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家中变故(中)

第一百七十二章 家中变故(中)

    “你们……”

    没想到这些人二话不说就压迫的自己跪下,杨彦和冯霄全都浑身青筋绷起,脸色涨红的宛如猪肝。

    让人下跪算是极大侮辱了,即便对方是气宗强者,这样做也是在过分!

    “呵呵,怎么了?不服?不服可以反抗啊,兵甲境初期,在我们面前蝼蚁都算不上!”

    为首的黑衣人看到二人的表情,眼中露出玩味的笑意。

    兵甲境和气宗本就有着天渊之别,再加上杨彦二人都只是兵甲境初期,而这些人实力最差的恐怕都是气宗中期,高的甚至已经达到巅峰了!

    被这样一群人围着,杨彦二人的确和蝼蚁没太大区别!

    “你们想干什么,直接说吧!”

    冯霄不像杨彦这样鲁莽,见对方藏在这里,似乎等着自己等人,而且一出手只是制服并不是击杀,就知道他们肯定是想问些事情,冷哼一声。

    “爽快!留你们的命,自然是想问些事情!乖乖回答,我可以不杀,不然,聂家就是你们的下场!”

    冷笑一声,为首黑衣人转身坐在了大殿中间的座位上。

    “如果我猜的不错,洛曲墓你们两个也去了吧,墓里取出来的东西,你们放在了哪里?”

    “洛曲墓里的东西?”

    听到黑衣人的问话,冯霄和杨彦对望了一眼,眼中同时露出警惕之意。

    上次进入洛曲墓,非常小心。消息只有自己、聂啸天、洛占豪、洛倾城和聂云六个人知道,这些人怎么知道的?

    来找洛曲墓取出的东西。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

    “给你们两分钟的考虑时间,不说的话,不但你们要死,你们杨家、冯家的人全部要死!”

    黑衣人冷哼一声,眼中升起浓烈的杀意,似乎只要二人不说,就会动手。

    “你们也是堂堂气宗强者,一代宗师。没想到竟然如此卑鄙!”

    “问我们事情,却要拿我们家人做人质,太过分了吧!”

    没想到对方如此狠辣,竟然用家人威胁,杨彦和冯霄全都怒吼出声。

    “呵呵,我最喜欢威胁别人,尤其是拿对方的家人!”黑衣人笑了起来。丝毫不在意二人的质问、谩骂。

    “可恶!你给我死吧!”

    没想到对方如此无耻,杨彦气的“哇哇”乱叫,浑身力量猛地一荡,背后的烈焰斧“哗啦”就将桎梏在身上的气流劈开,一纵身就向说话的黑衣人冲了过去!

    虽然对战气宗强者没有任何胜算,他也要战斗一场。绝不甘心就戮!

    “就是这个时候!”

    冯霄也一下跃起,苍鹰捕兔般,冲了过来。

    杨彦、冯霄二人经过两个月的修炼,不但实力达到兵甲境,武技也有了很大的进步。同时出手,风声呼啸。整个房间都被真气填满。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

    黑衣人没想到这两个少年如此狠辣,被自己等人压制住了,还能反抗,冷哼一声,手掌向前猛地伸了过去!

    啪嗒!

    也没见任何气浪,也没有任何攻击波,杨彦和冯霄就凭空掉了下来,趴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

    兵甲境和气宗差距实在太大了,在气宗巅峰的黑衣人面前,二人就好像两条蚯蚓,被人抓住,根本不能反抗!

    “敢向我动手?你们看来是真的想死了!”

    黑衣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两步来到杨彦跟前,抬脚就向下踩了下来!

    咔嚓!咔嚓!

    杨彦的手骨臂骨一瞬间都被踩碎,剧烈的疼痛让他眼前一黑,头上一股股汗水流了下来!

    虽然疼痛,可他却连一声都没喊出来,如此坚韧的性格就连黑衣人眼中也生出一丝赞扬的味道。

    “看你是条汉子,给你一条生路,不说洛曲墓宝藏也行,只要说出那个叫聂云的人在哪,我也可以不杀你!”

    站在杨彦身边,黑衣人将脚抬起来,冷冷问道。

    “聂云?不知道!你还是杀了我吧!”杨彦吼道。

    “不说?哼,这是你自己找死!”见眼前这个少年如此固执,黑衣人终于动了怒,眼睛眯起,脚尖抬起,一脚揣在前者的背上!

    “噗!”

    一脚之下,杨彦内脏移位,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哼,说还是不说?”

    踩着杨彦的脊背,黑衣人再次冷喝。

    “不知道!”杨彦挣扎着吼道。

    “好,给我我吧!”

    见眼前的少年如此顽固,黑衣人终于失去耐性,脚下用力,随即,一股滔天般的巨浪就猛地对杨彦压了下来!

    咯吱!咯吱!

    脚掌压在身上,杨彦就觉得浑身的骨头就要散架,真气丝毫动弹不得,气海随时都会爆炸。

    “这就要死了吗?”

    感受到呼吸越来越窒闷,杨彦眼神黯淡了下来,生出一股浓浓的绝望。

    兵甲境在气宗面前什么都算不上,更何况眼前这么多气宗!

    “聂云你临走时交代我好好保护你们聂家,我没做到,对不起……”

    脑海中浮现出少年的身影,杨彦心中一声呼喊。

    他对死并不害怕,唯一觉得对不住的就是那位朋友!他杨彦一辈子唯一的兄弟!

    是他,将自己从濒死状态救活!

    是他,让自己母亲的灵位回归了家族,受尽族人香火!

    是他,让自己实力大进,成为所谓的杨家族长!

    是他,看重自己,哪怕最落魄的时候都不离不弃……

    他给了自己这么多,而自己却没保护好他们的家人,就算死,也难辞其咎!

    “你让我从小小真气境的实力,达到现在兵甲境,可我依旧什么都没帮上忙……”巨力压迫下,杨彦知道马上就要死了,眼睛闭起,一滴浑浊的眼泪从眼角慢慢滑落,滴在了地上!

    轰隆!

    突然,房间的大门猛地横着飞了进来,像是被人一脚踹开,横着就飞了进来。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急忙将目光看向了大门,只见殿门方向射来的光线背后,一个人影从门外缓缓走了进来。

    “想找我,没必要问他们,我已经来了!”

    一个淡淡的声音从人影空中缓缓说了出来,响彻在整个大殿宛如响彻在众人耳边,嘹亮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