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六十一章 贞操丢了?

第六百六十一章 贞操丢了?

    只见魔气环绕下,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碗静静悬浮在特制的架子上,一滴粘稠的液体散发着金色的光芒,荡漾出浓烈宛如液态般的灵气。

    在灵气冲击下,周围的魔气都被挤到一边,似乎对这股气息有着天然的敬畏和恐惧。

    “是【龙怨】!世界上竟然真有这种东西?”聂云认了出来,轻声低呼。

    龙怨也就是龙的眼泪,龙是一种比魔人更为强大的种族,生命本质强大,和幽冥族一样,是最巅峰的种族之一,正因为如此,一向以强者自居,从不流泪!

    不过也有例外,传说当一头龙怨恨、伤心、难过到极点的时候,就会流泪,这个泪水就被称为龙怨!

    龙怨蕴含着龙身上的全部精华,一旦流下龙怨,就说明这头龙的生命也距离死亡不远了  。

    这点和蜜蜂很像,一旦蜇人,就代表快要死了。

    本来看到这个,聂云也不敢确认,最后因为三点才加以肯定。

    第一,任何东西,只要有能量,不封印的话,就会挥发,散佚,而这滴液体在没有任何封印的情况下,放在玉碗里数万年还有如此威势,足见以前的能量肯定更加恐怖。

    第二,能让魔气感到畏惧,说明这东西主人的生命本质极高,能比魔人生命本质还高的种族,本身就没有几个,想来想去,只有传说中的龙才有这种资格!

    第三,外面这么多龙尸。既然连龙这种逆天的生命都存在,拥有龙怨也就没什么意外。

    当然,龙的精血也拥有如此效果。但精血是红色的或者金色的,绝不可能是透明的。

    “即便不是龙怨也肯定是相同级别的东西,才能在没封印的情况下散佚千年还有如此能量!甚至远远超过魃的那枚妖核!”

    深吸一口气,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灵气,聂云眼睛越来越亮。

    魃尽管是丹田穴窍境强者,因为损失了不少能量,枚妖核的力量并不算太强。和玉碗中的龙怨比起来,没任何可比性!

    如果拿到这东西,自己立刻就能突破到领域境巅峰进行涅槃。再不用担心能量不足!

    呼!

    心情越兴奋,聂云越谨慎,吐出一口气,天眼在周围看了一圈。并未发现异常。这才将状态调整到最好,脚掌在地上一蹬,剑神之剑挥舞,立刻将周围的魔气挡开,卷出一条通道,笔直向龙怨的方向飞了过去。

    “好浓重的灵气……”

    越向前行,聂云越觉得灵气厚重,甚至因为太过浑厚。都有些难受了。

    灵气虽然对修炼有极大帮助,太多了也未必是好事。就好像人参是宝物,吃多了一样能导致死亡。

    “虚不受补”就是这个意思,聂云现在只是领域境后期,身体吸收能力有限,灵气太过浓郁,疯狂向体内挤压,反而让他呼吸困难,难以抵挡。

    “防御师天赋!”

    继续向前走了几步,聂云低呼一声,体表光芒闪烁,身体周围旋转的龟甲符文更加璀璨,防御力更强,此时的他,已经不能飞行,从空中落下,缓缓向前挪动着步子。

    现在距离龙怨还有十多米的距离,灵气实在太浓郁了,让他寸步难行不说,甚至连连灵魂都无法靠近。

    灵魂靠近能将其直接收进紫华洞府,灵魂都靠近不了,就没办法了。

    “看灵气的浓郁程度,必须在五米范围内才能将其收进紫华洞府,再坚持几步!”

    jingshén力向前蔓延,聂云推算了一下,眉头皱起。

    十多米、五米看起来只差几步,但就这短短几步却是最难的。

    “必须想个办法……吸收灵气,突破!”

    犹豫了一下,聂云突然深吸了一口气,全身毛孔张开,疯狂吸收面前的灵气。

    灵气的压力太大,凭借他目前的实力再想前进很难,为今之计,只能突破!

    只要突破之后不马上引动涅槃就不会出现问题。

    轰隆!

    全身毛孔打开,一瞬间聂云面前浓厚宛如墙壁的灵气就被吸得有些稀薄。

    他因为气海太大,突破困难,即便是晋升一个小级别,也比正常人对灵气的需求量多,这一下猛然吞噬,面前墙壁般的灵气稀薄,抵抗的力量就小了不少。

    “就趁这个时候!”

    顾不上体内马上突破带来的震动,全身肌肉绷紧,聂云腿部再次发力,向前一蹬,几米的距离就在脚下划过。

    “收!”

    低呼一声,眼前的龙怨瞬间就被收进紫华洞府。

    “好!”

    聂云这才松了口气,脸色忍不住一红,一口鲜血喷出。

    突破的时候,最忌乱跑乱动,虽然只是个小级别,但刚才一下吸收的灵气实在太多了,还是让他受了伤。

    不过这点伤势不算什么,在治疗师的治疗下两个呼吸就完好如初,而此时的修为也彻底巩固在领域境巅峰,随时都可以引动涅槃,真正实力大增!

    “刚才那是什么?快给给本小姐交出来!”

    刚停下来,还没来得及将喜悦在脸上绽放,就听到背后一声呵斥,随即一道鞭影就打了过来,聂云此时刚刚治疗好伤势,根本来不及躲闪,鞭子一下就打在背上,顿时衣服破开,鲜血直流。

    转头一看只见弥静不知何时站在他的身后,铁龙鞭虽然丢了,但又拿出一根不同的鞭子,通体金黄,不知什么材料炼制,虽然没达到绝品级别,却也不弱,算的上半绝品灵兵了。

    “不管那是什么,我得到就是我的,你没权利要吧!”

