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五百四十一章 你是毒师?

第五百四十一章 你是毒师?

    “天桥境后期?这是天桥境后期的力量?”聂云脸色变得凝重。

    这个楚杨公子自己之前在谷口遇到的时候,还只是天桥境中期,不足为惧,而现在竟然已经达到后期了!

    天桥境初期,心中自成天桥,沟通天地,只是灵魂增加对外界更加敏感,战斗力增强。

    中期,气息和天地完美结合,融入天地,而后期,调动天地威势,增添攻击力量,一举一动都带着天地浩大的气息,让人觉得不可逾越,战斗力比中期翻了将近十倍!

    天桥境后期强大是不假,可想要进入,也难入登天,这么快就突破,这位楚杨公子一定是在这个天幽谷得到了巨大机遇!

    也难怪,自己能得到机遇,也不能认为别人得不到!

    自己妖罗幽冥域一趟,得到了陈文旭的武技之髓,对剑术的理解加深,拥有了大悲七仙剑这种无上剑术,实力也增加了一倍不止!再加上获得了幽冥剑,更是如虎添翼。

    幽冥剑到底有多强聂云虽然现在还没试验过,但单凭令万剑臣服的气息,就知道用其施展剑法,绝对能让自己的实力再提升一个台阶!

    虽然这趟机遇,失去了十二个天桥境傀儡,但总体来说,还是自己赚了!

    毕竟傀儡的力量再强,也不如自己本身实力!

    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楚杨公子本身实力就比自己强,而且还有一帮属下。得到的好处肯定更大!

    难怪剑神宗愿意让弟子在这里试炼,看来处处都是危险的地方,机遇也大!

    “天桥境后期?”

    “楚杨公子是天桥境后期强者?”

    “这种实力的强者我们怎么和他战斗?”

    所有攻击被一人破掉。受伤的众人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看着空中宛如战神的楚杨公子,全都惊吓的脸色惨白。

    “怎么样,还不乖乖将玉牌交出来!”

    白面青年见楚扬公子一出手就将众人全部震慑住,冷笑一声。

    “天桥境后期,就算我们全部加起来也不是对手,交吧!”

    “算了。这位楚杨公子恐怕就算不是这次试炼的冠军,也差不多了,给他抢去玉牌。我也认了!”

    “以前的试炼,最高修为也就是天桥境中期巅峰,这次出现了一个后期,而且不是剑神宗的核心弟子。这下有热闹可看了……”

    倒在地上的众人被威胁。虽然心中不甘,却也知道没办法。

    天桥境后期实在太厉害了,已经厉害的让他们无法想象,根本不是多增加一两个人能够将其打败的。

    “这还像话!”

    见众人将玉牌乖乖交了上来,白面青年冷笑一声,大手一抓就拿过来,送到楚杨公子的手里。

    这些人本身的玉牌再加上他们抢夺的,一共有三十块左右。在光线的照射下,闪烁着各种剑术的光芒。

    “好了。把宝物也交上来吧!”搜刮完玉牌,白面青年再次搜管众人身上的宝物。

    众人知道楚杨公子的实力,抵抗心理也就小了许多,乖乖交出了身上的宝贝。

    “滚吧!”

    将众人身上的宝贝收缴完毕,白面青年也没太过为难他们。

    “走吧!”

    众人只能自认倒霉,最后一哄而散。

    “呵呵,这次得到了三十二块,加起来咱们七人一共一百四十多块,就算到不了前十名,也相差不大了!”白面青年看着楚扬手中的玉牌,笑着说道。

    “按照往年规矩,一人二十多块的确能进去前十名,不过这次不同!我听说,剑神宗的宗岩这次在殿之区域,也得到了极大好处,实力恐怕也已经突破天桥境中期达到后期了,如果他肆意寻找玉牌,他们几个剑神宗的人,恐怕得到的要比咱们还多,不能掉以轻心!”

    楚扬公子想起得到的消息,缓缓说道。

    “宗岩也达到天桥境后期了?”听到这个消息叶剑星呼吸急促身体颤抖了一下。

    “谁在那里?给我出来吧!”

    本来聂云和叶剑星比楚杨公子他们要早到这里,藏身的地方也好,对方不相信探查的话,基本发现不了,但叶剑星这一下呼吸急促,身体颤抖,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

    伴随喝声,楚杨公子陡然出手,对二人藏身的地方就抓了过来。

    轰隆!

    天桥境后期强者的法力澎湃而下,形成一道暗金色的气流,只一下就让聂云二人藏身的石头炸成了粉末,平地炸出一个直径数百米的大坑。

    嗖!

    聂云、叶剑星避开攻击飞了起来,这一下也就不用藏身了,赤裸裸出现在楚杨公子等人面前。

    “呵呵,我倒是谁,原来是大天才叶剑星和那个废物朋友啊!怎么样,现在是不是很后悔没和宗岩他们在一起?”

    看清二人的面貌,楚杨公子嘴角扬起,笑了起来。

    “哼!”叶剑星一甩手。

    “两位,既然遇到,就将身上的玉牌乖乖交出来吧!”白面青年冷笑一声,走了上来。

    “交玉牌?做梦!”叶剑星一脸凝重的后退了一步,长剑拿在手中。

    对方有一个天桥境后期,六位天桥境中期,自己二人肯定不是对手,但想要让自己交出玉牌,门都没有!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不识好歹,我就先将你这个废物朋友杀了,然后再杀你!”

    白面青年一声冷笑,转头看向聂云。

    聂云的实力只有领域境中期,在对方眼中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当然,主要是钱宏和聂云在漏斗口的战斗他没看到,要是看到眼前少年一指就将一件下品灵兵弹成粉末,恐怕也不敢这样说了。

    “嘿嘿,小子,虽然你能练成梵云剑术,但本身实力太低了,乖乖交出玉牌,然后跪在地上求饶,或许还可以不杀你,否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两步来到聂云对面,白面青年像是看着一个任人宰割的绵羊。

    “让我交出玉牌,跪在地上求饶?”聂云摇了摇头。

    “不错,不想死就动作快点,不然惹得老子发怒,就不是跪地求饶这么简单了!”白面青年一声嘶吼。(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