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七十八章 是谁偷的?

第六百七十八章 是谁偷的?

    声音竟然和他的一模一样,甚至散发出的灵魂气息都完全相同,没任何差别。

    这是怎么回事?

    模仿出相似的声音非常简单,但灵魂气息都完全相同,就难了。

    每个人的灵魂都不一样,让灵魂气息相同,除非拥有伪装师天赋,否则,绝无可能!

    臧红衣jingshén力急忙向墙内看去,想要将人搜索出来,不过,一看之下,脸色立刻阴沉下来  。

    声音结束,再没有任何动静,似乎说话的人早已经走了,什么都没有。

    “糟了,中计了,快走!”

    看到这一幕,臧红衣哪里不知道被别人设计了,眉毛一挑,也顾不上去追杀这人,拉着胡奎就像通道外急窜。

    对方能上神不知鬼不觉的在二人面前偷走灵石,说明灵魂也至少达到了灵级巅峰,如此实力的人,就算追上也不可能直接杀死,反而一旦动静闹大,即便灵石不是自己偷的,也是了,还是快点离开为妙。

    二人的速度极快,很快就离开了通道,出了山谷,离开山谷才发现谷内依旧平静,似乎并未引起别人的注意。

    “可恶,没得到宝贝却惹了一身骚!”

    想起刚才的事,二人同时一脸郁闷。

    “算是遇到高人了,先别说这么多,快点回去吧,不然一会包同过来,发现在咱们不在院子,麻烦更大!”

    臧红衣不愧是枭雄级别的人物,吃了这么大的亏。虽然沮丧,片刻后就想明白了,说道。

    “嗯!”胡奎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点点头,二人快速向玄金城飞去。

    二人刚走不久,山洞里面一个人影就窜了出来,看二人飞去的方向,脸色涨红,气得浑身哆嗦。

    “胡奎、臧红衣……没想到你们如此人物,枉我把你们当成贵客。而你们竟然厚颜无耻偷取我的东西,可恶,可恶。这件事我一定上报化云宗!”

    拳头捏的“咯咯!”作响,人影气得连声嘶吼,月光照射下,映出了此人的面容。正是城主包同!

    他的实力只有天桥境巅峰。根本不是二人的对手,刚才虽然亲眼看到二人从盛放灵石的密室出来,却也不敢冲上前去阻拦。

    不敢阻拦不代表不狠,不怒,为了迎接这二人,将不少人都得罪了,而这两个家伙,居然偷他的东西。这股怒火如果能够咽下去,也不用当一个城的城主了。

    “现在还不能让他们发现我知道了。等他们回到宗门,再将这件事向上禀告!”

    手腕一翻,包同掌心捏着一枚记录影像的水晶石,狠狠说道。

    他就算现在知道对方偷走了东西,甚至都记录下来了,也不敢当面对峙,毕竟,凭借对方的手段,完全可以用数百种方法,将他杀死,不留痕迹。

    所以,即便想报仇,也不是现在,而是等他们回到宗门!只要上报宗门,他们就有嫌疑,即便想出手击杀自己,也不敢了!

    化云宗的门规极其严苛,堂堂浮天大陆第一宗门,对声誉的看重超出了其他所有宗门,因此,只要有证据,绝对能得到公平的处罚。

    “回去!”将心中的怒火压在心底,包同吩咐了一声,转身也向玄金城飞回。

    就在他们几人都离开之后,地下冒出了一个脑袋。

    “这下好戏上场了……不过去看看,实在对不起!”

    出现的自然是聂云,亲手设计了这样一个局面,当然要过去看看。

    钻出地面,聂云快速飞行,疾风玄天步施展,速度极快,很快就回到城主府,身体一晃,将傀儡兵士换下来,站在臧红衣的门外。

    此时院子里,依旧响起朗朗的对话声,听起来和臧红衣、胡奎挺像,其实聂云知道,是其他弟子故意弄出来的声响,是臧红衣故意弄出来的不在场证据。

    虽然这些弟子没有伪装天赋,但实力达到他们这种级别,任意改变咽喉肌肉模样,模仿出声音,还是没任何问题的,只不过没有伪装天赋,灵魂气息无法模仿。

    但是在他们看来,外面这个看门的兵士只有元圣境,怎么可能发现这么细微的问题。

    聂云在门外站了一会,就“看到”臧红衣二人从空中飞了过来,落到院中。

    二人刚进入院子,聂云就感到两道强劲的jingshén力扫描过来,当即也不隐藏,静静站在原地,腰背笔直。

    似乎看到外面有人,有不在场的证据,二人这才松了口气,对话的声音低沉下去。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看到城主包同也回到了城主府,和上午见到的志得意满完全不同,此时面皮不停抽搐,双眼赤红,不过这种情绪回到府邸便被隐瞒下来。

    嗒嗒嗒!

