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三十二章 跪下(上)

第六百三十二章 跪下(上)

    先写ps。

    前面的两章,也就是630和631章,大家觉得那样写对叶剑星不太好,有点白痴,老涯修改了一遍,已经修改完毕,不需要第二遍订阅,请重新看,给大家带来的不便,抱歉啊!

    其实我本来设计的叶剑星是个天才,大家也都知道,智商很高的天才一般都是白痴,为人处世什么的都不会,和他们交谈的时候会气死,实际上设计出这个角色,我觉得会那样说话才更符合事实。

    智商高,情商低,如果智商也高情商也高,那就是主角了。

    觉得叶剑星那样和师叔说话,不会看场合觉得是败笔的,只能说明,你们没见过那种智商高情商低的家伙,以后你们真正见识到了,会发现他们……真会这样说的。

    当然,大家既然不接受,老涯就改呗,虽然和重写一遍一样,但老涯会努力,有意见大家尽管提,好的我会接受,争取把本书越写越好,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

    ………………………………………………

    “她用什么手法侵袭,你能不能认出来?”

    尽管谢张惠子的事情给陈文旭打击很大,但他毕竟是灵魂坚定的修炼者,此时危急情况下,立刻清醒过来,问向聂云。

    “好像是……【剑灵养胎】!”聂云想了一下,道。

    剑灵养胎是用邪恶的毒胎放入剑灵中,将原本的剑灵毒杀。利用养胎的方式进行夺舍,重新培养适应自己的剑灵,一旦毒胎养成。就等于成功完成夺舍,把这柄剑神之剑彻底炼化了!

    这种养胎和当初的血灵精魄很像,一样恶毒,毒胎养成,除了养胎的人,任何人都不可能炼化!

    “剑灵养胎……好狠毒的招数,她竟然敢对老祖留下的宝剑做出这种事……”听到聂云的判断。陈文旭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整个人仿佛一瞬间老了几十岁。

    剑灵养胎,这是妖人才会用的方法。陈文旭做梦都想不到堂堂剑神宗宗主会做出这样的事!

    咔嚓!咔嚓!咔嚓!

    时间不允许继续惊讶和想象,木片好像到了最后关头,再也坚持不住,发出了摧枯拉朽即将崩塌的声音。犹如从地狱深处奏起的幽冥之声。让四人脸色同时一变。

    “时间来不及了,必须马上将剑神之剑炼化!”

    听到木片仿佛到了最后的绝响,陈文旭脸色铁青。

    “云萱施展剑灵养胎至少五十年了,原本剑神之剑的剑灵恐怕早就死亡了不复存在了,就算剑道师也不可能马上炼化啊!”

    千幻手指揪着头发,脸色忧愁。

    要说这世界上谁最了解云萱,他肯定能排第一。

    云萱连奉歌老祖的尸体都敢豢养成魃,还有什么不敢做的?这个剑灵养胎肯定也是那时候做得!

    她肯定知道凭借真正本领不可能获得剑神之剑剑灵的认可。所以就想出这招,将剑灵毒杀。换成自己的!

    一旦毒胎成功养成,这柄剑就和心血祭炼的宝剑一样,变成她的私有品,发挥出超越平常的战斗力!

    好狠毒的心机,好恶毒的人!

    别人将老祖的东西恭敬至极,而她却丝毫不当回事,甚至这种事情都敢做,真狠!

    “剑灵养胎除了养胎的本人,不可能认别人为主,再想炼化剑神之剑,已经不可能,文旭兄,有没有什么其他方法,一样能够让祭祀之地认可的?”

    吐出一口气,千幻问道。

    “没了,只有这一种方法!想要获得祭祀之地认可,只有同时获得剑神之心和剑神之剑认可一条路可走,绝没有第二条路!”陈文旭摇摇头。

    “这下完了,看来我们死定了……”听到二人的对话,叶剑星和聂云也明白过来,对望了一眼,禁不住摇摇头。

    不能炼化剑神之剑,就代表硬性条件缺了一个,再想获得祭祀之地认可,已经成了不可能!

    “不要绝望,虽然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但我还有一个办法,能够让聂云炼化剑神之剑!”就在众人脸上都露出绝望之色的时候,突然陈文旭像是做出了某种决定,脸上露出不可动摇的坚定。

    “剑灵养胎是不可能被外人炼化的……你难道想……”千幻对剑灵养胎这种手法也知道的非常清楚,摇摇头,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变得难看。

    “不错,现在只有这一条路可走,聂云,你过来!”陈文旭看向聂云。

    “嗯?”听到二人的对话,聂云有些摸不清头脑,剑灵养胎他前世也知道,这的确是绝户之法,除了养胎的本人,不可能有人炼化,陈文旭有办法,这怎么可能?

    “聂云,我希望你以后炼化剑神之剑后,能够善待它,它是剑神老祖的佩剑,我不希望受辱!”

    陈文旭脸上的紧张之色消失,甚至连谢张惠子的死他都忘记了,静静的看着聂云,平淡的说道。

    “放心吧,文旭前辈,我体内拥有剑神老祖留下的剑神之心,就一定会善待剑神之剑……”聂云不知道对方为何会突然说出这话,微微一愣,随即回答了一句,话还没说完,也明白过来,脸色一变“文旭前辈,不要……”

    “呵呵,人生有聚有散,能和惠子永远在一起是我最大的心愿,现在心愿马上就要完成,你应该祝福我才是!”

