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四十九章 可怕的玉牌

第六百四十九章 可怕的玉牌

    顺着无名法诀运转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漆黑的铁块,横放在一堆材料中间。[本文来自]

    铁块只有西瓜大小,有些黝黑,毫不起眼,倒是这对材料,五颜六色杂乱不堪,既没有分类,也没有整理,掺杂在一起,让人看不出到底有何用途。

    “这些材料是……”聂云强压住心中的激动,疑惑的指了一下地上这堆材料。

    “哦,这堆是废弃的材料,要么因为不能炼化,要么杂质太多,要么是边角料,不堪大用,放在这里,也没用,如果宗主觉得碍眼,我立刻让人处理!”红衣长老连忙笑着说道。

    “边角料?”聂云摇摇头,哭笑不得“那好,这东西我拿走了!”

    说着一弯腰就将能让无名法诀运转的铁块拿了起来,铁块入手,顿时无名法诀跳动的更加厉害了,仿佛随时都会运转。

    “果然是这个!”心中兴奋,聂云脸上却丝毫没表现出来,收进纳物丹田,一摆手“我需要的已经找好了,回去吧!”

    “回去?宗主,你不再看了?”

    看到这位掌教拿到一块边角料,一脸满足,恨不得马上回去,红衣长老一阵无语。

    来藏宝库转了将近两天两夜,这么多宝贝不要,偏偏只拿一个不能用的废料,真是……

    摇摇头,苦笑一声“宗主,你刚才拿的那个铁块,是宗门一位高手在某个古墟得到的,门内的铸造匠人,试着用火焰炼化了好几次,都没办法融化……如果宗主需要铸造什么,恐怕这东西不太能用……”

    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宗主你拿的就是个废料。一点用都没有……

    “哦,我只是觉得这材料奇怪,从未见过,想回去看看,没打算铸造东西!”听到他的话,聂云呵呵一笑,不好解释,随口说道。

    “好吧!”将意思表达清楚,见他不以为意。红衣长老也就不再多说。

    二人一路回到掌教殿,聂云就和红衣长老告别,回到自己的住处,布下禁制再次进入紫华洞府。

    现在他一共有二十枚丹田,除了一个主丹田外。其他都赋予了属性,如果不再继续衍生丹田的话,就算遇上好天赋,也不能拥有!

    心中想着,聂云手掌一抓就将那个铁块拿在掌心。

    呼呼!

    铁块入掌,无名法诀似乎知道马上就要晋级丹田,跳动的更加厉害。

    “这次一定要增加丹田数量。而不是增加气海!”

    深吸一口气,聂云暗暗祈祷。

    聂云一共五次利用无名法诀衍生丹田,根据经验,早将效果摸索出了大概。大体分为三个:拓展气海、衍生丹田和精神运转产生超越本身实力的气息。

    第三个功能不用管,主要是第一个拓展气海和衍生丹田。

    他现在的气海已经够大了,堪比一般的丹田穴窍境强者,所以。不需要再拓展,只希望能够继续衍生丹田。让丹田更多,拥有更多的特殊天赋。

    特殊天赋的优越性,聂云可是尝到了甜头,如果不是拥有这么多天赋,拥有这么多丹田,想要如此短的时间内,达到如此境界,凭借领域境实力就能和纳虚境初期战斗……做梦都不可能完成!

    不过,无名法诀是拓展气海,还是衍生丹田,并不似他说了算的,上次是先拓展了气海,但愿这次能与其不同,直接衍生丹田。

    心中念叨,聂云精神一动,无名法诀运转,缓缓吸收铁块中的特殊气息。

    咕咕!

    特殊气息一进入体内,聂云全身立刻发出一阵脆响,浑身肌肉欢欣雀跃,似乎也为即将发生的事情庆祝。

    “一定要衍生丹田……”

    “一定要衍生丹田!”

    心中疾呼,精神死死盯着气海,希望能够先衍生丹田,再拓展气海。

    轰隆!

    伴随他心底的呐喊,无名法诀运转开始了有条不紊的步骤,一阵气血翻腾,聂云脸色一僵,就看到气海不停扩张。

    “怎么又是拓展气海?”

