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五百八十五章 诬陷

第五百八十五章 诬陷

    “是我?怎么可能是我?”

    聂云一愣,饶是他心智坚定,都有些发晕。

    利用神偷天赋的确能将剑偷走,但的确没动过剑神之剑啊!

    “还在这装模做样?给我把剑交出来吧!”

    一声冷笑,莫祥根本不听他解释,右手向前一抓,一股强大的力量就笼罩而来。

    “我没拿所谓的剑神之剑,寻光镜肯定出现了错误,剑神宗做为名门正派,难道也要冤枉好人?”

    身体一晃,躲开莫祥的攻击,聂云脸色不变,急忙喊道。

    的确没偷过剑神之剑,肯定是寻光镜出现了问题,否则,怎么可能出现自己的容貌?

    “冤枉好人?是不是好人,过一会就会知道,寻光境不会出错的,给我停下吧!”

    双眼眯起,莫祥双手一分,漫天法力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牢笼笼罩而下,牢笼还没下来,浓厚的气场就压迫的喘不开气,呼吸运转不开。

    “糟了!”

    看到牢笼笼罩过来,聂云瞳孔一缩,脚步一划,再次急速后退。

    “莫前辈要抓你,你竟然敢走,给我停下来吧!”

    刚退了一步,就听到背后一阵剧烈的轰鸣,随即一道灼热的气浪直奔后心而来。

    楚扬竟然趁机偷袭!

    他有机会成为执法队弟子,正要讨好莫祥,此时能够表现哪会放过,一出手是就施展出自己最强攻击。双臂浮现出魔人印迹,剑锋如浪叠加而来。

    正是他准备刻画在剑痕石上的剑招!

    “可恶!”

    见楚扬如此无耻,聂云双眼一下眯了下来。手腕一翻,玄钰之剑出现在掌心,抬手一挥一股暗劲就和他的剑锋交击在一起。

    伴随实力增长,聂云已经很长时间没使用过玄钰之剑和暗劲了,此时情急之下全力勃发,庞大恢宏的剑气如同被压缩了一般,剑刃挥出。空气就发出连串音爆。

    “嗯?”楚扬瞳孔一缩。

    嘭!

    玄钰之剑暗劲和楚扬的剑光交击在一起,瞬间在空中激荡了数百次,后者脸色一红。醉酒一般,倒退了几步,一口气吸不上来,倒在地上。

    按照道理。楚扬不可能一招就被打败。主要是他身上的伤还没好,想要急速表现下,施展了之前同样的招数,这个招数刚才聂云在看到时,就已经推算出了破绽,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不用威力更大的幽冥剑,而使用玄钰之剑了。

    “好厉害!”

    “这才是他的真正实力?”

    “难怪能够获得一百多枚玉牌。这种实力真够可怕的!”

    其他通过试炼的弟子,本来还对聂云能得到如此多的玉牌感到怀疑。觉得他是不是依仗某种底牌,现在见他一剑就将人群中实力最强的楚扬打的生死不知,全都露出了浓浓的震惊。

    “还敢逞凶,大胆!”

    莫祥没想到在自己和楚扬的攻击下,眼前的少年还能将后者打成重伤,双眼瞪圆,气浪形成的牢笼威力大盛。

    “破!”

    击败楚扬,右手持剑,聂云左掌一翻,一招洪荒无量就对空中的牢笼打了过去。

    摩诃神掌庞大的法力顷刻汇聚成巨大手印,与莫祥的攻击撞在一起,两股气劲碰撞,形成了强烈的能量漩涡,在空中炸出连串音爆。

    噔噔噔噔!

    被气浪冲击的能量漩涡碰撞,剩下的七位试炼弟子,包括叶剑星在内,全都脸色涨红,不停后退,心中同时骇然。

    交手碰撞产生的气浪就让他们不停后退,这个聂云到底实力多强?

    看到在剑灵峰只获得第四名,是故意藏拙,恐怕这才是他的真正实力。

    如此实力,却让一个平凡的应龙得到冠军,的确够郁闷的。

    “哼!”

    一抓不中,莫祥似乎觉得脸上无光,低哼一声,双掌交错,“呼!”的一下,力量如同长鲸取水,又像银河落地,陡然炸开。

    “嗯!”

    莫祥陡然发力,聂云再也承受不住,脸色一红,身体一僵,口鼻同时窜出鲜血。

    聂云战斗力再强,也不过领域境中期,和纳虚境差距实在太大了,趁对方不施展全力,或许还能抵挡一两招,真正发力,根本不是对手。

    “给我过来吧!”

    将聂云打伤,莫祥再次向前一步去,法力暴涨,牢笼般的力量彻底将前者笼罩,被这股力量禁锢,聂云想要钻入地下都成了奢望,整个人宛如冻在冰块里的鱼,丝毫动弹不得。

    “我是来试炼的,不是来偷东西的,莫前辈,希望你能尊重事实,我的确没动过剑神之剑!”

