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五十章 离开

第六百五十章 离开

    “啊……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被看起来没任何力量的尸体随手捏住,玉牌声音再无刚才的调侃,带着惊慌失措的味道,无面容的脸上浮现出浓烈的恐慌。※r />

    啪嗒!

    不过,无脸尖叫声还没结束,两根瘦弱的手指就轻轻捏了下来。

    手指看起来没什么肌肉,没有任何生机,动作也非常缓慢,但只听到一声脆响,似铁非铁,似玉非玉坚固无比的玉牌就“啪!”一下变成一堆粉末。

    嗖!

    玉牌上面那个古怪的字迹,瞬间就钻进聂铜的眉心,消失不见,而聂铜的尸体,再次平静下来,依旧躺着,一动不动,好像刚才的事情没发生一般。

    “弟弟……你醒了?小铜……”

    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聂云不顾身上的重伤,两步来到聂铜尸体跟前,眼神中充满着欣喜,不过这股欣喜,伴随看到弟弟的尸体,依旧一动不动,再次变成了失望。

    弟弟的尸体还和以前一样,在灵犀泉水的滋养下,脸色红润,宛如要活了一般,但聂云知道,他已经死了,灵魂都被击成了碎片,除非灵魂师,再无复活的可能!

    “小铜……你死后都要保护哥哥吗?你睁开眼看看,我现在没事,挺好的……”

    看着弟弟紧闭的双目,没有丝毫生命气息,聂云身体颤抖,刚才的重伤在情绪激动下,使得血液从嘴角不停溢出,而他却浑然不觉。

    聂铜没有睁开眼睛,尸体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和以前没任何区别。

    前世的他身中一百三十七剑。就这样躺着,掩埋的时候,脸色安详,带着欣喜的味道,今世,为了救自己,灵魂泯灭,脸上依旧带着微笑,似乎在高兴。救下了哥哥,终于不再是废物!

    “小铜……”

    知道弟弟不知为何救了自己,实际上并未活过来,聂云再次低呼,心中绞痛。

    “这是剑神宗。有很多人练剑,你可以在这里和他们一起,在万众瞩目下练剑……没人再说你,没人再对你呵斥……在这里练剑,肯定能开创一个流派……”

    轻轻呢喃,聂云突然想到一个事情。

    弟弟如此执着的练剑,几乎将剑术融入了生命。难道……已经达到了命剑境界?

    剑术意境分为:普通、精英、核心、宗师、剑道之髓(武技之髓)、心剑、命剑!

    命剑,以命运练剑,将生命融入了剑术中,甚至为了剑可以放弃生命。似乎他完全符合……难怪进步这么快,命剑这种境界,可是连剑神老祖都未曾达到!

    没有任何天赋丹田,却能在短短时间内修炼到命剑境界。而且尸体竟然能将那枚将轻易抹杀自己的玉牌夹住,捏成粉末……

    弟弟。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难道这才是你的天赋?比我……强大太多了!

    “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灵魂师将你救活的!”

    站在尸体前,再次承诺似地说了一句,聂云将尸体轻轻抱起,离开了紫华洞府,剑道师天赋运转阵法,轻轻一划,面前就出现了一个传送阵,纵身走了进去。

    呼!再次出现已经回到祭祀之地。

    轰隆!

    一进入祭祀之地,聂云的实力再次达到丹田穴窍境巅峰,十指连连舞动,顷刻就在聂铜尸体上布下了数十道封印。

    黑石做成的棺材已经碎裂,灵犀泉水肯定会挥发,以前实力不够,布置的封印没有效果,现在在祭祀之地,拥有前世最巅峰实力,布下的封印,足以消除这种弭患,维持弟弟尸体的活性。

    布置完这些,聂云这才松了口气,将弟弟尸体放回紫华洞府,再次回到掌教殿。

    “宗主,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刚回到掌教殿,就看到红黄蓝黑四大无上长老已经站在殿内。

    之前进入祭祀之地,并没遮掩气息,已经将四大长老惊动。

    “没什么!”聂云脸色黯淡的摆了摆手,突然抬头:“我给你们的东西看完了没?有没有感悟?”