    真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希望能够衍生丹田,结果再次拓展了气海。

    气海如此宽阔,本来突破就很困难,不知需要多少积累,再扩张,还要不要人活?

    元气师天赋虽然能够瞬间补充气海中的法力,却并不能让人晋级,上次得到这种天赋后,之所以能够涅槃,是因为在至尊巅峰压制的够久了,神风帝国、神圣帝国、乾庆宗、弥天宗、紫琼山脉……这些地方的宝贝全被拿走,如此浑厚的积累如果再涅槃不成功,还不如死了算了!

    所以,综合说起来,上次能够涅槃成功,元气师天赋只是成功的一个媒介,一个契机,并非只要有这种天赋,每次涅槃都不怕!

    九转涅槃功,在涅槃中实力增长,元气师吸收的法力无法让人突破,单凭这种天赋涅槃的话,是不能晋级的!

    不能晋级,涅槃还有什么意义?

    就因为这样,这枚从魃身上得到的丹田穴窍境妖核就显得十分重要,可看现在气海增长的样子,这个妖核,恐怕也不够用了。

    “哎,等明天什么时候再去一趟藏宝阁,找一些能增加法力的丹药或者宝贝!”

    心中叹息一声,无奈的摇摇头。

    无名法诀真是让人又爱又恨,爱的是能够衍生丹田,让人拥有无尽天赋,恨的是,没有特殊气息就不能运转,运转拓展气海还是衍生丹田,也不由自己。

    “这个特殊气息到底是什么?去哪里找?”

    无名法诀运转,并不需要聂云主动控制,空闲时间,他也有些疑惑。

    这种气息,他每次吸收都专门研究,却始终想不出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无名法诀从哪里来的,平时不运转的时候隐藏在什么地方。

    咔嚓!咔嚓!咔嚓!

    不知吸收了多长时间,烈焰都无法融化的铁块,在特殊气息耗尽的时候彻底碎裂,变成一堆粉末。

    “哎,果然不够衍生丹田的……”

    看到气海中的变换,聂云叹息一声。

    伴随实力衍生丹田的次数越来越多,需要的特殊气息也越来越多,这个铁块里虽然蕴含了极多特殊气息。按照以前,不但能拓展气海,还能衍生丹田,而现在似乎连气海都没扩张到预定目标,更别说衍生丹田了。

    虽然早就预想到这种情况。看到事实如此,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

    看来以后除了继续打听灵魂师的信息,还要继续寻找这种蕴含特殊气息的东西了。

    不过这个特殊气息蕴含的东西并不好找,而且自己连气息的名称都不知道就算想打听也打听不出来啊。

    当初气海大陆之所以容易得到这东西,并不是多,而是气海大陆地方小,矿藏稀少。宝贝匮乏,只要与众不同的东西,都会集中在高层手里,聂云达到至尊就站在气海大陆巅峰了。得到相对容易一些,这和水缸里捞针,大海捞针相同道理。

    在水缸里放一根针,就算不好找出来。也不算太难,在大海中即便放一百根针。恐怕也不是这么容易找到。

    “以后看情况再说吧,着急也没用!”

    摇摇头,聂云淡淡一笑。

    就算着急想找蕴含特殊气息的东西,也不是一下就能找到的,还不如平心静气,以后再说。

    想到这点,元气丹田一转,就将气海补满,此时的气海比之前再次增加了一倍,里面的法力如同深渊大海,就连自己都感到心惊。

    “对了,看看那个玉牌到底怎么回事!”

    无名法诀没了特殊气息,继续蛰伏,聂云知道再无法衍生丹田心情也就平静下来,淡淡一笑,手腕一翻就将从藏宝库得到的那个似玉非玉,似铁非铁的玉牌取了出来。

    这个玉牌看起来平淡无奇,但是却能让神偷天赋大放光芒,甚至光芒的亮度,比、都要璀璨,肯定是件不可多得的宝物。

    “这个……到底是哪个族的文字?”

    低头看向掌心的玉牌,聂云奇怪的看向上面写着大字。

    妖人族、魔人族,人类,佛族……诸天万族,都有属于自己的文字,聂云虽然认识的字体不多,但可以确定,这个字绝对不是所知任何一个种族的文字。

    扭曲中带着撕裂空间的感觉,浓烈的杀意扑面而来形成一道道由“杀”字的组成的特殊脉络。

    感受到这股杀意,聂云确定,即便是“五杀成魔”的魔人,都不会有如此凶残的杀心。

    一块玉牌就能蕴含如此强大的杀意,实在太古怪了。

    “难道这个玉牌里面有什么秘密?是某位大能留下的手段?”