    陈文旭似乎知道聂云想说什么,呵呵一笑。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就在此时,一阵摧枯拉朽的声音传来,木片终于承受不住对方强大的攻击力,彻底崩溃。

    “聂云。抓好剑神之剑,运转剑神之心,我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陈文旭知道,再没时间多说,一声急促的呼喊,身体一晃,猛然就从聚魂灯中冲了出来,笔直向剑神之剑窜了进去!

    灵魂在聚魂灯里面是能出来的,一旦出来。就会魂飞魄散,陈文旭抱着必死的决心,一下钻进剑神之剑。竟然和谢张惠子选择了同一条路,甘愿化作剑灵,永远守护,生死相依!

    轰隆!

    他的灵魂一冲进剑神之剑。整个长剑顿时发出了剧烈的颤抖。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颤抖结束,剑神之剑重新散发出一道温润的光辉,气息冲向天穹。

    聂云此时握住长剑,就感到一股与血脉相互联系的味道……剑神之剑,已然被彻底炼化!

    咕咕咕咕!

    剑神之剑被炼化,聂云就觉得自己的思维,立刻被一个巨大的灵魂体牵引。一股伟岸浑厚的力量瞬间从天而降,将他彻底包围。

    而沟通这股力量的桥梁正是剑神之心!

    嗡!

    力量笼罩下。聂云身上释放出璀璨的金光,整个人宛如一个圆形的鸡蛋,彻底将其笼罩。

    “哈哈,我看你们还哪里逃……什么?是谁在获得祭祀之地的认可?聂云,我不会让你成功的,给我死!”

    木片外面的云萱终于破开桎梏,一声大笑就冲了进来,不过高兴还没结束,就看到众人全都被金光笼罩,瞳孔一缩,想起了宗门的那个传说,露出一丝疯狂之意,玉手一扬,掌教印就对着金光攻了过去!

    呼!

    掌教印一出现就带着碾压一切的威势,贯通虚幻和现实的空间,带着山岳坠地的力量撞了过来。

    嗡!

    不过,如此威力的掌教印,还没来到金光跟前,就被一股柔和的力量阻挡,随即一声翅膀击空的鸣响,“嗖!”的一下就倒飞了回来。

    “什么!”

    没想到掌教印不但没攻击还会倒飞过来,云萱脸色一变,双掌急忙上扬想要挡住,但后者的速度比她的反应快的多,“嘭!”的一下就击在胸口!

    噗!

    一口鲜血喷出,云萱倒飞了出去,重重撞在一个剑台上,将其撞的粉碎,脸色惨白,受了重伤。

    “这……”

    “好厉害?这就是获得祭祀之地认可的力量?”

    一侧的千幻和叶剑星看到如此一幕,也同时吓了一跳。

    刚才云萱要是不着急攻击聂云而是攻击他们两个的话,恐怕二人早就变成了肉饼,死的不能再死,没想到攻击聂云身上的金光就被打成这样,还真够可怕的。

    “这不可能……怎么可能挡住掌教印的力量……”

    挣扎着站起来,吞下一枚丹药,云萱愤怒的嘶吼,脸色难看。

    一直以来,掌教印只要在宗门范围内,都是无敌的,她怎么动想不到,聂云身上的一个金光圈,就能将其击飞,而且伤的如此彻底。

    “不信杀不了你!”

    收掉掌教印,云萱心中一狠,掌心多出一柄细长的宝剑,伴随一声呼喊,化作连串剑影,就好像她瞬间多出了数千只手臂,暴雨般向金光刺来。

    无上剑术,飘渺千手剑!

    当初她之所以得到“千手剑”这个外号,正是因为这套剑术。

    嗖嗖嗖嗖!

    噗!

    剑芒还没刺到金光上面,再次感到一股巨力袭来,去的快,回来的更快。

    这次和刚才一样,就好像打出了多少力量到金光上,就有多少力量回到自己身上!喉咙一甜,云萱鲜血再次喷出。

    金光的强大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根本不是她现在的实力能够抵挡的。

    “杀不了聂云,我就先杀了你们,我看他怎么救!”

    再次挣扎着站起身来,云萱脸色狰狞,深吸一口气,掌教印将力量加持在身上,在地上猛地一踏,再次刺了过来,这次的目标不再是聂云,而是千幻和叶剑星!

    这一下出手,剑术激射而出四季剑法、破尘绝杀剑术、大悲七仙剑、灵犀破天剑、飘渺千手剑、天地玄阳剑术……诸多剑术首尾相连,变成了一片巨大的幕布。

    居然是破灭空寂无上大剑术!

    她虽然不是剑道师,但修为极深,再加上掌教印的力量,破灭空寂无上大剑术比聂云施展的强大了至少百倍,剑锋一出现,空间就被撕裂成一块块碎片。

    “什么!”

    千幻和叶剑星同时脸色一变,想要逃走,却觉得身体被空间桎梏,再也逃不掉了。

    云萱实力本身就超过二人,再加上加持了掌教印的力量和施展了无上大剑术,可以想象,只要被剑芒扫中,二人必死无疑!

    “完了……”

    就在他们觉得这次必死无疑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响彻整个祭祀之地。

    “杀了他们?我看你还是先死吧!”

    抬头一看,就见云萱强大至极的无上大剑术,被一个少年的两根手指轻轻捏在指尖,好像被捏住七寸的蛇,不论怎么挣扎,都没任何效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