化,谁也不知道你是不是使用魔力来醒酒。

    哈哈哈……阿南塔大笑着嘲讽庄明歌。

    庄明歌一脸便秘的表情,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感觉瞬间如同海啸般横扫而来,可怕的酒劲仿佛潜伏到现在才给庄明歌致命一击。

    这些只不过是错觉而已,庄明歌刚才分心将注意力全部转移,结果心神:松,身体内的异样感终于cháo水般涌了上来。

    庄明歌差一点哇啊的将喝进肚子里的酒全部吐出来。

    他狠狠的瞪了阿南塔一眼,捂着嘴巴利用魔力将体内的酒jing全部通过毛孔排泄出来,一股浓郁的酒香从庄明歌的身上散发出来。

    将体内的酒jing全部排泄出去后,庄明歌顿时感觉大脑一清,肚子内排山倒海般的感觉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今天就到这里吧。”恶魔公爵放下手中的空酒杯,潇洒的站起来,冲着庄明歌微微一笑,身体瞬间消失在原地,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我还要喝。”再南塔放肆的大声说道:“我才是真正的千杯不醉,不要说千杯不醉,就算是一万杯,我也不会醉。”

    于是后来,庄明歌听说阿南塔巴蒂尔获得了千杯不醉的总冠军,一个人喝了三千杯美酒,潇洒离去,连奖品都没有拿,折服了在场是所有酒中高手,被誉为女酒神。

    排除了一身的酒味,庄明歌在恶魔公爵莫尔加纳离开舞台后,同样消失在舞台上,一转眼就已经跳跃出上千米的距离,出现在一座黑漆漆的屋顶上。

    庄明歌召来一阵风,将身上的酒味吹散,眺望着满天繁星,漆黑的夜幕星光闪烁,远处冲天的烟花在虚空中绽放,如流星雨洒落长空,璀璨的灯火通明,照耀整个圣罗兰,吵闹的喧哗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这是学园祭的第二夜,欢乐和希望,歌声和祝福,灯火和烟火交织的夜晚。

    普天同庆,万民欢呼。

    “现在,要去什么地方呢。”

    庄明歌环视着灯火通明的圣罗兰,这样璀璨的夜晚,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找一个人陪伴自己度过,如果一直都一个人,未免太凄凉了一点吧。

    咦,那个人匙……

    庄明歌眼神突然一亮,放shè出璀璨的光芒,身体再次从虚空中一跳,瞬间消失,再次出现已经是千米开外。

    虚空跳跃,被誉为最适合赶路的空间魔法,每跳跃一次,都可以转移上千米的距离,最远的可以跳跃出上万米的距离,庄明歌也是在近几天掌握了这个魔法。

    跳跃了两三次之后,庄明歌突然出现在一条繁华的街道上,掉入了人群中处搜索,眨眼间找到了自己想要见的人。

    一路挤过去后,庄明歌笑意盈盈的站在一位黑长直的面前。

    “好久不见了,楚青丝小姐,没有想到你居然也来参加圣罗兰的学园祭。”

    站在庄明歌面前的女子拥有一头黑sè亮丽的长发,红衣如血,黑发如瀑,举止投足间带着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这样造成了她周围一米内几乎没有人敢靠近。

    空气中那股可怕的压迫感令靠近她的人都会感觉心跳加速,头脑发晕。

    这也大概和她修习的功法有关吧。

    对于楚青丝的师傅,庄明歌也了解过,白骨女帝,不逊sè于王级别的强者,站在世界顶点的超级强者。

    修习的功法是血海白骨道,杀伤力惊人,但历代修习这种法门的人,十个里面有九个都会修炼成疯子,杀意入脑,变成只知道杀人的狂魔。

    顺便说一下,唯一把这种邪门功法修炼成功的人,就是白骨女帝,楚青丝的师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