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零八章 云萱的温柔

第六百零八章 云萱的温柔

    剑神试炼一路都觉得这个倪虚长老为人和善,是个好人,没想到和善的面具下,隐藏着伪善的真面目,这种人才是最可怕的!

    “必须杀死!”

    聂云心中判了倪虚死刑。

    对于这种两面三刀,表面上很好,背地里捅刀子的家伙,一向深恶痛绝,只要有机会将其击杀,绝不会手软!

    “不是你?难道是他……”秀眉蹙起,云萱突然想起一个身影,娇躯一颤,冷漠的面容阴晴不定,过了一会,转头吩咐:“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先进入天品区看看!”

    说完脚尖一点就出现在天品区入口,再两步,消失不见。

    如果真是他过来,肯定会找应龙的麻烦,所以云萱当机立断就进入了天品区。

    “当初如果不是陈文旭,你根本逃不出去,既然敢回来,我会让你再也无法走脱!”

    轻哼一声,云萱脸上的阴沉之色越来越严重,似乎能结出冰来,脚下飞快,几个呼吸功夫就走过无上剑术雕刻的通道,来到天品区的尽头。

    “这……这……”

    抬眼一看,云萱忍不住瞳孔一缩。

    只见天品区尽头的祖师石像早已消失不见,地面一个深深的大坑,周围似乎还荡漾着战斗的余温,在这修炼的应龙也失去了踪迹。

    总之,入眼处是一片杂乱不堪的情景,乱七八糟,这里简直不像修炼的圣地。而是废弃的垃圾场。

    “祖师石像被偷走了……”

    看着空空如也的地面,和一个巨大的坑洞,云萱再无沉着之色。俏脸变得惨白。

    那天遇到老酒鬼,感到所有力量都施展不出来,都没今天这么震撼。

    祖师石像……宗门的尊严和象征,竟然被人在眼皮下面偷走了?自己这个宗主居然不知道……

    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他?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按照对他的了解,应该不会这样做啊!

    云萱原本沉着无比的脸庞,终于露出了焦虑之色。不过这种焦虑之色只延续了几个呼吸,再次变得阴冷无比,双手背在身后。环顾一周的墙壁。

    “我知道你地行师天赋能进入墙面,出来吧!”

    云萱紧盯着墙面,声音冰冷阴寒,在天品区回荡。不过喊声结束几分钟。都没有半个人影出现,就好像她判断是错误的。

    “你不出来?是不想见我?还是恨我?”

    手掌轻轻搓了两下,云萱身体一转,将曼妙的身姿露在整个通道里面,缓缓向前行走,脸上露出让人着迷的微笑“当初你偷来剑道之气,让我能够施展无上大剑术,偷来剑神之剑。让我名正言顺,给我无数宝藏。让我快速晋级,实力强劲,这些恩情,我都记得……这些年,我无时无刻都在想着你,你难道真不想出来再见我一面?”

    响亮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幽怨,让听到的人心疼不已。

    “之所以抓你,是因为我师父的命令,你也知道我身不由己,你不会因为这个恨我吧!咱们在妖人世界,你为了我甘愿被妖王连刺三剑,差点死亡,这份感动,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觉得心里满是幸福,我云萱这些年依旧单身一人,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

    叹息一声,云萱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衣袖中的手掌悄悄一翻,一个巴掌大小的玉印出现在掌心。

    “还不出来吗?”

    修长的手指轻轻捏紧玉印,云萱轻轻向前行走,双眼紧盯着通道的墙壁,似乎等着有人从中跳出来,不过,让她失望的是,走到最后,依旧没有半个人影。

    “哼,既然你不出来,看来也变的聪明了!”

    眼见就要来到通道尽头,依旧没看到半个人影,云萱原本温柔的脸上瞬间被寒霜布满,像是一下变了一个人,和刚才完全不同。

    “你这次过来偷走神剑和石像,是想用来要挟我,想要和我对你好一点吧!哼,让我对你好,你算什么东西?配吗?我千手剑云萱,堂堂剑神宗宗主,浮天大陆最巅峰权利拥有者之一,你不过是个人人喊打的小偷,你以为偷两样东西我就能受你摆布?别做梦了!”

    “我既然当初能抓住你,现在一样能!上次还有陈文旭救你,现在这家伙被我设计而死,灵魂锁在聚魂灯无法出来,我看你还能指望谁!”

    一声冷笑,云萱洁白的玉手一动,巴掌大小的玉印就出现空中,通道中的通天剑灵大阵像是受到了激发,立刻跳动起来,无数道剑气纵横交错,将周围的空气都全部封锁,甚至墙壁里面都被剑气弥漫,只要有人在里面,肯定会被阵法活活逼出来,无法藏身。

    竟然是掌教印!