    在祭祀之地打败云萱后,聂云曾给了四位长老一份对丹田穴窍境的领悟,这个领悟对这几个破空境强者能否突破现在的境界,有很大好处。

    “感谢宗主!这些感悟我们已经看完了,不过……我们四个实在太过愚钝,至今还是没领悟出丹田穴窍的真正意义!”

    四大长老脸色同时一红。

    “有哪些不明白,可以问我!”聂云知道丹田穴窍并非那么容易修炼,否则,这种境界的人也不会这么少了,当下也不说什么,淡淡道。

    “丹田只存在气海,代表着天赋,如何能够开辟穴窍?”绿衣长老忍不住问道。

    “丹田穴窍境,秘境第八重,在丹田开辟穴窍,丹田虽然是天赋,也和人一样,拥有呼吸,也有穴窍,在这个境界之前,咱们使用的几乎都是法力,而这个境界,却要懂得利用穴窍之力,也就是从丹田内衍生的特殊力量……”

    “穴窍之力和法力相似,但明显要比法力高一个等级,这种关系就和法力跟真气一样,法力可以用象来衡量,多少万象,多少亿象,而穴窍之力用象就无法衡量了,这种力量是一个虚数点,就看怎么运用,运用好了,可以摧毁大陆,将星球捏在手心,运用不好,连一根羽毛都拿不起来……”

    聂云对丹田穴窍境有很深的理解,开口就来,而且他把繁琐难懂的大道,用形象的话语解释出来,很快就听的四位长老眼睛越来越亮,似乎都有了新的感悟。

    丹田和人一样,也拥有穴窍,只有将穴窍开辟出来,借用穴窍之力,才能突破。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们这些年研究都错了……不过,虽然研究错,一朝得道恍然大悟,这样对丹田穴窍的领悟更加彻底,实力也会更加巩固强大,老祖的用意在这里……”

    听到聂云的解释,众人恍然大悟,尤其是红衣长老,整个人如痴如迷。眼睛越来越亮。

    剑神老祖规定,宗门内不允许有丹田穴窍强者留下的晋级经验,所以,对于破空境强者来说,只能独自思索。虽然这样晋级很慢,甚至让人无法突破,但一朝得道,灵光一闪的话,对这个境界会有更深理解,实力更强!

    以前几位长老都不理解老祖的良苦用心,现在听到聂云对秘境第八重的解释。越来越清晰,似乎都找到了突破契机。

    当然,丹田穴窍境并非这么容易突破的,即便找到了道路。没有几十年百年的磨练,也不可能一朝功成,彻底蜕变,除非……顿悟!

    轰隆!

    就在黄、蓝、黑三位长老有所感触。对秘境八重理解越来越清晰的时候,突然就听到整个掌教殿。一阵轰鸣,巨大的灵气疯狂汇聚起来。

    急忙扭头看去,却见红衣长老双眼微闭,双手在空中连连舞动,似乎进入了一种玄妙的状态。

    “顿悟?红衣竟然顿悟了?”

    看到这种情况其他三位长老,如何看不出来,眼中全都露出了羡慕之色。

    “顿悟机遇可遇不可求,大家别打扰他!”看到红衣如此状态,聂云点了点头。

    红衣长老之所以能够顿悟,也和他的积累有关,困在破空境恐怕不下千年了,一直想如何突破,今天在聂云的解说下,有所触动,这才鲤鱼跃龙门,虎啸翔天。

    这一番顿悟足足持续了一天一夜,聂云等人也没离开就坐在房间里守候着,双臂一振,红衣长老终于清醒过来,容光焕发,精神抖擞。

    “怎么样?达到丹田穴窍境了?”

    看到他清醒,其他几人全都眼睛一亮。

    “哎,丹田穴窍境哪有这么容易达到的!”看到几人的目光,红衣长老摇了摇头,随即双眼放光,露出自信的容貌“不过,这次顿悟让我的灵魂成功晋级到灵级大圆满,实力也达到了半步穴窍境,我自信,就算不顿悟,十年内,也一定能够突破,成为真正的丹田穴窍境强者!”

    “十年内?”

