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剑灵养胎

第六百三十一章 剑灵养胎

    “你说什么?”陈文旭脸色一下变得苍白,聚魂灯火焰上出现的身影,瑟瑟发抖,似乎听到了不敢相信的话语“剑星,你再说一遍,惠子她,她……怎么了?”

    “师叔,谢张惠子婶婶死了!”叶剑星眼圈红了。

    “她怎么会死?她不会死的!她灵魂纯净,是妖狐族要保护的对象,不可能死,你肯定是看错了?”

    陈文旭就觉得脑袋即将炸开,连声喊道,谢张惠子死亡的冲击力已经让他失去了以往的儒雅,大失分寸。

    “我说的是真的,她……被妖狐族派去进行灵思悬钓,耗费不知多少年,才钓上来宝物幽冥剑……”看到师叔这副模样,叶剑星心如刀绞,缓缓说道,将那天在妖罗幽冥域遇到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包括最后谢张惠子变成剑灵,愿意永远陪伴着他的武技之髓……

    “惠子……”听到这陈文旭全身一震,虽然只是个灵魂体,依旧觉得内脏宛如刀搅般疼痛,呼吸困难。

    “惠子,早知道这样,我早就应该答应你,带你远走他乡……”

    “为了和我在一起,竟然甘愿成为剑灵,是我对不起你……”

    “你灵思悬钓一定很辛苦吧,我听说灵思悬钓的人要受到罡风反噬,而且精神高度集中,一连十数年,你一直都在坚持,是为了我们当初那个约定吗?”

    “当初的约定只是过最平凡人的生活,和你永远在一起。让你为我生儿育女,而现在……却永远做不到了……”

    喃喃自语的声音宛如杜鹃,陈文旭强烈的悲恸之意。就连整个祭祀之地都为之变色。

    “师叔,你不要这样……”

    叶剑星更加难过,嘴角抽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的话。

    “陈文旭,虽然惠子死了,你还是要坚强下去,恐怕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让你快快乐乐的活着。你这副模样,肯定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看到好友的样子,千幻也劝了一句。

    “是啊。惠子是想让我好好活着!”听到千幻的话语,陈文旭从悲痛中恢复过来,转头看向叶剑星“剑星,那柄……幽冥剑呢?能不能给我看看?”

    “幽冥剑在聂云那里。哦。刚才击杀魃的时候,被魃身上的防御气浪震飞了,在那……”

    叶剑星突然想起刚才昏迷前看到聂云扔出幽冥剑,四下看了一圈,果然看到这柄绝世宝剑,正横亘在不远处的地上,流转着冷漠的光辉。

    而这个位置正好在几人所处的空间外面,根本不可能拿到。

    “那就是幽冥剑?惠子就在那里?”

    顺着叶剑星手指的方向。陈文旭看到了幽冥剑,眼眶红润。

    他可以想象当初谢张惠子纵身愿做剑灵的无奈。可以体会当时她的决然和痛苦!

    “惠子,我终于再次见到你了,虽然我憧憬过各种各样再次相见的开头,却没想到最后是这样的结果……”

    盯着空间外的幽冥剑,陈文旭灵魂颤抖,过了一会,转头看向千幻“千幻兄,你能帮我把那柄剑取过来吗?我想感受一下惠子……”

    “好吧!”看到这位兄弟比自己还要痴情,千幻无奈的摇摇头,两步来到被云萱划出的空间裂缝前,眼神猛地凝重起来,手掌向前一抓。

    哗啦!

    他的手掌像是瞬间跳跃出了这个空间来到另外一个地方,轻轻一捏,就将幽冥剑捏在掌心,拉扯过来。

    不用借助任何东西,手掌直接穿透空间将东西偷过来,如果聂云亲眼看到这种情况,肯定会惊讶的知道,千幻的神偷天赋至少开启了第四重形态!

    难怪他能有如此大的名气,而且偷盗技能高过聂云这么多,原来神偷天赋在他手里已经差不多快被运转到了极限。

    “能……不能……拿过来……”

    陈文旭身体颤抖,想要将手伸出来,抚摸一下剑身,才发现自己不过是个灵魂体,而且不能离开聚魂灯。

    嗡!

    不过他还没碰到幽冥剑,其中的剑灵,似乎就感受到了那股浓烈的爱意,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响,气息激荡,响彻云霄。

    幽冥剑的剑灵,也好像知道眼前这个是自己多年的恋人,爱意如水,轻轻靠了过来。

    一个是实体剑,一个是虚幻灵魂,碰也碰不到,摸也摸不着,而一瞬间流露的感情,却宛如实质一般将一人一剑缠绕在一起,生死都不分离。

    “是惠子!惠子你还好吗?一个人在幽冥剑里应该很孤单吧!”

    喃喃自语的轻哼,陈文旭仿佛回到了从前和谢张惠子在一起的日子,虽然短暂,虽然重伤,却甘之若饴。

    咔咔!