    掌教印,能控制宗门所有阵法,威力无穷!

    看来刚才话说的温柔只是云萱的一种计策,想要骗她口中的那个人出现,一旦出现,肯定会遭到她最强有力的攻击!

    “哦?看来还挺能撑的,既然如此,我会让你尝尝更有力的!掌教执掌宗门,护宗大阵开启!”

    再次冷笑,清喝一声,云萱手指向空中一点,掌教印立刻散发出浓重的威严。

    轰隆!

    一阵天地颤抖般的轰鸣,整个剑神宗瞬间被一个鸡蛋型的巨大阵法彻底笼罩,无论空中地下还是墙壁,刹那间被一股宏大的力量封锁,宛如被锁在了铜墙铁壁里面!

    护宗大阵,开启!

    剑神宗护宗大阵,当年的剑道师祖师布置而成,一旦开启,破空境强者,甚至丹田穴窍境强者都无法硬攻进来,困在其中的话,也逃不出去!

    这个大阵,只能用掌教印开启,除了掌教印,任何人都不能让其运转。

    “绝杀大阵,探查外人,困杀!”

    护宗大阵开启,云萱左右环顾了一眼,似乎那人还没出来,嘴角上翘,露出甜甜迷人的笑意,再次一点,掌教印上瞬间闪出一道剑芒。

    随即整个宗门的护宗大阵,开始颤抖起来,整个剑神宗瞬间被一股庞大到极点的杀意笼罩。

    护宗大阵最可怕的绝杀阵法开启!

    “你不是能藏能躲吗?千幻,我要你知道,再厉害的躲避隐藏技巧,也比不上堂堂正正的力量,我身为剑神宗宗主,就有这种力量和权利!不愿意出来,那就给我死在里面吧!”

    开启绝杀大阵,云萱淡淡一笑,双手背在身后,冷冷看着周围的墙壁,似乎想要亲眼看到千幻承受不住绝杀大阵,仓皇失措的逃出来。

    绝杀阵法是宗门护宗大阵对付不可调解死敌才开启的最后手段,一旦启动,必须杀人,带着浓重的血腥,只要不是剑神宗子弟,被这种绝杀大阵困住,就会立刻搅成碎肉,再无翻身可能,破空境强者都难以幸免!

    浮天大陆八大宗门,每个宗门都有独特的手段让护宗大阵识别自己的弟子,就好像聂云刚来剑神宗时配发的【剑意符】,拥有这种符箓,就不会被判断成外人,而没有这东西,就会被大阵当成外敌。

    而且这种剑意符只是一次性物品,一旦离开宗门时间过长,就会失去效用,想要再来,必须再次领取。

    让云萱想不到的是,千幻并没出现,而聂云陷入了困境。

    “护宗大阵的绝杀阵法?这不是宗门要覆灭时才能动用的阵法吗?云萱你好狠……”

    隐藏在剑之通道墙壁内的聂云,看到墙壁内都涌出无数剑芒,身躯一动,就被数道阵法围困,脸色微微一变。

    虽然也想到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云萱会开启护宗大阵,但聂云做梦都没想到对方连困阵都没用,二话不说直接施展了绝杀大阵!

    如果施展困阵的话,凭借天眼、伪装、隐匿天赋或许能够逃脱,而绝杀大阵,就难了!

    绝杀大阵通常都是外宗门入侵,同归于尽才用的最后招数,聂云做梦都想不到就因为剑神之剑丢失,云萱就启动起来,也太狠了吧!

    嗖嗖嗖!

    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墙壁中的绝杀大阵根本不容他多想,数道剑芒瞬间就在墙壁内部刺了过来。

    这每一道剑芒都有天桥境巅峰实力,几道汇聚在一起,宛如一柄绝世大剑,当空劈来。

    “最低都是天桥境巅峰?这下糟了!”

    看到大剑袭来,聂云幽冥之剑扬起,迎了上来。

    绝杀大阵并不是一开始就出现最强攻击,而是逐步提升,现在这个大阵一出现就是天桥境巅峰,过一会肯定还会更强,难怪他觉得恐怖。

    叮叮叮叮!

    天桥境巅峰实力的剑芒对现在的聂云威胁还不算太大,幽冥剑晃动宛如疾风暴雨,眨眼功夫就将其挡在了外面。

    嗡!

    挡住阵法的第一波攻击,空中的大剑一转,辉煌庞大,立刻荡漾出半步纳虚境的力量。

    “不行,继续和阵法对攻的话,不但承受不住不说,能量还肯定会散发到外面,被他们发现!”

    看到大剑已经具有半步纳虚境力量,聂云知道一旦击杀过来,即便能够挡得住,对攻产生的能量依旧能从墙壁散佚出来,被外面的倪虚等人发现,麻烦真就大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