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五百三十四章 一生的守护(三)

第五百三十四章 一生的守护(三)

    “纳虚境魔族的尸体?糟了,中计了!”

    一剑落空,看到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纳虚境妖人的尸体,雪白胡须立刻明白了什么,脚尖一点,快速后退。

    “还哪里走,大悲七仙剑!”

    聂云怎么可能给他逃走的机会,一声长啸,气海内法力沸腾,空中七彩光芒大盛,再次将大悲七仙剑施展了出来。

    这一下带着偷袭的味道,从落天魔尊尸体后面陡然闪出,鬼魅一般暴雨般的剑招再次刺向雪白胡须的眼睛。

    “大悲七仙剑……这是他的剑法,文旭哥,这两个是你的弟子吗?你在哪?怎么不亲自过来?”

    看到聂云身躯在空中如同离弦的箭矢,剑法飘逸,带着绝杀的味道,重伤躺在地上的谢张惠子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这招剑法,她曾见心爱的那个人施展过多次,甚至睡梦中都能依稀见到,剑招已经深入骨髓,眼前这个少年和他施展的一样飘逸,一样潇洒,瞬间就将其拉回了那个年代。

    能施展出这样的剑法,肯定和他有关,那么这两个人应该是他的弟子……可,他为什么让弟子过来,而自己不亲自过来?

    “婶婶!”

    就在谢张惠子胡思乱想,暗自激动的时候,身后一个声音传来,转头一看,只见重伤的叶剑星来到了跟前。

    “婶婶?”谢张惠子一愣。

    “陈文旭是我的师叔,他和你的事。都和我说过!”想起师叔叶剑星眼圈一红。

    “文旭哥是你师叔?他在哪?有没有过来?”没看到叶剑星的表情,谢张惠子听到陈文旭的消息,明亮的眼睛犹如绽放了烟花。璀璨、光明。

    二人静静谈话,空中的聂云和雪白胡须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大悲七仙剑被聂云出其不意施展,剑芒如针似箭,雪白胡须妖人逃的虽然快,依旧被剑神宗的无上剑术追上!

    “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法力汇聚,青冥龟甲!”

    雪白胡须身为妖族高手。保命手段也有不少,如果这么简单就被别人杀了,恐怕早就死了不知多少回了。此时见情势危急,一声长嘶,全身法力膨胀,人的肚子也立刻和吹起的气球一般。鼓胀起来。顷刻就在体表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龟甲。

    龟甲上面符文环绕,带着大道至尊的气味,一看就知道是妖族一种极其强悍的秘术。

    叮叮当当!

    青冥龟甲刚刚形成,聂云的大悲七仙剑就刺了上来,雨打芭蕉般发出连串脆响。

    扑哧!扑哧!扑哧!

    剑锋入肉的声音紧接着响起,雪白胡须眨眼功夫身上就被鲜血布满。

    虽然他的青冥龟甲防御很强,但无上剑术实在太厉害了,他又不是主修肉身的魔族强者。肉身防御力有限,顷刻就受了伤。

    不过。聂云的实力太低,不能将这种无上剑术的完整威力彻底发挥出来,虽然破除了对方的青冥龟甲,实际上雪白胡须受的伤并不严重。

    “攻击!”

    似乎知道自己的大悲七仙剑不可能将其直接击毙,聂云手掌一划,十二头傀儡就突兀出现在雪白胡须周围,同时一拳打出!

    十二个天桥境傀儡全力出拳,威力堪比纳虚境初期,澎湃的力量汇聚在一处,瞬间就形成了一道璀璨的光圈,彗星撞击地面般璀璨。

    “可恶……你小子不得好死,幽冥剑破除攻击!”

    雪白胡须此时哪里不知道上了少年的当,气得哇哇乱叫,嘶吼声中,幽冥剑刺破天地一般,对着璀璨光芒就划了过来!

    噼里啪啦!

    手持幽冥剑的雪白胡须虽然强劲,但又怎么可能挡得住十二位同级别傀儡的全力攻击,只听一阵剧烈爆炸的声音响起,烟尘飞扬,妖罗幽冥域的通道就被炸出一个几百米深的巨大深坑。

    “呼!”

    看到地面炸出的大坑,雪白胡须不知被炸到了哪里,聂云这才松了口气,觉得浑身酥软,一点力量都没有了。

    这一连串的攻击看起来轻松,实际上每一次对他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煎熬。

    如果刚才对方不是忌惮自己的后手,直接在施展梵云剑术的时候,就施展全力进攻,恐怕自己已经死了!

    当然,战斗没有如果,根据自己对妖族的理解,对方狡猾如狐,知道自己有底牌的情况下,一定会保留后手!

    这也是自己敢如此做的主要依仗!

    “看看幽冥剑在哪……”看到十二个傀儡联合打出的战斗场面,聂云觉得雪白胡须恐怕已经被炸成了碎肉,当即正要打开天眼天赋寻找幽冥剑在什么地方,就听到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杜鹃般的嘶鸣。

    这个声音像是心脏被一瞬间撕裂,凄厉婉转,让人不忍听闻。

    转头一看,只见躺在地上的谢张惠子,娇躯轻轻颤抖,明眸的双目直勾勾盯着眼前的叶剑星,似乎不敢相信他说的话。

    “你……你说什么?你……在说一遍!”

    声音中带着颤抖,谢张惠子生怕再次听到眼前少年的那句话。

    “文旭师叔已经死了!这是事实,婶婶还请不要太过悲伤……”叶剑星低着头,尽管他也想安慰眼前这个女子,让她不要这么伤心,可……事实就是事实,他不愿意说谎。

    “死了……他实力这么强,又是剑神宗长老,怎么会死?我不相信,不相信!”谢张惠子双眼模糊,整个人疯了一般。

    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就是为了见到他,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为了他,就在梦想马上要实现的时候,却听到了他已经死亡的消息……这种打击实在太大了!

    她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他的确死了,你看叶剑星手中的剑,就是他的,我刚才施展的大悲七仙剑,也是他死后留在身体里的战技之髓!他的尸骨,我们已经埋葬了!”

    见这个美丽的女人如此模样,聂云在顾不上寻找幽冥剑,反正这东西只要在这里,应该丢不了,走了过来,轻轻劝慰。

    “他的剑……是啊,这是他的剑,也是他的生命,他和我说过,剑在人在剑亡人亡的……”

    眼睛落在叶剑星手中的长剑上,手掌抚摸剑身,谢张惠子轻轻呢喃,如同情人间的呓语。(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