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605

    总而言之,第十门徒的身份确定,接下来就是解决问题了。

    庄明歌和卡琳在桐谷结衣的带领下,在东京市转了一圈,才发现现在这样的情况是何等的糟糕。

    可以说东京市已经生病了。

    几乎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感染了不知名的病毒,虽然还没有到最后的关头,但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发烧。

    在这样下去,估计整个东京市都会变成一座死城。

    然后是整个日本,接下来就是亚洲,慢慢的传播到整个世界。

    虽然花费的时间长了一点,大概是一年左右吧,如果没有发明出这种病毒的疫苗,整个世界的人都会死翘翘。

    啊,这是多么可悲的事情。

    更加令庄明歌等人无奈的是,他们居然在这一次的战斗中插不上手。

    在犹豫了一会,庄明歌打算留在东京,在没有确定他们是否也感染了病毒的情况下,庄明歌不打算返回飞船。

    至少不希望自己把病毒传染给其他的魔法师,他们已经是魔法界最后仅存的魔法师了,一旦全部感染了病毒,大部分死亡,庄明歌心疼都来不及。

    东京发生了不知名的病毒,其他国家的人都派遣出了科研部队,企图在病毒扩大前消灭病毒。

    对于这种病毒的厉害,所有人都心惊肉跳,尤其是组织的人,短短的时间内,他们似乎已经发现了什么。

    庄明歌决定招来几个队病毒有研究的魔法师。

    其中自然包括了卡琳.席格兰的师父,那个有名的疯子……妮薇雅.奥尔托斯。

    虽然庄明歌已经严重的说明了第十门徒达太的危险。让他们来的时候做好万全的准备,但这个疯子却和庄明歌等人一样。穿着一身薄薄的衣服,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东京市。

    其他人到时穿着防护服。带着氧气瓶,领庄明歌松了口气。

    “我不是说过让你做好万全的准备再来的吗,为什么你穿着裙子就跑进来了啊,东京市已经被第十门徒达太占据,这种病毒很威胁的啊。”

    庄明歌气不过,质问妮薇雅.奥尔托斯。

    “我是在给自己增加紧张感,要是在限定的期间内研究不出来就会死,这是多么浪漫令人激动的一幕,你说不是吗。学生会长。”

    “你这个疯女子。”

    “啊拉,能够让学生会长如此赞叹,我愧不敢当。”

    “我不是在夸奖你啊。”

    “啊,对了,我没有时间,马上就要进行研究,研究室准备好了吗?”

    庄明歌无奈的看着她,向卡琳打了一个颜色,卡琳立即抓着妮薇雅的脖子。拖着她离开,“请这边来,师父,你的研究室我已经布置好了。”

    “你真是体贴呢。卡琳。”

    “不用客气,师父,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卡琳微笑着加大力气。妮薇雅的脖子立即咔嚓咔嚓的被捏碎了。

    即使如此,她还是面不改色的说道:“真是激烈的爱呢。卡琳。”

    “因为许久没有见到师父,我真的是喜不自禁啊。”

    庄明歌一脸冷汗的听着师徒两个人充满了杀机的对话。转身对另外几个人研究病毒的魔法师点了点头,让桐谷结衣带他们去研究室。

    顺便说一下,研究室是桐谷结衣向土御门神道的下一任当家,土御门鹤子借来的,装修典雅,设备齐全,堪称一流的研究室。

    庄明歌将敢来的魔法师安置后,登门拜访向土御门鹤子道谢。

    “请不要客气,圣罗兰的学生会长。”

    土御门鹤子穿着阴阳师特有的阴阳服,微笑的对庄明歌说道:“能够让鼎鼎大名的学生会长欠一个人情,这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说的还真是直白啊,鹤子小姐。”

    “哪里的话,我只不过是不喜欢拐弯抹角的说话而已。”

    “嘛啊,我也不讨厌你这样的人,不如说非常喜欢和鹤子小姐你这样的人打交道,要是所有的人都能够像鹤子小姐你一样直白,那该有多好。”

    鹤子笑吟吟的说道:“那样恐怖的世界有什么好?”

