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461

    庄明歌觉得自己真心倒霉。

    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再人间了,昏暗的天,岩浆色的大地,空气中漂浮着浓重的血腥气,怎么看都不像是人间吧。

    “这里就是地狱了吧。”

    庄明歌这么想着,还没有来记得仔细观察所谓的地狱,周围的空间瞬间破碎,下一秒钟已经有伟大的存在把她拖进了一座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宫殿内。

    辉煌,伟大,不朽,巍峨,神秘,重重语言也无法形容宫殿的万分之一。

    当然,即使这座伟大的宫殿,也无法夺取王座之上,一位有着六对洁白羽翼的天使的光芒,她如同天地间的唯一,生生世世,永存不朽。

    一股镇压九天十地,横推三千界,逆上九重天的强大气息盘旋在这位天使的周围。

    庄明歌毫不怀疑,如果将这股气息稍微放出来,自己会立即被压成肉酱,魂飞魄散,什么都不复存在,就算是神祗也救不了自己。

    “路西菲尔……大人。”

    庄明歌一脸苦涩,他知道秋后算账的魔王来了,自己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遭遇呢,他一点也不好奇。

    “哟,勇者!”

    一个略微轻浮的声音传递了过来,庄明歌扭头,恰好看到了坐在另一张王座上的男子。

    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贝鲁赛巴布,暴食之魔王。

    “贝鲁赛巴布大人。”庄明歌刚开始被路西菲尔吸引了,现在环视一圈,突然发现自己的周围悬浮着一张张王座。

    每一张王座上面,都坐着一位三界无敌,打遍九天十地无敌手的,上帝也要皱眉,佛祖也要变色,仙帝头痛,神祗也不愿意招惹的魔王。

    他们用好奇。惊讶,佩服的目光望着自己,仿佛庄明歌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事实上就算是同为魔王,也没有一个敢拥抱路西菲尔。

    贝鲁赛巴布说道:“所谓勇者,就是敢于推倒魔王的人物,你果然比我想象的还要杰出啊,居然敢推倒路西菲尔。”

    “我,我才没有推倒她啊。”庄明歌在内心大吼。

    他苦笑着站在所有魔王的面前。感受到他们尊贵的气息,苦苦抵抗,这些魔王光是存在,就压制着他几乎站立不稳。

    轰!

    庄明歌体内突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火焰。如同一颗太阳,瞬间照亮了有些昏暗的宫殿,纤毫毕现,虽然没有神格,但好歹也是伪太阳神,借助盗取而来的神力,化作一轮太阳,成功的阻挡了魔王们的气息。

    “路西菲尔大人,我可以选择一个死法吗?”庄明歌说道。

    “你不打算挣扎吗?”路西菲尔有些意外的说道。她以为庄明歌会求饶,会不说话,会挣扎,但没有想到庄明歌会如此的从容。

    “虽然还没有活够,不过看样子我活不下去了呢,反正将来也是不得好死,不如早死早超生。”庄明歌一想起辛巴达的故事。就不寒而栗。

    “冥王的话,已经收回了对你的诅咒。”路西菲尔说道。

    庄明歌无所谓的哦了一声。

    贝鲁赛巴布抢先一步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果然又是一个不惧生死的人类,不过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比生死更加可怕的东西哟,勇者。”

    路西菲尔冷着一张脸说道:“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就是被我杀死,第二个是承受五十年的地狱之火。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然后滚回圣罗兰。”

    庄明歌眼睛一亮,“完成第二个就可以不用死了吗?”

    “那比你死还要痛苦!”

    贝鲁赛巴布说道:“勇者,第二个选择可视我特意用你争取过来的,嘛啊,撒旦也出了一些力。要好好珍惜啊。”

    庄明歌诚恳的向来两位魔王道谢。

    撒旦说道:“五十年的地狱之火可不是简单的惩罚,你要想清楚,也许会比死更加的恐怖。”

    庄明歌毫不犹豫的说道:“好死不如赖活着,我决定选第二个。”

    路西菲尔冷哼一声,“我期待着你的表现。”说着,一甩手,庄明歌顿时感觉天旋地转,再一次恢复正常时,自己已经被绑在了一个十字架上,落在了一座火山之内。

    火山内燃烧的就是地狱之火,可以燃烧一切,但最主要的就是燃烧灵魂的火焰。

    庄明歌承受着可怕的痛苦。

    无时无刻,灵魂都在燃烧,每一次当灵魂快要燃烧殆尽的时候,总会有一股奇妙的力量从脑袋上灌进去,然后补充被燃烧殆尽的灵魂。

    庄明歌在第一年内哭的死去活来,痛的大吼大叫,后悔的恨不得咬舌自尽。

    他想要死,他真的想要死。

    第十年,庄明歌还是无法承受这样的痛苦,不过他已经学会了苦中作乐,放声嘶吼着流行歌曲,然后一遍又一遍念着莎士比亚名著,宛如疯子一样一会哭,一会笑。

    于是,第二十年过去了。

    庄明歌迎来了一个新的同伴,而且还是熟人。

    七十二柱军团的第一军团长,苏拉尔。西索斯。

    “哟!你好啊。”庄明歌记得自己向他打招呼的时候,他一脸惊讶的表情。

    “勇勇勇勇勇勇勇勇勇勇勇勇者!!!!!!”

