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542

    不死魔女到底活了多少年,大概没有具体的文献资料记载。

    她被人熟知的时候,是建立了世界上五大组织之一的教团,成功的进入了人们的视界,那个时候,不死魔女已经活了有相当一段漫长的时间。

    不断有人爆料,自己的祖父,曾祖父曾经受到过这位魔女的照顾和支持。

    从那个似乎开始,她就已经有了不死魔女的称呼。

    而后一段漫长的岁月,不死魔女陆陆续续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然后消失,不停的刷新着自己的存在感。

    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魔女如同她一样,活过如此漫长的岁月。

    就算是一头猪,活了这么长的时间也应该成jīng了,更何况一个魔女,在如此漫长的岁月里有什么样的后手,有什么样的力量,几乎没有人知道。

    唯一知道的就是,她不死魔女……深不可测。

    比如说珠穆朗玛峰,那么高的地方,普通的魔女上不去,但她本人不但在那种地方常驻,而且还活的十分滋润,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她的不凡。

    谎言成真的力量曾经一度控制了不死魔女,但不死魔女很快就发现了不对,隐隐约约间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古怪。

    所以她在其他人不知道的地方,自杀了。

    谎言成真的力量从此消散。

    不死魔女自杀后,其力量发动,再次复活。复活后的不死魔女终于冷静下来,抢回来身体的控制权。也抢回了自己的感情,大脑,以及自主xìng。

    并且在此时,她透过了教团的特殊渠道,联系上了庄明歌。

    庄明歌请求不死魔女呆在茱莉亚的身边,监视茱莉亚的行动,两个人通过一对装有发shè器的简直进行联络。

    “请忍耐一下,不死魔女小姐。”庄明歌接收到不死魔女传递过来的信号时。安慰她本人,“我一定会尽快完成这件事情,所以请认真等待一下。”

    “那么,你一定要尽快,在这种随时都会被人发现的地方,就算是我,也觉得十分压抑。”虽然目前为止已经经历了许多事情。游走在钢刃上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做了,但惟独这一次最为刺激。

    就算是她也有些受不了了。

    深蓝之龙茱莉亚,她不同于任何敌人,是无比强大,光是存在就足以把普通的魔女压垮的,无可匹敌的巨大都存在。

    一句话就可以影响到她们。将她们黄金魔女玩弄于鼓掌之间,可见她是何等的强大。

    “是的,我会的,还有,支配魔女怎么样了。”

    “你下手太重了。那个魔女估计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才可以愈合。”

    “抱歉。”

    “不,不用客气。你也是因为想要分担我的压力,才把她送到这里来的吧。”

    “嗯,她是最适合这次工作的人了,拜托不死魔女小姐,请力所能及的照顾她一下。”

    “我会的,你放心吧。”

    “嗯,感激不尽。”

    和不死魔女的通话结束后,庄明歌一个人站在窗外的平台上,刚才的sāo动结束后,他就换了一个房间,目前是独自一个人。

    “要平安无事啊,支配魔女。”

    一个星期的时间眨眼既逝,庄明歌和白之魔女莉莉.潘多拉贡的婚礼终于要举行了,这一天,整个伦敦都陷入了欢呼和鲜花的海洋。

    伦敦的家家户户都在自己的窗户,门口,屋顶,以及街道,闹市,公园等等地方放置了姹紫嫣红的玫瑰花。

    从高空往下张开,可以看清楚,此时的伦敦已经被玫瑰花盛开的海洋吞没。

    空气中都漂浮着浓郁的玫瑰香味。

    天空中下起了玫瑰花瓣雨,美轮美奂,惊艳绝伦。

    在国馆内,庄明歌穿着一身笔挺的白sè西装,胸口带着新郎的礼花,打扮的jīng神十足,虽然面孔并不算是特别英俊,但天塌不惊的气质,久居上位的气势,衬托着他如同某个国家的王一样,压倒xìng的令人无法喘息。

    反转魔女卡琳.席格兰站在他的身边,宛如一个跟班一样,诉说着今天的婚礼将要进行的仪式。

    “庄明歌大人,请牢记,八点钟开始,我们就必须出门,你和吾王的婚礼将会在我们伦敦最奢华的宫殿,女王宫进行,参加婚礼的宾客来自于世界各地,请务必不要失礼。”

    “出门后的路线,我们已经清除了所有的障碍,两侧都会有国民夹道欢呼,到时候请你发表几句感言,至于感言的内容请不必担心,我已经替你准备好了。”

    卡琳适时的将一张字条递过来。

    “这就是政治啊。”庄明歌说道。

    “请忍耐,毕竟你将要娶的新娘不是其他人,而是我们大不列颠帝国的王。”卡琳.席格兰提醒道。

    她继续说道:“我们必须在九点钟之前赶到女王宫,到时候请你以主人的身份接待世界各地的来宾,因为从婚礼开始,你就是我们大不列颠帝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了。”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吗?”庄明歌心想自己还真是和这个摄政王有缘。

    “你知道吗,卡琳,我曾经当做摄政王。”

    “哎?”卡琳意外的叫了一声。

    “嗯,以前有一个国家的女王也让我当了摄政王,大权在握,那个女王不太适合当王,所以想要让我拯救那个国家,因为有需求,所以我答应了下来。”

    “然后呢?”卡琳情不自禁的问道。

    “然后国家没有毁灭,总算是撑过来了,我也功成身退,虽然在身退的时候,遭到了暗杀,不过还是蛮有趣的。”

    庄明歌回想起当初当摄政王的rì子,并没有想象中的无聊。

    “既然如此,那么庄明歌大人,你可以答应我一个请求吗?”卡琳突然说了这样的话。

    “什么?”

    “请善对我们的王。”

    “这可不是善对不善对的问题,卡琳,我们之间的结婚你也知道,纯属是利益而已,相互利用,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甚至今夜我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谁在什么地方。”

    顿了顿,庄明歌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钟表。

    “好了,不说这个了,卡琳,时候到了,我们应该出门了吧。”

    “是的,那么,请跟我来,庄明歌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