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五百三十五章 一生的守护(四)

第五百三十五章 一生的守护(四)

    浓浓的悲伤从谢张惠子明眸的眼睛中流淌出来,原本灵性十足的女孩,眨眼功夫变得死气沉沉,似乎随时都会死亡,离开这个世界。

    “婶婶,节哀顺变!如果文旭师叔泉下有知,肯定不希望你变成这样!”叶剑星心如绞痛,连忙劝阻。

    “我知道,他做梦都想让我过的快乐,过的高兴,只要我活的开心,他就非常满足……”谢张惠子看了叶剑星一眼,轻轻笑了起来,眼神像是回到了从前,回到了和陈文旭在一起的日子,全是满足和幸福。

    “我喜欢的东西,他都说喜欢,我要做的事情,他都会尊重我的意见,可是……如今我是多么后悔当初没听他的话,跟他离开妖狐族……”

    “如果那时候离开妖狐族,我们过着两个人的生活,可能现在都已经有自己的孩子了,或许就不用为这件事、那件事烦恼,活的单纯、快乐……”

    “是我的错,我当初拒绝了他的提议,我觉得妖狐族花这么大的价钱培养我,我还没报答就走,实在愧对族人……”

    喃喃自语了一会,谢张惠子眼圈红了,嘴角不停向外溢出鲜血。

    “谢张惠子前辈,你受伤太过严重,别抵抗,我现在就给你用治疗之气治疗!”

    看到女子如此模样,聂云连忙走了上来,轻轻在其肩膀上一拂,治疗丹田旋转,浓厚的治疗之气就疯狂向她体内灌输。

    “嗯?”

    治疗之气一进入对方体内,聂云全身忍不住一震。眼圈也是微微泛红。

    尽管自己的治疗之气级别有些低,但配合丹药的话,就算谢张惠子身上的伤势很重。也能治好,可……身上的伤能治好,心中的伤怎么治疗?

    心若死了,人还能活吗?

    治疗之气的感应下,聂云就觉得眼前这个女子的灵魂气息不断衰退,就好像风中的蜡烛,随时都会熄灭!

    之前灵魂受创、身体受创的伤势虽然严重。却还能治好,关键是叶剑星的消息,让其彻底绝望。生无留恋。

    不理会聂云的治疗,谢张惠子迷离的眼睛缓缓向前看去,仿佛看到了自己心爱的人,正微笑着向自己走来。

    “文旭哥。是你吗?其实。你不知道,在我心里,你快乐我才会快乐,你开心,我才会开心……你心中对剑神宗的眷恋难道我没看出来吗?我知道就算我逃离了妖狐族,能和你在一起幸福生活,你也不会快乐的,因为你对剑神宗的感情。就像孩子对待母亲……”

    “因为你有一颗赤子之心,才能修炼无上剑术。才能在剑道上走这么远,你离开剑神宗就等于鱼离开了水,我又不可能进入剑神宗,所以……才用那种语言拒绝你,只希望有一天,咱们能共同脱离束缚……现在看来,真的脱离了……”

    谢张惠子声音越来越低,轻轻伸出玉手,打算和眼前心爱的人缓缓离开,真正生活在一起,远离是非之地。

    “婶婶,你千万不要这样,文旭师叔如果活着看到你这样,肯定会伤心死的……”

    此时叶剑星也感到谢张惠子的生命力逐渐降低,一阵悲恸。

    如果自己不告诉她师叔已死,或许也不会这样,都怪自己!

    可……面对她期盼的眼神,虽然不想说,也隐瞒不住啊!

    “对了,婶婶,文旭师叔是被人害死的,尸骨甚至被妖灵夺舍,不得瞑目,咱们必须为他报仇,这仇你要亲手替叔叔报啊!”

    叶剑星突然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连忙喊道。

    现在他只能期盼师叔的仇能唤醒谢张惠子,让她重新燃起生的希望。

    “报仇?他是被人害死的?对,要报仇!”

    果然,叶剑星的话,让谢张惠子原本暗淡的眼神逐渐亮了起来,之前快要熄灭的生命之火,似乎再次有了燃烧起来的趋势。

    “你知道他是被什么人杀的?尸骨被妖灵夺舍,他的尸骨在哪里?”

    看向叶剑星,谢张惠子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是被什么人杀死的,五年前,他说你有了危险,要亲自去救,不顾宗门所有人的反对,只带了一柄剑就离开了剑神宗,之后一去不返,原本我以为他还能回来,没想到就在半天前,我在这个妖罗幽冥域中见到了他的尸骨……”

    想起师叔的惨状,叶剑星也泣不成声。

    “五年前?我有危险,过来救我?难道……不可能,绝不可能!”谢张惠子拳头捏紧,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惨白,浑身不停颤抖。

    “哎,你猜的不错,文旭师叔应该是被妖狐族人杀死的,因为在他尸骨不远处,我发现了四个妖狐族人的骸骨!”

    见谢张惠子似乎明白了什么,聂云叹息一声。

    之前叶剑星埋葬陈文旭尸体的时候,自己曾专门找了一圈,发现了四个妖狐族人的尸骨,刚开始还有些想不通,现在听到谢张惠子的话,看到她这副表情,立刻明白过来。

    陈文旭得到谢张惠子有危险的消息,恐怕正是妖狐族人故意放出来,目的就是为了骗他从剑神宗出来,好将其截杀!

    如果不是妖狐族传递出来的,陈文旭又怎么不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假?

    至于妖狐族为什么要杀陈文旭,就更简单了,谢张惠子灵魂如此纯净,肯定是妖狐族专门培养的人才,培养了多年就是希望能为族人效力,钓取宝物,而现在却爱上了一个人类男人……

    这点换做任何人,恐怕都难以接受,所以,这才动了杀机!

    “是我们族杀的?兰姨,这到底怎么回事?”

    喃喃自语了一句,谢张惠子突然看向不远处躺在地上重伤的妖狐族妇人,兰姨。

    此时的兰姨并未插话,见谢张惠子看过来,眼中瞬间露出了愧疚之色。

    “惠子,对不起,陈文旭的确是大长老派人杀的……”兰姨似乎知道事情的始末,叹息一声。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大长老她……她不是答应过我吗?为什么要杀文旭哥?”听到兰姨确认,谢张惠子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看来那个大长老对她也非常重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