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三百三十章 让聂铜来吧(上)

第三百三十章 让聂铜来吧(上)

    “嘎?”

    所有人都疯了。

    难道这个墨无道真是个失心疯、受虐狂,喜欢别人抽他的脸,越抽他就越兴奋?

    这“癖好”也太怪异了吧!

    “墨无道,你没事吧?”荒凌吓了一头冷汗。

    以前和墨无道交往的时候也没发现他有这种爱好啊,怎么见到聂云就变了……

    “我没事,聂云大人,你继续打吧,我愿意被你抽,狠狠蹂躏我吧,你只要蹂躏我,让我做什么都行……”不理会荒凌的问话,墨无道继续哀求,眼中充满了渴望。

    “靠……”

    “变态……”

    “他不会是……啊,恶心了……”

    看到一直以来强大无比的天眼师墨无道会这样,每个人都倒抽一口凉气,面皮直抽!

    只听说过有些女人越被打越兴奋,这家伙怎么也这样?

    “蹂躏……”不光众人古怪,聂云也一头黑线,这话说的……靠!

    “聂云,你到底对墨无道做了什么?”震惊了一下,众人终于觉得可能是聂云做了手脚,荒凌等人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一脸警惕。

    就算墨无道有特殊癖好,也不可能这么明显吧,肯定是眼前这个少年用了手段,逼迫他这样……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逼良为娼……

    “做了什么……当然是好事,你们全都是瞎子?不会自己看啊!”如果给聂云知道众人的想法,绝对会直接恶心死。饶是不知道依旧被恶心的够呛,一甩手说道。

    “瞎子?自己看?”众人全都一愣,随即仔细看向墨无道。一看之下,全都眼珠瞪圆,呼吸急促。

    之前的墨无道和他们一样,剧毒入侵骨髓,浑身浮肿,而现在被抽完的地方光滑如镜,似乎剧毒已经排除。完好无损了。

    难道刚才抽耳光不是殴打,而是替他吸毒?

    难怪这个墨无道表现的这么淫荡,身上毒气被吸光。等于活了一命,别说装淫荡,装孙子、装成重孙子都干啊!

    “哼,这是我师父传授我的【千丝驱毒手】。能够祛除万毒。不过必须狠命抽打,我本来好意替他解毒,你们既然怀疑我的用意,我也就懒得动手了,聂铜,咱们走!”

    聂云一声冷笑。

    其实他哪里会什么千丝驱毒手,只是将九冥寒珠破毒的力量悄悄利用,趁机狠抽墨无道耳光罢了。

    你们算计我?呵呵。现在还没进入紫华洞府,不方便杀你们。抽几个耳光算作利息,反正绝对会让你们不好过!

    “聂云大人别走,我求你继续抽我,我十分欠抽,你就狠狠抽吧!我真的欠抽啊!求求你大人有大量,别和他们一般计较,使劲蹂躏我吧……”

    见聂云要走,享受了好处的墨无道哪能允许离开,一下跪倒在地抱着聂云的大腿,苦苦哀求。

    被沼泽黄蜂的毒气毒了两天多,早已难受的崩溃,此时知道少年能够解毒,尊严又算得了什么!尊严在生命面前,一文钱都算不上!

    “……”

    看到墨无道的模样,众人都将脸转了过去。

    我没看见,我没看见……这货不是天眼至尊,不是天眼至尊……

    “好吧,不过千丝驱毒手非常消耗真气,一旦我给你驱毒,自己就会受到毒气侵害,真气一段时间提不起来,要我给你驱毒可以,但你要用血脉发誓,永远不能对我动手,否则,就要受到诅咒!”

    聂云淡淡说道。

    “好,我墨无道发誓,只要聂云陛下帮我彻底驱毒,我今生今世,永远不会对他动手,违反此誓,让我永远都无法晋级秘境!”

    墨无道连忙发誓。

    “这还差不多!坐好了!”

    聂云也不管他发誓是不是真的,反正誓言这东西,也不怎么相信,自己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揍他一顿,现在目标达到,也就不再推辞,悄悄将九冥寒珠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左右开弓。

    啪!啪!啪!啪!啪!啪!

    一连串脆响,墨无道身上的毒气果然在一巴掌一巴掌下逐渐减少,待打到一百巴掌左右时,彻底消失不见。

    “好了,你身上的毒已经彻底被我驱除干净,不过,你现在的实力还有些弱,赶快休息调整一下吧!”

    聂云大口喘着粗气,似乎帮墨无道驱毒,耗费了不少心血。

    其实他是利用九冥寒珠的效果,根本不费劲,之所以喘粗气是因为他抽耳光的时候,为了过瘾,没使用真气,全部使用了肌肉力量。

    他灵犀炼体诀第四重大成,肌肉力量500象,不使用大力丹田的话,就算全部施展,也不可能打死一个冲击秘境不死的老怪物,所以,甩开了膀子使劲抽,抽耳光抽的这么爽,而且被抽者,欢欣雀跃,幸福的哭爹叫娘,聂云也算得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多谢聂云大人帮我驱毒!”

    体内剧毒消失,墨无道兴奋地一声长呼,服下一枚丹药,浑身的力量慢慢恢复。

    一些丹药虽然功效比治疗师的治疗之气差上一截,对消肿恢复伤势还是有奇效的,墨无道身为冲击秘境不死的老怪物,这种丹药多的很,又吃了几枚活血化瘀的丹药,脸上的红肿开始缓缓消退。

    不一会众人就看到他容光焕发,再不像之前被剧毒折磨的样子,似乎身上的剧毒全部被消除干净了。

    “聂云陛下,你也抽我耳光吧,求求你了,我也欠抽,我也需要你的蹂躏……”

    有了前车之鉴,又一个强者直接跪了过来,看向聂云一脸哀求,声如杜鹃,似乎只要聂云不同意抽他,他会直接哭死在这里。

    正是神天帝国龙溪陛下,他目前的实力在众人中算最低,中毒也最深,毒气在体内侵扰,让他生不如死,早就快承受不住了。

    “我给别人解毒,自己也会中毒,现在已经中毒不浅,实在帮不上忙……”聂云摇摇头。

    “聂云陛下,这是我神天帝国最珍贵的宝贝,给你,求求你看在咱们都是一国之主的份上,抽我一次,蹂躏我一次吧……”

    龙溪陛下连忙将身上带来的宝物放在聂云面前,苦苦哀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