    感受到背上火辣辣的疼痛。聂云拳头一捏,不过也知道不是她的对手,当即压制住怒火。哼道。

    “放肆,连你的命都在本小姐的控制之中,哪有你的东西,快点交出来,不然别怪我杀了你!”弥静秀眉一扬。

    “你……”聂云面皮直抽。

    “你什么你,怎么,还想反抗?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弥静哼了一声。手掌一翻,掌心就多出一个玉瓶。

    “别忘了,刚才你已经吃下我给你的毒药了。明白告诉你,你吃的叫做【金鳞噬心毒】,是用金鳞噬心草炼制而成的,平常吃了也没事。只是慢性毒药。能让人活上一年,但如果将这瓶金鳞花粉撒到你身上的话,慢性毒药就会立刻变成见血封喉的剧毒,连纳虚境强者都坚持不住两秒!”

    说到这弥静淡淡一笑,眼中说不出的得意,“嘿嘿,不想死的话,就马上将东西交给我。不然……凭借我天手师天赋,无论你怎么逃走。我都能将这些东西一滴不剩的弄到你身上!”

    “你……可恶!”听到她的话,聂云脸色一变,全身颤抖,似乎再做很大思想斗争,过了一会咬牙道:“好,我给你,但你要保证不将金鳞噬心草的花粉弄到我身上!”

    “那是当然!你死了,我还不好和我哥哥交代呢!”见他服软,弥静一脸高兴,嘻嘻一笑。

    “你等着,我给你拿过来……”

    面皮直抽,聂云脸上的表情割肉般疼痛,几步来到距离弥静不远处,正想将东西拿出来递过去,突然听到“嘭!”的一声,弥静手中的玉瓶一下破碎,其中金色的花粉瞬间就沾了他一身。

    “你……你……你好狠毒!”

    被金色花粉一沾,聂云立刻全身颤抖,嘴角鲜血狂喷,一脸不甘的抓住她的手臂,眼中充满了愤怒。

    “我……我也不知道玉瓶怎么坏了,我真是不是故意的……我真没想杀你……”

    弥静也似乎没想到玉瓶会炸碎,而且花粉刚好沾了他一身,顿时露出焦急之色,连忙喊道,不过喊声还没结束,就觉得手臂处一股大力猛然袭来,“咔嚓!”一下能够施展天手师天赋的右臂就被硬生生折断。

    “你……”这时她再傻也明白中了对方的计策,情急之下,脚掌在地上一踏,天行师天赋施展就急速向外窜出。

    还没离开地面,就觉得身上一紧,被一双极其有力手臂抱得结结实实。

    聂云之前吃下毒药就是故意的,他本身拥有剧毒天赋,小小一枚金鳞噬心草丹药,就算天天拿着当饭吃,也不会有丝毫问题。

    之前示弱自然是为了迷惑弥静,此时见她强要龙怨,又拿出花粉wēixié,就知道机会来了,当即来到她跟前悄悄打碎玉瓶,玉瓶一碎,并将花粉沾到身上,后者肯定觉得自己必死无疑,这时候再靠近,又怎么可能反抗!

    毕竟,谁会和一个要死的人较真!

    而且弥静江湖jingyàn这么差,即便觉察出问题,短时间内也一定想不到!

    正因为如此,聂云才能一击得手!

    知道她天手师天赋,强大至极,所以,聂云一动手就将其手臂折断,不过没想到这个弥静虽然受伤却丝毫不乱,瞬间就施展出天行天赋想要逃走!

    一旦给她逃走,凭借治疗师天赋,治好伤手,肯定非常简单,到时候就麻烦了,所以,一察觉她要逃,聂云双臂猛地用力,就将其狠狠箍住,搂在怀中。

    不是聂云好色,而是现在的他,只有肉身力量才能和弥静媲美,不用这招,不可能阻挡天行师天赋逃离!

    天行师天赋,号称三大逃走天赋之首,绝不是吹出来的。

    “放手……”

    感到被抱得结结实实,对方男子气息直扑而来,弥静脸色一红,放声大喝,身体juliè扭动。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未经人事的黄花大闺女,被一个男人抱住,不感到异常才怪。

    “想让我放手,没门!”

    好不容易抓住,哪能放手,聂云双臂勒得更紧,不过手臂用力,脚下的力量就没掌控好,在弥静的juliè扭动挣脱下,有些控制不住,“啪嗒!”一下二人就双双摔倒在地。

    “哪里逃!”见这个空隙弥静趁机向前蹿了将近半米,聂云脸色一变,手臂发力,向前一纵,就将弥静压在身下。

    “放开我……”

    感受到对方强大的力量,和压在身上的体重,弥静再次挣扎,想要逃出来。

    本来二人压在一起,聂云从背后将其勒紧,姿势就很暧昧,不挣扎还好,一挣扎,紧身衣下的翘臀就碰到了聂云代表男人身份的东西。

    宛如情人般的挑逗、摩擦,也让聂云也感到了异样,不过他现在不敢放手,只能继续咬紧牙关将对方搂住。

    “放手……嗯……”

    刚开始弥静还没注意,再次挣扎了两下,就发现了一个火热的硬东西抵住了自己的翘臀,她虽然单纯,却也不傻立刻明白过来,只觉得娇躯一震,忍不住发出一声宛如呢喃般的轻颤,同时内心深处一阵羞愧。

    “我的……贞操就这样丢了?”

    ps:稍后有个单章,请求大家投出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