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二十九章 情人见面

第六百二十九章 情人见面

    刚才困住云萱,千幻并未带众人逃走,主要有三个原因。

    第一,魃是丹田穴窍境强者,能够撕裂空间进行跳跃,即便现在逃的再远,对方只要一个心念就能追上,逃也没任何意义。

    第二,困住二人的木片,并不是千幻的宝物,而是他借来的,能将丹田穴窍境强者都困住的宝物,价值之大,难以用言语估计,不可能扔掉。

    第三,无论是魃还是云萱,现在已经变成了宗门的毒瘤,不解决的话,剑神宗树立几万年的名声,恐怕都要因为豢养魃这种僵尸之王而毁于一旦。

    这三个原因下,众人并未直接离开,而且木片威力无穷,就连千幻,都以为能困住二人至少十多分钟,这么长时间完全可以让陈文旭说出对策,然后在实行下面的步骤,没想到才三分钟不到,就脱困而出!

    “祭祀之地,云萱利用掌教印,在借用先祖英灵意念的话,真正实力,比魃还厉害,木片能困住她们三分钟已经很厉害了!”

    聂云对借用先祖英灵、剑灵的威力知道的非常清楚,自己凭借剑神之心借用,都能将魃这头实力堪比丹田穴窍境后期的家伙击败,更别说拥有掌教印的云萱了!

    难怪说拥有掌教印的宗主在自己宗门才是无敌的,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哼,刚才不逃走,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冲出木片的屏障,云萱一声长啸。声音震荡千古,掌教印猛然一划,配合魃的力量。众人周围的空间“哗啦啦!”塌陷一片,所在的地方被单独分割出去,宛如一个密闭的空间,再无逃走的可能。

    嗖!

    困住众人,云萱这才带着魃落在众人跟前,双眼眯起看向最前面的童子。

    “千幻,没想到你还敢来。上次没将你杀死,才惹出今天这些麻烦,哼。这次我看你还怎么逃!”

    她和千幻不一样,非但没有丝毫眷恋之色,话语中居然还带着冷漠的杀意,听在耳中令人阴寒。

    没想到70年前的老情人。见面后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千幻脸上飘逸潇洒的神色消失不见,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张了半天嘴,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脸上更多的是失落和难受。

    记忆中,当年和他相恋的云萱是多么单纯,为了她,自己宁愿死一百次。而现在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伪装成倪虚长老,趁我不备将聚魂灯偷来。你以为这样就能救下陈文旭吗?哈哈,可笑,今天你们谁都逃不掉,都要给我死!”

    云萱冷冷的看向聚魂灯里的陈文旭,周围的聂云、叶剑星,声音冷漠阴狠,似乎只有将众人全部击杀才能一些心头之恨。

    “你……云萱,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听到云萱的话,千幻并没有害怕,反而眼中生出浓浓的失落。

    “我一直都是这样,当初只不过为了利用你罢了!”云萱一摆手,毫不在意。

    将空间分割出来,云萱也不怕众人逃走,再加上无论千幻还是陈文旭,都对她有着重要的意义,也就不介意和他们多说几句。

    “利用我……”明明早已猜到结局,听到她亲口承认,千幻依旧眼神落寞。

    “好狠毒的女人,连爱情都能当做利用的筹码!还有,云萱,没想到你早就知道豢养魃的方法,而且早在几十年前就开始着手计划,明面上却还处处逼问,让我放松警惕,真是好心计!”

    陈文旭似乎看出了朋友千幻心中的纠葛和难过,摇摇头,抬头看向云萱,冷漠出声。

    他年轻的时候,对妖人一族有着浓厚的兴趣,曾孤身一人进入妖族世界好几次,豢养魃的方法,也正是当初在妖人世界无意中得到的。

    这个方法即便在妖族也是最高机密,得到后就被发现,遭到追杀,身受重伤之际,被谢张惠子所救,这才有了那段刻骨铭心的相恋。

    后来回到宗门,陈文旭曾将这件事禀报了当时的掌教,云萱不知怎么听说了,一直想要这套豢养魃的方法,而他知道这东西有伤天和,偷偷藏了起来,秘而不传,本以为藏得很好,却没想到,云萱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得知了豢养方法,而且已经着手实施了!

    早就得到豢养魃的方法,却一直隐忍,明面上继续向逼问,暗地里却动手豢养,这样即便自己,都不知道云萱已经养了这种东西,还自认为秘密在身,真是可笑。

    “呵呵,不这样逼迫你,如何能让你放松警惕?不逼问你这些,如何能让你乖乖交出去剑神之门的路径?”说到这件事,云萱似乎非常自豪,轻笑一声,嘴角扬起。

    “你逼问我,没什么,让我不背,也认了,只是我只是想不明白,你是如何将豢养魃的方法得到的!”陈文旭满脸疑惑。

    这件事一直困惑着他,豢养魃的方法,他得到后,一直贴身收藏,也没交给宗门,云萱如何得知?

