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二百一十七章 阴阳刺杀绝灭大阵

第二百一十七章 阴阳刺杀绝灭大阵

    “不用管我是谁,我来问你,洛水城的杨彦、冯霄是不是你们派人杀的?”

    聂云冷哼。

    既然过来报仇,就算对方又至尊又能怎么样?配合倒也罢了,不配合打死算了!

    前生今世,聂云最重视的就是亲人朋友,一旦有人下手,聂云哪怕实力不行,也会让他们彻底灭门!

    就因为这种疯狂和冷漠,才出道不久就获得了血域魔族的称号。

    “嗯?原来是为了那两个废物?不错,这二人是我们刺客工会派人杀的!”中年人眉头一皱,飞了起来。

    “是你们杀的?”

    拳头捏紧,聂云眼中泛红。

    之前没人承认,他心中一直憋着火,现在知道果然是刺客工会所为,觉得整个人都快要爆了。

    “我们刺客工会收钱办事,这两个不过兵甲境初期,却有人开价一百万两,我们自然要杀!怎么,你难道想替他们报仇?”中年人冷哼。

    刺客工会杀人的价格是兵甲境初期一万两,中期三万两,后期六万两,巅峰十万,一个初期开价一百万,算得上天价了。

    “收钱办事?是谁让你们动手杀他们的?”牙齿咬紧,聂云脸色狰狞。

    “我们刺客工是不会将雇主的信息说出来的!”中年人一摆手,看向聂云眼神充满了冷漠:“询问杨彦等人下落,又如此年轻,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应该是聂云至尊吧!新进的至尊,前几天还在帝都大出风头。我也承认你不简单!不过,就凭这种实力想在我们刺客工会耍威风,还嫩了些!打毁我们殿堂,赔偿一千万两白银,我可以既往不咎,不然,不但你要死,亲人朋友都要死!”

    中年人话语中带着阴柔的冷漠气息。似乎只要聂云不答应他的要求,就会直接动手,将其击杀!

    “亲人朋友都要死?”

    聂云眼神冷漠的可怕。

    他讨厌别人用亲人威胁,对方这句话已经触犯了逆鳞。

    “你当我们刺客工会是什么地方?旅馆?酒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一千万两白银就跪在这里祈求原谅,或许还能活命,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不知死活的东西。这里是刺客工会,每一个都是刺客,在这里找麻烦,真是白痴!”

    “我看是活腻歪了,我们不惹麻烦就不错了,居然敢在这里嚣张。找死!”

    “会长跟他商议什么,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直接杀了算了,留着也是祸害……”

    刺客工会的众人全部咆哮起来。

    刺客工会在任何眼里都是神秘而又可怕的存在,没人敢得罪。现在被这样一个少年一来到就劈塌半片山门,一个个都气得脸色涨红。

    “闭嘴!”

    冷哼一声。声音如同气浪。

    被这股声音的气浪一冲,所有刺客全都觉得像是被毒蛇盯上一般,不由自主从内心深处生出一阵惶恐之意。

    “他……他杀了多少人才有这种气息?”

    刚才一直叫嚣的人,一个个都不敢说话了。

    身为刺客,哪一个没杀过人,哪一个没杀过比自己级别高的强者?所以,这些人之前对聂云这种少年根本瞧不上,毕竟你修炼再快,杀人、杀气是根据经历积累的,年龄摆着应该没杀过多少,谁都没想到他身上竟然会有如此浓重的杀气!

    甚至这些刺客与其相比,都像毛毛虫遇见神龙一般,完全没有可比性!

    “我再问你一遍,让你们杀杨彦、冯霄的雇主是谁!”

    一句喝住所有刺客,让其大声不敢说话,聂云再次看向眼前的中年人。

    “还想问雇主是谁?我看你还是考虑考虑自己的处境吧,梨南叟,布阵!”

    刚才少年大喝身上陡然爆发的杀气,也让他心中一颤,不过随即就将震撼压了下去,吩咐一声。

    “是!”

    伴随一声长吼,以梨南叟为首的七个气宗强者瞬间占据了七个方位,将聂云围了起来。

    “【阴阳刺杀绝灭大阵】?”

    看到七人站的方位,聂云眼睛眯了起来。

    阴阳刺杀绝灭大阵是一个刺杀的绝杀大阵,能最大范围的发挥刺客本身的优点,七个气宗强者施展这种阵法,围杀至尊巅峰的确不是难事,难怪这个刺客工会能屹立这么多年,没想到竟然有如此高深的合击阵法!

    “算你识货,实话告诉你吧,杨彦和冯霄全是我去洛水城执行的任务,嘿嘿,怎么样,是不是想杀我?不过你没机会了!”

    梨南叟见聂云站在原地,被自己等人彻底包围,兴奋的嘿嘿一笑。

    “你执行的任务?那你就给我死吧!”

