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二十七章 师父?

第六百二十七章 师父?

    “如果猜的不错,应该是聂云吧,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剑道师和伪装师,很好,连我都能瞒过!”

    旋转在空中的巨大玉印,滴溜溜一转就被一个宛如白玉般的手掌捏在掌心,伴随一个阴冷冰寒的声音响起,一个曼妙的身影缓缓从空中走了出来。

    身影每走一步,空气就发出“啵!”的一声,矗立在剑台上宝剑就好像被大力量压制一般,无论如何挣扎都挣扎不动,仿佛被彻底禁锢住了。

    掌教印,剑神宗宗主才有的东西,即便在祭祀之地,也有着绝对的力量,代表着权利,威严,不容挑衅!而剑神之心只是尊重、敬畏,和权威不同。

    “原来是云萱宗主,云宗主什么时候和僵尸妖人联合在一起了?”

    看到她走来,聂云吐出一口气,心中虽然为错失击杀魃而惋惜,脸上却丝毫看不出异常。

    这女人心机城府太深了,稍有不慎就会遇上大麻烦,无论说话还是举止,都要十分小心,不然被她卖了都不知道。

    每次和她对面,聂云都觉得是在考验和煎熬,真不知道当初的千幻到底喜欢她哪一点。

    “联合?呵呵!它只是我的傀儡而已!”云萱嗤笑一声,轻捋着秀发,双目缓缓落在聂云身上,像是想要看穿他的身体和想法一样“你能控制这么多宝剑,让祭祀之地的所有剑灵都听你的,想必已经将剑神之心炼化了吧!”

    “剑神之心?”聂云装作一脸愕然的样子“什么叫剑神之心?哦。你说那个突然冲过来的心脏啊,你以为我想炼化呢?不明不白的东西,我才不想要。可它非冲过来,赖着不走,哎,真是难受!”

    聂云虽然没有云萱这么深的城府和心机,但也不傻,这一连串遭遇,再加上她的表现。已经将事情猜出了八九不离十,知道说什么话才能让这女人生气,发疯。发狂,故意装出一副实在没办法,其实我不想要的样子……

    果然,话音才落。就看到云萱原本沉着的脸色变得铁青。紧身甲胄下的娇躯不停颤抖,呼吸急促,酥胸一起一伏,整个人似乎随时都会爆炸。

    也难怪她生气,为了剑神之心,她付出实在太多了,千幻、陈文旭、应龙……都是她的牺牲品!

    一番辛苦设计,一番费劲心机。竟然为眼前这个家伙做了嫁衣!云萱心中的恨意如同滔滔江水,似乎要将整个天地都清洗一遍。

    如果这家伙是个丹田穴窍境强者。也就认了,让人恼怒的是,他不过是个领域境不入流的蝼蚁,这种家伙平常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一大片,而现在……不但破坏了认可剑神之心,称霸浮天大陆的美梦,居然还伪装这么长时间,弄的自己和小丑一样,实在可恶!

    “宗主,这头魃是僵尸妖王,不能留下来,一旦它活着,肯定会给宗门带来巨大灾难,还请出手将它灭杀……”

    见云萱救下魃,叶剑星也明白怎么回事,不过仍然心存侥幸,喊了一声。

    “给宗门带来巨大再难?”轻笑一声,云萱娇躯一晃,来到魃跟前,倩倩玉手轻抚着它脏乱的头发,似乎丝毫不嫌对方腥臭无比的身体,眼中露出得意兴奋之色“它给宗门只能带来更加兴盛,真正的灾难是,我当初就应该把你和这个聂云杀了,而不是留你们活到现在!”

    “魃虽然有强大的实力,但他一出现会让无数人变成僵尸,就连一些宗门弟子都抵抗不住,堂堂剑神宗宗主竟然豢养这东西,真令人想不到!”

    看到她现在的动作,聂云一阵反胃,无论前生今世,最痛恨的就是妖人,这头魃是埋在地下几千年的尸体,身上的味道可想而知,如此恶心的东西,云萱竟然抚摸它的头发,像是恋人一样,难怪看不上千幻,原来好这一口。

    如果给千幻知道他喜欢的女人好这口,会不会自己变成妖人……聂云心中不无恶意的想。

    “想要称霸浮天,一些死亡是必须的,承受不住,只能说明平时修炼的时候没有用功!就算全死光也没什么!”

    云萱轻哼一声,语气中带着对人命毫不在乎的意味,手掌一划取出一个乌黑的丹药给魃塞入口中。

    咯吱咯吱!

    吃完丹药,魃全身再次流出很多腥臭无比的血液,骨骼一阵脆响,原本被聂云斩断的拳头居然重新长了出来,和以前一样,没有丝毫区别。

    能让人断肢再续的丹药,每一枚都珍贵无比,尤其是让丹田穴窍境强者重新生出拳头,恐怕这颗药,至少达到了圣品!

