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佣兵团的危机(中)

第一百八十八章 佣兵团的危机(中)

    铁兰单论容貌的话,或许能比洛倾城略差一些,不过身材火爆,尤其是紧身的盔甲,将性感火辣的身材勾勒出来,一颦一笑都带着极大的魅力。

    聂云虽然不会被这种魅力勾引的做出不雅动作,猛然看到也还是心神一荡。

    “过去吧!”

    本来就打算用铁岩佣兵团的情报系统,见团长是必然要做的事,聂云也就没反对。

    “走吧!”见少年答应,铁兰突然脸色一红。

    带他去见父亲,怎么感觉……

    脸红着走进大厅,看向父亲“爹,这就是聂云,在济北城和我参加丹会的那个!”

    “哦?果然是人中豪杰,不错,不错!”

    虽看不出少年的实力,但见他举止稳重,见到众人也不慌张,铁岩忍不住赞扬了两句。

    “人中豪杰?哼,要是这样都能叫人中豪杰,豪杰也就不值钱了!”

    铁岩的话音刚落,一个冷哼就响了起来。

    说话的正是刚才那个对铁兰有意思的青年。

    这个青年平时和铁兰说话,后者和连理都不理,现在却一脸崇拜的看着眼前这个少年,脸色羞红,让他醋意大发,哼了出来。

    “呵呵!”聂云看了青年一眼,三十左右,实力已经达到兵甲境初期,这个年龄,这种实力,也的确算得上天赋不错了,当下也就随意的笑了笑,并未反驳。

    “孟权。休得无礼!”

    见青年如此态度,铁岩眉头皱了一下。随口喝道。

    “团长,我无礼?我哪里无礼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而已,实力可能连出体境都没有,还敢称人中豪杰,豪杰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称得上的!”

    叫做孟权的青年冷哼。

    “听你这话,你好像是人中豪杰?”

    本不想和这小子计较,此时见他说出这话,聂云脸上忍不住露出玩味的笑意。

    “那是自然!我今年二十八岁。就达到兵甲境初期,修炼堪称铁岩佣兵团第一,就算一些宗门的天才都比不上,自然称得上!”

    孟权一脸的骄傲,看向眼前的少年充满了鄙夷之色“怎么样?敢不敢和我比试一场,如果你能赢,我就承认你是豪杰!”

    “比试?呵呵。不用了,我可不是什么豪杰,也不需要别人承认!”

    对于这种人,聂云都有些无奈了,摆摆手。

    比试?你一个兵甲境初期,我一口气就能吹死十个八个的。比试屁啊!

    “咯咯!”看到少年无奈的表情,铁兰忍不住笑了出来。

    少年什么实力,她知道的很清楚,现在却被一个兵甲境逼成这副模样,真是好笑。

    “不敢比试以后就离铁兰小姐远点。她不是你这种懦夫能配的上的!”

    见少年不比,孟权眼中露出了得意。兴奋的看向铁兰,却见她依旧一脸崇拜的看向少年,差点没活活气死。

    “好了,孟权!聂云怎么说都是客人,态度好些!”

    铁岩团长呵斥了一句。

    “是,团长!”孟权坐了下来,心中却是冷哼“一个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让兰儿小姐另眼相看的小子而已……”

    聂宇不和他比试,让他有些看不起,觉得实力肯定不如他,只是一个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讨得铁兰欢心的没用小子!

    “对了,聂云贤侄你来的正好,刚好我们正在商议……”铁岩知道这个就是聂云,想起刚才讨论的话题,正想问出来,就厅外突然一个冷哼响起。

    “铁岩团长,将凶手交出来吧!”

    声音一落,随即一个人影就从厅外大步走了进来。

    看清这个人影的模样,聂云一愣,不是别人,正是济北城城主,柳疾飞!

    “交出凶手?”铁岩眉头一皱,显然对他这个语气感到不满“柳城泽被人杀了,我们深感同情,可也不能说明是兰儿的妖宠干的,凡事都要讲证据吧!”

    铁岩态度不卑不亢,双眼直视对方。

    “证据?那天我和我弟弟有矛盾的人只有你们,他死了不是你们是谁?”

    甩手冷哼,柳疾飞话语中带着铁血的味道。

    “和我们有矛盾就是我们杀的,柳城主,这话未免欺人太甚!”铁岩怒道。

    大家都是气宗巅峰强者,铁岩倒也不怕柳疾飞。

    “欺人太甚?济北城能将我弟弟杀死的而让他毫无反抗之力的,只有铁兰小姐的妖宠和我,不是她会是谁?”

    柳疾飞向前走了两步,气势汹汹。

    “这样就判定是我们,你也太武断了吧!谁有能力杀的就是谁干的,如果你今天死在这里,是不是还要怀疑是帝都那个至尊出的手?”

    铁兰本就有些男孩的性格,此时听到柳疾飞如此欺人,走了上来!

    聂云因为不知道什么事,也就没插话,听了一会终于算是明白过来,看来是自己杀了柳城泽引起的事情!

    不过,在济北城的时候,虽然知道柳城泽和柳疾飞是兄弟,可也没看到有多亲啊,怎么前者一死,后者就冲了过来,而且非要嫁祸到铁岩佣兵团,这件事有些怪异吧!

    就算因为自己的缘故,铁岩佣兵团和柳城泽有矛盾,堂堂一城之主也不应该这样武断,贸然得罪不比自己实力弱的铁岩啊?

    “铁兰,是不是你让妖宠出的手,自己心里明白!如果不是你们动的手,可敢把你们佣兵团的宝库打开让我检查一遍?”柳疾飞道。

    “哼,打开我们的宝库?你没做梦吧!”听到如此无礼的要求,铁岩双眉竖起。

    纳物丹田和驯兽丹田一样,属于特殊天赋,并非人人都有,很多大势力为了盛放宝贝都修建了宝库,就好像当初聂家和柳城泽的地下密室,这种宝库的位置非常隐秘,知道的人不多,柳疾飞要检查佣兵团的宝库就等于要探查他们的底牌,知道他们的秘密!

    就好像对方非要看你妻子的身体,你怎能容忍!

    “做梦?敢说我做梦的人不多了……看来铁岩佣兵团是打算覆灭了……”

    铁岩的暴喝声刚结束,平淡的话语就在殿外响起,随即一个老者从外面一步步踏着空气飞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