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五百零八章 酒鬼

第五百零八章 酒鬼

    百叶城鸳鸯酒楼,聂云眉头皱在一起,端着面前的酒杯,沉默不语。

    来到百叶城三天了,天眼天赋将整个城市扫视了一遍,竟然并未发现传送阵的痕迹,按照道理这么大的城市不应该没有传送阵啊!

    不使用传送阵,继续前行,危险极多,时间也会耗费很长,时间越长,父母等人就可能越危险,让人心急如焚。

    “出去,出去!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是鸳鸯酒楼,整个百叶城最豪华的地方,不是你这种要饭的能来的,滚出去!”

    正在喝酒,就听到酒楼外响起了一连串呵斥。

    扭头一看,就见店小二正叉着腰站在门前对两个人拼命摆手。

    这两个人一个老者,一个少年,老者一袭青色被洗的有些发白的长袍,看起来有些邋遢,手中举着“推衍祸福”的招牌,少年背着个箱子,一看童子打扮,这二人单从模样上看,应该是个靠算命混饭吃的先生。

    算命、推衍祸福在浮天大陆也很流行,尤其是一些佣兵非常喜欢,他们每次执行任务都九死一生,虽然心底也知道这种算命是无稽之谈,但执行任务前都希望听些安慰话语,图个安心。

    前事不可料,未来不可知,祸福最难推衍,牵扯天机、天道奥秘,除非实力达到一定境界才能对未来有模糊认识,实力过低,都是骗人。

    因此,这种江湖游士在一般人眼中都带着“骗子”“乞丐”之类的标签。店小二一看到就向外撵。

    “我知道这是鸳鸯酒楼……”老者被店小二推搡了几下,缩了缩脖子。

    “知道还不快滚,这里一顿饭都要好几枚上品灵石。你消费得起?”店小二轻蔑的看了一眼。

    “一顿饭就要好几枚上品灵石?”老者似乎被这个价格吓了一跳,神情恍惚了一下,似乎觉得丢了面子,心有不甘,嘴巴一硬:“当然不是我消费,是别人约了我,我现在过来找他!”

    “别人约了你?吹牛也不打草稿!能来这里的非富即贵。你以为他们这些人会相信你的骗术?真是笑话!”店小二根本不相信这话。

    鸳鸯酒楼在百叶城算得上一流,能在这里吃喝的几乎都是名流,这种人实力极强。自然也知道这种所谓的推衍祸福都是假的,怎么可能请一个骗子来吃饭!

    “吹牛?我可不是吹牛!真是有人约我过来的!”被对方嘲笑,老者脸色涨红。

    “真有人,那好。你把这个人找出来。如果找不出来,给我知道你在撒谎,信不信我将你皮扒下来!”店小二哼道。

    “好,我这就找……”被对方一激,老者眼睛在大厅转了一圈,突然落到聂云身上“就是这位小哥邀请我来的!”

    说完带着童子大步就向聂云走了过来,边走边挤眼睛,表情说不出的滑稽。

    “嗯?”见他这副模样。聂云左右看了看,禁不住哑然失笑。

    整个大厅就自己一个人单独落座。别的最少都是两、三个一桌,这个老者看样子是觉得自己孤身一个,人又年轻,比较好说话,这才选择自己。

    “他?”看到老者一指,店小二犹豫起来,一脸疑惑的来到聂云跟前“这位少爷,这个……他是你请来的?”

    “让他过来吧!”聂云道。

    自己前世刚来浮天大陆的时候,没钱没实力,纯屌丝一枚,也和这个老者一样,四处蹭吃蹭喝,装模作样,现在看到他,想起那时的时光,到有一丝亲切感,也就没否认。

    “是,是!”见少年承认,店小二脸色一下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两步跑到老者跟前伸手接过他“推衍祸福”的招牌,满脸堆笑:“老人家,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有人请你老,快请过去……”

    “嗯!”老者知道这种做生意的人变脸比翻书还快,也不多说,招呼了身后的童子一声,几步就向聂云的桌子走了过来。

    “看这位少爷眉宇间透露出阴霾之气,应该有什么困难事难以解决吧!”老者坐在聂云面前,一捋胡须,一幅神棍模样。

    “喝酒!”

    聂云知道这种算命者见到别人一般都是用大话将其震住,故意说“大凶之兆”“不吉之光”让人心灵失守,然后再趁机搅云动雨,当下也不接话,笑着举起酒壶。

    “这是你请我喝的,我不用付钱的!”老者踟蹰了一下,眼神中露出渴望之色,却生怕少年让他付钱,一幅典型的小农模样。

    “相逢就是缘,能坐在一起喝酒更是缘分!说钱,就俗了!”聂云将酒递了过去。

    “那我就不客气了!”见少年不说钱,老者眼睛一亮,乌黑的双目露出饿狼的兴奋,嘿嘿一笑,连忙端起酒杯就一饮而尽,喝完还闭上了眼睛,仔细品尝,似乎很久没喝过如此美味的酒了。

    “好酒,好酒!忌酒人家酿制的美酒就是不同凡响,如果我猜的不错,这酒应该正是忌酒人家赖以成名的雪果酒,喝到体内舒爽透气,实在是难得一见的佳酿!”

    睁开眼睛,老者摇头晃脑,穷酸书生模样,意犹未尽。

    “果然好见识,这的确是忌酒人家的酒!”聂云淡淡一笑。

    忌酒人家,名字叫做忌酒,却是整个浮天大陆最有名的两大酿酒基地之一,特制的雪果酒,入喉爽辣,进肺舒爽,喝完后让人浑身舒爽,非常珍贵,聂云也是在弥星等人身上翻出了几坛,说实话,就连鸳鸯楼这样的地方都没得买。

    这个老者看起来有些邋遢,竟然能直接认出忌酒人家的雪果酒,看来对酒还真了解不少,算得上酒国前辈。

    “这雪果酒我当初给一个大户人家算命,喝过一次,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再喝第二次,不虚此行啊……”老者抓起酒坛,再次倒了一碗,一饮而尽,一边感慨,一边喝酒,生怕别人和他抢了,看得聂云一阵好笑。

    “师父,如此好酒,也给我喝一些吧……”

    老者连续喝了三大碗,酒香四溢,他身后站着的童子咂了咂舌头实在有些忍不住了,连忙走上来,小声说道。

    看样子不但这老的是酒鬼,这小子酒瘾也挺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