    听到眼前这个老头承认,聂云双眉一扬,手中玄钰之剑一招大地之势就劈了下来。

    轰隆!

    大地之势配合大地玄奥的重压,化作一道恢宏的剑气,笔直向梨南叟袭来。

    “阴阳刺杀绝灭大阵,防御!”

    面对直刺而来的剑气,梨南叟毫不在乎,长啸一声,结了个手印,瞬间六道剑气就从远处刺了过来,在他身上形成了一道防护圈,将聂云的大地之势挡在了外面。

    阴阳刺杀绝灭大阵退可守,进可攻,攻防兼备,即便聂云大地之势威力无穷,依旧被挡了下来。

    “想挡住?挡得住吗?大力丹田,大力之气!”

    一声冷笑,聂云大力之气立刻充斥全身,大地之势的威力刹那间暴增十倍!

    轰隆!

    力量暴增十倍的玄钰之剑,剑气宛如悲壮的史诗,“嘶啦”划破防护圈,眼见就刺到梨南叟身上。

    “以柔克刚,阴阳转换!”

    就在这时,中年人进入了战圈,手掌一抓,大阵翻滚,生出无数细丝,棉线一般,将强大无比的大地之势缠绕起来。

    被细丝一缠,聂云就好像大象进入了沼泽,拥有再强大的力量也无用武之地,蕴含大力之气的大地之势打在梨南叟身上,竟然如同威风拂面,一点都作用都没起。

    “阴阳刺杀绝灭大阵,竟然让你们练到阴阳转换了?怎么可能?”聂云露出惊骇的表情。

    阴阳刺杀绝灭大阵,蕴含天地阴阳五行,施展纯熟的话,能够颠倒阴阳,改变真气运行路线,让困在其中的人,化刚为柔,攻击起不到任何效果。

    大地之势配合大力之气,一招下去足有五百多象的力量,如此攻击,山脉都能打碎,现在却连一个普通的气宗都杀不了,很显然是他们悟通了阵法阴阳转换的诀窍,将自己纯阳的刚劲,变成了绕指柔。

    “现在知道已经晚了,大阵运转,疾刺!”

    中年人冷笑,右手一挥,阵法再次变化,原本阴柔的力量瞬间刚气四射,让人觉得刚才还在沼泽,现在陷入了剑阵。

    无数剑芒普天盖地刺来,形成一片剑雨,将聂云全部退路以及身上的死穴全部笼罩。

    “好狠的阵法!”

    脸色一变,聂云后退了一步,玄钰之剑一封,形成了守势。

    大地之势只是一招剑意,而不是具体招数,即可打出铺天盖地的攻击,也能形成宛如大地厚重的防御。

    叮!叮!叮!叮!

    山头响起无数金铁交击的脆响,聂云挡住了所有剑雨,不过,整个人也连连后退,狼狈不堪。

    “一名至尊巅峰强者七名气宗强者组成的大阵,我根本无法破除,看来只能想办法一举击杀其中一人,破坏阵基,再寻找机会!”

    一个至尊巅峰加上七名气宗,一拥而上自己恐怕都难以对付,更别说再加上如此强大的阵法!

    越危险聂云的心中越发冷静,身体如同穿花蝴蝶,认准目标后,突然一闪,再次出现在梨南叟面前,一剑疾刺。

    阴阳刺杀绝灭大阵太过厉害,就算自己对这个阵法知道的非常详细,可想要破除也很是困难,必须出其不意才行!

    只要能出其不意击杀一人,阵法的威力就会大大受损,到时候破阵而出,没有任何问题。

    滋滋滋!

    这一剑既没施展大地之势也没借用大力之气,看起来轻飘飘的宛如一点力量没有,但似乎带着一股令人难以抵挡的力量,让人从内心深处产生恐慌。

    “刺杀师的刺杀术?你难道还是刺杀师?这不可能!”

    看到少年突然爆发的攻击,中年人脸色一变,急忙冲了过来,手掌一抓就想救下梨南叟。

    刺杀师是特殊天赋,根据自己知道的消息,眼前这个少年不但炼丹拥有天赋,还兼纳物、追踪师、驯兽于一人,如果再是刺杀师的话,也太逆天了吧!

    一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多天赋,这怎么可能!

    不过不管是不是,梨南叟都不能死,一旦被击杀,阴阳刺杀绝灭大阵就会直接破坏,自己等人再无法困住、击杀少年。

    “呵呵,你中计了!”

    见他冲来救人,阵法出现了一丝破绽,聂云淡淡一笑,左手一翻一股深褐色的烟雾就笔直向中年人冲了过去,钻入他的鼻孔。

    “这是什么?”

    中年人顿时一声嘶吼,随即全身筛糠般的颤抖,鲜血顺着七窍狂喷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