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零七章 偷走剑神之剑

第六百零七章 偷走剑神之剑

    剑道师,得到天地剑术的眷顾,而聂云又达到心剑境界,或许真能将这些绝招全部推衍出来,练就十套无上剑术!

    想到这些,双眼炯炯有神,认真向墙壁上的十套剑法看了过去。

    这里的十套剑法,有三套是学过的,正是四季剑法、破尘绝杀剑术、大悲七仙剑,剩下的七套,以前见都没见过,就算前世见过,也是对敌,记不太清楚了。

    “灵犀破天剑、飘渺千手剑、天地玄阳剑术……这七套剑术各有千秋,单从剑招上就能看出威力无穷!”

    不愧是无上剑术,虽然没有修炼方法,但单从剑招上看,每一招都威力极大,不比大悲七仙剑、破尘绝杀剑术差。

    “这招是……嗯?竟然练不成?”

    看着其中一个招数,聂云剑道之气运转,使用了一下,发现没有修炼方法,气息堵塞,根本不可能练成,摇摇头,略微有些失望。

    不过,也对,剑道师虽然对剑术的理解超乎常人,也不可能凭空创出无上剑术,毕竟这种剑术已经直刺大道本心,算是浮天大陆顶尖绝招了。

    要是无上剑术如此好修炼,好创出来,剑神宗矗立这么多年,也不会仅仅只有十套!

    “如果不是这个通天剑灵大阵,把墙壁上的剑招也挖走,现在还是算了……”

    进来的时候,他就用天眼观察过了,这个通天剑灵大阵只是封锁了通道。并未涉及石像,即便将其偷走,也不会引起阵法的攻击。而墙壁上的剑法不同,正处于阵法的笼罩之内,强行偷取,触动阵法,再想走就不可能了!

    考虑了一下,聂云最后还是取出几块玉牌将这些剑招全部印了上去,并没继续打墙壁的主意。

    “上次千幻说的聚魂灯。看来不在剑之大殿,这次没机会偷了……”

    一切弄完,突然想起千幻说的聚魂灯。聂云看了一圈,无奈的摇摇头。

    根据千幻的描述,聚魂灯能够将人的灵魂印在上面,就算以后死亡。也能彻底复活。说的神奇,真有没有这种东西,聂云倒有些不相信了,如果有,陈文旭怎么可能会死?他是剑神试炼冠军,又是宗门长老,按照道理,应该有资格将灵魂放入聚魂灯吧!

    “出去再说!”

    不管有没有先离开这里再说。聂云一晃身,钻入墙面。大步向天品区外面走去。

    天品区就一个石像和十套无上剑法的招数,石像、剑术被收走,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现在天品区的通道没有半个人影,聂云也就不用像来的时候,那么小心,大步向外走去,很快再次来到剑之大殿。

    此时的大殿静悄悄的安静异常,似乎一个人都没有,悄悄用天眼扫视了一圈,聂云顿时一脸古怪。

    “还真没人?这是怎么回事?剑之大殿没人值守,就连刚才的甘青也不在了?”

    天品区外面的剑之大殿通常都有执法队弟子巡逻,就像之前的甘青,而现在居然一个人影都没有没,说不出的怪异。

    “这样更好,更方便逃走!”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突然没人,但对聂云来说始终是好事,当下不在隐藏身形,一晃身就从墙壁钻了出来,飞快向殿外走去。

    之前小心翼翼用了半个多小时,这下两个呼吸不到就来到大殿入口处。

    这个位置正是剑痕石矗立的地方,几步来倒跟前。

    “那天对剑道领悟低,肯定不能在上面留下痕迹,而现在达到心剑境界,又成了剑道师,正好留点东西!”

    幽冥剑出现掌心,聂云精神再次进入心剑状态,各种剑术在眼中闪过,瞬间脑海形成了一套新颖的招数,身体一转,轻轻一挑,一道剑术就向剑痕石印了过去。

    滋滋滋滋!

    剑痕石和上次一样,同样射出数十道剑芒,不过这些剑芒在聂云心剑的意境下,纷纷消散,根本没对他造成影响!

    果然不错,只要达到心剑意境,就能在上面刻画字迹,留下剑术。

    噼啪!

    碎石飞溅,聂云淡淡一笑,转身向剑之通道走了过去,来到剑神之剑跟前。

    这柄剑被莫祥从丹田内取出后,再次放在了这里,被阵法笼罩,晶莹闪烁,荡漾出一层层皎洁的光辉,还没来到跟前就散发出一股令人臣服的剑道力量。

    “偷走!”

    冷哼一声,达到第二形态的神偷丹田运转起来,一股神偷之气充盈全身,眼前宝光闪烁,手掌一伸就抓了过去。

    嗖嗖嗖嗖!