    庄明歌愕然,随即失笑,有时候谎言和宛转也是必不可少的,世界就是这样的矛盾啊。

    “是我想当然了,鹤子小姐,今日之情,他日必定偿还,如果有什么吩咐,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庄明歌郑重的说道。

    “学生会长严重了,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就叫你易先生吧。”

    庄明歌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那么,易先生,虽然有些唐突,但我现在确实有一个非常辣手的事情希望易先生可以帮助我。”

    这么快就要偿还欠下的人情了?庄明歌到时不介意。

    “什么事情。”

    “实际上是这样的。”土御门鹤子一脸郑重的说道:“因为病毒的缘故,我们土御门神道的大量式神开始生病,危在旦夕,而组织似乎在研究病毒方面有着出色的进展,他们以式神为要挟,希望我可以下嫁给组织第三首领的儿子。”

    土御门鹤子提起所谓的第三首领的儿子,有一种难以掩饰的厌恶。

    “那个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变态,我很讨厌他,恨不得他立即死掉,但是在土御门神道的式神大规模生病的情况下,土御门神道实力大减,不足和组织抗衡,而且神道中的一些宿老似乎认为这是不错的交易,已经赞同了这个提议。”

    “父亲虽然极力反对,但独木难支,如果在坚持下去,说不定会丧失掉当家的位置,所以我土御门鹤子希望易先生可以帮助我,无论是什么样的条件,我都可以答应。”

    庄明歌若有所思的说道:“看样子你很厌恶那个首领的儿子啊。”

    “是的。”土御门鹤子不加言辞的说话。

    “有多讨厌。”

    “恨不得亲手杀之。”

    “我知道了,我会派人将组织在东京的力量连根拔起,如何。”庄明歌现在有这样的胆子,也有这样的实力。

    获得了飞船后,庄明歌就从自己的身体内装置了人工魔力种子,恢复了魔法师的身份,然后又从飞船中得到了几件秘宝。那可是地狱出品的精品,威力大的令人绝望。连根拔起组织在东京分部的力量,不费吹灰之力。

    “不,这只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而已。”

    土御门鹤子否决了庄明歌的提议,她正跪在庄明歌的面前,以头抢地,说道:“我听结衣说过,易先生和百鬼的首领,妖狐玉藻大人是朋友?”

    “朋友?也说不上是什么朋友,是炮友更加恰当一点。”

    “哎!!!!!!!”

    “抱歉,我开玩笑的。”

    “请不要捉弄我,易先生。”土御门鹤子差一点就相信了,妖狐玉藻的爱人,这是多么牛的身份啊。

    “抱歉,抱歉,因为鹤子小姐你似乎太好捉弄了,总之抱歉。”

    “我接受你的道歉,易先生,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她好奇的眨了眨眼睛问道:“你和玉藻大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见过几面,而且谈得来的朋友吧。”

    “那真是太好了,实际上玉藻现在就居住在东京,作为百鬼之主,说不定有什么办法可以治疗式神们的疾病,易先生,如果可以的话,能够请你劝劝玉藻大人,请她出手相助吗?”

    庄明歌有些好奇的问:“你们土御门神道和妖狐玉藻之间的关系千丝万缕,为什么不亲自请她出手。”

    土御门鹤子苦笑着说道:“我们已经派人去请过玉藻大人,但她似乎并不像管这件事情,所以我现在只能够拜托易先生你了。”

    庄明歌也不是欠债不还的人,既然人家都说道这个份上。

    庄明歌站起来,向外走去,“那我就去见一见玉藻吧,对了,她在什么地方。”

    “结衣的老家。”

    ……

    桐谷神社!

    庄明歌离开了土御门的老巢后,花费了一点点的时间来到了桐谷神社,他当初就是在这里看到了妖狐玉藻,没有想到时隔多年,妖狐玉藻居然又回来了。

    庄明歌进入了神社,便感觉到一股浩瀚的妖气将他阻挡在神社外界。

    是结界。

    庄明歌从口袋里取出一根笔,输入魔力,钢笔瞬间变成了一把魔剑,锋利的魔剑轻易的切开了结界,庄明歌举步走了进去。

    结界内的景色令庄明歌有些意外,居然是一片沼泽,看样子是幻术吧。

    “居然敢闯入妾身的结界内,你好大的胆子,人类。”

    “哟,是我啊,玉藻大人。”庄明歌将魔剑变回钢笔的样子,重新插进口袋里,一边向前走一边说道:“好久不见了,玉藻大人,没有想到你居然又回到了这个地方,果然是故土难离吗?”

    轰隆一声,幻术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熟悉而又陌生的道路。

    “进来吧。”妖狐玉藻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庄明歌顺着小路而上,来到了神社的后面,初次见到妖狐玉藻的大石处。

    时光流转,仿佛庄明歌又一次回到了年轻时的莽撞,见识了那位倾国倾城倾天下的绝代美人。

    “时隔多年,玉藻大人睡觉还是不喜欢穿衣服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