    他如同庄明歌一样,被困在一个十字架上,日日夜夜受到地狱之火的煎熬,又哭又笑,十分不正常,和刚开始来到庄明歌一模一样。

    一个人一个恶魔就这么聊了起来。

    “勇者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苏拉尔问道。

    “嘛啊,因为得罪了傲慢的魔王,结果被扔进了这里,原本她是要一巴掌拍死我的,不过贝鲁赛巴布大人和撒旦大人帮了我,所以我才没有死。你呢?”

    苏拉尔苦笑着说:“圣罗兰的战斗,我们七十二柱军团输掉了,差一点被解散,不过后来逃过了一劫,不过我和其他几位统领都被关押在七十二军团的监狱,要足足关上千年才行,我主动来这里受罚,在地狱之火烧烤一年,抵得上监狱一百年,十年后我就可以重获自由。”

    “怪不得,十年就可以脱困,我也想啊。”庄明歌羡慕的说道。

    苏拉尔好奇的问:“勇者你在这里呆了多少年了。”

    “二十年,还有三十年就可以刑满释放了。”

    “你猛!”苏拉尔一脸敬佩。

    “我也不想啊,我也想要早一点脱困啊,我已经受不了了啊,我好后悔啊!”庄明歌一提到这一点就泪流满面,疯子一样大吼大叫,大哭大笑。

    五年之后,苏拉尔受不了地狱之火的烧烤,回去了。

    结果他刚走没有多久,又有人来陪庄明歌做伴了,依旧是熟人,七十二柱军团的第二统领阿南塔。巴蒂尔。

    “我听说你在这里,所以来陪你玩了。”

    庄明歌表示你真心牛。逼。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两个人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庄明歌表示自己脱困后一定要及时行乐,为自己活着。

    他背负着圣罗兰太累,所以一定要为自己活着。

    “我出去之后,一定要脱掉自己的童贞,万一真的死了,结果还是童贞,多丢人啊。”

    “那把你的童贞给我吧。”

    阿南塔语出惊人,呛的庄明歌连连咳嗽。

    “反正我也没有看上其他的恶魔,比我还弱的恶魔怎么可能成为我的男人,我的男人注定要征服我才行。”

    “我可打不过你。”庄明歌说道。

    “但我可不能像你一样,在这里带上五十年。”阿南塔真心受不了地狱之火的烧烤,灵魂仿佛要点燃一样,痛苦到极点。

    “废话少说,你的童贞我预定了,如果以后有机会,就给我吧。”

    “嘛啊,给你也无所谓。”

    庄明歌也看开了,反正是为了自己而活,给谁不是给啊,你敢要我就敢给,反正自己又不亏,而且阿南塔确实是一位难得的美人。

    在地狱之火内受了这么多的苦,庄明歌一直保持着积极乐观的心态,否则会垮掉的。

    一入地狱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我将来一定要做一个符合新时代的自走人形炮。

    七年之后,阿南塔终于受不了地狱之火,跑掉了,接下来又有几个恶魔陆续来了,陆续走了,每一个都没有超过十年。

    花开花落,转眼间庄明歌在地狱之火内呆了四十年。

    一位猛人……额,应该说是一个强势无匹的恶魔来了。

    庄明歌不认识他,不过并不妨碍庄明歌对他的敬佩,这个恶魔没有背负十字架,自由自在的在地狱之火行走,饿了就吃掉自己的肉,渴了就跑到火山内,喝几口岩浆。

    那可是地狱之火液化后的产物,每一滴就可以让庄明歌死的不能再死。

    庄明歌真心敬佩,这个恶魔太恐怖了。

    他说他叫炎之雄狮,至于到底是什么人,没有细说。

    不过他说自己曾经和米迦勒,加百列都交过手,是地狱内强悍的人物,仅在魔王之下,强大到了极点,因为犯了一点小错误,被魔王扔到这里了。

    而且也不是第一次了,地狱之火内,他来了好几次,加起来有上千年了吧。

    庄明歌深信不疑。

    随后,五十年的时间终于到了。

    某一天,庄明歌突然感觉到天旋地转,下一秒钟已经离开了地狱之火的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