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五十四章 疯女人(二)

第六百五十四章 疯女人(二)

    情况不容聂云多想,知道无法躲闪,也就不在躲避,手指向前一点,一个圆盾就出现在面前。

    这个圆盾通体漆黑,一出现迎风便长,瞬间就有数十个平方,挡在他的身前。

    这东西叫【盾】是一件绝品灵兵,是在剑神宗藏宝库取出来的,这几天赶路的时候,早就将其炼化,此时躲闪不开,直接祭出。

    噼里啪啦!

    蕴含法力的诸多桌椅、石块打在盾牌上,发出下雨般的声音,全被挡在外面  。

    绝品灵兵在空间乱流都不会受到丝毫损伤,弥静只是纳虚境强者,攻击力再强,又怎么能将盾牌破除!

    “绝品灵兵,嘻嘻,我也有,地狱铁龙鞭!”

    攻击被聂云全部挡住,弥静并未生气,反而眼睛一亮,皓腕一翻,一个和骨节一样的长鞭就出现在掌心。

    地狱铁龙鞭,据说是由地狱深处的一种铁龙身上的龙筋做成,坚固无比,带着撕裂空间的属性,在绝品灵兵中,也比较有名!

    “哗啦!”

    长鞭取出,弥静一甩手臂就对着空中的盾抽了过去。

    滋滋!

    攻击未到,蕴含法力的力量发出呜咽的鸣响,空气被撕裂出一道浓黑的气劲,好像要将周围的空间全部破开。

    不愧是地狱铁龙鞭,单看这种样子,就知道要比盾强大不少。

    “还没喝酒口酒就遇到这事,真是晦气。不和你纠缠,先走了!”

    见眼前这个女孩,丝毫道理不讲。直接动手,聂云都有些无奈,说实话,到现在都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真要为了看出伪装,不至于这样动手吧!

    算了,自己还有事。懒得跟她一般计较,手掌一翻,一枚玉牌就出现在掌心。轻轻一捏。

    嘭!

    天旋地转,聂云和盾,“呼”的一下同时从原地消失,像是被人用大手法转移走了。

    “移天符箓?靠这个就想逃走?没门!”

    见地狱铁龙鞭还没抽到对方。对方就用符箓逃走。弥静好像发现了更有趣的事情,眼睛一亮,从怀中再次将那个阵旗取了出来,看了一眼旗子指的方向,也拿出一枚符箓。

    符箓在手,正想捏碎,低头看了一下已经坍塌差不多的来世缘酒楼,犹豫了一下。一纵身来到刚才招待她的酒保跟前。

    这个酒保也不知什么原因并未远离,此时正躲在一个角落里瑟瑟发抖。

    “哎。这是赔你们酒楼的钱,重盖一个就好了!”

    说完皓腕一抖,手心掉出一堆东西,同时身上光芒一闪,也从原地消失。

    “这都是……绝品灵石?有三十多枚?这么多钱……再盖两个来世缘也够了……”

    看到地上多出的东西,酒保两只眼睛都直了。

    这个来世缘酒楼虽然看起来雄伟宽阔,实际上数千枚中品灵石就能彻底修盖出来,对方一出手就给了三十多枚绝品灵石,绝对发了!

    当然,这些钱也是老板的,不是他自己的……

    …………………………………………………………

    “这家伙到底哪里来的,莫名其妙!”

    聂云出现在北辰城外的一个荒山上方,zuoyou看了看,见终于摆脱了那女人的纠缠,吐出一口气,一脸的郁闷。

    好不容易休息下吃个饭,就冒出个女人打扰心情,还真够倒霉的。

    幸好用移天符箓逃走了。

    移天符箓,可以定向传送,也可以随机传送,聂云这次用的就是随机传送,虽然转移的距离只有短短的十万公里,但他可不相信,对方这样都能找到自己!

    要知道随机传送,就连传送前,自己会到什么地方都是弄不qingchu的。

    自己都不知道去哪?对方如何察觉?

    “这个模样不能再用了,变一下吧!”

    刚才在闹市闹这么一出,被有心人看到的话,肯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再变化一下。

    从纳物丹田取出另外一身衣服换上,容貌再次变了一下,成了一个双眉竖起的少年模样,灵魂气息也做出了伪装。

    伪装完毕,看了看觉得外人再难认出,这才松了口气,再次向北辰城飞去。

    想要快点赶到化云宗,只有坐传送阵,而坐传送阵,北辰城是不二之选。

    两大势力的边境黑市,每天坐传送阵的人,宛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多自己一个,肯定不会被发现,再说,自己又变了容貌,不会这么背,又到那个女人吧!

    心中感慨,聂云速度不减,快速向前飞行。

    嗖!

    还没离开原地多远,就看到前方不远处的空间一阵波动,一个人影突兀出现。

    “这家伙,阴魂不散啊……”

    看到这人,聂云吓了一跳,不是别人正是刚才那个疯女人。

    不过,身体一动,随即停了下来,现在的他已经重新伪装,凭借现在的jingshén力,破空境强者都看不出来,他可不相信这女孩能认出自己,所以,虽然有些紧张,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向北辰城飞去。

    “咦?”

    出现空中,弥静看了一眼手中的阵旗,又看了一眼前这个毫不在意的少年,眼珠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露出狡黠的味道,一晃身就来到聂云面前。

    “哎,这位朋友,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穿灰衣服的青年过去?”

    “穿灰衣服的青年?没看到!”见她没向自己出手,反而问灰衣服的青年,聂云知道并未被对方认出,松了口气。

    “别回答这么快,你看这是什么?”弥静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牌“这叫滞空印,是破空境强者才能炼制的东西,能将人封锁在空中,让其无法飞行,可是好宝贝,只要说实话,我就将这东西给你!”

    “给我?”聂云一愣,随即装出兴奋之色。

    他的兴奋中带着惊讶、紧张、贪婪,将一个没见过世面小人物演绎的惟妙惟肖。

    伪装师不光容貌灵魂变化,表情、语气、举止更要符合,这点,聂云虽然赶不上千幻,却也不弱,一看这个举止就是个升斗小民,绝难想象和刚才那个拥有绝品灵兵的青年是同一个。

    “当然,我说话算数,说吧,到底有没有看到那个青年?”弥静问道。

    “呃……有,刚才他就在不远处出现,一出现就向那个方向走了!”

    聂云装作犹豫的样子,随手指了一个方向。

    这个方向和北辰城背道而驰,眼前这个女人真要想去找的话,绝对毛都找不到一根。

    “这个方向啊,好的,这东西给你吧!”

    弥静点点头,眼珠一转,随手就将手中的滞空印对聂云扔了过去。

    “呵呵!”聂云没想到她这么好骗,刚想接住滞空印,突然看到女孩眼中闪过的一丝兴奋。

    这丝兴奋虽然被她隐藏的很好,但聂云天眼强大无比,如果连这都看不出来,也就称不上排名第17的特殊天赋了。

    心中一惊暗道不好,也不接玉牌,身体一挺,面前一连串气爆,身体急速后退。

    嘭!

    刚离开原地,空中的滞空印就爆炸开来,将一片空间都封锁,聂云要不是反应快被封锁其中,绝对再次变成琥珀,无法移动,任人宰割。

    “你竟然认出我是谁?”

    看到这种情况,这次轮到聂云疑惑了。

    即便对方有天眼天赋,也看不穿伪装师第二形态吧,她怎么就这么确定自己是刚才那个青年?

    “算了,这女人宝贝太多,和她争斗肯定吃亏,还是先走吧!”

    知道不是疑惑的时候,聂云知道一旦被抓住,绝对是麻烦事,转身就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