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监牢

第二百二十九章 监牢

    阴暗潮湿的监牢里,杨彦、冯霄二人贴在一起,平躺在地上,原本精光四射的眼睛,变得和死鱼一样,似乎失去了所有希望。

    在这个阴暗潮湿的地方关了好几天,即便意志再坚定,也被消磨的差不多了。

    “这里到底什么地方?看来咱们逃不出去了!”

    看了看监牢周围布下的至尊封印,杨彦摇了摇头,说不出的沮丧。

    刚来的时候,见没人看守,还打算逃走,结果被至尊封印狠狠“教训”了好几顿后,二人这才明白,想要逃出去,简直不可能!

    “逃出去?你没见给咱们送饭的都是兵甲境巅峰强者吗?就算没有至尊强者留下的封印,咱们也一样逃不掉!”

    冯霄脸上露出了绝望之色。

    自己二人没受伤前也不过兵甲境初期,连这些送饭的都打不过,想到出去,无疑痴人说梦!

    二人在梨南叟的攻击下,原以为必死无疑,醒来才发现被关在这里,身上都受了重伤。

    “我刚来的时候和你们一样,也想着如何逃走,呵呵,逃了几次以后,才知道根本不可能成功!”

    一个苦笑从不远处响了起来。

    这个监牢还关着另外一个老者,实力要比二人强的多,气息隐隐,带着一代宗师的风度,已然达到气宗巅峰。

    老者的衣服破碎,面容憔悴,第一眼看到还以为是个乞丐,显然被关在这里很长时间了。

    “难道就从没有人逃走过?”杨彦有些不相信。

    “你知道我在这被关了多长时间吗?”老者嗤笑一声。眼睛看向房顶,义气萧索“三十七年了!整整三十七年了!”

    “这三十七年来。被关进来和我一样达到气宗巅峰的至少有二十多个,甚至达到至尊初期的也有两个,可惜一个都没逃走,全部死了!”

    “什么?至尊初期都死了?”杨彦吓了一跳。

    至尊已经称得上气海巅峰了,每一个都是一方大佬,进入帝国要受到皇室无上待遇,竟然在这里死了两个,简直不可思议!

    “至尊强者都逃不出去。就你们两个?做梦吧!”老者随意的摆了摆手。

    “这里到底什么地方?怎么会连至尊强者都逃不出去?”冯霄忍不住问道。

    “什么地方?当然是弥天宗了!弥天宗宗主弥弘尊者,至尊巅峰,神风帝国第一人,实力天下无敌,想从他的地方逃走?除非你已经达到夺天造化秘境了!”

    说到弥弘至尊,老者眼中露出恐惧之色,浑身筛糠般颤抖。

    “神风帝国第一?”

    “天下无敌?”

    杨彦二人对望了一眼。各自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恐惧。

    “我之前还想着逃到能使用传讯玉牌的地方,想办法给聂云传讯,让他来救咱们,现在看来,幸亏没将讯息传出去,否则。不但咱们被抓,他也会因此受到牵连!”

    监牢里有封印镇压,传讯玉牌的讯息是传递不出去的。

    “你们还指望别人来救?呵呵,做梦吧!这里是弥天宗,他们不知经营了多长时间。机关层叠,危机重重。想从这里救人,比登天还要难!”老者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

    “可是……我们说的这个聂云挺厉害的,而且他也是至尊强者!”冯霄不满对方的嘲笑,反驳了一句。

    “至尊强者多了?他什么时候达到至尊的?多大年纪?”老者问道。

    “他……他什么时候达到至尊我们不知道,两个多月前好像才是兵甲境巅峰!”冯霄想了一下,说道。

    “两个多月前兵甲境巅峰?”老者一脸古怪“你确定没耍我玩?”

    老者是气宗巅峰,自然知道气宗这个境界的晋级困难,两个多月前才兵甲境巅峰,两个月后达到至尊了……哄谁呢?

    “耍你?当然没有,他的确达到至尊了!”杨彦插话。

    “两个月就从兵甲境巅峰达到至尊?这绝不可能?”老者话语斩钉截铁。

    “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们两人可是亲眼看到他飞行的!”

    杨彦确认的点点头。

    说实话他说给别人听,别人不信,就连他们二人也觉的不可思议!三个多月前,聂云的实力和他们还相差不大,甚至二人还要强些,而现在,他已经达到至尊成为神风帝国的超级强者。

    “飞行?那真是至尊了!”

    只有至尊强者才能飞行,这是人人都知道的,老者听二人亲眼看到飞行也就不再怀疑,无奈的摇摇头“也对,天才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有不少!我前段时间听说帝国有个叫莫彦青的青年,三十来岁也就达到至尊了,也一样妖孽!不过,就算你们说的这个聂云是天才,也不过刚刚达到至尊,怎么可能是弥弘至尊这样已经进入至尊境界好几十年,上百年的老家伙比?”

    “聂云手段很多,或许……或许他会有办法的!”说到这,冯霄和杨彦自己都有些不相信了。

    不是他们不相信聂云的实力,而是弥天宗主实在太可怕了,光“神风帝国第一”这个名号就令无数人望而却步。

    “有办法?实力为尊,再有办法也没用!我劝你们就别指望了,免得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弥天宗主的可怕,你们没亲眼见过,是不会知道的!”

    老者陷入回忆,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咱们被刺客工会反水的事,恐怕早晚都会传出去,按照聂云的脾气,知道后肯定能追查出来……但愿他不要来……”杨彦脸色微变。

    和聂云交往时间也不短了,对他的脾气知道的很清楚,自己二人失踪也不是小事,一旦他真的查出来,找到这里,岂不自寻麻烦?

    “是啊,但愿聂云不要过来,真要来救咱们,就变成害他了!”冯霄也意识到这点,脸色苍白。

    “明白这些就好,就安心待在这里吧,你们所说的那个聂云肯定没戏,他不来还好,要是过来,恐怕只有死路一条!”老者摇摇头。

    在这里被关三十七年,被杀的同伴见得多了,想来救人的也不在少数,对这里防御能力,老者知道的非常清楚,知道一旦有人冲进来,就等于自寻死路。

    “死路一条?呵呵,你们对我就这么没信心?”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声音从监牢前方传了过来,一个青年大步走进三人的视线,英俊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ps:求推荐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