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一十四章 聚魂灯

第六百一十四章 聚魂灯

    四千五百四十六柄长剑,每一柄都带着独特的灵性,诸多灵性横空延伸过来,宛如四千多位高手,同时撕扯聂云的灵魂。

    如果他的灵魂不压制,凭借绝招天赋、秘法,对这些攻击自然有办法抵挡,而现在为了伪装成文超,故意将灵魂压制成灵级初期,蕴含剑意的灵性,在脑海中翻滚,宛如争夺战场一样,让他受尽了痛苦。

    “这些剑意之所以争斗,是在阐述自己领悟的剑道,只要我有剑道方法和他们一样,就能获得认同!”

    这种痛苦时间不长,聂云就明白获得先祖认可是怎么回事。

    虽然剑道只有一个,但是每个人的领悟不同,一千个修炼者就会形成一千个剑道,当然这些剑道最终修炼到大成,会殊途同归。

    这些剑灵每一个都在讲述属于自己的剑道,只要自己的道能和其中任何一个相通,就能获得认可,长剑为其倒下。

    “和我相通的剑道……”

    聂云向脑海中密密麻麻的剑道看了过去。

    ………………………………………………

    “看来获得先祖认可需要一段时间,正好趁这个时间,去问问那件事!”

    看着圆台上已经入定的“文超”,云萱知道获得先祖认可需要一段时间,可能是半天也可能是一天,当下也不在这里多等,掌教印一划,一个空间传送阵就出现在面前,玉足一踏。就从原地消失。

    呼!

    眨眼功夫,她就来到一个巍峨的大殿前。

    “宗主!”一个长老迎了上来。

    “开门!”云萱淡淡的摆了摆手。

    “是!”这个长老手掌在大殿前面一印,巍峨的大门就缓缓打开。

    “在外面守着。没我吩咐不准任何人进来!”冷哼一声,云萱昂首就走了进去。

    大殿里非常宽阔,但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只有一个豆大的灯光在远处摇曳,忽明忽暗,似乎随时都会灭掉。

    灯光明灭的闪烁下。一个虚影隐藏时隐时现,模模糊糊看不清楚,好像存在。又好像不存在,一股似有似无的剑气从灯光中激射出来,彰显着虚影有些不甘的怒火。

    看到摇曳的灯光,云萱脸上露出一丝冷漠的笑意。两步来到跟前。手指轻轻一弹,一道白光钻入火焰中间,“呼!”的一下,随时都会熄灭的灯光猛然爆射出惊人的火焰。

    随即,火焰中一个身体笔直宛如标枪般的身影,缓缓出现。

    “文旭师弟,别来无恙!”

    看到这个人影,云萱淡淡说道。

    “如果还是那件事。请你离开吧!”标枪般的身影,根本不理会她。双手背在身后,乌黑的双眉扬起。

    如果聂云在这里,肯定会认出这个人,正是在妖罗幽冥域被妖狐族长老杀死,变成一堆白骨的陈文旭!

    陈文旭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能活着?

    “别这么着急赶我走,我来这里只是想和你聊聊天!”云萱微微上翘的睫毛眨了眨,浮现出甜甜的笑意“最新的一届剑神试炼结束了,叶剑星参加了比赛!”

    “嗯?”听到叶剑星的名字,陈文旭竖起的双眉微微缓和了一下。

    “第一场天幽谷试炼,叶剑星得到并练成了41套剑法,剑灵峰试炼获得一头天桥境巅峰的妖兽尸体,剑心石考核,坚持了一炷香的时间!”云萱右手捋了捋胸前的黑发,笑盈盈的说道。

    “四十一套剑法?不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我强多了!”听到叶剑星的事迹,陈文旭点点头。

    “是比你强了不少,但是我给他判了第四名!没有资格感悟剑道之气,而且最后他连进入地品区修炼的机会都不珍惜,被我赶了出去!”

    云萱淡淡一笑,魅惑众生。

    “什么?第四名?云萱你不要太过分,我和你之间就算有矛盾,也不要牵扯到小辈!”听到叶剑星参加试炼最后什么都没得到,陈文旭气得咆哮。

    “稍安勿躁,当年你就是这样沉不住气,不然,我这个宗主肯定坐不稳的!”看到火焰中的人影怒火连连,云萱轻笑起来“放心吧,一个小辈而已,我还不屑出手,得到第四名是有人比他还厉害,实在没办法!”