    不愧是剑神宗宗主,好大的手笔!

    “剑神之心,在很久以前我就说过是我的,你炼化,就等于判了死刑,不过……”

    将魃身上的伤势治好,云萱再次转过身来,看向聂云,眼中露出阴毒之色:“如果你现在把剑神之心、剑神之剑以及偷走的祖师雕像交出来,我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虽然对眼前这个少年,恨意如潮,恨不得杀之后快,但也不是头脑发热的人,这家伙本身实力不强,却拥有无数厉害的手段,再加上拥有丹田穴窍境的师父,就算是想动手对付,也要考虑一下。

    丹田穴窍境强者实在太可怕了,如果再和上次一样,被人禁锢在原地,那种羞辱真的受不了。

    虽然现在有魃这个大底牌,还是要小心一些,化云宗积累这么多年,四大长老又是成名大陆多年的老怪物,难保没有更强的底牌!

    正因为如此,她才在治好魃身上的伤势后,才说出这话。

    “交出剑神之心、剑神之剑?”听到云萱的话,聂云如何猜不出她忌惮什么,眼睛一转“交出去也可以,只不过我怕交出去之后,再见我师父他老人家的话,没办法交代!”

    “你师父在哪?让他出来吧,我不相信他会让你一个人来剑神宗!”云萱眉毛一跳。

    “我也想让他出来,但非常可惜,今天不在这,你也知道他老人家为人飘洒萧逸,就算我,也是不能轻易找到的!”聂云摆了摆手。

    知道这个女人生性多疑,谁都不相信,故意说找不到师父,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反让她更加忌惮。

    对话不多,却处处机锋。

    “你不用用这些话唬我,这是剑神宗的祭祀之地,就算你师父有再多底牌也没用,今天,我就看看,谁还能再次把你救了!”

    犹豫了一下,云萱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狰狞,看来她不想再忍下去了,扭头看向这个僵尸王者“你身上的伤已经好了,还不去教训一下刚才给你伤害的人!”

    虽然动手,还是留了后路,让魃出手,如果聂云的师父真的出现,也好照应。

    “吼!”

    听到云萱的命令,魃双眼再次变成赤红。

    看到魃的样子和云萱阴冷的表情,聂云心中一凛,知道对方是真想将自己击杀,转头看了叶剑星一眼“我有个安全的地方,你先进去!”

    说完也不待对方回答,精神一收就将其收进了紫华洞府。

    由云萱这种心机的女人控制,僵尸之王的战斗力肯定会暴增数倍,叶剑星已经身受重伤,还是先到紫华洞府躲避一下为好。

    处理完叶剑星,聂云暗自集中精神,再次用剑道丹田、剑神之心联系其他先祖留下的宝剑,剑灵,却发现如同石沉大海,一点消息都没有。

    “掌教印果然厉害!”

    知道这些剑灵肯定是受了掌教印的压制,不会再出手帮助自己,聂云心中冷了下来。

    没想到剑神之心和掌教印的对抗中,竟然不敌后者!

    这也难怪,在绝对权力面前,任何情谊敬畏,都显得没什么作用。

    刚才能和魃对抗,主要是借助祭祀之地先祖英灵的力量,而现在不能借助,就等于失去了一大助力,再无法和对方抗衡。

    “师父,我先出手了!”

    知道再没办法,也不再犹豫,聂云突然看向一个方向,猛地大喝一声,手腕一翻,玄钰之剑出现掌心,对魃就刺了过去。

    吼!

    看到他的攻击,魃露出轻笑之色,刚想出手将其击杀,却见少年背上陡然生出一对乌黑的翅膀,这对翅膀猛地一扇,“呼!”的一下就改变了方向来到云萱面前,一招无上大剑术立刻暴雨般倾泻而出!

    刚才的攻击是虚招,聂云最主要目的是云萱,只要能抓住她,魃就不足为虑。

    “呵呵,你师父?我看他不会出手了!”

    似乎早就知道聂云会有这招,云萱淡淡一笑,手指向前一点。

    哗啦!

    聂云刺出的无上大剑术连一点气爆都没产生,就连同他自己被禁锢在空中。

    在剑神宗,掌教印的威力更大,比在千叶城更加厉害,聂云根本不可能反抗。

    “好厉害……”

    就在聂云被禁锢空中一动不能动,觉得这次真正难以幸免的时候,突然一个老者的身影突兀出现在众人面前,大手一伸一个奇怪的东西就从他手中射出,一下便把云萱和魃困在里面。

    “谁说我不会出手?”

    老者的声音响彻整个祭祀之地。

    ps:网吧的确不是码字的地方,三千字足足耗费了五个小时,真是杯具啊,今天的电到现在还没来,听说今天来不了了,郁闷。

    看在老涯停电还有四更的份上,给点月票安慰一下受伤的心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