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二百五十章 你去带路【保底4】

第二百五十章 你去带路【保底4】

    “违背约定?似乎约定只说大家共同得到了宝贝如何分配,没说自己得到了东西也要拿出来分吧!”

    聂云冷哼。

    “自己得到的东西也要拿出来,不然咱们联盟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各自分散了!”

    沐胜雪脸色狰狞着走了上来“快将东西拿出来,让少爷按照规定,给你们分,不然,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呵呵,有趣,按照规定,我似乎应该分三分之一,小子,将东西拿出来吧!”

    聂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上方一个笑声响起,随即刚刚逃走的欧阳成破水激浪的走了过来。

    这家伙看到危险就逃走,看到有好处就窜过来,还真够无耻的。

    “齐阳公子,如果刚才不是云铜出手,咱们恐怕都要死在这里,救命之恩不思图报,反倒威胁人家,这有些太过分了吧!”百花秀眉蹙起,冷哼。

    “规定就是规定,我也没办法,之前我们就商议好了如何分配利益,如果大家都看到东西就装进自己口袋,咱们这个约定还有什么意义?以后我发号施令还会有人听吗?”

    齐阳冷哼一声,脸色沉了下来。

    “你……”

    没想这家伙根本没有知恩图报的概念,百花羞气得俏脸透红。

    “好!”见百花羞还想说什么,聂云伸手挡住了她,脸上装出怒火中烧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也就一个云甲兽的尸体,给你就给你。没什么,希望你能按照约定,之后得到的宝物也能分给我们!”

    说完聂云手掌一翻,云甲兽王的尸体就掉在地上。

    兽王龟甲内盛放的宝物,一般人都不清楚,聂云自然也不会傻得去说。

    “这还差不多,这头云甲兽是个至尊妖兽,内丹我就要了,剩下的你们分吧!”齐阳公子看到兽王的尸体,眼睛一亮。大手一抓就将这个尸体中的内丹抓了过来。

    妖兽最重要的东西就是内丹,和妖人的妖核一样,属于妖兽的全身精华,只不过功效没有妖核大罢了。

    “妖翅云甲兽兽王的肉翅和肌肉、血液都是大补之物,既然齐阳公子将内丹拿走,这东西我就当剩下的三分之一了!”

    欧阳成也嘿嘿一笑,走上前来,手掌一抓便将兽王的肉翅和整个尸体拿了过去,只剩下一个光光的龟壳。

    在欧阳成看来。龟壳不过坚硬一些,真正的效用比兽王的肉翅、肌肉、血液差得多!

    “你们……好。好!”

    聂云实际上对内丹、肉翅血液之类不感兴趣,真正让他心动的正是龟壳,见这些人有宝物在眼前并未发觉,心中暗笑,脸上却装出一脸愤慨的样子,将龟甲重新收进丹田。

    看到聂云“受屈”,沐胜雪说不出的爽快,当然也有人心里不知滋味。

    “姐姐,你说要和这个云铜合作。现在他吃了亏不敢反驳,我怕之前你做出的决定是错的!”慕霞悄悄给姐姐传音。

    “他能孤身一人击杀兽王,实力肯定不容小觑,现在示弱,恐怕是受了伤,一旦伤好,到底谁能笑到最后。都还难说……”慕青咬了咬嘴唇,虽然话中说的坚决,却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做的对还会错。

    “那就但愿如此了!”慕霞显然对姐姐这种苍白的解释不太相信。

    “好了,事情都做了。也没必要纠结了,至少现在百花羞还没受伤不是?你难道忘了齐阳之前对你做的事?哼,这个齐阳刚愎自用,胸有山川之险,心有城府之深,和他合作咱们肯定会被吃光,还不如放手一赌!”

    慕青说出来自己的理由。

    “嗯,现在也只能这样了……真不知道这次来这里是对还是错!”慕霞眼神有些暗淡。

    “东西既然分配完,咱们继续向前走吧!”

    慕青慕霞两人悄悄商议,齐阳公子得到至尊妖兽内丹,则兴奋的说不出得意,嘿嘿一笑,说道。

    现在聂云已经服软,也没必要过分逼迫,反正在他看来以后有的是时间!

    “齐阳公子,给做的也做了,该要的也要了,你是治疗师,就帮云铜治疗一下伤势吧!”众人正要离开,百花羞拦住齐阳,说道。

    齐阳之前给沐胜雪疗伤展露出治疗师天赋,现在聂云神态萎靡,一看就知道身受重伤,如果不加以救治在深海中行走,弄不好就会陨落。

    “治疗伤势?百花羞师妹,我看你是在外面待傻了吧,这是在深海,大家自顾不暇,你还想让齐阳公子给这个废物治伤,难道想齐阳公子力量耗尽,出现危险?”

