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五百把十九章 是他们?

第五百把十九章 是他们?

    “嗯?”“嗯?”

    就在聂云觉得脊背阴寒无比的时候,突然听到前后两个人影同时哼了一声。

    似乎二人都在为对方突兀出现感到惊讶。

    “你来了也没用,他是我们青云宗掌教亲自点名抓的,我白鑫一定会把人带走!”脸型瘦长的中年人声音难听至极,沙哑中带着冷漠,和他的容貌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我们紫檀宗对他也势在必得,你还是省省吧,在我紫霄仙子眼皮下你也想将人抓走,没门!”

    对面的蒙面女子也是冷喝,两股意念在空中碰撞,激荡出炙热的火花。

    “青云宗,紫檀宗?白鑫、紫霄?这些人别说没见过,听都没听说过……”聂云眉头一皱,难道是因为上次击杀剧毒王的事?

    和青云宗、紫檀宗有交集,也就那次击杀剧毒王,可当时杀的公孙长风是仙武宗的高手,即便有人来报仇,也应该是仙武宗而不是这两个宗门吧!

    “而且就算奉命杀我,心里也应该不会有这么浓厚的仇恨!”

    融入自然心境的感受绝不会错,这二人对自己都有仇恨,似乎杀之后快,如果只是单纯奉命行事,根本不可能这样。

    “如此实力,又能说出八大宗门长老的名字,肯定是八大宗门的高手,而于我有仇恨的只有弥神宗、剑神宗……”

    强大的压迫下,聂云思维跳跃的也比平常快。很快就分析出了不同。

    “只是……我已经改变了容貌,他们怎么能认出来我是谁?”

    聂云的伪装虽然没有千幻的高明,可如果对方不用灵魂扫视。想要发现也是不可能的!

    这二人根本没用灵魂扫视过自己,似乎一出现在这就知道要杀的是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肯定认识我,而且知道我伪装,甚至在我身上留下了某种我不知道的印迹,看来只有一种可能……还真好运,能让他们二人同时出动……”

    分析了一遍。聂云知道所谓的白鑫、紫霄肯定是假的,而这二人的真实身份,肯定是那两位弥华和云萱!

    弥华。弥神宗宗主,老仇人,自从到了浮天大陆,就遭到他的追杀。云萱。剑神宗宗主,千幻的老情人,却把千幻害得凄惨无比。

    抢了人家的未婚妻,杀了人家的长老,弥华有这样的杀机倒也罢了,可和云萱没什么仇恨啊,反而自己剑神试炼一直受辱,怎么她也是这副模样?

    “难道……”

    聂云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所有事情像是一下捋顺,脸色立刻变得难看。

    “难怪明明我是冠军。却变成了应龙,明明我没碰过剑神之剑,却到了我的纳物丹田,明明剑神宗刀山火海,我却能轻松逃出,甚至没遇到丝毫追兵……原来如此!”

    “一切都是这个云萱授意的,他是千幻的旧情人,拥有几道神偷之气没什么奇怪的,让人将剑偷出来悄悄送入我的纳物丹田,我肯定不知道!”

    虽然复制了千幻的神偷能力,可真正偷盗起来,还远远比不上,到底这是怎么回事,虽然现在还没弄明白,却也知道千幻留下的神偷之气肯定比自己的高级!

    有千幻的神偷之气,然后派人悄悄将剑神之剑送入纳物丹田,应该不太困难!

    “是倪虚长老,他一路都在装好人,让我放松警惕,实际上他才是最可恶的一个……”

    剑神宗所有事情都在脑海过了一遍,聂云眼睛眯起,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

    在剑之大殿地品区前面,只和倪虚长老近距离接触过,他拍了一下肩膀,提醒别人已经向地品区走,当时还以为是友好的象征,现在看来,正是他偷走了剑神之剑,然后借助拍肩膀的时间,悄悄送入了自己的丹田!

    后来才有了莫祥的出现,有了后来的一幕……

    至于逃走,难怪总觉得非常简单,而且莫祥还好像有意指点走哪条路,原来一切都是他们的安排!

    “估计云萱已经猜出了我是聂云,忌惮我化云宗无上长老级别的师父,这才让我远离剑神宗后再偷袭击杀,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就算以后我‘师父’追查起来,也有好借口推脱,好狠的算计……”

    一幕幕清晰出现在眼前,聂云本来就不笨,很快就将事情分析了一遍。

    “弥华应该也是这种打算,当初不想让我暴露在剑神宗,毕竟一旦暴露,就要撕破脸皮,这才替我遮掩,说我不是妖人……不对,按照他的心机,知道这样做,肯定会引起云萱的怀疑,从而猜出我的真实身份,为何还……”

    “他是想故意把事情搅乱,让剑神宗也动手,好趁机浑水摸鱼,这样就算我‘师父’化云宗无上长老过来问责,也等于把剑神宗也绑到了战车上……好狠毒的心机!”