    回到府邸包同很快,走了过来,来到聂云跟前。

    “回禀城主,胡奎前辈进入院子就和臧红衣前辈讨论,没离开过!”聂云知道他想问些什么,连忙恭敬的说道。

    “嗯!”听到没离开过,包同面皮抽了一下,来到院前,轻轻敲了几下。

    “臧红衣、胡奎两位前辈,在下城主包同,有事求见臧红衣前辈!”

    “进来吧!”臧红衣似乎知道他会过来,声音响起。

    “是!”包同推开门走了进去,聂云见是个机会,也跟在后面走进。

    果然,包同看了一眼,并未反对。

    这个院子和胡奎所待的那个很像,院子似乎也有聚灵阵,灵气充裕,中间的石台处,臧红衣和胡奎以及几个化云宗核心弟子坐在上面,似乎在讨论某些事情。

    “不知城主这么晚来找在下所为何事?”看到包同,臧红衣站起身来,笑呵呵的说道。

    单从表情上,根本看不出他心里到底想些什么。

    “是这样的,今天夜里我的一些属下,刚将新开采出来的地脉晶石送来,我知道红衣前辈需要,就冒昧给你拿过来!”

    城主包同看了一眼二人的衣着,心中似乎确定了什么,不过脸上却堆满了笑容,言不由衷。

    能当上一城之主,他也不是莽撞之辈,知道取舍。

    “哦?新开采的地脉晶石?给我,我会同样的价格购买!”臧红衣呵呵一笑。

    “多谢!”城主一挥手递来一个飞行灵兵,聂云连忙接过灵兵,将其递给臧红衣。

    “不错,这是上品灵石,给!”臧红衣看了一眼灵兵中的地脉晶石,没之前的多,却也不少,一百枚左右,点了点头给出了对应的上品灵石。

    “将东西送来,我也告辞了!”拿到灵石,包同似乎完成了任务,转身离开。

    聂云没想到双方说了几句不相干的话,转身就走,热闹没看成,也就摇了摇头,跟在后面走了出去。

    这个包同和这位臧红衣都不是省油的灯,一个小小计谋就想让他们翻脸,看来还是把他们想的单纯了。

    二人一离开院子,臧红衣原本微笑的脸就阴沉了下来。

    “怎么了?难道这个包同看出了什么?”看到他的样子,胡奎眉头一皱。

    “应该没有,不过,看样子应该猜出我们刚才不在!”臧红衣眼睛眯起。

    “已经看出来却隐藏的这么深,恐怕他会将这件事向化云宗禀告,化云宗范围内的城主,有权利直接向内阁长老汇报事情,如果落到和咱们有矛盾的长老手里,肯定麻烦不小!”

    胡奎点点头。

    化云宗内阁长老和核心弟子实力相仿,都是纳虚境强者。

    “这个我知道,等拍卖会一结束,就找机会把他……”臧红衣做了个砍头的动作。

    “嗯,也只能这么办了!”胡奎点点头,突然笑道:“有了这么多地脉晶石,你距离俘获澹台仙子的芳心就更近了,不过,也要小心,萧凌那家伙肯定也有准备!”

    “呵呵,放心吧,我准备的并不是地脉晶石一样……嗯?我的地脉晶石呢?”

    臧红衣笑了一声,正打算将刚收进丹田的地脉晶石拿出来,突然像是看到了某种让他震惊不已的事情,瞳孔一缩。

    “怎么了?”看到他的样子,胡奎也是一愣。

    “我之前得到的500枚,地脉晶石竟然全都不见了?”臧红衣声音略微颤抖。

    之前得到的500枚地脉晶石得到后,一直放在纳物丹田,怎么会不见?只剩下刚刚得到的一百枚!这也太诡异了吧!

    “放在纳物丹田也能不见?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以后得到这种东西,就要好好保存,灵魂经常扫视着……啊,我的佛骨舍利,噗!”

    听到臧红衣说他的地脉晶石丢失,胡奎本来还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不过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自己丹田中的佛骨舍利,居然不知何时也消失不见。

    又急又气之下,在加上之前的伤势并未完全恢复,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你的佛骨舍利也丢了?”看到胡奎这副模样,臧红衣哪里看不出来,脸色僵住。

    “是,到底怎么回事……”胡奎脸色涨红,声音嘶哑。

    “难道是……”

    话才说了一半,就和臧红衣对望了一眼,在对方眼中看出了浓浓的震惊,随即同时喊出了一个名字。

    “千幻?神偷千幻!”

    (周一冲榜,推荐票别忘了投啊!)(未完待续……)