    被禁锢住身体,慌张在心里一下闪过,聂云就沉着喊了出来。

    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偷过也不怕对方调查,堂堂剑神宗总不会没证据的情况下,将自己击杀吧!

    “不错,我可以给铜云作证,他绝对没动过剑神之剑!”

    叶剑星连忙走了过来,也是一脸的不敢相信。

    他一路上都和聂云在一起,在自己的注视下,后者根本不可能偷走神剑的。

    “你不承认,哼,我有办法让你承认,寻光镜吸引,钓出剑神之剑!”

    不理会叶剑星的话,看向聂云,莫祥冷笑一声,手指一弹,寻光镜飞到后者头上,伴随一连串手印,一股巨大的撕扯之力进入聂云的身体。

    “竟然能吸引我纳物丹田里的东西?”

    感受到这股撕扯力进入身体,聂云瞳孔一缩,紧接着就感到纳物丹田内一阵翻腾,似乎受到了极大影响。

    “嗯?那是什么?剑神之剑?”

    精神进入纳物丹田。聂云突然看到一个东西,头皮一下炸开。

    一个寒光闪闪的剑支正横亘在自己的纳物丹田内,不是剑神之剑还是哪个?

    进入剑神宗一下都没动过神偷天赋。剑神之剑怎么会在自己的纳物丹田?

    不可能,绝不可能!

    晃晃脑袋,聂云稳定了一下精神,再次看去,和之前看到的一样,剑神之剑正笔直矗立在纳物丹田内,闪烁出耀眼的光辉。

    大殿内失踪的剑神之剑。竟然诡异的出现在自己的纳物丹田!

    “这到底怎么回事……”

    聂云都觉得自己有些恍惚了。

    难道自己有精神分裂?不然什么时候偷了剑神之剑,自己反而什么都不记得?

    精神分裂的人,会拥有双重性格。白天是正人君子,晚上就变成嗜血狂魔,自己从没有过类似的经历,怎么可能有这种病症……可如果不是。又如何解释剑神之剑在自己的纳物丹田?

    “给我出来吧!”

    心中一乱。精神失守,莫祥突然一声长啸,聂云只觉得纳物丹田一震,再也收不住神剑,“嗖”的一道光芒急射,长剑就飞了出来,悬浮空中。

    “竟然真是他偷的?”

    “知人知面不知心,真是没想到……”

    “在剑神宗敢偷剑神之剑。我看是想死的快了……”

    看到剑神之剑从聂云身体内被拉扯出来,周围的诸多弟子。全都一愣,震惊的、幸灾乐祸的都有。

    “铜云,难道真的是你……”就连叶剑星也一愣,后退了几步,嘴巴张开,不敢相信。

    聂云一直和自己一起,并未离开,什么时候偷得剑?可如果不是他偷的,剑为何从他体内被钓出来?

    “你还有什么话说?跟我走吧!”

    手掌一招就将剑神之剑抓了过来,莫祥放在聂云面前,一声冷笑。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心中虽然震惊欲死,想不明白怎么回事,但聂云知道现在“人赃并获”过多的解释也没用,吐出一口气,将心中的惊慌压住,道:“不过,我还是要解释一下,我的确没动过剑神之剑,这剑为何会在我的纳物丹田,我也不清楚!”

    “呵呵,不清楚?你以为一句不清楚就没事了?跟我回执法队吧,我会让你把所有事情都交代出来!”

    莫祥冷笑,转身看向倪虚长老“倪虚,这人偷窃剑神之剑,我带走了!人赃并获,你没什么可说了吧!”

    “没有……”倪虚摇摇头。

    “那就好,咱们走,回去先将他的琵琶骨锁住,然后在上酷刑,我看他招还是不招!”

    莫祥一甩手,手掌一抖就将聂云交给几个属下,朗声说道。

    “是,队长!”

    几个属下嘿嘿一笑,眼中射出妖异的光芒,看来这种给人逼供的事情他们做得多了,丝毫都不陌生。

    “剑神之剑是剑神老祖留下的宝物,你都敢打主意,胆子可真不小……”

    手腕一翻,剑神之剑就化作一道流光再次插在之前的岩石上,被封印彻底笼罩,莫祥冷哼一声,当先向前走去“走吧!”

    见他离开,其他队员将聂云控制住,也大步向外走去。

    “铜云绝不可能做出这件事,倪虚长老,你怎么不留住他,不管怎么说,铜云都是你带来的……”看聂云被抓走,叶剑星连忙吼道。

    “将他留住?我也没办法,你也看到了,剑神之剑在他体内被取出,就算我说的再多也没用!”

    倪虚长老摇摇头,叹息一声。

    “进入执法队不死也差不多,但愿他……能坚持活下来吧!”

    ps:因为要出去,五点起床码字,终于写出来一章,先发上来再说……很勤奋吧!

    最近的故事大家应该能看出来,老涯在很用心写,推荐榜给孑与大神爆了,月票榜给跳舞大神爆了,悲催的是,首页畅销榜,前十名就能上去,咱们是第十一名……汗!

    恳求月票和推荐票支持!(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