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三百零九章 再见聂铜

第三百零九章 再见聂铜

    众人怎么都没想到聂云本身就有两枚玉印,不过,见他们的表情,聂云也没多解释“催动阵法吧,只剩下一枚,找起来更加方便!”

    “不错!只剩下一枚,推算起来就更加容易了!”

    荒凌笑了一声,十指轻弹,舞动琴弦一般,对九宫同心祭台就抓了过去。

    九道金色气流涌出,分别落在九宫祭台的九宫位置,祭台上面的阵法瞬间被激活,浮现出无数特殊奥秘符文。

    符文一出现,八块紫华玉印像是被激活一样,不停震颤,强大的能量波动,在整个山峰回响,地面都在震颤。

    紫华玉印,开启紫华洞府的无上宝贝,虽然看起来只是个玉牌,实际上真正的品质,绝对比得上灵兵!

    “九宫同心,夺天造化,天地本我,推算!”

    身体一跃,整个人飞在空中,荒凌咬破手指猛然对着九宫阵法的中心,点了过去。

    嗡!

    鲜血滴入阵法中间,九宫图再次震颤,九宫缺失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完全由灵气汇聚的小鸟。

    啾啾!

    小鸟发出清脆的鸣叫,停留了一下,突然展翅飞翔,向远处急冲而出。

    前进的方向正是光明城。

    “第九枚玉印竟然在光明城?”

    看到小鸟前进的方向,荒凌一愣。

    光明城是自己的势力范围,自己怎么从未发现过?

    “既然最后一枚玉印在光明城,咱们也就不用四处寻找了。走吧!”

    淡淡一笑,聂云伸手将九宫祭台上属于自己的三枚玉印抓在手心,一纵身就跟在小鸟身后飞了出去。

    “这……聂云陛下。你不能就这样回光明城……”

    荒凌见少年要回光明城,顿时吓了一跳。

    自己故意在光明山进行九宫同心祭祀,就是为了防止少年发现光明城的打斗,如果这时候出去,一切安排都做了无用功。

    “不能回去?为什么?”聂云知道对方肯定是害怕自己现在回去发现他们计划围剿聂铜的事情,也不说破,转头问道。

    “是……第一次推算的不一定准确。我看还是再推算一次,几率大些!”

    犹豫了一下,荒凌急忙说道。

    “呵呵。没事,我相信第一次推算的结果,要不你们继续在这推算,我先走了!”

    聂云不会和他墨迹。淡淡一笑。转身就走。

    来的时候,聂云已经让小风留在原地,监察帝国皇室高手的动向了,小风和自己能够通过驯兽丹田联系,数百公里的距离对话也就在一念之间,刚才小风传讯过来,说皇室的高手已经出动,所以。不管推算最后一枚玉印在哪,自己都不会寻找。而是直接回城。

    现在更好,显示紫华玉印的位置在光明城,也不用多费口舌了。

    对比紫华玉印,紫华洞府,自然是自己的亲人更重要,哪怕用全天下的宝藏和自己交换,自己也只希望亲人康健。

    “聂云陛下留步……”

    荒凌怎么都想不到少年如此决然,说走就走,丝毫没有停留,一脸无奈却没任何办法,只好尾随追了过去。

    嗖嗖!

    一阵急速飞行,聂云根本不理会九宫同心祭台幻化的小鸟去了哪里,笔直向小风说明的位置快速前进。

    根据小风的消息,战斗已经开始,参加战斗的人的确是个骑着虎头兽的少年,只不过,他用一个青铜面具遮住了面容,让人看不出是谁。

    不过,就算不遮住容貌,小风也肯定认不出,毕竟,聂铜他并未见过。

    虎头兽少年虽然被包围有些不利,但目前没生命危险,所以小风也就没出手,一直躲在一侧观看。

    很快,聂云就来到一个院子上方,还没进入院子,两个至尊强者就飞了上来,挡在面前。

    “这里是大将军孟辽的府邸,还请留步!”