    “比他还厉害?你以为这样能骗得了我吗?剑神试炼是考验弟子对剑术领悟能力的,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天幽谷试炼,只要这个获得第一,剩下两个就算全是倒数,一样能够得到冠军,我不相信叶剑星获得四十一枚玉牌,还排不上第一!”

    陈文旭大袖一甩。

    “获得四十一枚玉牌,练成这么多剑法,在往届的确得个冠军很简单,可惜……在这次不行,因为一个叫做聂云的散修,练成了一百四十八套剑法!”

    “一百四十八套?”陈文旭脸色一变“你让散修得到了冠军?”

    “你放心,为了剑神宗我怎么可能让一个散修获得冠军!”云萱笑了笑“获得冠军的是应龙!”

    “应龙?哼!我看你是故意设计好了吧!”听到名字,陈文旭脸上露出不屑一顾,一甩手“你过来如果就说这些,我没兴趣听,滚吧!”

    “别这么着急赶我走,如果我过来,是要告诉你关于谢张惠子的消息呢?”对于陈文旭的无礼,云萱也不生气,反而笑颜如花。

    “惠子?你会有她的消息?”听到谢张惠子,陈文旭倔强的眼中闪过一丝温柔。

    “妖狐族让她灵思垂钓宝物,到现在也有很多年头了,这点消息我还是能查出来的!”云萱一脸自傲。

    “她……还好吗?”陈文旭一脸犹豫,轻轻问道。

    “妖狐族用她垂钓宝物。当然会对她的安全保护周到了,不过……你也知道灵思垂钓每天都要承受虚空风暴的袭击,如果这时候我告诉她。你已经死了,只靠聚魂灯才能维持一丝真灵,你说她会不会直接崩溃,一心求死?”

    云萱说道。

    这个昏黄随时都会覆灭的灯,竟然就是聂云想要寻找的聚魂灯!而陈文旭竟然是靠聚魂灯活着。

    现在的他只是一丝灵魂印迹,所知道的消息也是他死前那一刻,也就是五年前。并不知道谢张惠子已经陨落。

    “云萱,你卑鄙!”陈文旭脸色一变。

    “不要这么说,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的师姐。这样和师姐说话,实在太没礼貌!”云萱一甩手,淡淡说道。

    “滚出去,我再不想见到你!”知道咆哮也没用。陈文旭一甩手。转过身去。

    “文旭师弟看来火气不减当年!好了,不和你废话,现在我已经失去了耐心,将那件事告诉我,我可以不去对付谢张惠子,不去对付叶剑星,不然,我会很快将他们送过来看你!”

    说到这云萱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中却闪过一道冷意“放心吧,我说到做到!”

    “你……你是恶魔!”陈文旭拳头捏紧。大口喘着粗气,虽然他已经是个灵魂体,无法呼吸,但本能动作还是改不掉。

    “呵呵,是不是恶魔就看师弟你怎么配合了!”双手向后一背,细长的腰肢拧动了一下,将她曼妙的身姿完美展露出来,洁白的手掌轻轻拂过聚魂灯,云萱一声轻笑。

    “哼,想让我说出如何驯服那种怪物,做梦!就算死,也不会做出违背祖训的事情!”

    云萱说的轻巧,但陈文旭知道这女人心狠手辣,只要敢说,绝对敢做,即便如此,为了心中那份坚持,也不会妥协。

    “我知道你有你的坚持,放心,这次不问那件事,而是剑神之门!”

    见陈文旭的表情,云萱就知道即便把他灵魂架在火焰上灼烧,也不会让其屈服,搜魂更是不可能,当下摇摇头,不在追问。

    “剑神之门?你怎么问这个?”陈文旭似乎也没想到她会转移话题,眉毛一皱。

    “天玑剑出现,八大宗门个个蠢蠢欲动,大动荡就要开始,如果不快点采取措施,咱们剑神宗保存火种都很难,更别说八大宗门中脱颖而出,统一浮天大陆了,所以,我现在想通了,打算接受剑神之门的考验!”云萱摆了摆手。

    “天玑剑出现?”