    还没到跟前,剑神之剑就射出数十道桀骜不准侵犯的剑芒,如同一个孤傲的帝王,不许外人触碰。

    心中一惊,聂云手掌急忙缩回,饶是如此,指尖依旧划出个伤口,鲜血滴了下来。

    剑神之剑属于天地所生的宝物,拥有独特的灵性,幽冥剑当初的器灵要不是谢张惠子灵魂变化,想要炼化也是不可能,这柄剑神之剑看来也一样,别说炼化,连碰都不让碰。

    不让碰如何偷走?

    “倪虚长老偷的时候应该没动静,怎么不让我碰?”

    聂云一阵郁闷。

    当初被陷害,倪虚长老偷走剑神之剑并放进自己的纳物丹田,一点动静都没有,为何自己想要偷取,就变成了不可能?

    “嗯?剑神宗开派宗师是剑道师,我现在也是,使用剑道之气试试!”

    脑中灵光一闪,聂云吐出一口气,剑道之气运转配合神偷天赋,向前抓了过去。

    滋滋滋滋!

    果然,剑神之剑感应到剑道之气。仿佛遇到了亲人一样,晃动了一下,“呼!”的从剑台上飞起。落入掌心。

    “好!”

    神剑到手,聂云手掌一翻,就将其收进了紫华洞府。

    剑神之剑是剑神宗的传国玉玺,堪比掌教印,如此宝物肯定有特殊的寻找方法,放在纳物丹田的话,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对方找到。还是放进紫华洞府安全一些!

    洞府内禁制、封印多如牛毛,随便加持一个,就能消除对外界的感应。

    噔噔噔噔!

    刚将神剑偷走。通道外面响起一连串脚步声,有人走了进来。

    “走!”

    脚下一动,聂云再次钻入墙面,消失不见。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外面那到底是什么?”

    “谁知道呢。反正我在剑神宗待了一百多年第一次看到这种情景!”

    “还以为是其他宗门攻打过来,但看护宗大阵的样子,好像是进行某种庆典!”

    “大半夜的有什么庆典?”

    “别废话了,小心祸从口入……”

    “师兄说的是……”

    刚钻进墙壁,就看到一群核心弟子、精英弟子、普通弟子……从远处走了过来,边走脸上边上浓浓的疑惑。

    “庆典?护宗大阵?”

    听了一会,聂云更加迷迷糊糊。

    剑之大殿是剑神宗弟子悟道的地方,需要贡献度才能进来。什么身份的弟子,对应什么级别的通道。平时为了节省贡献度,每次修炼都十分珍惜时间,不轻易外出,而现在全部跑出去,让他有些摸不清头脑。

    他做梦都想不到,这些弟子之所以出去,正是因为他成为剑道师,引发了整个护宗大阵的庆贺。

    “你们看……”

    心中疑惑间,走过来的诸多弟子,突然全部停了下来,看向正前方,像是见到了让他们疯狂的事情,瑟瑟发抖,脸色惨白。

    “剑神之剑……怎么不见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人群中一个喃喃自语的声音响了起来,沙哑、难听,带着无限的恐慌。

    剑神之剑是开派祖师留下的佩剑,在剑神宗的地位堪比掌教印,其中丢失过一段时间,后来被云萱宗主费劲辛苦找来,一直放在通道尽头,是宗门弟子骄傲自豪的象征,怎么……又不见了?

    “快通知长老,让他们禀报宗主!”

    人群中一声叫喊,认识长老的核心弟子,急忙取出玉牌传讯。

    正常弟子是没资格直接给宗主传讯的,只能通过长老禀报。

    “不快去修炼都集中在这干什么?”

    他们的讯息还没传递出去,就听到一个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即就看到几个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当先一个身材高挑修长,眉宇间带着拒人千里的冷意。

    宗主云萱!

    身后是倪虚和胡佳两位长老,说话的正是倪虚。

    “宗主!”

    见宗主过来,众人全都露出焦急之色,一个弟子更是走上前来。

    “剑神之剑……不见了!”

    “嗯?”

    听到这话,云萱眉毛一挑,两步来到神剑的剑台,看了一眼秀目一下眯了起来,脸色变得铁青,片刻,转过头来,乌黑的双眼直勾勾看着倪虚,带着冰冷的寒意。

    “剑是被人用剑道之气和神偷之气偷走的,是不是你?”

    “我……”倪虚长老吓了一跳,连连摆手“这怎么可能,宗主你就给了我一道剑道之气和一道神偷之气,我嫁祸完聂云就没了,哪还有第二道……”

    “果然是这家伙……”

    倪虚长老的声音虽小,其他弟子都未必听得见,但在天眼观察下,毫无遁形,见和猜测一样,果然是这家伙嫁祸,聂云眼睛眯起。

    ps:今天老涯生日,依旧四更,先来两章,八点一章,中午12点一章,晚上老涯要和朋友一块,就不更了,生日求正版订阅和打赏,多多益善,恭喜发财,嘎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