    这两个人,浑身金色盔甲,身上真气沸腾,看样子都是地榜级别的强者。

    这个孟辽即便是将军,也肯定不可能出动地榜高手保护,仔细算起来,这两个应该都是皇室派出的高手了。

    “聂云陛下,最后一枚紫华玉印并不在这里,这是我属下臣子的府邸,贸然闯入,不合礼法,就别进去了,不然传出去对你神风帝国皇帝的威名也有所损害……”

    被二人一拦,荒凌就从后面赶了上来,也挡在前面拦住聂云,笑着说道。

    “我有事,让开!”

    感受到府邸中间打斗的真气波动越来越强烈,聂云眉毛一下竖了起来。

    虽然有小风守护,不会出任何事情,但马上就见到弟弟,还是让他激动不已。

    “聂云陛下,就算你是神风帝国的皇帝,也不能擅闯我臣子的府邸吧,不管怎么说,这里都是光明城,不是你神风城!”

    见聂云执意要闯,荒凌的态度也强硬起来。

    不强硬给他闯进去,看到里面的情景,二人肯定要翻脸,与其那样,还不如现在阻拦。

    “你这是不打算让开?”聂云眼睛眯起,心中杀意如沸。

    “不错,聂云陛下,你来到我的国度,我尊重你,你也要尊重我,如果你在这里不遵守我们帝国的规定,就别怪我不把你当朋友了!”

    荒凌冷笑。

    “当朋友,我还高攀不起!”

    懒得和他废话,聂云双手一翻,全身力量猛地就打了出去。

    一拳击出,天崩地裂,地动山摇。

    “你……”

    没想到少年说动手就动手,荒凌脸色一僵。长啸一声,双掌一搓,就对着少年的拳头封了上去。看他的样子就打算挡住少年的进攻。

    嘭!

    不过,聂云这招威力实在太大了,荒凌双掌迎上来,只觉一股大力冲来,胳膊一软,整个人就被震得倒飞了出去!

    “哼!”

    一拳击退荒凌聂云不再理会,加快速度笔直向真气波动剧烈的方向冲了过去。

    “别走!”

    刚才拦住聂云的两大至尊。见少年击退皇帝陛下,笔直前冲,同时吓了一跳。急忙追赶,不过他们只是地榜强者,如何跟的上聂云速度,喊声才结束。眼前的少年就失去了踪迹。

    嗖嗖嗖嗖!

    房间的大厅内。一道道剑芒闪烁。

    这道剑芒和一般至尊强者发出的攻击完全不同,不带丝毫真气波动,但力量却一点不弱,一剑下去,房间内的建筑、桌椅全部碎裂,挡者必死!

    “吼!”

    剑芒闪烁的同时,一声犀利的吼叫,一头巨大的虎头兽。幻影一般在人群中闪烁,每一次出现。都在众人进攻的薄弱环节上,让人防不胜防。

    “小子,整个房间都被我们布下了大阵,逃不掉的,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一声冷笑,一个血红色盔甲的强者长啸一声,一拳打出。

    剑芒发出的地方是虎头兽的脊背,一个带着面具的少年正端坐其上,见拳风击来,长剑一荡,在空中迸溅出一连串闪烁的火花。

    “你们早就知道我今天要对孟辽动手?”

    破开拳风,面具少年问道,声音干瘪、沙哑,犹如一个老者,和体型完全不配。

    看体型不过十、三四岁模样,瘦弱不堪,声音却和七八十的老者无异。

    “不错,孟辽是天神会成员的消息,正是我们故意泄露出去,引你上钩的,不然凭借你这个虎头兽来去如风,我们如何抓得住你?”

    血红色盔甲强者哈哈一笑,大步向前,周围几个同样装扮的强者,在说话的功夫也渐渐围了上来。

    他们这些人每一个都拥有天榜巅峰实力,七、八个加在一起,布成大阵,就算秘境潜力榜上的超级强者都能一战,少年被一围住,速度优势施展不出,立刻落入了下风。

    “好,你们的计策不错,不过,想抓住我,也要付出一定代价!”

    面具少年冷笑一声,突然从虎头兽的背上跳了下来,看向面前这头巨大的妖宠,眼中露出温柔之意。

    “小虎,你是我哥哥的妖宠,不能死在这里,不然无法向哥哥交代,我给你挡着,你马上离开,寻找哥哥!”