    黄、蓝、黑三位长老咂舌。

    红衣长老既然敢这么说,那就说明,肯定能够完成,如此实力的强者,还不至于开玩笑!

    “那就好,看来咱们剑神宗也要有丹田穴窍境强者了!”

    听到红衣长老的话,聂云哈哈一笑。

    虽然半步穴窍境和真正丹田穴窍境强者差比很大,但配合灵级大圆满灵魂,再想晋级就非常容易了,聂云相信,凭借剑神宗的积累,红衣长老说十年都是最大限度,恐怕三年以内就能彻底突破!

    成为丹田穴窍境强者,哪怕只是初期,在大陆也算到了巅峰,拥有了真正的话语权!

    “呵呵,宗主有所不知,我们剑神宗本来就有一位丹田穴窍境强者!”

    听到聂云的话,红衣长老摇摇头,笑着说道。

    “有一位?他在哪?”聂云一愣。

    原以为剑神宗就只有四位破空境强者,看来并非如此,也对,能成为浮天大陆八大宗门之一,谁没有底牌?

    “呵呵,其实剑神宗数万年的历史中,曾出现过数十位丹田穴窍境强者,不过这些人为了追求更高境界,离开了浮天大陆彻底消失,至于死没死,我们都不知道,但能够联系上,确定还活在人间的高手,还是有一个,就是胥允祖师!”

    红衣长老笑着说道:“胥允祖师已经九千多岁了,现在应该在时空深处修行,所以,宗主并不知道!”

    “胥允祖师?”

    “嗯,祖师寿命将近,一直在时空深处修炼,除非出现宗门泯灭的大事,否则,绝不会出现,我们即便想联系,也只能焚烧【剑神印】,对其召唤,否则,根本没人知道他在哪里!”

    红衣长老点点头。

    “原来如此!”聂云也明白过来。

    浮天大陆下方是虚空乱流,上方就是时空乱流,据说时空乱流越深处去,时间流速越慢,甚至都能停止,寿命快要达到极限的人,都会向向时空深处前行,这样寿命大大延长,或许就能突破境界,达到更高领域从而寿命大增。

    “既然咱们宗门有灵级大圆满强者坐镇,又有丹田穴窍境的祖师,即便云萱回来也折腾不起来风浪,我也就放心了!”聂云道。

    “宗主你要……”似乎听出了少年话中蕴含的意思,红衣长老等人一愣。

    “不错,我打算出去一趟,而且还想去化云宗去寻找父母,所以……暂时不能待在宗门!”

    聂云还有两句话没说,出去并不光是寻找父母,父母既然安全,找不着都无所谓,重要的是继续寻找灵魂师的消息和能让无名法诀运转的特殊气息。

    一直待在剑神宗,只会让自己的修为晋级减慢,并没有太大好处。

    “这……”

    虽然内心深处已经猜出来,但听到他确定消息,四位长老还是忍不住一愣。

    和这个年轻的掌教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但他的博学、冷静、睿智,还是引起了众人的好感。

    “呵呵,放心吧,我又不是彻底离开,只是出去一阵,我还是剑神宗的掌教,这块传讯玉牌由我的灵魂印迹,如果宗门有事,给我传讯,我会用最快时间赶回来!”

    聂云淡淡一笑,扔出一块玉牌,随即站起身来。

    “是!”

    大家都是修炼者,既然做出决定,也不像小儿女一样依依不舍,聂云再次进入藏宝库寻找了一些能帮助巩固晋级的丹药,宝贝,这才离开了宗门,借用传送阵,向化云宗的方向走去。

    成为宗主,和不成为宗主,对聂云来说,影响并不大。

    “化云宗,我马上要来了!”

    轻装上阵,聂云看向一个方向,拳头捏紧,轻哼的话语缓缓响起。

    与此同时,距离剑神宗不知多远的一座山峰上,一个狼狈的人影突兀出现,一出现就趴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乌黑的秀目中带着浓烈宛如海水般的杀意。

    “聂云,我不杀你,我就不叫云萱!”

    人影秀发随风飘扬,原本甜美动人心魄的声音此时却如野狼般嘶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