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三百四十八章 阴谋

第三百四十八章 阴谋

    “聂铜?”

    众人看去,出现在眼前的果然是聂铜,此时的聂铜和众人不一样,并未受伤,身上一股锋利的气息,如同毫无遮掩的剑芒,气冲九天,震荡千古。

    “杀!”

    看清楚聂铜的模样,众人同时打了过来。

    一瞬间攻击如雨,荒尘、紫琼皇、齐涛、荒凌、墨无道五人每一个都站在气海大陆最巅峰,尽管此时都受了伤,但同时出手,强大的力量依旧笼罩四野,贯穿方圆数百公里。

    “你们要干什么?”

    聂铜才被转移出来,就看到漫天的攻击暴雨落下,吓得脸色陡然一变,长剑划破长空整个人急速向后退去。

    “干什么?只要抓住你,不信聂云不自投罗网!”

    众人此时哪允许他离开,一声冷哼,同时追了过去,一时间真气、法力混杂,眨眼功夫就将聂铜的所有退路全部封锁。

    “想抓住我威胁我哥哥,做梦!”

    听到众人的喊声,聂铜明白过来,双眼射出寒意,长剑舞动再不逃避,对着冲的最快的墨无道就刺了过去。

    这一剑夹带风雷,还没形成剑招,风雷先成,“哗啦”一声剑气就撕破一道真空,直刺墨无道。

    “死到临头还敢逞凶!”

    墨无道双手一划,胸前出现一个半圆形气劲,呼啸就向聂铜迎了上来。

    一路墨无道表现的都是天眼师天赋,真正实力众人倒了解不多。现在一出手,气势凝聚不散,力量骇人。实力竟然不在荒凌之下!

    “哼!”

    墨无道很强,聂铜更强,长剑破浪巨舰一般,带着无可抵挡的锋芒,笔直划破气墙,瞬间来到墨无道胸前。

    “住手!”

    “找死!”

    看到少年锋利的剑芒势不可挡,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玄妙不可方物,荒尘、紫琼皇吓了一跳。一左一右,同时对聂铜出手。

    轰隆!

    这二人都是秘境强者同时出手整个空间似乎都爆炸了一般,灼热的气浪带着轰鸣雷音,在空中形成一连串幻影。笔直挡在聂铜的剑芒前面。

    “想挡住我?破!”

    面对三大高手狂暴的力量。聂铜脸色丝毫不变,手臂一伸,整个人的身体像是瞬间被拉长了一般,长剑的剑尖发出“嗡”的清鸣,哗啦一声脆响,三大高手的力量就被从中划开。

    “什么?”

    “这是秘境的法力震荡,你已经达到秘境了?”

    看到三人的力量都没挡住少年一剑,荒尘、紫琼皇瞳孔一缩。

    夺天造化秘境。夺天地之造化,能借用天地之势。刚才二人打出的攻击,几乎已经封锁空间,正常至尊就算有两万象巨力也不可能破开,而眼前的少年却轻而易举就化解了,说明他的实力绝不是至尊这么简单!

    难道是至尊?

    不可能啊!

    至尊强者身上都有特殊气息,丹田汲取天地间不停游历的造化之气,这个少年身上虽然没有真气吞吐,但绝不是造化秘境强者!

    不是造化秘境强者却施展出不弱于造化秘境强者的实力,如何不让二人惊慌。

    “看什么,还不动手!”

    震惊只在脑海闪了一下,荒尘就对剩下几人放声大吼。

    “大悲千叶手!”

    “金光佛鼎拳!”

    荒凌等人也知道眼前少年的实力,大喝一声同时出手!

    再加入两大超级强者的最强攻击,聂铜的眉毛终于竖了起来,脸色变得铁青。

    他通过第一关的考核,虽然得到了紫华道人的好处,实力再次有了长进,但这五人每一个都是气海大陆最巅峰的人物,同时出手也有些招架不住。

    “就算死,我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脸色虽然变了,聂铜坚定的眼神却没有任何波动,双腿丝毫不弯,向前一下跨出七八米距离,来到墨无道面前。

    “糟了!”

    见少年如此凶猛,五大高手围攻下竟然不退反进冲向自己,墨无道脸色终于变了,不过还没来得逃走,就觉得咽喉一疼。

    咕咚!

    墨无道的头颅就落在地上,断绝呼吸。

    “墨无道……”

    “你也死吧!”

    众人没想到少年这么狠,不管不顾,直接将墨无道杀死,疯狂的力量暴雨般倾轧下来。

    嘭!嘭!嘭!

    一连四道气劲同时打在聂铜身后,“噗!”的一下,聂铜终于承受不住,胸口一瘪,鲜血疯狂喷出!

    尽管他的实力不弱,毕竟没达到秘境,进攻的人,两大秘境,两大秘境之下最强者,聂铜能抵挡一两招已经算是运气了,如何挡得住这种连番攻击,只一下,内脏移位,受了重伤。

    “给我过来吧!”

    将聂铜打伤,荒尘、紫琼皇知道这个少年厉害,毫不留情,紧跟了上去,瞬间就在他身上加上了数百道禁制!

    这每一种禁制都威力无穷,聂铜只要触碰一个,就可能炸得体无完肤!

    “变态!”

    荒凌吐出一口气,这个少年年纪不大,而且五人同时出手,竟然都让自己背后出了一层汗水,这种事是自己自从晋升秘境以来,从没有过的事。

    聂云就够变态的,没想到他的弟弟更加变态!

    “走,把这个聂铜抓到传送阵跟前,一旦聂云出来,靠近传送阵,就让华大人出手!”

    紫琼皇也强忍住心中的余悸,提起被禁制住的聂铜,大步向传送阵的方向走了过去。

    “我看不如这样,咱们将这个聂铜放在传送阵上,聂云不过来,弟弟就死,过来,他死!”紫琼皇冷笑,眼睛毒蛇般闪烁。

    “这是个好主意,就这么办!”

    荒尘哈哈一笑,提起聂铜就将其放在阵法跟前。

    此时的聂铜身受重伤,全身被封印,一动也不能动,听到对方想办法算计哥哥,气得拳头捏紧,不停颤抖。

    “好了,荒凌,你们来的时候,应该都互相留下传讯方法了吧,赶快给聂云传讯吧!”

    做好计划,荒尘转头吩咐了荒凌一声。

    “就算没留传讯方法也没什么,他弟弟身上有啊,咱们用他弟弟的传讯玉牌给他传讯,更加可靠!”荒凌嘴角扬起,说不出的阴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