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692

    “第三门徒,她终于到了转化期了?”

    凯撒的语气中有着太多的惊讶,难以置信,以及一丝丝几乎听不到的惊恐。

    “是的。”威严神秘的声音说道。

    他们三个门徒是魔王大人亲自找寻而来的门徒,对彼此之间的事情知根究底,甚至可以说比起他们本身都更加了解对方。

    论实力,第一门徒最强,第三门徒最弱。

    但论潜力,第三门徒最强,第二门徒最弱。

    第三门徒是一个奇特的种族,没过一千年都会又一次转化期,平安度过转化期,实力就会爆炸式的增强。

    “怪不得莫斯科会出现异变,原来她已经进入了转化期,无力维持莫斯科的结界。”第一门徒恍然大悟的说道。

    威严神秘的声音说道:“现在已经有很多敌人进入了莫斯科,其中有一个敌人很辣手,是千年约定执行者的分身,我必须保护第三门徒不被他发现。第一门徒大人,你也应该立即追杀执行者的本体,帮助第三门徒减轻压力。”

    “不行,我现在被一个很强的敌人盯上了,脱不开身。”凯撒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威严神秘的声音轻轻一叹,“看来你似乎真的打算脱离我们了。”

    “这不是谎言,盯上我的敌人拥有着神的血脉,可能是神的后裔,我不太清楚他到底是谁的后裔,但他的力量无疑非常的强大。”

    凯撒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威严神秘的声音有着太多的失望,“既然如此。祝你好运。”

    “也祝你好运。”

    凯撒说完,不再停留。转身离开。

    ……

    与此同时,在莫斯科内游荡的庄明歌。并不知道第一门徒居然就是凯撒,更不知道在莫斯科的移动梦魇内的森林,居然是沙哈拉内的森林,更不知道山洞内祭坛的声音并不是想象中的第三门徒,而是第二门徒。

    现在的他,正在努力追寻移动梦魇的下落,并且期待自己又一次进入移动梦魇内部。

    在莫斯科又度过了毫无意义的一天后,庄明歌在夜晚的时候,有了意外的收获。

    在临时找到的一家酒店内。和教廷神圣骑士团的团长,维多利亚不期而遇。

    “居然是你。”

    看到庄明歌后,维多利亚也有着太多的意外,脸色一沉,杀气毫不掩饰的迸溅出来,“易.巴雷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身后的几名骑士同时将手按在剑柄上,剑拔弩张。

    “我说我迷路了,你信么。”

    维多利亚讥讽的说道:“仁慈的主告诉我。从来都不要相信恶魔说的话。”

    “我可不是什么恶魔。”

    “说什么蠢话,和恶魔交易的你,比起恶魔更加的恶劣。”

    维多利亚如此不友好的话让庄明歌也火了,如果不是他体内的圣徒印记被封。他现在就使用纯正的圣力来教训教训这个家伙。

    说起米迦勒,庄明歌忽然想起自己好像也拥有路西菲尔的印记,正式因为如此。米迦勒才会选定自己作为圣徒。

    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使用路西菲尔的力量。

    大概是不可能的吧。

    “你哑口无言了吗?恶徒。”

    看到庄明歌忽然沉默,维多利亚可没有脑残到对方被自己说的羞愧无言。反而提高了警惕,认为庄明歌在耍什么花招。

    哼。不管你耍什么花招,我都不会上当。

    谁知道庄明歌根本不搭理她,转身就走,反正莫斯科的空酒店很多,大不了再找一个,庄明歌可不愿意和这些主的信徒住在一起,那样会让他浑身起鸡皮疙瘩。

    维多利亚也有些惊愕,不明白庄明歌为什么会如此轻易离开。

    庄明歌离开了酒店,走了一会,有发现一座空旷无人的酒店,庄明歌便随意打扫了一个房间住了下来。

    到了晚上,庄明歌熟睡,寂静的月光透过窗户洒落进来。

    一个奇妙的影子在庄明歌的周围晃动。

    那是非常奇妙的景象。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出来。

    影子一会变长一会变短,分裂,合拢,变幻不定,庄明歌却毫无所觉,似乎察觉到庄明歌不会因此醒来,影子越发猖獗。

    它开始跳舞,在月光下翩翩起舞。

    如仙子临尘,似魔女妖娆。

    最终,奇妙的景象持续了一个小时,影子缓缓不见,一夜过去后,庄明歌醒来,头疼欲裂,仿佛重度感冒。

    发现这座奇怪的现象后,庄明歌立即警醒。

    他是魔法师,是魔力的集合体,发生这种情况绝对不是自然形成的,一定是遭到了奇妙的诅咒。

    庄明歌检查自己的身体,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影子里多出了什么。

    庄明歌把它从影子里抓出来,发现时一个红色的宝石碎片。这个碎片正在吸食庄明歌的魔力,整整一夜,庄明歌的魔力几乎跌落到了最低谷。

    若是在被吸食一点,庄明歌这具身体就会崩溃。

    庄明歌操控龙鳞环为自己补充魔力,这一次庄明歌只吸食了一少部分人的精神力,为自己补充了十万左右的魔力,随后猛然用力,将宝石捏成粉碎。

    庄明歌思考了半天,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起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被种下诅咒,但也有了大概的猜测。

    “昨天夜里吗?”他喃喃自语。

    这一天在莫斯科内闲逛,一直到晚上再无任何收获,庄明歌又一次来到了一家酒店内住了下来。

    睡觉前,庄明歌在自己的周围镶嵌了数个触发式魔法,另外也布置了几个阻挡诅咒的结界,安心的睡了下去。

    夜晚十二点钟,奇妙的景色再次发生了。

    一个影子在庄明歌的周围翩翩起舞,仿佛仙子的霓裳羽衣舞,又如同魔女的勾魂荡魄舞,恍惚间,影子分裂成了两个,一个仙子,一个魔女。

    隔天早上,庄明歌又一次醒来,发现自己脸色苍白,魔力若有若无,身体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他再一次操控龙鳞环为自己补充魔力,于昨天一样,从影子里抓出了一个红色宝石,和昨天的宝石一模一样,但似乎更大了一点点。

    庄明歌脸色铁青,又一次将宝石捏碎。(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