    一阵疑惑过后,聂云明白过来,一身冷汗。

    两世为人,身为老古董,一直自认为算无遗策,没想到这次却被这二人玩弄股掌之间,而什么都不知道,还真够可笑的!

    在剑神殿,还气愤填膺,觉得有些憋火,看来在那时候,这两个人就在交锋了!

    可笑他还以为伪装天赋很高,没被认出来,现在看来,弥华和云萱恐怕当时都知道是谁,只是故意没说而已!

    “只是……弥华为何这么肯定云萱知道我确切身份后,会冲过来杀我?紫华洞府、天玑剑他不应该说出来吧……”

    现在唯一的疑点就是云萱为什么要杀自己,而且气势汹汹,丝毫不顾忌掌教之位,这点怎么都想不通。

    “这次……看来真的逃不掉了……”

    以前无论如何,总有一丝逃生希望,而这次,任何希望都没有。

    且不说已经没了妖冥涎液这种底牌,也没有落天魔尊这种可以当盾牌的古尸和破空境强者炼制的符箓。

    就算有这些,面对这两个心机如此深沉的人,也恐怕没任何用处!

    他们两个什么人?浮天大陆最有权势的几个之一,身上的宝物数不胜数,层出不尽,妖冥涎液、破空境符箓对别人有用,对他们肯定没用!

    不然,他们二人又怎么可能从残酷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一代宗主!

    再说,这两个连自己都能算计,既然本尊出手,肯定早就准备好了一切,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绝对做到一击必杀,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无路可逃!

    这些想法在脑海中一瞬间闪过,抬头再次向前看去,发现二人虽然对对方都有些敌视,话语也说的凶狠,却都没停步,距离更进了,似乎都想第一个将自己抓住。

    这一下靠近,聂云立刻觉得整个人像是被孤立出来,原本喧闹的街道,变得鸦雀无声,周围的商贩瞬间消失了一样,留在面前的只有孤冷和杀机,仿佛被整个世界分割了出去。

    “【逆转空间,咫尺天涯】?”聂云心中更冷,额头上冒出汗水。

    虽然所在的位置没变,依旧是闹市中间,但因为他们特殊的手段,让其脱离了空间,人群就在眼前,可无论多么强大的攻击,都不能碰到对方,就好像在两个世界一样!

    就好像你和镜中人,无论你手段再强,你都不可能杀死,也不可能抽对方的耳光,两个空间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逆转空间,咫尺天涯】,这是秘境第七重破空境强者才有的能力!

    这两个虽然都只是纳虚境巅峰,身为宗主,宝物不少,竟然拥有破空境强者才有的能力,可怕!

    空间都被逆转了,地行师天赋也就成了笑话,别说逃走,现在的聂云,动都没法动!

    汗水顺着脊背就流下来,湿透了背后的衣衫。

    “看来我猜的不错,他是你找的人,身上有你要的东西!”

    就在聂云觉得精神压力大到极点的时候,对面蒙面的女子,突然开口。

    和剑神殿云萱宗主动听勾人心魄的声音完全不同。

    “是我要找的人,也是你要找的人,不过东西今天我拿定了,你还是别想了,就算拿走,也吞不下!”

    对面的中年人,声音依旧干瘪。

    这二人的对话虽然让人摸不清头脑,而且声音难听之极,但聂云更加确认的知道,必是弥华和云萱无疑!

    他们一定是忌惮自己化云宗无上长老的师父,故意伪装,让别人看不出来。

    “你也想要,我也想要,那就别废话了,大家各凭手段吧!”蒙面女子低哼。

    “好,各凭手段!”中年人低沉一笑,似乎更加自信。

    “逃!”

    知道二人短短几句话就已经商议妥当,决定了自己的命运,聂云心中一声低呼,全身的法力猛然激荡,炙热的焱火瞬间从体内涌出整个人犹如一个巨大的火人。

    噼啪!

    焱火炙热的温度烤的周围空间都有些扭曲,咫尺天涯瞬间出现了一丝裂缝。

    看到如此机会,聂云脚掌一踏,膝盖用力,猛地向天空急窜。

    “想走?做梦,停下来吧!”

    伴随一声冷喝,聂云向上飞行的身影还没离开地面,就瞬间停了下来,仿佛禁锢在琥珀里的标本,挂在空中,一动都不能动,无计可施。

    弥华伪装的中年人当然出手!

    推荐票别玩了投……(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