    “不行,主人让我保护你和老主人,我做不到,没资格再见主人,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虎头兽也是至尊级别的强者,口吐人言,语气中带着不可更改的决然,一人一虎,谁也不放弃谁,谱写着一座不朽的丰碑。

    “哈哈,真感人呢,不过,你们谁都走不了,全部要死!”

    又一声大笑,一个老者从房间的一侧大步走了出来,这人身材高大,手脚极长,正是之前聂云见过的碧老。

    “想让我们死,我让你们也扒一层皮!”

    面具少年一声长啸,突然向前急窜,一剑刺出。

    剑光惶惶然、沛沛然,滔天巨浪般扑面而来,又如猛虎下山不可抵挡,剑锋中带着一股特殊的剑意,不屈不挠,似乎在向命运抗争。

    剑法可怕,少年的动作更为古怪,双脚保持一个姿势,笔挺站在地上,每走一步,膝盖都不弯曲,就好像他的腿脚是石头一样,然而,这样的步伐,速度却丝毫不慢,里里外外都透露出分外的诡异。

    “大背皇天手!”

    见少年的剑锋中虽然没有真气,但力量十足,沛不可当,碧老也知道威力,大吼一声,双掌从背后反拍而出。

    大背皇天掌,皇族上品武技,一招击出,掌印绵绵,据说大成之后,一人站在大江能够凭借掌力截断整个江流。

    嘭!

    一道伤痕出现在面具少年身上,胸骨顿时陷入几分,不过,他没后退一步,僵直的双腿,迈着坚定的步子,继续向前,一剑接着一剑。

    叮叮叮叮叮!

    “小子,你的实力远不及我,这样只会死路一条!”

    手掌连续翻滚,碧老的掌风越来越强,局面此时开始向一边倒,少年和那个虎头兽有些不支。

    哗啦!

    又一道伤痕刻在少年身上,鲜血顺着伤口流下来。

    “剑随我意,剑鸣绝杀!”

    眨眼功夫,少年身上就受了七、八处伤痕,不过他毫不退缩,奋勇向前,似乎他的剑法只有前进没有后退,陡然间,一声长啸,化身成剑,疯狂刺出。

    “阵法汇聚,力量集中,抵挡!”

    看到这剑来势凶猛,碧老也不敢硬接,向后退了几步,双手向上一举,引动阵法中的御字诀,强大的气劲,瞬间在面前形成了一个铁制的防护,把剑芒挡在了外面。

    噗!

    最强的一剑杀敌不中,少年前进的威势终于停了下来,一声咳嗽,鲜血喷出。

    嘭!

    于此同时,那头巨大的虎头兽也被剩下的七、八个天榜高手围攻受伤,重重摔在少年面前。

    “小虎……”

    看到小虎身上出了一个巨大窟窿,鲜血汩汩而流,显然是中了对方的长剑,面具少年睚眦欲裂,眼中露出浓浓的悲哀。

    自己和小虎的实力都不弱,但对方更强,更有阵法辅助,想要战胜,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聂铜少爷,我对不起主人,主人让我好好保护你们,结果你却受了这么多苦,最后还要……我死都没脸再见主人!”

    巨大的虎头兽躺在地上发出常常的哀鸣,朦胧的眼神追忆起当初和主人在一起的时光,一滴眼泪,缓缓而落。

    “小虎,不要这么说,你已经尽力了,哥哥不会怪你的,也不会怪任何人,哥哥大度,不会计较这些,只是……我今生再无法见哥哥最后一面了!”

    少年刚毅不折不弯的眼神中,眼泪也随之滑落。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不过,小虎,就算咱们死,也要杀上几个,不然让他们在这逍遥,我就说不出的难过!”

    面具少年突然抬起头来,眼中战意如火,热血如沸。

    似乎他就为厮杀而生,为厮杀而死!

    “聂铜,小虎!”

    就在少年决定和面前的碧老等人同归于尽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天空响起,少年浑身像是被电击一般,猛地一颤,连忙抬头看去,只见那道熟悉的身影瞬间出现在视野,依旧那么慈爱,那么明亮。

    “哥哥……”

    “主人……”

    看到这个人影,面具少年、虎头兽电流涌过身体,眼泪滚滚而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