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五百九十二章 绝世高手(下)

第五百九十二章 绝世高手(下)

    “不是呀?看来人真老了,眼光不太好了,不好意思,认错人了……这样吧,为了补偿我认错,免费给你算上一卦,保你以后时运越来越好,心想事成……”

    像是没看到弥华的表情,老者一脸失望,摇摇头,突然一晃手中的算命招牌。

    “呼!”

    老酒鬼一晃招牌,弥华整个人觉得突然能动了,全身的肌肉再次绷紧,体内法力激荡,似乎随时都会出手,不过,这种情况只维持了一下,就停了下来,脸色变化回来。

    “多谢前辈手下留情!”深吸一口气,弥华似乎强行压住了心中的怒火,狠狠的看了聂云一眼,也不说话,一抱拳,突然转身就走。

    “哎?别走啊,我师父算命真的很准,既然答应给你免费算卦,你应该珍惜……”童子一愣,喊了出来。

    “哼!”听到算命,弥华面皮再次抽搐,脚下不停,笔直向街道一侧走去。

    “我都说免费了也不算,一看就知道是小气鬼,活该媳妇跟别人跑了……”老酒鬼大方的摆了摆手。

    噔噔!

    听到媳妇跟人跑了,弥华变化的中年人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实在忍不下去,脚下加快,身体一晃就从原地消失,不知去了哪里。

    天行师天赋的可怕在这里彻底显露出来。

    “这位姑娘……我看你脸色发黄,舌苔发干,气色阴郁。皮肤泛青,估计也是最近时运不济,需求不满。想要做的事情无法完成,麻烦的很啊……不然我也给你算一命……测姻缘,明未来……”

    弥华离开,老酒鬼似乎为跑了一个顾客感到不高兴,转头突然看向聂云身后的云萱,再次笑了起来,一边说话。一边摇着手中的旗子,一幅绝世大神棍的模样。

    “师父,这人脸上有面纱。还没掀开,你怎么知道她脸色发黄,舌苔发干,气色阴郁。皮肤泛青?”童子一脸疑惑。

    云萱伪装的这人脸上带着面纱。灵魂和天眼都看不穿,怎么知道她面相有问题。

    “咳咳,师父不是教过你吗?让你把这几句话背下来,只要看到人就这样说,你怎么忘了?哎,真是的,师父的话都不听,你这小子真是无药可救!”

    听到徒弟的问话。酒鬼老者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摇头摆尾。不停叹息。

    “背下来?固定的句子?”聂云一阵无语。

    你见谁都说这句话,算的什么命……真是一对极品师徒!

    难怪这些话听起来有些耳熟,原来上次见到自己的时候已经说过一遍了……

    “既然前辈插手,在下也不打扰了,告辞!”

    云萱似乎也知道有眼前这个老者在这,击杀聂云就变成了奢望,当下一抱拳冷哼。

    她似乎知道老者能看出面纱下的容貌,聂云也能猜出来,没再遮掩本来的声音,清脆冷漠的话语在街道响起,清脆动听。

    “走,走这么快干什么?我给女子算命打折,小童,还不快点把这位顾客拉回来,别让她走了……”

    老酒鬼眼皮半张半合,随口吩咐童子一声。

    “童子……”

    喊了两声发现没动静,扭头一看,只见童子,似乎已经沉迷于云萱美妙的声音,眼中露出古怪的神色,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都有些呆了。

    “你这家伙,让你干个活,推三阻四,看见酒比师父还亲,原以为就是个好酒的懒货,没想到见了美女也这样,真是没出息!”

    老酒鬼说到这,使劲摇头,一阵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我怎么收了你这样一个徒弟,真是丢人现眼……小女孩,难道真没兴趣让我算命?我可是算的很准的,嗯,我知道女孩都喜欢算姻缘,要不要我帮你算算,保你找个如意郎君……”

    “前辈好意心领了,在下对姻缘并不感兴趣,告辞!”

    对老酒鬼话语中的乱七八糟,云萱并不像弥华那样恼怒,一抱拳,身体化作一道优美的曲线,就轻飘飘向街道的另外一头走去,看起来轻盈灵动,速度却是极快,几个呼吸功夫就从众人眼前消失,再也看不见。

    “这家伙,比刚才那个跑的还快!真没意思……这年头,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老酒鬼摇摇头,一边叹息一边收拾手中的招牌,刚收拾了一下,似乎这才发现聂云,眼睛一亮,想起了美酒,口水都流了出来“嗯?这不是上次请我喝酒的少爷……你怎么在这?”

    “多谢前辈救在下一命,聂云感激不尽!”聂云在百叶城出现是伪装过的,看来一直没瞒过对方的眼睛,所以一下就认了出来。

    聂云这时候也知道眼前这个老者是绝世高手所扮,心中感激,连忙抱拳,一脸恭敬。

    如果不是他突然冒出来,今天就算不死,也将会受到非人的折磨。

    “什么前辈不前辈的,救命,我怎么救你?你的意思是算命吧?呃,上次的确欠了你一次,不过是你不要算的,再想补没有了,这样吧,你那个忌酒人家的雪果酒只要有,我可以免费帮你算卦……”

    老者一脸希翼。

    “酒?有,想喝多少就喝多少,呵呵!”

    自己的命都是人家救的,喝点酒也没什么,聂云哈哈一笑,抬头看去,只见街道一侧正好有个酒楼,一抬手“走,到那个酒楼里,我请够!”

    “好,有酒我最喜欢了!”老者连忙点头。

    两人抬腿向酒楼走去,走了几步才发现刚才的童子依旧站在原地,全身颤抖,似乎还没从刚才云萱美妙的声音中恢复过来。

    看到这,聂云一阵气结。

    这家伙,还真好色的可以,只听个声音就这样,如果真见了容貌,还不马上脑出血挂了?

    见过好色的,没见过这么好色的!

    “好了,人已经走了!”聂云两步来到童子跟前。

    “你个没出息的,我以为你只见到酒会这样,见到女人也这样,哎,我这么正直、严肃的人,怎么会收了你这样一个徒弟……”

    看到童子的模样,老者恨铁不成钢,破口大骂。

    “你正直、严肃?”

    聂云、童子二人同时石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