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击杀兽王(下)【保底1】

第二百四十七章 击杀兽王(下)【保底1】

    “背叛?人人得而诛之?”

    没想到让自己不去击杀兽王就会背上这么大的帽子,聂云眉毛不由竖了起来。

    “不错,还不马上滚过去?敢不听命令,就会被逐出我们,不允许再打九心妖果树的主意,而且要遭到我们的围杀,死路一条!”

    沐胜雪哈哈笑出声来,说不出的畅快得意。

    “哼,就算要被围杀,我也要先让你尝尝甜头!”

    本来就打算寻找兽王,顺便研究一下它背上的密纹,因此对齐阳公子这样要求自己,并没太大反感,不过这个沐胜雪的话,还是让聂云心头一阵不爽,手掌扬起,直接就向他抓了过去!

    “哼,到这时还敢逞凶,真是无药可救!”

    沐胜雪似乎早就知道聂云会动手,身体一晃向一侧躲去,同时一声冷哼,剑光四射,将身体周围全部封锁。

    “破!”

    不理会他满身的剑光,翔水师的能力在任何人都没发现的情况下动了一下,沐胜雪只觉得背后一股大力冲来,剑光一散,脖子就被少年抓在了手心。

    “你……”

    沐胜雪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连一招都没接住就被少年捏住脖子,脸色狰狞。

    “放开沐胜雪,我们正在危险中,你竟然不识大体,自相残杀,真是找死!”齐阳一声长啸,向前走了一步,手中大锤激荡,似乎随时都会打出来。

    他们三人这样一闹。慕青、慕霞和百花羞三人就有些支撑不住外面妖翅黑甲兽的冲击了,连连后退。

    “哼,击杀兽王我回去,我看你们还是好好保住自己的小命吧!”

    见三人支撑不住,聂云抬手在沐胜雪脸上连抽了十几个耳光,每一下都用足了力气,几下过后,后者英俊的脸蛋就扭曲成了鞋拔子,牙齿脱落,嘴唇红肿。连他妈都认不出来了。

    噗通!

    抽完耳光,聂云随手将沐胜雪扔在地上。

    “你……你敢抽我?我的脸任何人都没抽过,我一定要你死……”

    脸上火辣辣疼痛,沐胜雪眼眶都快渗出血来。

    他怎么都想不通,眼前这个少年如此嚣张,在齐阳公子的威慑下,竟然还敢对自己动手,狠狠抽耳光!

    打人不打脸,抽耳光是最折损尊严的。沐胜雪只觉得颜面尽丧,整个人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希望你们能坚持到等我回来!”

    不理会沐胜雪的吼叫。聂云脚掌一点,拨开水流就向刚才螺号响起的方向冲了过去。

    “云铜……这个云铜也太鲁莽了吧,实在不行,咱们只要退出暗金寒流,这些妖兽肯定不敢追过来,没必要冲进去送死的……”

    看到少年远去,慕青皱起了眉头。

    “他恐怕有自己的想法……”

    百花羞连续两掌挡住几头黑甲兽的攻击,轻轻说道。

    他虽不知道少年为何会像齐阳公子屈服,冒险去击杀兽王。但想起这家伙短短几天灭掉刺客工会、弥天宗帝国皇室的“丰功伟绩”,知道他肯定不是鲁莽之辈,一定有自己的想法。

    离开众人的视线,聂云翔水之气灌输,立刻觉得整个人和水有了无与伦比的亲密联系,就好像自己一瞬间变成了一条鱼,一条生活在水中的巨龙。

    嗖!嗖!嗖!

    翔水之气运转。控制周围的海水,自由呼吸,快速窜行,密密麻麻的妖翅黑甲兽根本连他身体都碰不到。更别说拦住他了。

    “不愧是逃命三大天赋,在水中果然强大的可怕!”

    感受到自己的变化,聂云忍不住想要长呼。

    翔水师不亲身经历,根本不知道这种天赋的人在水中是如何可怕,所谓的如鱼得水,如虎添翼,正是最真实的写照!

    “看来刚才那个欧阳成故意隐藏了实力,这家伙,恐怕还想在背后图谋不轨……”

    施展出翔水之气,自然也就知道翔水师在水中的能力到底有多强,之前欧阳成缩小了笼罩范围,聂云还以为是他受到压力太大,有些支撑不住,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连一定范围内的海水都能控制,又怎么会受到海水压迫?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家伙也在保存实力,关键时刻出手,图谋不轨!

    “看来他们这次肯定不只是为了九心妖果树这么简单!”

    明白这些,聂云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九心妖果树虽然不错,功效也很逆天,但绝不值得欧阳成这样做!

    毕竟拥有翔水天赋,海洋就是自己的后花园,想要什么宝贝没有,为了几枚九心妖果树果实就得罪齐阳这种大家族弟子,没这个必要!

    “呵呵,不管他们想干什么,只要跟在后面见机行事,就不会有问题!”

    淡淡一笑,聂云心中有了定案,与此同时,面前的妖翅云甲兽越来越稀少,一个金色龟甲的巨大妖兽出现在眼前。

    这头妖兽体型比一般的云甲兽大上足足两圈,通体金黄,背上的龟甲密纹焕然,果然比黑甲兽更加玄奥,难懂。

    “这些密纹果然对我领悟暗劲有极大帮助……”

    看到龟背上密密麻麻的纹路,聂云眼睛越来越亮,就好像看到了一座宝山横亘在面前,满心兴奋的不能遏制。

    “人类修士,你竟然敢闯进我的地盘,还想来杀我,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面前巨大的妖翅云甲兽开口了,声音波涛般传来,激荡的海底岩石一阵晃动。

    能够口吐人言,至尊妖兽!

    “呵呵,谁的死期,这还不一定,你先给我死吧!”

    见这家伙自仗防御不打算离开,聂云哈哈一笑,手中玄钰之剑扬起直接迎了上去。

    呼!

    兽王也不含糊,知道对方肯定有备而来,大口一张一道寒冰气流就对聂云冲了过来。

    聂云也不躲闪,大力丹田运转,真气翻滚,大地之势狠狠就向兽王身上最坚硬的龟甲劈了下来。

    “哼,找死!”

    兽王见少年劈它的龟甲,毫不在乎,正想一口将其吞下,突然就觉得内脏一疼,“轰”的一声,龟壳内的肌肉一瞬间变成了烂泥,高昂的头颅掉了下去,重重摔在地上!

    一招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