    “哎,这件事怪我,文旭兄,是我当时鬼迷心窍,悄悄将你的东西偷走了,重新做了一份假的……今天的一切都是我酿的苦果!”

    云萱还没答话,就听到一侧的千幻,叹息一声,只见此时的他,脸上带着懊悔之意,似乎为以前的事情感到难过。

    “你偷得?重新做了一份?”陈文旭一愣,这才明白过来。

    也对,就算防护在好,有这个天下第一神偷在,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千幻的偷盗技术,不说旷绝古今,也绝对是天下第一人,当时他什么话都听云萱的,偷走并复制一份,并不困难。

    “原来如此!”这些思绪在脑海中一转,陈文旭就全部明白过来,苦笑着摇摇头。

    千幻偷走自己的东西,自己放走千幻,现在千幻又来救下自己,二人共同想破解之法……哎,还真是错综复杂,乱七八糟。

    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天道昭昭,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分毫不差!

    “明白这些已经晚了,今天我就送你们一起上路,能死在浮天大陆未来第一霸主的手里,你们也算光宗耀祖了!”

    一声冷哼,云萱玉手上扬,和魃同时出手。

    轰隆!

    两大高手一起动手,整个祭祀之地,全部被法力渲染,众人就看到一道粗如山峰般的黑洞席卷着打穿天地桎梏,洞穿而来,似乎要将他们全部吞噬。

    “哎,云萱,当初你就杀不了我,现在自然更加不可能了!”

    看到面前如此巨大的攻击,聂云、陈文旭都是脸色微变,唯一没变色的就是千幻了,只见他无奈的摇摇头,突然手掌一抓,刚才困住云萱的两个木片再次飞到手心,向上一扔。

    哗啦!

    木片见风就长,顷刻间就足有七、八十米高,宛如两个巨大的门户,将风暴全部震荡到了外面。

    “又来这招?我看你们能挡住多长时间!”

    外面的云萱看到千幻再次扔出木片,脸色一下变得阴沉,疯狂咆哮。

    这两个木片看模样并不是灵兵,更不是先天灵宝,甚至单看样子都没被人炼化过,为什么拥有这种威力?

    饶是她见多识广,都弄不清楚。

    不过,就算不认识,经过刚才的攻击,她也知道,只要全力攻击,这东西最多能坚持三分钟就会被破开,即便能护着他们,也守护不了多长时间。

    不去理会愤怒的云萱,千幻急忙转头看向陈文旭。

    “文旭兄,你说有办法将这头魃解决,就快点吧,只要能坚决掉魃,我就能能保证带大家安全无恙的逃离这里,云萱就算想追,也追不上!”

    千幻说道逃走,眼中露出一丝强大的自信,当看到矗立在面前的木片,脸上再次露出了担忧之色“这件东西只能阻止她们三分钟,而且使用三次就会出现裂痕,彻底报废,现在已经两次了,要有办法,也要尽快!”

    “嗯!”陈文旭点点头,也知道事情紧急,脸色凝重起来。

    “我的办法非常简单,就是利用祭祀之地的特殊性,直接将魃击杀!”

    “利用祭祀之地将魃击杀?”所有人都是一愣,不过也都知道此时情况危急,不便多问,全都安静下来,听他继续说下去。

    “剑神宗祭祀之地是宗门历代先祖英灵安歇的地方,甚至连老祖真正的剑神之心都在这里安眠!矗立数万年,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使命和灵性!”陈文旭道。“整个祭祀之地都有属于自己的灵性?”这次不光其他人惊讶,就连聂云也眼睛瞪圆,难以相信。

    这个祭祀之地虽然聂云到现在都没弄清楚矗立在剑神宗什么地方,但根据来时的方向,应该是修筑在时空乱流中的,如此巨大的地域,竟然会有独特的灵性,这……怎么可能?

    “不用不相信,这个灵性是剑神老祖赋予的,而且,据说只要能获得灵性的认可,在祭祀之地就会立刻拥有丹田穴窍境巅峰的实力,所向无敌!”

    说到这,陈文旭转头看向聂云,眼中露出兴奋之色,难以遏制的喜悦震耳欲聋。

    “而你……正具备获得灵性认可的资格!”

    ps:汗,不想每章都要月票,但快到月底了,大神们都开始发力,请求各位朋友助我一臂之力,谢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