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660

    庄明歌接到露西亚打来的电话时,有些惊愕。

    对于这位学生,庄明歌实际上还是很满意的,当初亲手把她挖掘出来的是自己,教授她基础魔法的也是自己。

    说自己是她的老师,并没有任何的错误。

    虽然后来庄明歌很快就投入了忙碌的工作中,将这批学生交给了其他魔法师代课,但对于露西亚以学生的礼节来和自己交谈,并没有任何的不悦。

    不如说他很高兴,自己的学生中有如此出色的人。

    不过当一向坚强的露西亚以恐慌不安的语气跟自通话,并且说自己可以要遭到不幸时,庄明歌忍不住离开了香港,立即回到了伦敦。

    他决定要给予自己的弟子一些坚持,成为她坚硬的后盾。

    庄明歌马不停蹄的赶往学生的别墅,灯火漆黑,别墅没有一丝的光芒,如同一只潜伏在黑暗中的怪兽。

    庄明歌皱了皱眉眉头,将这种怪异的感觉抛开,举步向别墅的大门走去。

    砰砰砰……

    庄明歌敲响了别墅的大门,响亮的敲门声回荡在黑暗中,没有人回应。

    砰砰砰……

    庄明歌耐心地继续敲门,富有节奏性。

    先前的通话中,露西亚说自己会在自己的家里等待着庄明歌,所以庄明歌绝对不相信露西亚不在。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庄明歌使用了开门术,打开了别墅的大门。

    庄明歌走进去,打开玄关的灯。

    柔和的灯光将走廊照亮。没有人来迎接庄明歌。

    “露西亚,你在吗?”庄明歌喊道。

    没有人回答。

    庄明歌换上了拖鞋。沿着走廊进入了客厅,一个男子背对着庄明歌。站在窗户边仰望着夜空。

    庄明歌的眼瞳剧烈的收缩了起来,他注意到在男子的身边的沙发上,露西亚昏迷不醒。

    “你是什么人?”庄明歌按耐着立即出手的欲望,冷冷的扫视着男子。

    “初次见面。”男子转会了身体,露出了一张普普通通的脸蛋,属于那种放在人群中就忍不住来的那一种,很平凡的普通人,“我是露西亚小姐的朋友。”

    “朋友?”庄明歌有些疑惑,他没有从男子的身上察觉到任何的威胁。应该是一个普通人,不过庄明歌并没有立即放松。

    “我没有听露西亚说过,她有你这样的朋友。”

    “是的,我在今天之前从来都没有见过露西亚小姐,不过我相信我们从今天过后,一定会非常好的朋友。”男子开朗的笑了起来,“我叫阿贝尔.库勒,你呢。”

    “我叫易。”庄明歌说道,他虽然不常常出现在电视中。但联盟会议的会议长易.巴雷特之名,却响彻了世界,这导致了普通人知道他的名字,却不知道他的摸样。

    只有比较高层一点的人士。才见过庄明歌的摸样。

    “易?你好。”阿贝尔友好的笑了笑。

    “你好。”庄明歌点了点头,目光又移到了露西亚的身上,并且快步走了过去。“露西亚到底怎么了,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正在进行一次蜕变。”阿贝尔说道:“一次完完全全的蜕变。不用担心,她很好。蜕变之后,她就会知道自己是谁,自己的使命,自己的一切。”

    庄明歌脸色瞬间铁青,他缓缓抬起头,看着对方的眼瞳,阿贝尔平静的眼瞳此刻却宛如滔天海啸,席卷天空大地,淹没山川城市。

    庄明歌心神摇曳,甚至要陷入进入,宛如海啸之中的小船,随时都有可能倾翻。

    不过他很快就脱离了这种幻觉,刷的一下站起来,和男子相对而立。

    “你是种子。”

    “没错,我是种子。”阿贝尔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原本我们应该不会在此刻见面,但命运却让我们提前相遇了,易.巴雷特先生。”

    “NO.1?”庄明歌问道。

    “是的,我的真名刚才已经介绍过了,阿贝尔.库勒!”

    庄明歌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到NO.1,而且对方还给了他一个小小的下马威,不过这些都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露西亚.艾迪居然也是种子。

    “她是第几号种子。”

    “NO.3,能力是虚空游走,更多的事情我就不能说了,易.巴雷特先生,千年计划的执行人,我们既然已经觉醒,你的时代就已经结束了,所以请你在此退场吧。”

    阿贝尔.库勒伸出自己的右手,冲着庄明歌的眉心点了过去。

    “吾以NO.1之名,赐予你死亡。”

    庄明歌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手指点了过来,想要躲开,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身体迟缓的可怕,仅仅是动一下手臂,却好像要花费一个小时一样漫长。

    “滚!”

    就在对方的手指快要点中庄明歌的眉心,庄明歌低吼出来,一道璀璨的冲击波横扫而出,将阿贝尔的手指弹开。

    阿贝尔顿时露出的惊讶的表情,随机摇头说道:“能够弹开我的攻击,你真的很厉害,不过也到此为止了,你赢不了我,死亡是你唯一的结局。”

    然后,又一指点来。

    庄明歌心头一震,刚才那张迟缓的感觉随之而来,庄明歌缓慢的低声咆哮。

    “给我跪下!”

    一股恐怖的威压如同九天银河倾泻而下,仿佛要压碎空气,压裂大地,阿贝尔悴不及防,扑通一声跪在了庄明歌的面前,庄明歌身上迟缓的感觉顿时一扫而空,抬起一脚飞踢在阿贝尔的下巴。

    碰的一声,踢碎了他的下巴,把他踢飞出去。

    “不过是感觉延迟,你真的把自己当做门徒了吗?”庄明歌大步踏了过去,眼瞳内杀机暴动,“对于我来说,种子只不过是一个麻烦,我的敌人是门徒而不是你们,纵然NO.1也只不过是一个烦人的苍蝇而已。”

    庄明歌从来都没有把种子放在眼睛里,再给他十年时间,纵然和门徒全面开战又如何。

    十年后,庄明歌有七分把握赢得了门徒。

    “什么感觉迟缓。”阿贝尔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冷酷的说道:“是时间迟缓。”

    庄明歌大步而来的脚步顿时缓慢,仿佛电影中的慢镜头,甚至还要缓慢十倍不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