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喋血洛水河(上)

第二百一十三章 喋血洛水河(上)

    聂云让三大妖兽暂时飞出洛水城,自己化了妆,这才好不容易摆脱了众人崇拜的目光,顺利回到了聂家府邸。

    聂家府邸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两样,扫视了一圈,便直接去了城主府。

    “嗯?果然是妖人留下的痕迹!”

    进入城主府,看到满地的狼藉,聂云眼睛就眯了起来。

    根据地上留下的痕迹,的确是人类和妖人战斗才能留下的,难道杨彦和冯霄二人真是被妖人杀了?

    前世杨彦为了自己失去一只手臂,以致妖人进攻时无法逃出,成为毕生憾事,今生原本想好好补偿,却没想到……

    无论他们二人是不是真死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谁杀的,会让他会、让他的家族、势力百倍,千倍偿还!

    在整个城主府缓缓搜了一圈,除了一些战斗痕迹外,什么都没留下。

    “什么人?”

    就在聂云搜索无果打算离开的时候,突然不远处一声暴喝,一队兵士打开大门走了进来。

    “你是什么人?这里是城主府,私闯城主府,就是死罪!”

    走在最前面的队长一身黝黑盔甲,整个人颐指气使,冷冷看向聂云。

    “黑色盔甲?你们又是什么人?”聂云眼睛眯起。

    洛水城守卫队的队服,他知道的很清楚,根本不是这种黑色盔甲,这些人一看就知道不是洛水城的人。

    “放肆,你私闯城主府已经犯了死罪。我们队长问你话,你竟然还不赶快回答。谁给的胆子?”

    一个兵士放声大吼。

    聂云现在改变了容貌,实力又高,这些普通士兵,根本就看不出具体实力,还以为是个小人物。

    “哼!”

    冷哼一声,聂云身体一晃,整个人就在空中出现好几道幻影,捏住说话兵士的脖子就将其提了起来。

    “我问你们。城主府原本的兵士呢,你们又是什么人?”

    手掌捏在兵士的喉咙上,聂云面无表情。

    “竟然在我面前施展妖法,肯定是妖人,大家一起动手,给我把这个妖人杀了!”

    队长见眼前这人一出手就捏住属下的脖子,顿时吓了一跳。还以为对方施展了某种妖法,着急的放声大吼。

    他的吼声还没结束,脖子上就一痛,脚掌也离开了地面,被对方另外一只手捏住。

    “啊……”

    “大家别动……”

    这时众护卫再傻也知道眼前这人实力不一般了,全都吓的脸色变了。连连后退。

    “回答我的话!”聂云手掌一抖,捏的二人脖子“咯咯”作响。

    “是,是!”

    这个兵士和队长那经过如此阵势,浑身颤抖,吓得连忙答应。

    “我们是洛南城的兵士。是奉了城主命令,过来守护城主府防止霞山城、济北城等人先行进来的……”

    队长生怕说晚了。话语不敢丝毫停歇。

    “洛南城?霞山城?济北城?到底怎么回事?”

    聂云一愣。

    “洛水城城主突然失踪了,我们洛南城、济北城等八个城镇打算分羹,就各自派兵过来了,我们只是小人物而已,大人手下留情……”

    队长连连求饶。

    “八大城镇分羹?”聂云脸上的冷漠之意越来越重。

    自己临走前,让杨彦、冯霄整顿一下洛水城,没想到会引来八大城镇觊觎,早知道如此,就应该将风狼王或者黑岩留下来!

    “是城主吩咐我们这样做的,跟我无关,我只是个喽啰,放了我吧!”

    队长声音中带着哭腔。

    他们都是经历过生死的兵士,眼前这人的实力虽然强大,还不能让他们开口求饶,关键是对方眼神中的冷漠!

    这种根本不把人命放在心上的眼神,只要自己敢说一句假话,恐怕迎接而来的就是死亡!

    “你们城主在哪?”

    聂云知道问这些小人物也问不出什么,哼道。

    “回禀大人,我们城主就在洛水河的那个大船上,和其他八大城镇的负责人商议事情……”队长急忙喊道。

    “洛水河?哼!”聂云一抖手就将队长扔了出去,嘭的的一下,筋骨折断,眼见不活了。

    “你们去分其他城镇的羹倒也罢了,分洛水城的,死吧!”

    这些兵士进入城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和妖族没什么两样,聂云自然不会手下留情,大手向前一推,噼啪一阵乱响,周围的士兵就全部变成了碎肉血水。

    “走!”

    将这些人一招击杀,聂云脚掌一蹬,“轰”的一声,化作一道长长的气浪,快速向洛水河的方向飞了过去。

    不管洛南城这些人跟杨彦二人的死有没有关系,敢打洛水城的注意,就已经犯了不可饶恕的死罪!

    ………………………………………………………………

    洛水河横贯神风帝国南北,河流两侧烟雨重楼,杨柳飞絮,异常繁华。

    河面上各种各样的船舶横亘游弋,跑商的、旅游的、路过的,水面上荡漾清歌小曲,琴音鼓瑟,让整个洛水城显得诗情画意。

    河流中间的最大一艘花船上,各种彩绘将船身绘制的异常美丽,船头、船尾数十个出体境的士兵围绕,显示出船的主人地位不低。

    按照道理这种级别的花船,一般里面都是莺歌燕舞,时不时有琴声歌声传出,而现在不知为何寂静如夜,宛如一艘死船。

    “想必这个消息大家也都听说了吧,聂云大战帝都,被封为云王,咱们八大城镇所处的地盘,都被分在云王领地里了!”

    船舱内一个中年人坐在最中间的位子上,看着周围的一圈人,脸色阴沉凝重。

    “洛水城是云王的根,咱们趁他不在抢掠他的根基,一旦知道这个消息,肯定不会放过我们,大家现在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有什么好的建议就快点说吧!”

    “不错,咱们现在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必须联合起来!”

    “连帝国皇室都不得不低头,咱们联合起来又有什么用?”

    周围的众人想起得到的消息,全都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帝国皇室都不敢惹,自己这些人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