    齐阳还没说话,一侧的沐胜雪就尖叫起来,声音就像被捏了嗓子的公鸭,尖锐刺耳。

    “你什么意思?之前你受伤,齐阳公子就能治疗,云铜现在是为了救我们受的伤,难道就要袖手旁观?”听到对方如此无耻的言语,百花羞觉得肺差点气炸,洁白的玉面上露出苍白之色,娇躯轻轻颤抖。

    聂云为了救他们开路受伤,对方竟然还不给治疗,这种无耻程度,简直世间少有。

    “袖手旁观又能怎么样?在这里大家谁都救不了谁,如果自己因为受伤死了,那也只能说他运气太差!”见女孩气成这样,沐胜雪嘿嘿一笑,似乎报了刚才被聂云殴打的仇恨。

    “你……我不听你废话!”百花羞一甩手不再理会沐胜雪转头看向齐阳“齐阳公子,我现在就问你,给不给云铜治疗?他是为我们受的伤!”

    “呵呵,百花宗主不要着急,伤势肯定要治疗,不过现在不是时候。你也知道在深海底,如果真气不够,稍有不慎就会死亡,我身为大家的领袖,如果真出了什么事,岂不是把你们都害了?这样吧,等咱们出了海底,我绝对第一时间给他治疗!”

    齐阳公子笑着说道。

    “出了海底?你……”

    百花羞娇躯哆嗦。

    这次她是真正见到无耻的了,刚才沐胜雪只是真小人,而现在这个齐阳公子赤露露的伪君子。出了海底再给治疗……这种伤势还能出的去吗?恐怕还没出去就已经死了吧!

    “聂……云铜,是我对不起你,不应该让你掺合进来……”

    心中虽然愤怒却也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将对方怎么样,明眸的眼神有些黯淡,来到聂云跟前,一脸歉然。

    如果不是自己邀请,现在这个少年应该还在帝国做自己的皇帝,威风八面。而不是现在,随时都会死亡。

    “呵呵。我命大,不会这么容易死的……”见百花羞为了自己和齐阳公子争吵,聂云心中微微有些感动。

    “这是【乾庆大还丹】,当初我离开宗门时带在身上的,对治伤有好处,你先服用吧!”少年越这么说,百花羞越觉得惭愧,拿出一枚丹药递了过来。

    聂云接过丹药立刻感到其中澎湃的生机,的确是一种疗伤圣药。

    不过。聂云别说没受伤,就算受伤拥有治疗丹田,这种丹药对他来说没任何作用,也就没接“你拿着吧,以后危险很多,或许你还能用得着……”

    “我不用!”百花羞一脸坚持。

    看她的样子聂云知道无法推辞,只好拿住丹药。表面装作吞下去,实际上收入了纳物丹田,然后再伪装脸色好了许多,似乎吃药有了功效。

    “好了。别郎情妾意了,咱们现在是快点向前走,如果你们不走,我们就先走了!”

    看百花羞对少年这样,齐阳眼中露出恨意,冷哼一声,转身就向前走去。

    “你们想死在这里我们可不阻拦……”路过二人身边,沐胜雪一声冷笑,样子说不出的得意,似乎将之前积攒的怨气一扫而光。

    “咱们也走吧!”

    不理会他小人得志的样子,聂云和百花羞等人也紧跟在后面走了过去。

    ………………………………………………………………………………………………

    “咱们已经踏上妖冥古道,看来是无法后退了,只有进入这个地狱之门,寻找生机!”

    众人继续向前很快来到那个黝黑的大门跟前。

    地狱之门,通往地狱的通道,稍不注意,就会身死道陨。

    “云铜,刚才你一马当先的风姿还在我们眼前闪烁,这地狱之门,想必对你也造不成伤害,还是你先进去给大家探路吧!”

    来到门前,沐胜雪开口。

    “沐胜雪,你别欺人太甚!”百花羞一声长呼,秀发扬起,玉掌上面真气蓄势,似乎只要对方再敢废话,自己就直接动手。

    “百花师妹,你这样和师兄说话,是不是太没规矩了?”沐胜雪并不在意,淡淡笑道。

    百花羞的实力在众人中最低,沐胜雪根本就不怕。

    “云铜受了重伤,根本不能在前面带路,你这样逼他,到底什么意思?”百花羞也知道对方的厉害,声音阴寒。

    “什么意思?呵呵,当然是为了救大家了?”沐胜雪说到这,转头看向聂云“云铜,为了大家的安危,我觉得你应该没有意见吧!”

    ps:一天四更,加盟主的五章加更将近两万字结束……呼,无债一身轻啊……

    本来说有两章的,身体突然不舒服,只写了这一个三千字的,见谅啊……

    以前训练时留下的病根,心脏时不时的疼痛,拍了好几次片子了,也没查出来什么,心脏最慢的时候,一分钟才跳动40下,也不知道什么病,疼起来半边身子发麻……有没有学医的朋友给我解释一下……

    可能是最近太拼了,身体有些吃不消……汗……以前都没事,关键时刻掉链子……真不爽……

    明天上午请假去医院查一下,下午开始码字,明天保底八千字肯定有,多了不敢保证……放心吧,就算累死,这个月也不会倒下的,我们马上就要冲到前六了,大家一定要帮助老涯啊!!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