    “不但天玑剑出现,天品区的祖师石像和剑神之剑也被人偷走了,现在整个宗门都陷入了混乱!我必须尽快提升修为,才能让宗门稳定下来,不至于出现动荡!”云萱摇摇头。

    “祖师石像,剑神之剑被人偷走?这不可能!”陈文旭瞳孔一缩。

    祖师石像、剑神之剑都是宗门的象征,竟然被人偷走,这怎么回事?

    “不可能,还不是你当初放走的那个小偷,回来干的!”云萱冷哼。

    “你说千幻?不可能是他!绝不可能!”陈文旭脸色一变,连忙摇头,根本不相信。

    “不是他还有谁能在剑神宗偷走剑神之剑、祖师石像而不被人发现?哼!”云萱一甩衣袖。

    “这……”听到云萱的推断,陈文旭脸色难看,也对,剑神宗虽然比不上化云宗,但其中各种阵法林立,一般人别说偷东西,混进来都几乎不可能!

    有这种能力的,恐怕也只有那个神偷,想到这点,陈文旭叹息一声“尽管我对你的做法不喜,也不希望你实力增强,但我不能成为宗门的罪人,剑神之门的事情可以告诉你,但你要答应我,一心为了宗门,而不是为了你一己私欲!”

    “那是自然,我身为剑神宗宗主,当然会以宗门为己任!”云萱脸色一喜道。

    “嗯!”陈文旭犹豫了一下,思维像是陷入了回忆,缓缓说道:“想要彻底打开剑神之门,获得老祖宗的传承,其实非常简单,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在宗门的祭祀之地取得老祖留下的信物老祖留下的心脏!只有获得剑神之心认可,才能开启剑神之门!”

    “心脏?”云萱秀眉蹙起,似乎有些不明白。

    “嗯,当年胥允师祖也就和我说了这些,他以为我以后能够成为宗主,所以才将这些事情交代给我了,如果你不相信也就罢了,至于去剑神之门的路径,我留在了我的佩剑上,而这柄剑,恐怕已经遗落到妖人手里了!”陈文旭摆摆手。

    “你的佩剑?”云萱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狂喜之色“你的佩剑在叶剑星手里,上次在剑神殿我看到了,没来得及询问……”

    她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就听到身后大殿紧闭的大门突然发出“吱呀呀”一阵响声。

    “嗯?”秀眉一蹙,云萱猛然转身,乌黑的眼珠中冒出浓浓的怒火。

    刚才进来的时候已经明确交代,不要人打扰,竟然这时候还有人进来,明显是不将她的话放在心上。

    “宗主,是倪虚长老有要事求见!”

    似乎感受到云萱的怒火,负责守门的长老一哆嗦,连忙解释。

    “倪虚?”云萱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反手一招就将燃烧的火焰压制下去,几步来到门前,果然看到倪虚长老此时正站在门外一脸恭敬。

    “有聂云的消息?他在哪?”云萱眼睛一亮。

    “不是……”听到宗主这样问,倪虚脸上露出不自在的表情“是剑之通道出现了动荡……”

    “出现动荡?怎么回事?”云萱一愣。

    “还请宗主过去亲自看看!”倪虚忙道。

    “嗯!”云萱知道如果不是大事,倪虚不会如此慌张,当下点点头,掌教印一划,面前再次出现了一个传送阵,当先走了进去。

    倪虚长老也紧跟在后面走去,临走的时候,帮忙将大殿的门户关上,大门关闭,殿内再次陷入漆黑,再没有一丝光亮。

    呼!

    二人眨眼功夫就到了剑之大殿,拥有掌教印,可以在宗门任何地方破开空间穿梭。

    “宗主你看!”

    进入大殿,倪虚长老向前一指。

    “嗯?”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云萱看了过去,就见剑之通道两侧矗立的数百柄宝剑,同时不停的震颤,像是遇到了王者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看到这种情况,云萱眉毛一跳。

    轰隆!

    话音未落,墙壁上的数百柄长剑同时挣脱封印掉在地上,所有剑尖指向了同一个方向剑神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