    “糟了!”

    就在所有时光都沉浸在陈文旭伤感谢张惠子绝世恋情的时候,突然守住空间的木片连续脆响了几声,听到这个声音千幻脸色陡然变了。

    这个声音不是别的,正是木片承受不住攻击,即将碎裂的声音。

    一旦碎裂,魃和云萱就会冲过来,根据对她的了解,让她如此愤怒,肯定不会再留后手,增添隐患,一定会直接出手,打出最强攻击,将众人抹杀!

    “千幻、陈文旭、聂云、叶剑星,你们以为躲在里面就安全了,我马上就让你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千幻的想法还没结束,就听到外面云萱冷漠的话语,带着刺入骨髓的阴寒。

    “聂云就靠你了,一定要炼化剑神之剑!”

    听到这个愤怒的咆哮,不光千幻,就连一侧的叶剑星也看了过来,露出着急之色。

    现在这种情况只有聂云彻底炼化剑神之剑,获得祭祀之灵的认可,实力大增才能免除危机,不然,一旦云萱冲进来,一切都晚了。

    “快点,快点!聂云你快点炼化……”

    云萱的声音将沉迷悔恨爱意的陈文旭也惊醒过来,看向聂云,脸色低沉。

    咔嚓!

    此时木片的碎裂声更加剧烈,似乎已经出现了不可恢复损伤。

    “哈哈,这东西马上就要碎裂了,我看你们还有什么手段!”

    云萱也看出木片肯定阻挡不了太久了,话语中透露出难以遏制的兴奋。

    “聂云,大家就靠你了,一定要在云萱赶来前把剑神之剑炼化,你凭借剑道师第三重形态,又领悟心剑境界,融合了剑神老祖的心脏,一定行的!”

    听到外面急促的呼喊,和随时都会碎裂的木片,陈文旭也将心中的悲伤压制下来,看向聂云,寄托了最大的希望。

    虽然炼化剑神之剑整个宗门数万年没有过一个,但聂云不同,他可是剑道师,而且是达到第三形态的剑道师,和老祖一样,一定能够成功炼化!

    “噗!”

    他的祈祷刚结束,就看到坐在地上试图炼化神剑的聂云突然睁开眼睛,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什么?”

    看到这种情况三人同时心中冷了下来。

    如果成功炼化,肯定是神清气爽,豪气干云,而现在口吐鲜血,则说明肯定没有成功……

    怎么会这样?他不是剑道师吗?怎么会无法成功?

    “文旭前辈,云萱是不是知道同时炼化剑神之剑和剑神之心就能获得祭祀之灵的认可?”聂云挣扎着站起身来,看向陈文旭。

    “她是剑神宗宗主,应该知道……”陈文旭点点头突然意识到什么,脸色一变“难道她在这柄剑里留了后手?”

    虽然同时炼化这两样东西的人几乎没有,但按照云萱谨慎的性格,肯定会将一切威胁都斩杀在摇篮中,难道剑神之剑里,有她留下的后手,让人无法彻底炼化?

    “嗯!”聂云点了点头,脸色惨白“这里面被她用特殊的手法侵袭,只要炼化,就会遭到反噬,刚才要不是我有所防备,恐怕就不是吐血这么简单了……”

    “什么?可恶,可恶……那怎么办?”千幻面色也变得异常难看。

    如果刚才不准备炼化剑神之剑,他或许还能想着办法带众人逃离此地,而现在就算有心逃走,时间也不够了!

    咔嚓!咔嚓!

    木片的碎裂声继续响起,这时的碎裂速度似乎比刚才更快了,而且声音更大,好像随时都会彻底裂开。

    “她用什么手法侵袭,你能不能认出来?”陈文旭虽然焦急,却没失去分寸,问向聂云。

    “好像是……【剑灵养胎】!”聂云想了一下,道。

    “什么?剑灵养胎?利用邪恶的毒胎放入剑灵中,侵袭原本的剑灵进行夺舍……好狠毒的招数,她竟然敢对老祖留下的宝剑做出这种事……”听到聂云的判断,陈文旭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整个人仿佛一瞬间老了几十岁。

    剑灵养胎是将原本的剑灵毒杀,利用养胎的方式重新培养适应自己的剑灵,一旦毒胎养成,就等于成功完成夺舍,把这柄剑神之剑彻底炼化了!

    这是妖人才会用的方法,陈文旭做梦都想不到堂堂剑神宗宗主会做出这样的事!

    咔嚓!咔嚓!咔嚓!

    时间不允许继续惊讶和想象,木片好像到了最后关头,再也坚持不住,发出了摧枯拉朽即将崩塌的声音,犹如从地狱深处奏起的幽冥之声,让四人脸色同时一变。

    ps:今日四更,第二更大概在早上八点到10点之间,第三更在下午两点之前吧。第四更,七点半之前吧……没存稿,不能定时更新,抱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