    心中一动,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如果没碰到那本书籍,聂云可能还不会这样想,魔人的大能都能将魂印留在书籍里,这个玉牌的主人,难保也能!

    “用灵魂探查一下看看!”

    做出决定,深吸一口气,聂云先用仙音师天赋给自己加持了一下,然后有服用了一滴灵犀泉水,再将血瞳天赋施展,运转了一遍金刚琉璃体,让灵魂布满雷电,这才将灵魂化作一道细线,向里面看了过去。

    这东西单凭一个字体就拥有如此大的杀意,不得不防。

    轰隆!

    灵魂一靠近玉牌,聂云立刻就感到进入了修罗战场,到处都是尸体,心中一惊,正想退出来,就突然听到轰鸣一声,一个惨白没有面容的东西,从玉牌中窜了出来。

    “哈哈,再次有人上钩了,给我吞噬!”

    这个惨白没有面容的东西,一出现就发出浓烈的灵魂波动,一股股澎湃宛如潮水般的杀意,沿着灵魂细线传递过来。

    “这是什么东西?给我断!”

    感受细线传来的杀意,难以抵挡,聂云脸色一变,仙音师天赋施展,一道焱火顺着细线就灼烧过去。

    啪嗒!

    灵魂细线就被彻底烧断,聂云脸色苍白的后退了几步。

    前世既然被称为血狱魔尊,杀戮之心可想而知,如此强大的杀戮,连对方的杀意一个呼吸都挡不住差点精神崩溃,足见可怕!

    “嘿嘿,想走?被我看上能走得了吗?”

    还没等他松一口气,玉牌上面的惨白人脸,再次发出一声喊叫,玉牌“呼!”的腾空冲了过来。

    “这?”

    看到玉牌的速度,聂云心中一凛,也不犹豫,背后的魔翼瞬间就出现在后背,轻轻一抖,风雷声炸起,整个人向一侧窜了过去。

    “想跑?嘿嘿!”

    惨白人脸再次狞笑,前冲的玉牌诡异的转变方向,直冲聂云腰间。

    “上!”

    知道时间来不及,魔翼再次一抖,急速向上,不过,聂云还没离开原地,就发现玉牌的速度远超自己,依然来到脚下。

    “定住!”

    虽然紧张,聂云却未慌乱,这里是紫华洞府,洞府被炼化后,就能控制其中的禁制,当下眼神一凝,手指向前一点。

    嗡!

    洞府内的禁制立刻加持起来,就将玉牌禁锢在空中。

    “呼!”聂云松了口气。

    刚才时间虽短,但却惊心动魄,看着玉牌的速度和其中散佚的杀机,恐怕一旦被打中,即便不死,也会重伤。

    “嘿嘿,困住我,做梦!”

    正想将玉牌收回纳物丹田,就听到惨白人脸再次奸笑,“呼!”的一下,紫华洞府威力无比的大阵竟然瞬间失去了效用,玉牌再次电芒般向聂云射来。

    嘭!噗!

    这下毫无防备,聂云被一下集中,喉咙一甜,鲜血狂喷!

    幸亏危机之下用启动了防御师天赋,不然单这一下,必死无疑!

    “能挡住一下,挡不住第二下,还是要死!”

    惨白人脸似乎没想到他会有防御是天赋,遭到重击还不死,再次狞笑,玉牌飞舞就起来,就要再次冲撞,现在聂云重伤依然不能动弹,如果再次遭到重击,肯定必死无疑!

    情况千钧一发,危在旦夕!

    轰!

    就在这时,紫华洞府盛放聂铜的黑石棺材突然炸开,平躺在棺材里已经死亡的尸体慢慢伸出了一个略显瘦弱的手掌。

    呼!

    惨白人脸还没来得及继续说话,继续攻击,玉牌就“嗖!”的一下被两根手指轻轻捏在了指尖。

    ps:家中有事,今天就三更一万字,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